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楼乙 > 第八百四十章 夜半哀鸣

第八百四十章 夜半哀鸣

        同之前一样,租了两个挨着的房间,楼乙跟百屠季理一间,铁山则负责看着丧虺。

        “你是说我要去巫族,就必然会被发现?”楼乙在屋内问道。

        他同百屠季理在一起,其实就是想多打听一些关于巫族的事情,没想到这一问,还就真问出不少事来。

        “是的,楼主!”百屠季理回答道。

        “那你知道骨族所在吗?”楼乙又问道。

        百屠季理摇了摇头,他开口解释道,“据我所知,很久以前骨族的族长被偷袭杀死之后,圣物丢失,骨族从此一蹶不振,再之后逐渐被其他族的巫人吸纳,现存于世的只怕也都外逃了……”

        楼乙皱了皱眉头,当初海市碰到的那个百骨冥翁,以及东州碰到的那个墨先生,都是骨族之人,但是两者有着本质的区别。

        那百骨冥翁所使用的完全是骨族的招数,非常的霸道危险,而那墨先生虽持有骨族圣物,使的却是蛊族之法。

        巫族如今的五大分支,咒、蛊、医、血、羌,个个都拥有自己独特的战斗方式,其中最令人闻风丧胆的就是咒族,杀人于无形无影之中,以咒杀之法取人性命于千里之外。

        这种方式很像封神传说中的钉头七箭书杀死赵公明的方式,只是两者之间到底会否有关,却无人可以知晓。

        原本骨族也是其中的大族,如今却归入了羌族之中,羌其实也是巫族最末的分支,只是因为基数太过庞大,让他们也成为了其中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

        羌族并无秘术,有的只是一腔血勇,开战必冲锋陷阵,以自己的性命,为巫族带来胜利的曙光,他们在死时会引爆身上的巫纹,这些巫纹多是其他四族刻画,用来引导本族之力降临其身。

        其实除了这五大分支之外,南疆还拥有许多巫苗分支,他们不喜战争,却迫于冥煌宫的巨大压力,不得不与巫族绑在一起。

        其中尤以医族最为特殊,医族本为百越族,精通医与毒,常与禽兽为伍,多以五毒为伴,治疗手法神秘莫测,且与炼药世家扁家交情莫逆。

        几乎所有的扁家子弟,都与医族世代联姻,具体原因不得而知,扁家擅长望、闻、问、切之法,各有各的的妙处,百越族得扁家庇护,所以医族几乎是与世无争的。

        血族是巫族中较为特殊的一个族群,他们的修炼方式,颇为特别,从小以灌血之法修行,战斗时血脉贲张,让其拥有异常可怕的战斗力,且血族之人个个体型庞大,不似人形,偏与熊虎类似。

        咒族与蛊族乃是巫族的核心大族,圣巫也是诞生自这两个族群,他们才是巫族最可怕的力量,一个掌控圣虫,一个掌控巫纹,力量极为神秘,却从未有人真正探明其实力。

        蛊与巫咒不分家,这也是南疆的自古以来传承下来的规矩,从古至今从未改变过,无论任何时刻,蛊族与咒族都占据着领导地位,他们的决策就是整个南疆的决策。

        楼乙想要深入南疆,最难的一个问题就是身份,他需要寻找早已被其他巫族吸纳的骨族残存族人,本就是一件困难的事情,而且还需要经过巫族严密的筛选。

        当初的墨先生,通过一种蛊虫来控制前往东州的修士,为东樵桑家训练打奴,那么他在接触南疆巫族的时候,最有可能被下蛊。

        而根据百屠季理所言,蛊族有一种问心蛊,中蛊者被询问,一旦想要撒谎隐瞒,蛊虫就会立时咬穿说谎者的心脉,同时沿着血管上移,吃掉对方的脑髓,将其变成一具没有思想的巫奴。

        巫奴有些像血奴,只是比血奴更加凄惨,他们对会成为饲养蛊虫的温床,成为蛊虫的容器,上阵杀敌之时,以巫秘操控,与交战处自曝,释放体内蕴含的蛊虫,是一种非常残忍的杀敌工具。

        这么多年的战斗,百屠季理他们早已经摸透了对方的招式,可是即便如此,这种成本廉价的巫奴,还是会令南州修士倍感恐惧。

        百屠季理告诉了楼乙许多南州的规矩,大部分都是如何避免被巫苗下蛊或者下咒,他们总能通过奇怪的方式,来制造恐慌,从而迫使南州的修士,不敢加入冥煌宫,不敢与巫族为敌。

        这里的修士,早已习惯了日出而做,日落而息,甚至入夜后,万街空巷都是常有的事情。

        夜晚是杀戮时刻,夜晚是狩猎时分,月亮是敌人的眼睛,同时也是守护者的明灯……

        可是今夜月亮却被乌云遮盖,厚厚的云层在高空上快速闪过,月朦胧不清,在厚厚的乌云下时隐时现,风有些疾,海平面波涛汹涌,海浪不断拍打着岸边。

        栖凤口港湾,今夜异常的安静,就连猫儿也都不再吵闹,楼乙正与百屠季理探讨到关键之处时,突然铁山推门而入,开口道,“快来看看,那老头有点不太对劲了!”

