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深夜书屋 > 第八章 渣男

第八章 渣男

        莺莺的这一拳,当然不弱,毕竟莺莺因为跟随在自己身边久了,早就不能以寻常僵尸年份来衡量了,更何况还吞了部分的旱魃遗泽;

        然而,之所以这一拳直接把自己打没了,却不是莺莺太强了,而是自己的这具身体,真的太孱弱了。

        周泽记得以前人们常用“用泥捏”的来形容一个人的虚弱,

        那么自己现在已经越了“泥捏的”,是融化着的巧克力做的。

        在身躯扭曲崩溃时,

        周泽心里觉得,

        如果这是梦的结束该多好,

        等自己醒来后,

        一切就都照旧了。

        然后,

        这个盗洞,

        这个地方,

        自己会叫安不起拿水泥给它糊死,再给外头加盖各种法阵。

        “咕嘟…………”

        意识的幻灭,

        似乎持续了很久,但又像是转瞬间完成,慢如度年,快比眨眼。

        “呼…………”

        坐起了身子,

        醒了,

        醒了,

        醒了就好。

        然而,

        身边没有传来“老板,你醒啦”的熟悉话语,

        环视四周,

        依旧是主墓室的格局,冰冷平整的墙壁。

        周泽抬起手,

        巧克力色的皮肤,

        诉说着它的可口和脆弱。

        呵……

        从水池中爬出,周泽没急着再上去,而是靠着水池坐了下来。

        眼下,

        比自己现在莫名其妙到了这里,且拥有了这具身体更严重的一件事是,

        帐篷里那个和莺莺躺在一起的自己,

        又是谁?

        是另一个人,自己和他被调包了?

        但有赢勾在,应该不可能被悄无声息间生这种事才对。

        最重要的一点是,莺莺对自己有着一种本能的亲近感,如果那个人不是自己,莺莺是能够分辨出来的。

        前几年的好几次事情里,早就证明了这一点。

        但刚刚自己在上面时,

        莺莺却对那个“自己”,表现得很亲昵。

        周泽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掌,

        忽然觉得好荒谬,

        如果上面帐篷里的那个“自己”,真的是自己的话,

        那么,

        我是谁?

        慢慢地站起身,周老板虽然见多识广,但这种问题,还真是有些难以想得通。

        “现在的我,只是我的分身?但却拥有一模一样的记忆?”

        这是周泽现在所能够想象出来的最合理的解释。

        然后,

        自己该怎么办?

        理智告诉他,直接自杀,似乎是最好的办法。

        但凭什么?

        所以,真怪不得那么多的分身会反噬本体,换谁谁也不甘心从自己人生的主角变成炮灰龙套啊?

        哪怕是周泽本人,现在脑子里居然也闪现出了想办法把上面的那个自己(本尊)给干掉,自己取而代之重新活。

        但现在问题又来了,上面那个自己,不出意外的话,赢勾应该是在他体内的,那么,到时候,赢勾会帮谁?

        以赢勾的性格,还是会帮本尊吧,

        毕竟,

        他应该懒得搬家。

        不对!

        周泽忽然意识到了事情的关键,自己和赢勾应该是在一条灵魂里的共存体,确切的说,应该是一条灵魂里的两个人格。

        所以,赢勾早就和本尊绑在了一起了,他哪怕是想换家也换不了。

        这就没得玩儿了啊……

        第一次,

        周泽心里产生了一种对抗外挂玩家的恐惧和无力感。

        主墓室还是这个主墓室,它并没有因为周泽身体的变化而呈现出更多的东西。

        一开始的惊愕期过了后,随之而来的,是潮水般令人窒息的绝望。

        且事情的走向再度证明了一个道理,那就是:

        当你现自己很倒霉时,别急着下结论,你马上会生更倒霉的事情。

        之前只是有点软,偶尔还带着点儿滴漏,

        有点像是漏了油的奔驰车既视感,

        但现在,

        周泽清楚地感知到自己的身体正在融化,

        是那种以肉眼可见的度在融化,

        自己的身下,现在已经弥漫出了一大摊的黑色液体。

        前几天面对那几个獬豸小旺财时,那个西服男差点让周老板体验了一把融化的感觉,但让周泽没想到的是,没过多久,自己居然真的能亲身体验一下这种完整的融化感觉。

        身体,在越来越软,周老板甚至不敢太过用力地去做一些动作,否则自己的胳膊自己的脚以及身上其他的零部件这真的会随时掉落下来。

        以前自己最喜欢做的事,就是躺在沙上看着报纸,慵懒得宛若一滩烂泥。

        但真的当自己变成烂泥后,这种感觉,真的是很难接受;

        而且,

        对于一个有深度洁癖的人来说,

        看着自己“滴答滴答”不停地滴淌着污渍你甚至还不能去洗澡,因为洗澡只会把自己当肥皂一样越洗越小。

        最终,

        周泽的目光落在了那个水池上。

        直觉告诉自己,

        只要自己能够重新回到水池里,应该就能够重新“补充”状态。

        有点类似于把自己给再次回炉重造一下,

        但之后呢?

        自己就得一直困在这里?

