中文阅读网 > 妙手神农 > 正文 第七百九十二章 艰难抉择

正文 第七百九十二章 艰难抉择

        这简直就是一网下去,捞到了一条鲸鱼,让余飞有些喜不自胜,光是这个地下室的现金,价值绝对上亿,还没算那些珠宝首饰古玩字画。



        都说乱世黄金盛世收藏,这些东西的价值,在如今的和平年代,一个个甚至比相同重量的金子还要贵重,如果换算成现金,那也是了不得的一笔财富。



        虽说余飞平时将钱财看做身外之物,但那是钱不够多,此刻面前这个地下室的总价值,绝对超过了两个亿,这是很多人几辈子都挣不到的财富,一个普通人一生都挥霍不完。



        余飞慢慢走上地面,看到那个拾荒者还没醒,便坐在了他的床边,点起了一根烟,皱眉沉思了起来。



        有句话说得好,忠诚只是因为诱惑不够,余飞也是人,娘生肉长有七情六欲,要是他一点都不心动,那他活着也就是一句行尸走肉。



        哐哐哐……



        忽然院子的大门被人敲响,余飞猛的从沉思中惊醒,看了一眼拾荒者,还爱昏迷之中,他快速走到了门口,通过门上陈旧的猫眼,模糊的看到外面站着一个人。



        要是不开门,那人一定会发现异常,余飞伸手打开了门锁,将门缓缓打开,刚刚打开一条足够伸出去胳膊的缝隙,余飞猛的伸出手,一把拽住了外面人的领口,迅速将他拉了进来,那人都没反应过来,门已经被迅速关上,而余飞已经将他扔在地上,手捏住了他的脖子。



        然后两个人都瞪大了眼睛,【    更新快】因为此人不是别人,就是看门老头,他虚晃一圈,竟然绕回来了,而老头也认识余飞,此刻眼中满是惊恐。



        余飞什么话也没说,直接提着老头的领口,将他拖进了房间里面,找了根绳子将他也绑了起来。



        “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看门老头等余飞将他绑结实了,这才开口问道,此刻情绪已经镇定了下来。



        “都找到了,说这些有用吗?”



        余飞冷笑着反问一句。



        “那么多的钱你不心动吗?”



        看门老头紧跟着发问。



        “当然,够我这种胸无大志的人花一辈子了。”



        余飞耸耸肩。



        “分你一半!”



        看门老头嘴角终于露出了笑容,在他看来就没有钱解决不了的事情。



        “现在我为刀俎你为鱼肉,我就算全部都想要,你能把我怎么样?”



        余飞冷笑了起来,弄死两个人对于自己来说,再容易不过了,如果自己想要私吞,悄悄的将这两个人解决,没有人知道这里的一切,那就全部归自己了,何必留两个活口。



        看门老头脸色大变,他想不到余飞胃口这么大,他也明白,要是余飞真的想全部私吞,那他肯定得死。



        “你如果这样做,贾局长肯定不会放过你!”



        看门老头只能搬出贾晓亮了。



        “那他也死掉不就没事了。”



        余飞眼中杀意凛然。



        看门老头顿时无语了,要是余飞真的这样想这样做,那他已经没有底牌可以出了。



        “我很好奇,你们一个个过的这么清贫,到头来为别人效劳,这又是何必?”



        余飞将自己的疑惑问了出来,无论是这个拾荒者还是看门老头,两个人看起来都过的不怎么样。



        为了帮贾晓亮做事,一个人去看大门,受人白眼那是必然,一个还伪装成拾荒者,过的更是宛如猪狗,到底是什么动力让他们如此的忠诚。“他救过我们的命。”



        看门老头沉默了几秒之后说道,但是说这句话的时候,显然有点不怎情愿的情绪在其中。



        “原来他手里抓着你们的把柄,又对你们施以恩惠,果然是好手段!”



        余飞立马明白了,这两个人绝对是犯过事,贾晓亮顺势救了他们,这种人最好控制,因为对于他们来说,活下去就是最大的恩赐。



        “你们掌握着他的所有财富,甚至还有证据,现在完全有倒打一耙的资本,为什么不去做?”



        又一个疑点涌上心头,按理说贾晓亮用以前的事情控制这两个人,当时还行,现在已经不够了。



        “这些事还是让警察来问吧!”



        没想到看门老头忽然不想说了。



        “你怎么知道我就能忍住欲望,放弃这些财富?”



        余飞笑了起来,感叹这个老头的道行也不浅,这就看出来了。



        “一个把对错恩怨看的如此重要的人,本身也不缺钱,不会为了这些钱,让自己一辈子活在黑暗之中;如同现在的我们一样,看似获得了自由,却有更重的枷锁在身。”



        看门老头抬起头直视着余飞的眼睛,眼神灼灼的说到。



        “说的好!”



        余飞不禁给此人鼓起掌来,判断十分的准确,难怪能被贾晓亮委以重任,没有几把刷子还真的不行。



        掌声将昏迷的拾荒者给惊醒了,他原本还有些迷糊,但是看到余飞和一起被绑起来的看门老头,瞬间就吓清醒了。



        “是不是感觉有种相顾无言泪两行的感觉?”