        楼乙夺门而出,转眼来到了旁边的房间,只见原本昏迷不醒的丧虺,突然身体诡异的扭动着,这并不是他的意志,而是那件玄冥骨铠。

        楼乙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这套黑骨之铠,他第一次发现这上面竟然刻有巫纹,此刻它正散发着深紫色的光芒,丧虺并无意识,这铠甲似乎是想要夺取主动权。

        百屠季理看到眼前的场景,浑身冷汗直冒,他颤抖的指着那些巫纹说道,“这...这是巫咒秘纹,此地有巫族之人!”

        话音刚落,窗外突然传来如同悲鸣一般的声响,似乎整个海港里的猫都在发出瘆人的声响,有人说这是猫儿在笑,可是这声音却让人毛骨悚然。

        然而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却让楼乙感觉到了莫名的压力,有一种不同于任何真元之力,所散播出来的力量,正在不断渗入到这间房中。

        三人成品字型站在一起,将丧虺控制在中央位置,楼乙以吞灵诀将他的气息抹除,同时尝试着脱去穿在他身上的玄冥骨铠。

        但是他失败了,不过因为隔绝了灵魂气息,那种神秘的气息,也从这里消失了……

        突然有什么东西跳到了这客栈之上,随后是第二声、第三声、好像是什么重物,被狠狠的拍在了客栈上一般。

        有液体从窗外垂落下来,一股刺鼻的血腥味,不断从外面弥漫开来,百屠季理吓得脸色有些铁青,因为他知道这是什么,他也知道这人想要做什么。

        巫咒之法,血杀咒,以活物献祭,以怨念咒敌,摄敌之胆魄,催其意志,灭其三魂之光。

        楼乙眉头紧锁,对铁山使了个眼色,铁山悄悄靠近窗边,猛的推开窗户,一道寒光一闪,剑出人也跟着消失,楼乙趁机将精神力完全展开,寻找对方的下落。

        可是很快他就陷入了错愕与愤怒之中,因为精神力所过之处,竟无一人生还,无论人畜尽皆死于非命,而且死状异常凄惨。

        片刻后铁山回到了客栈,对着楼乙摇了摇头,百屠季理看着楼乙问道,“我们为何没事?”

        楼乙皱着眉头想了一下,突然面色一变道,“不好,咱们得快些离开此地!”

        他很快想明白了对方的用意,对方杀光这里的所有人畜,必定会引得南州修士怨愤难平,他想要脱身回到南疆,必定会遭遇重重盘剥,此人乃是咒巫族,身上必定会有特殊的巫纹,到时候必定非常困难。

        对方应该感受到了丧虺所穿的是骨族圣物,之所以没有动手,恐怕是想跟丧虺取得联系,但是并未受到半点回复,那么对方必定认为,这不是巫族之人。

        那么顺理成章的,他们就成了替罪羔羊……

        楼乙刚刚带着众人离开此地,天边便有一片红霞蔓延开来,夜空中宛若一抹绯红璨霞,向着栖凤口极速而来。

        楼乙蹙眉道,“来不及了,你们别出声屏住呼吸,靠我近一些!”

        铁山扛着丧虺站到了他身旁,百屠季理也连忙走过来站好,楼乙施展吞灵诀将几人魂息遮蔽掉,同时施展掩风术消除所有人散发的气息。

        幸好今日风大,不然以这黄阶的掩风术,实在是有点掩耳盗铃了。

        他们隐蔽在了港口外不远处,看着天边的红霞转瞬即至,同时楼乙也感受到了一道道强悍的神识,不点在四周搜寻着,栖凤口港已经没有任何活口,一旦对方发现他们几个,那么可想而知后果会是什么。

        大量的修士在港口内来回搜寻,开始将死者的遗体聚集到一起,堆砌成了一座小山,随后为首之人,以自身火焰将他们焚烧成灰。

        天亮时修士开始有序的处理这里的血渍,只是这些乃是巫咒之血,清理起来异常麻烦,所以冥煌宫的修士,将栖凤口港封闭了起来,短时间内无人可以离开。

        楼乙悄悄的带着几人离开了这里,在百屠季理的带领下,向着百屠家族世代居住的百屠城前进。

        就在他们刚刚离开不久,一抹浅浅的紫色影子,突然出现在了他们离开的方向,四周游荡一番后,慢慢的消散在了原地。

  https://www.zwydw.com/book/4/4952/75228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