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楼乙 >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镇宫至宝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镇宫至宝

        通道的四面全部有着瑰丽的图案点缀,只是这一次只是一幅幅的图画,没有隐藏任何讯息在其,楼乙看到的是这肥遗宫的修士,辛苦饲育的场景。

        楼乙内心微微一动,因为这意味着他所选择的,或者说命运为其选择的乃是一条驭兽之徒。

        他想到了木心,想到了冰螭,想到了紫黎,想到了黄獟,不知不觉他已经拥有了四条龙,而且不是蛟也不是虺,是真真正正的龙族。

        再加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的三种异虫,还有冰齿妖狼的凛冬,以及那个叫不名字的被自己炼制出来的蛋,他赫然现自己不知不觉成为了真正的驭兽师,难道这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吗……

        他无奈的摇了摇头,想着有朝一日,一挥手千万灵兽、异虫齐阵,敌人光是看看,只怕也会被吓破胆吧……

        “罢了,雷霆雨露皆是天恩……”楼乙自言自语道。

        迈步向前走去,地面之金色的流沙不断幻化着模样,随着他的前行,身后的光亮逐渐熄灭,直到他消失在通道的尽头。

        于此同时杜明与屠骁出现在了右面的阶梯之,只是两人并没有现彼此,在他们面前各有一条通道,分别通往不同的区域,两人在各自打量一番后,便消失在了面前的通道之。

        再之后虎痴与杜明的一位同伴出现在了左侧阶梯之,而剩余的人也各自出现在了一个区域内,只不过他们这些人所出现的通道,都远不如沙灏、楼乙以及哲摩雄这三个人。

        哲摩雄此刻正在接受某种传承,属于肥遗宫自己的传承,沙灏凭借手的钥匙,得到了肥遗宫的掌控权,说白了他现在已经是肥遗宫的宫主了。

        至于楼乙他此刻才刚迈步走出后殿的殿门,而映入其眼帘的乃是一片恢弘无的建筑群,它们静静的悬浮在天空之,它们被沙团构成的云彩托举着,宛若天仙宫。

        后殿下方乃是三道巨大的阶梯,分别被沙土构成的栏杆分开,巨大无的台阶足有万阶,一直延伸到地面之,楼乙抬头看着天的宫殿,它呈阶梯状向延伸。

        两旁各有一个巨大的角楼,金沙如瀑布般流淌下来,那土黄色的微粒化做长虹,拦腰笼罩在这片建筑之,形成数道巨大的土黄色光环。

        宫殿外围的墙壁感觉像是沙舟的外侧甲板,这让楼乙感到不可思议,因为它的确像极了一艘沙舟,而且还是一座级沙舟。

        方的宫殿错落有致,一直延伸到目力不及之处,楼乙使劲将口水咽了回去,内心震撼无,这东西即便是最强大的渡渊舟在其面前,也如同玩具一般,只可惜它似乎没有任何能量流动,沉寂了无尽的岁月,却并没有在它身留下丝毫痕迹。

        楼乙强忍着去看看的冲动,缓步走下了阶梯,因为他很清楚,那沙舟并非真实存在的,它只是当初肥遗宫所拥有的东西,在冥猫之眼的帮助下,得以显现在自己眼,而到了如今它早已不复存在了。

        这万阶的阶梯,他走的很缓慢,似乎是想好好看看这片气势恢宏之地,巨大沙土石碑,记录着肥遗宫曾经的辉煌,下方是一个巨大无的广场,广场以不知名的岩石构成。

        楼乙迈步走在面,四周竖着巨大无的石柱,面勾画着它们的圣兽肥遗,这样的柱子他从开始到现在,他已经看到差不多千根之多。

        只是看着看着他反而觉得有些单调了,即便是以冥猫之眼来观察,这诺大的后殿内,竟然没有一株植被,活脱脱的是一个全靠沙土以及不知名岩石构成的庞大建筑群。

        地仍旧是沙土刻画的图案,土黄色的纹路内,篆刻着两个庞大的古字,名为【黄泉】。

        抬头仰望天穹,这一次他真正的确认了自己的想法,头那巨大无的玩意,它真的是一艘沙舟,很难想象这宛若一座城池般大小的沙舟,是凭借什么翱翔于天空的。

        楼乙迈步继续前行,心情慢慢得到平复,他看向正前方,不知何时那只体形无庞大的肥遗之魂,竟然化作了座桥梁,它静静的等在原地,似乎是在等候他的到来。

        等楼乙来到这座特殊的桥梁跟前时,却现原来自己竟然沿着后殿的位置,一直来到了整个肥遗宫的后方边缘位置,那种极为恐怖的能量,此刻笼罩在他的身体四周。

        于是他赶紧取出那盛着冥猫之眼的木盒,将它紧紧的攥在手里,肥遗形成的大桥太过壮观,只是无论是大桥本身还是下方呼啸旋转的庞大流沙之泉,都让楼乙有一种腿肚子转筋的蛋疼感觉。