        不能出去,因为出去就会像是夏日离开冰箱的雪糕一样,很快就融化掉。

        自己还得计算出出去可以活动的半径,应该是一个圆,你得预留足够的时间回去再躺进水池里,给自己重新刷一遍油漆。

        而且,自己刚刚愣的时间,真的不算长。

        习惯性地舔了舔上嘴唇,

        上嘴唇直接被加融化吃到了自己嘴里。

        “…………”周泽。

        心里有一股声音,在不停地催促自己,快回到水池里去,只要再躺回去,一切就能重新开始,自己就能“活命”。

        但正是因为见识过半张脸“苟活”的方式后,

        周老板对这种所谓的“存续”,

        真的没多大的兴趣。

        这种日子,比坐牢还痛苦,因为坐牢时你至少还能盼着出来后还能怎么怎么样;

        是去原来菜市口的西侧狠狠地吃他两碗牛肉面还是去老城区巷子里找找廊店去找寻回味一下自己逝去的青春。

        而在这里,

        则是无期徒刑。

        上面的自己今天应该会离开,

        当然了,

        也有可能在离开前有些不死心,会再下来一次;

        自己如果现在躺回池子里去,

        续一下,

        兴许还能有机会在今天和自己再见一面。

        但再见一面的结果是什么?

        期望上面的自己看在真正意义上“本是同根生”的基础上,

        帮助自己?

        接纳自己?

        这压根就不用去多分析考虑太多,

        毕竟都是自己,

        直接换位思考一下就能得出最终正确结果了,

        对于一向与人为善的自己来说,

        怎么可能会放任一个拥有着自己同样的记忆和思维的分身逗留在这个地方?

        妈的,

        与人为善;

        说真的,

        这是周老板第一次如此讨厌自己。

        “算了,放弃了。”

        舔了舔下嘴唇,把下嘴唇也吃到嘴里后,

        周泽完全放弃了抵抗。

        他能感知到自己的双脚已经和地面粘合在了一起,甚至两条腿,都已经融合到了一起。

        自己的身高,正在不断地缩减、缩减再缩减…………

        不过,在做了决定就这样等死之后,周老板心里反而没什么好恐慌的了,也不怎么害怕,有点无可奈何,却也显得格外平静。

        甚至,

        心胸也一下子豁达了起来,

        自己就这么没了,对外面的自己来说,才是最安稳的也是最安全的吧。

        只有靠他,继续帮自己好好活下去了,

        反正,

        和自己又没什么区别,谁活不是活啊。

        倒不是周老板真的一下子心境通透了,

        都快要死了,

        就不能自己感动一下自己刷一波高尚?

        周泽的双腿不见了,

        周泽的胸部位置不见了,

        然后,

        周泽的脑袋降落到了这一坨的烂泥上面。

        最终,

        周泽闭上了眼,

        四周,

        陷入了漆黑。

        ………………

        “嘿,要么走,要么再下去看看,这刚吃完早饭的功夫,老板怎么又回帐篷里去了?”

        安律师有些疑惑地收拾着东西。

        “估计是昨晚太累了吧。”老道随口说道。

        安律师目光一凝,看着老道,

        “野战?”

        “使不得,使不得。”老道吓得脑袋一缩。

        “昨晚我守夜的,可没听到什么声音,就莺莺忽然撕破了帐篷吓了我一跳。”

        “我那时真的感觉到有东西靠近了啊!”

        莺莺的声音忽然从背后冒出来。

        “我靠!”安律师吓了一跳,扭头看着莺莺,问道:“你不去帐篷里陪老板休息又跑出来干嘛?”

        “老板好像有点不舒服,早上起来时就萎靡不振的样子,我先给老板泡杯咖啡,待会儿再陪他休息。”

        “行吧,行吧,顺便帮我也泡一缸。”

        就在这时,

        周泽待的帐篷里忽然传来了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咳得撕心裂肺,好像还在呕吐。

        老道眨巴眨巴了眼,道:“这,僵尸也会生病的么?”

        “老板!”

        莺莺马上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跑过去,掀开帐篷后,看见躺在里面的自家老板正双手抓着他自个儿的脖子在那里疯狂地咳嗽,

        眼角、嘴角、鼻孔以及耳朵等位置都有鲜血正在溢出,整个人的样子显得无比狰狞。

        周泽扭过头,看向了身边的莺莺,

        痛苦的表情上忽然又增添了一抹惊喜之色,

        “我…………我回来了?”

        “老板,老板你怎么了?”

        “我…………”

        周泽再度剧烈咳嗽起来,

        他脑子现在很疼,很疼,像是有两股记忆在交错碰撞着。

        一会儿是自己坐在草地上吃着早餐,

        一会儿是自己坐在墓室地上正在融化,

        一会儿是自己坐在水池边莺莺正在给自己喂牛奶,

        一会儿是自己坐在草地上莺莺正在给自己全身涂抹着巧克力,

        他记得自己刚刚在下面一直融化到世界的尽头,

        也记得自己明明是一觉醒来浑浑噩噩脑袋有些不舒服像是感冒了一样吃过了早餐。

        交错的画面,混乱的记忆,让他近乎痛苦地要疯。

        但在这个时候,

        周泽几乎本能地在心里喊了一声:

        “赢勾你这个渣男!”

        很快,

        心里传来了愤怒的回应:

        “看……门……狗……”

        听到这仨字后,

        呼……

        心安了。

  https://www.zwydw.com/book/4/4656/247221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