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楼乙 > 第五百六十一章 积极备战

第五百六十一章 积极备战

        楼乙没有因为她们是凡人,就心慈手软,因为她们所犯下的,是通敌之罪,也是将问仙楼变成如今这样子的罪魁祸首,这一次的清洗十分的彻底,也让那些新加入的人,心里敲响了警钟。

        大家对于楼乙的认识又深了一层,对他自然也是更加的敬畏,其中尤以典卫最为拜服,他震惊于其做事的手段,从他被俘虏,到现在发生的一切事情,他都看在了眼里。

        还有一件事情那就是楼乙个人所蕴含的潜能,他从王宝峰口中得知了其真正的身份,自己没有能够进入北州大会,而眼前的他却是夺得了北州大会魁首之位。

        虽然魁首今次有两人中选,然而这份无与伦比的潜力,让典卫觉得可以拿自己的余生赌上一把,毕竟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

        大势力根本看不上他这种底层人士,只凭冲杀赚取资源?这种方式太缓慢了,而且就算自己努力了又如何,大势力之中有的是比自己修为高深之辈,盛世时节大树底下好乘凉,可是恰逢乱世之秋,枭雄并起的年代,这样的一个尴尬位置,反而成为了阻止其发展的绊脚石。

        那么问仙楼是一个绝佳的选择,绝境之中觅生机,只要度过了这次危机,那么之后将有无数的机会可以利用,如此年轻的五品丹师,如此大放异彩的北州魁首,值得期待。

        问仙楼原本的人马自不必说,他们是伴随着问仙楼成长起来的,从当初的惨剧中成长起来的修士,亲眼见证了问仙楼的再度崛起,他们打从心底信任着楼主,崇拜着他,敬仰着他。

        时间紧迫容不得多做耽搁,楼乙取出一份图纸,交给了李敢,所有人员一起进行,务必要在对方赶到包围这里之前,将一切准备妥当。

        王凯着手扭转铁王宗与问仙楼的小挪移传送阵,凡人要先一步送走,因为接下来的战斗,他们只会成为被殃及的池鱼。

        花舞月带着花恋楼先行去了铁王宗的裂谷,楼乙给她了一个艰巨的任务,照顾好这些凡人,同时随时做好弃宗赶往赫连山脉的准备。

        炼器阁火光冲天,霍炎以及他手底下所有人,开始没日没夜的锻造起来,打造着楼乙要求他们打造的金属柱,为此不惜耗费一切资源,同时楼乙还有另外一层准备,以防万一的准备。

        炼丹阁丹室地火升腾,炉火旺盛,一炉炉的丹药散发着清香扑鼻之气,被装入摆放在一旁的瓷瓶之中。

        问仙楼主楼之地,与后山位置,可谓是掘地三尺,大量的泥土被翻出,一根根两三人粗细的金属柱,被掩埋进了泥土深处,同地脉之间遥相呼应。

        两个巨大无比的阵法雏形,慢慢的展露在了众人面前,在它的四周灵气正在成倍的聚集当中,以这两个巨大无比的阵法中心位置,多了两条相互交织的线,两条灵脉被塑造成了一阴一阳相互交汇的样子。

        楼乙亲自主持着阵法的构造,一切的细节务必做到完美,因为他所有的后手,都是要以这两个阵法为依托,必须积累足够的灵气,才有可能达到其想要达到的效果。

        这一刻什么修炼,什么提高修为,什么演练战法,全部抛到了九霄云外去了,他们如今还有一个任务,那就是建造。

        万众一心的努力,成果是斐然的,修士做事虽不如工匠细致,然而却应有无与伦比的速度,上万修士的大动作,那场面十分的壮观。

        仅仅五日时间,阵法就已经完全呈现出来了,此时敌人已经集结完备,正在等待进攻的指令。

        不过因为楼乙干掉了问仙楼内所有的习作,令对方吃不准,问仙楼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以防万一之下,他们只能选择谨慎行事。

        这一刻楼乙当初杀掉阵法大师的作用,终于体现出来了,看似鸡肋且羸弱不堪的阵法师们,在需要体现价值的时候,需要展现其才能的时候,却在之前的战斗中,被人像草芥一般干掉了。

        死的毫无价值,死的无比冤屈,然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这些自以为是的修士,他们理所当然的认为,攻城掠地这种事,阵法师根本排不上用场,然而现在却无比尴尬郁闷了。

