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峨眉祖师 > 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三之道(二)

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三之道(二)

        “用邪法止住了自己的破碎,你本该已经死去,却还在世间苟延残喘,并且尝试延续这种变化,这是不利于天下的,是当毁去的。”

        鸿烈天尊的声音并没有起伏,机械的诉说,而既然是机械,那自然也是无情感的。

        毫无波动,并且认为自己的判断绝对正确,这是当然的,在绝对的力量之前,天地没有人可以反抗一位天尊。

        毕竟连东世先天尊都不敢与他交手。

        “太上之法是邪法?天尊说的可真有意思!”

        东皇太一的左手伸出去,随后在止境中打了一下虚空,紧跟着,东皇钟轰鸣起来,昊天之名渐渐占据了大半的正前方钟体,古篆书写的文字带有苍劲的力量感。

        无数的恒星被拉近,浩大的炽焰光明笼罩而下,似滂沱大雨,元气形成了瀑布与水柱。

        光明不灭,昊天永存。

        正像是光阴宫中昊天上帝被锁住的模样,一束光芒如黎明,如破晓,世间的黑夜代表了永远的孤独与死亡,无数的时间流淌而过,让世人浑噩无法分辨,但只有有一束光辉落下,那么光阴就可以被人清晰的“看见”。

        这代表着朝阳,代表着世间在移动。

        “本该护持众生的你,如今却成了被讨伐的对象,而对于已经成邪的你来说。正常的世间自然就成了你所谓的邪,是应当被抹除的......我了解你这种状态,就是某种机械人产生了程序错误。”

        巨阙突然降临到鸿烈天尊身前,对方抬起一根手指,与巨阙对上,随后天尊的手指断掉,紧跟着胸膛被捅破,但即使是出现了一个大洞,天尊依旧好似没有受伤一样,根本无伤大雅。

        “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破坏掉,然后重启。”

        东皇太一把巨阙压在手掌下,刚刚那一击过后,止境星盘中,有十颗星辰开始移动起来。

        时间在不断的减少,并且一与鸿烈天尊接触,就会导致止境崩坍。

        他虽然嘴上在讨巧,但面色已是十分严峻。

        鸿烈天尊没有什么动静,他的胸口大洞都不去愈合,因为这一次没有血流出来,他似乎是故意让东皇太一知道,刚刚那一击,不是他赢了,不是他击出了天尊血,而是天尊自己,想要用血来施展符箓。

        我想要让你斩出鲜血,便可以,若不想,你什么也斩不到。

        巨阙亦是如此,无物不挡,不代表万物皆可杀。

        这世间还没有这么厉害的神兵,即使是已经遁隐的【泰鸿剑】和【湮佚剑】也是一样。

        他望向东皇,就是一个目光,带着天地分断的压力。

        不可直视,于是东皇移开目光,然而又有声音响起:

        “道曰规,道始于一。”

        轰的一声动响,星盘上出现裂纹,鸿烈天尊竖起一根手指:“这不合规矩。”

        “不合大道。”

        他的两句话落定尘埃,如拍定了某种力量的结局,星盘中四御大星黯淡下来,随后在一刹那,有接近百颗星开始缓缓移动,摆脱了止境的束缚。

        东皇太一深吸口气,而鸿烈天尊的第二根手指眼看就要竖起。

        “一而不生,故分而为阴阳。”

        第二句话吐出来,但第二根手指没有竖起来。

        那些移动的星辰直接被东皇太一从星盘内呼唤降临,在眨眼之间尽数化作巨阙剑。

        当年对战昆仑时的景色重现,在不顾及星盘的破碎后,施展了这种要命的招数,三百巨阙化作天剑长河,此时鸿烈天尊瞬间后退,便在这一刻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来。

        他的肩头被削去,他的胸膛被打穿,他的脑门被掀翻,他的腹部,臂膀,手腕,腰肋,左足,右腿,五指,瞳孔,双耳......

        沐浴在巨阙剑下的情况便是这样!

        天尊被劈杀成了肉酱,但是那些肉酱瞬间化为无形的元气,紧跟着,众生所有,凡此时参战的,或观望的,诸大圣们都见到了毕生难忘的一幕。

        “往古之时,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火焱炎而不灭,水浩洋而不息。”

        “凡阴阳之所,壅沈不通,则逆气戾物,伤民厚积;故,阴阳合和而万物生。”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无尽元气变化,紧跟着,四尊鸿烈天尊出现,代表四极。

        一尊白袍的鸿烈天尊巨大无比,托天而起,一位黄袍的鸿烈天尊站定前方,衍化大地。

        红袍的鸿烈天尊衍化大火,黑袍的鸿烈天尊呼来大水,使十方天火,下九渊地水。

        四方鸿烈,向东皇太一指去。

        东皇太一的身躯化为九片,被分割开,但依旧被止境压制下来,虽然身上有九道裂口,如破镜一般,但终究没有炸碎。

        “四极废,九州裂....我是九州.....这个解法真的有意思....”

        巨阙重新斩落,红袍的天尊被撕开,但大火中缓缓凝聚人形,不过顷刻,火焰扭曲,就要再走出一个天尊来。

        只是此时,四极微破,缺了一角。

        鬼母手中的凿子落了下去,白袍的天尊未曾察觉那凿子的气息,从而被敲碎了脑袋。

        这个凿子,就是为众生雕刻记忆的凿子,而这个凿子,又是仿制当年的倏忽凿而做出来的。

        鬼母一击得手之后,便把那个倏忽老祖留下的凿子掏了出来。

        惊世骇俗的一击发生了,白袍的天尊轰然坍塌,天的形态被开了一个大洞,而舜帝手里拿起一个火锨,对着黄袍的天尊便铲了下去。

        “单挑结束了。”

        红袍的天尊重新复原,十方天火熊熊焚出,天师泰隗叼着狗尾巴草,他撅起嘴,呼的一声,对着那些火焰吹了口气,于是能够灼尽世间万物的烈火就这样化作清风散去。

        黄老君在半空中画了一道大符,对着鸿烈天尊的黑袍身吼:“你那什么破符,看老夫的!”

        那符箓落下去,九渊的水化为潮漩,黑袍的天尊被漩涡裹挟进去,他一只手压制漩涡,另一只手向着黄老君抓去。

        但很快,长梧子的锄头就敲了一下,于是那只手好像被掰开的萝卜似的碎裂殆尽。

        四方天尊被毁,化为黑白红黄四道流光向中央聚集,但就在此刻,鸿烈天尊的归位路上,突然出现了归藏氏。

        他在火帝半幅尸体的脑门上画了个周天盘,紧跟着就把火帝的尸体丢在了原地。

  https://www.zwydw.com/book/4/4835/260191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