        心理素质不硬的人,极有可能当场吓晕过去,更不用提从面走过去了……

        而楼乙知道,如果想有所得,必须接受这最后一步的考验,只有这样才能够知道,天究竟给他准备了什么天恩,只是这份浩荡的天恩,却不是随随便便能获取的。

        踏肥遗之桥的一瞬间,楼乙便感觉身体的水分,以惊人的度开始被榨取出来,而他的身体四周被一层无形的能量所束缚,让他无法加快度前行,甚至还有一种深陷淤泥之无法自拔的感觉。

        身当初炼制的那些阵法珠子,以他的推算只怕不够他坚持来回,所以他只能将凝水宝扇取出,让它在自己的身体外侧形成一道水罩,用来减缓体内水分的流失。

        这也许是一物降一物了,凝水宝扇内储存着无穷无尽的水灵气,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它似乎天生是这肥遗的克星一样。

        然而还没走几步,楼乙现他想的太过天真了,这座肥遗之桥既然是考验之桥,当然会有些不同寻常之处,他的凝水宝扇与那木盒,几乎瞬间便被驱逐出了这个世界。

        楼乙还没来得及心疼,感觉两股可怕的力量,同时作用在了身,险些因为没有准备,而当场毙命。

        “我的天,这么可怕的吗……?”楼乙看着自己迅干裂的皮肤,以及那几乎要将他灵魂撕碎的暗黄色物质,无后怕的抱怨道。

        他连忙调转精神紧守心神,同时施展自身真元,拼命运转水灵元,来对抗那可怕的榨取之力,这样他开始了漫长的考验之旅。

        只可惜他即便再不愿意,也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了,更何况他自己都在觉得,如果他放弃考验,那脚下这庞大无的肥遗之魂,将会毫不犹豫的将他丢入下方的恐怖沙泉之。

        他想要尝试着与生死令进行沟通,看看能不能尝试着控制这肥遗之魂,结果这点小心思也未能如愿,他的生死令牌在其殷勤的呼唤之下,竟然毫无反应。

        苦逼的楼乙,只能一步一步的往前挪,身与心均接受着严酷的考验,只是楼乙内心悲苦无,因为他都不知道这考验到底意味着什么……

        感觉足足走了一个甲子的时间,总算是在奄奄一息的时候,顺利的通过这特殊的大桥,爬到对岸的时候,他全身皮肤干裂出血,整个人消瘦的如同一具干尸,最恐怖的是眼神都开始恍惚,有种灵魂出窍的感觉。

        到底什么考验会做到这么极致,楼乙已经没办法去想了,他现在最想的便是努力活下去,不过让他庆幸的是,在他通过考验之后,那木盒与凝水宝扇又被送回到了他的身边。

        这对楼乙而言,简直是久旱逢甘霖,他强忍着浑身的疼痛,勾了勾手指,强行挤出些许真元,将凝水宝扇招到了近前,一层薄薄的蓝色光膜成型,将他整个笼罩在内。

        足足过了一个时辰,楼乙总算是又恢复人形了,他劫后余生般的呼出一口气,缓缓地从地站了起来,看着前方一座孤零零的建筑,喃喃自语道,“常言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只是不知道,我这福气是大还是小了……”

        迈步走向那座看起来昏暗无的建筑,他注意到脚下的路铺着一个又一个椭圆形的石块,这东西看起来年代非常久远,这里也没有什么华丽的装饰,让他整个人内心七八下的。

        终于来到了这栋建筑的面前,一个黑漆嘛乌的建筑,看去像是一座小庙,它的确也正是一座小庙,年代无的久远,庙门此刻仅仅闭合着,在它的屋檐下,摆放着一样物品,一个暗黄色的令牌,材质非金非玉。

        楼乙想要将它拿起来,却突然感觉掌心一疼,随后便感觉自己身的血被牵引着融入到了这令牌之,他的识海多了一行字,书,“九天十地,*八荒,排空驭气奔如电,升天入地求之遍,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九道宫令合为一,天下唯我独尊尔。”

        楼乙看着这道令牌慢慢被血水浸染,一个酆字显现在了令牌之,还没等他看清楚,便见那令牌嗖的一下融入到了其掌心之,同时那个酆字便显现在了其手背面。

        这时一道特的波动出现,牵引着他走向那座黑漆嘛乌的小庙,一道金光突然从苗门的心位置缓缓浮现,而后化做一道金色光门,猛的将楼乙给吸入到了其。

        b

  https://www.zwydw.com/book/4/4952/114391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