        北域被指定的首领名为铁啸坤,副首领名叫王定国,就是那个在铁王宗大战中,被干掉的炼虚后期的修士,如今他的弟弟王安邦顶替了他的位置。

        而他正是将计就计,故意被引走的那名炼虚期中期的修士,他也是乾回宗这一次护送的主要负责人,而他现在却面临着铁啸坤的责罚。

        “你们王家的这群废物,连几个阵法师都保护不了,还在这里强词夺理,你那大哥竟然被一个化神期小鬼干掉了,你堂堂炼虚中期,却守不住几个阵法师,处罚你们有错吗?!!”铁啸坤吼道。

        “铁啸坤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死的都是我王家的好儿郎,他们怎么死的尚且不说,在这个节骨眼上,你真的要撕破脸皮吗?”王安邦修为不如对方,可是大小也是王家的嫡系,就身份而言,铁啸坤也不敢对他怎么样。

        这铁啸坤应该也只是气糊涂了,眼看着目标就在眼前,却只能看不能动手,加之对方不过只有一个炼虚中期修士,还有一株通灵的奇花,而他们这里聚集着六位炼虚期修士,大批的化神期以及百倍于对方的元婴期。

        难道还要如此憋屈的在这里等待,问仙楼内部的情况突然失去了汇报,这更令铁啸坤怒不可遏,他恨不得一掌拍死负责守护阵法师的王闾。

        他有理由相信王家这些人,都是一群废物,对于王定国的死他也是嗤之以鼻,与他而言修士境界一重境界一重天,王定国究竟是有多废物,才有可能死在一个最高战力只有炼虚中期的人手中。

        他自信是因为他拥有自信的资本,因为此刻他身上穿的,恰巧就是当初在北州大会之上,曾经被王凌霄穿在身上的【天外有天】。

        此套战甲乃是铁家毕生心血所铸,结果却在王凌霄身上没有起到丝毫作用,原因就是他与后十三的实力差距太大了,而此刻此战甲在他铁啸坤身上,散发出来的光芒,简直耀眼无比。

        只可惜【洗星辰】乃是王家的至宝,否则他敢断言,合体期之下,无人是其对手。

        不过即便没有洗星辰,他手里也拥有一把了不得的宝剑,此剑名为【斩铁】,也是以域外落星之金属所铸,寻常兵刃触之即断,可谓是削铁如泥,因而得名斩铁。

        顶级的装备,北域无人可及的修为,自然令其十分的膨胀,只是他对于同自己同样修为的王定国,究竟是怎么死的,内心也是十分的不解。

        他猜测对方手里或许有什么,能够干掉自己的东西,这令他不得不小心翼翼一些,楼乙猜得一点都没错,越是修为高深的人,就越是惜命,毕竟修为得来不易,还没来得及享受,就身死道消,放着是谁也是难以接受的。

        所以他即便是再急切,也不敢冒然冒进,所以他将怒火发泄在了王家身上,觉得所有的责任,必须要由他们来承担,他现在乃是北域实际的统治者,一令足以号令整个北域。

        可是现在他却需要在这里等待阵法师的到来,不发泄一下心中不满,他感觉自己是会憋疯掉的。

        而王安邦也是无比的愤怒,从这所谓的问仙楼楼主的出现开始,王家的修士一个接着一个死掉,就连大哥也莫名其妙的被干掉了,现在这该死的铁啸坤,却趁机刁难与他。

        可是权利不及对方,修为也不及对方,处于绝对劣势的他,除了这个王家嫡系的身份之外,似乎真的没有能够与对方叫板的资格。

        而他很清楚铁啸坤想要做什么,无非就是逼迫王家的这些人,作为排头兵充当炮灰使用,他们铁家的修士趁机抢夺胜利果实,这种龌龊的手法,已经屡见不鲜了。

        就在两家人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之时,楼乙这边的准备,终于齐全了,两个巨大无比的聚灵法阵,将灵力源源不绝的集中在了阴阳两极之上,同时修士们将金属柱子掩埋起来,将残留的蛛丝马迹去除。

        楼乙将自己目前所理解的一切阵法知识,阴影在了问仙楼这个诱饵之上,只是没有人知道他此刻心情的沉重,一手创立的一切,再一次要葬送掉,而且还是要被他亲手葬送,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过残酷了。

        不过一切都已注定,他无力去阻止,时不我待就是如今最好的写照,他无力回天,但可以尽可能的震慑住对方,让对方投鼠忌器,为其争取足够的时间,让他有足够的时间安置他的人马。

        只要有足够的时间,是的,足够的时间,他所需要的只是时间,而如今唯有以此种他不愿意的方式,来争取时间,他笑,他苦笑,内心流着泪,看着曾一手创造的一切,默默的对自己说道,“终有一日,我要让问仙楼变的无人敢欺,无人敢染指......”

  https://www.zwydw.com/book/4/4952/30900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