        余飞看到他和看门老头对视了好久,顿时笑着对拾荒者问道。



        “早知道有这一天,只是没想到不是贾局长亲自动手。”



        拾荒者深吸一口气,淡然说道。



        “都是明白人,却一定要做糊涂事。”



        余飞不禁摇摇头,以贾晓亮的尿性,退休那天怎么可能放过他们,可他们还是愿意这样苟活着,这或许就是好死不如赖活着的最好解释,虽然他们可能还有未尽之言,余飞已经不想听了,这些话还是留给警察来问。



        余飞这时拨通了等候在宾馆的警察电话,告诉他们一切搞定可是收网了。



        那些人都不知道余飞做什么去了,此刻他们刚刚把盗墓三人组抓到,忽然接到余飞的电话,告诉他们可以带人抓捕贾晓亮,并且来这里接收赃物。



        这让他们喜上眉梢,不禁内心感叹,陈东被抓前是多么的明智,还真的是只有余飞能够救他。



        不过那些人等的就是这一刻,他们是陈东的心腹,而每个人还有自己的心腹,马上召集人手分头行动,半个小时之后人手终于到齐,兵分两路开始行动。



        一路人直接到达市警局,因为是同行,所以没有受到阻拦,直接在办公室将准备下班的贾晓亮当场抓获。



        一路人直接赶到了拾荒者的小院,将看门老头和拾荒者带走,并且封锁了现场。



        贾晓亮被抓,他的心腹察觉之后立马站出来,开始和陈东的人对峙。



        双方在市警局大院剑拔弩张的对峙着,被戴上手铐的贾晓亮,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在他看来,这是自己的地盘,这些人想要带走自己,简直难如登天。



        “放开贾局长!”



        “你们县警局的要造反吗!”



        “启动紧急预案,这些人以下犯上,以叛国罪论处!”“……”



        贾晓亮的心腹毕竟有主场优势,立马召集了大量的人手,将县里赶来的人团团围住,甚至已经拿出的枪支。



        “贾晓亮贪赃枉法收受贿赂,我们已经拿到了证据!”



        县警局的一名大队长站了出来,将自己的配枪也拿了出来,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让贾晓亮跑掉,虽然证据还没送来,但是他必须得顶住压力,等待余飞将证据送来。



        “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们都是陈东手下的人,现在陈东入狱,是不是怕他把你们供出来,准备狗急跳墙啊?”



        贾晓亮的一个心腹,拿出配枪,直接上膛指着县警局的大队长。



        不过大家都是嘴上来回交锋,谁都动不了手,毕竟大家身上穿的衣服都一样,只要对方不做危险的事情,他们找不到动手的理由。



        贾晓亮此时却有些慌了,他忽然想到自己今天收到的东西,刚刚收下就出了这样的事情。



        “这些人和陈东是同伙,他们已经不是警察了,这是造反,快拿下他们!”



        贾晓亮终于开口,对着自己的心腹大声喊道。



        “闭嘴!你这个败类,我们的另一队人,已经找到了你的证据,正在赶来的路上!”



        陈东的一个心腹,直接转身就是一个嘴巴子,非常硬气的说到。



        打个嘴巴子,还真的是解气,又让陈东的心腹无话可说,这完全不影响人身安全,他们也无法以这个为理由动手。



        而且双方都带枪了,一旦起了冲突,后果不堪设想,虽然他们是贾晓亮的心腹,但却没有忠诚到为贾晓亮挨枪子的地步。



        所以明明大家都拿着枪,但是谁都没有将保险打开,嘴上骂的厉害,却没有一个人动手。



        贾晓亮催促了好几遍,他的心腹还是在打嘴仗,根本没有实际的行动,而真正的原因,是这些人根本没有参与到他的贪污受贿之中来,所以此刻只是保护,没有共同的利益,不可能跟着他一起疯狂。



        他这些所谓心腹,也只是因为他是正局长,所以愿意支持他,仅此而已。



        贾晓亮为了安全,所以在内部并没有拉人下水,他之前觉得自己做的天衣无缝,这样别人按照一般的思路,反而查不到他的任何蛛丝马迹,让他看起来更加的干净,这个小聪明的确让他安全了很久,一般人根本想不到他的思路这么新奇。



        却不知道因果报应就是这样奇妙,正因为如此,此刻这些人并不会玩命的保护他,只是觉得他被冤枉了而已。



        对峙持续了十几分钟,大家能说的都说的查不到了,但还是没有结果,随意干脆用眼神互相威胁,一副敌不动我不动的架势。



        这时外面响起了刺耳的警笛,余飞终于和剩下的人带着账本赶来了,刚刚走进大门就有人阻拦,不过立马有陈东的人帮余飞开道,让他大步走进了院子里面。



        看到院子里剑拔弩张的模样,余飞微微一笑,找了一处台阶走上去,将账本举在了手里。



        “这里就是贾晓亮这些年贪赃枉法的记录,刚刚我带人查抄了他积攒了整整一个地窖的收藏。”



        余飞对着院子里所有人的人大声说道。



        “谁知道你那里面记载的是不是学生的上课笔记!”



        一个警察立马发出了质疑。



        这可难住了余飞,虽然这个证据确凿无疑,可是现在却不适合传阅,要是被泄露出去,那些嫌疑人就会提前有所准备。



  https://www.zwydw.com/book/4/4017/160288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