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原来我是妖二代 > 595 什么李佩云是李羡鱼伪装的

595 什么李佩云是李羡鱼伪装的

        青木结衣穿着光鲜亮丽的和服,轻轻扣响障子门,得到应允后,拉开门,施施然的进入,朝着家主和六名族老鞠躬:“抱歉,来晚了。”

        她容颜精致,脸颊红润,与回家族时苍白的脸色截然不同。她在车上给自己补了个淡妆,带着病恹恹的模样参加家族高层会议是很失礼的行为。

        礼仪向来是岛国血裔家族重视的项目。

        家主和族老们正好在谈岩崎帝人陨落事件,作为和官方组织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家族,家主和族老们深感忧愁。

        听着好像短时间内没有停止交谈的意思,青木结衣在末尾跪坐,静静聆听。

        “失去了岩崎帝人,官方组织如何与天神社抗争?”一名族老忧心忡忡的表情。

        “损失岩崎帝人,的确很可惜,但天神社同样没有半步极道的高手吧。”另一名族老说。

        “那你怎么解释岩崎帝人的死亡?”

        “这正是官方组织召集我们的重点,”青木大辅咳嗽一声,脸色古怪:“据说有人在歌舞伎町看到了无双战魂。”

        这

        族老们无声对视,脸色愈发凝重了,他们早已知晓此事,却都默契的避而不谈,委实是因为一旦坐实,情况会变得格外棘手。

        没有人,没有势力愿意和无双战魂成为敌人。

        极道巅峰的高手,就算能杀死,也会付出难以估量的代价。妖道忘尘搞出的全真之乱就是最好的例子。

        即便是中国血裔界传承数千年,家大业大,根基深厚,也经过数代人才恢复元气。

        道门直到现在都处在人才凋敝的状态,八十余年,只出了道尊一位半步极道,还在半年前陨落了。

        如果对手是无双战魂,岛国血裔界经不起这种消耗,官方组织估计只有和谈,然后“退位”。

        “李家传人真的和天神社勾结了吗,他什么时候来岛国的。”头发花白的族老咬牙切齿:“可恶。”

        “这件事有待确认,官方组织已经发邮件咨询宝泽,相信明天就能得到答复。”青木大辅压了压手,示意族老们稍安勿躁。

        青木结衣听的眉头一跳,官方组织的人竟然怀疑是李羡鱼和无双战魂杀死了岩崎帝人,他们没有脑子的吗?

        转念一想又觉得很正常,官方组织并不知道古妖的存在,对于自己的敌人是古妖这个真相一无所知。

        岩崎帝人没有向任何人透露,可以理解,因为如果知道对手是古妖的话,恐怕很多家族会暗中反水,投靠天神社。

        而且,万神宫没开启前,就算岩崎帝人都不确定古妖的存在。

        至于青师的血肉物质能大幅度增强血裔,虽然官方组织已经对天神社高级干部的变异产生警惕,注意到了,但他们并不清楚其中内幕。

        宝泽倒是知道此事,但双方属于表面盟友,不像岛国的官方组织和米国的超能者协会,穿同一条裤子。

        宝泽不可能和岛国分享机密情报。

        如果不是李羡鱼早跟我坦白过,恐怕我也会认为是无双战魂杀死了岩崎帝人,李羡鱼与天神社秘密合作。

        “我觉得不可能,还记得万神宫的灭魂联盟吗。”一位理智的族老分析道:“樱井家和李羡鱼有大仇,他不可能加入天神社。”

        二叔公年轻时不愧是青木家的智商担当啊青木结衣由衷的感到开心,家族里还是有不少智商在线的,相信官方组织同样也有。

        “结衣,你有什么事情要汇报吗。”聊完后,青木大辅记起了这次家族会议的正题,看向青木结衣,出口询问。

        族老们纷纷看来。

        青木结衣没有第一时间开口说话,而是先思考一番。岩崎帝人陨落,官方组织再难与天神社抗衡。

        试想,在这个时候,古妖来一个闪亮登场,必定会有很多血裔家族倒戈,投入天神社麾下。

        官方组织想要继续抗争,就得有一个领袖,且是能与古妖抗衡的大高手。

        李羡鱼是很好的人选,他有足够的实力抗衡古妖,虽然不是岛国血裔界的人,但只是充当临时领袖应该没什么问题。

        目前,官方组织怀疑杀死岩崎帝人的凶手是李羡鱼,这件事想澄清不难,但也不容易,因为如果古妖始终不现身,那李羡鱼便没有自证的证据。

        倘若有了青木家族的支持,他的话语权会增加,凭借青木家在官方组织里的人脉,便可以游说其他家族,起到重要作用。但我不是家主,也不是族老,我必须说服他们。

        “家主,各位族老,结衣今晚去干了件大事。昨晚我和李羡鱼去了歌舞伎町,在那里见证了岩崎帝人前辈的陨落,这件事李羡鱼的确有参与,但我以青木家的名誉担保,他并非杀死岩崎前辈的凶手,恰恰相反,他与岩崎前辈是并肩作战的战友,而他们共同面对的敌人是古妖”青木结衣以严肃的表情说出机密情报。

        会议室里陷入了诡异的死寂,族老们和家主面面相觑,一时无言。

        青木结衣停顿了十几秒,给他们足够的消化时间,正打算继续说,青木大辅抬手打断她:“求豆麻袋,你先解释一下“你和李羡鱼去了歌舞伎町”这句话。”

        青木大辅揉了揉眉心,怀疑自己和青木结衣是不是活在同一个世界。

        在他的世界里,天神社和官方组织的争斗仅是本国血裔的争斗,没有那么多花里胡哨的内幕。

        可根据青木结衣的说辞,李羡鱼和无双战魂在不知不觉中参与了进来,除此之外,他还听到了古妖。

        她刚才是说了古妖对吧!

        但最让他茫然的是,听结衣的语气,似乎早就知道李羡鱼在岛国,还与他一起行动?

        族老们欣慰的看向自家家主,难为他能在一连串不明觉厉的说辞里精准的找出重点。

        青木结衣抿了抿涂抹口红的小嘴,“其实,其实李佩云就是李羡鱼。”

        what        are        you        弄啥嘞?

        一张张僵硬的脸,齐刷刷的看着青木结衣。

        她刚才说,李佩云就是李家传人?!

        李佩云怎么可能是李家传人,李佩云是我们青木家内定的女婿,三才剑术是我们青木家的,半步极道的台柱子也是我们青木家的。

        李佩云玉树临风,严肃正经,堂堂君子李羡鱼那个浪货何德何能!!

        我绝对不接受这个现实青木大辅哆哆嗦嗦的举起酒杯,喝了口清酒:“结衣,不要开玩笑,这是家族会议,是很严肃的地方。”

        我给你一个机会,把刚才的话撤回。

        “是的,你们见到的李佩云就是李羡鱼伪装的。”青木结衣声音轻,但语气坚定。

        “我不信。”一位族老愤怒的拍桌子。

        青木结衣看过去,认出他正是那天泡温泉时,与青木大辅结伴而来的族老。

        “还有一个证据可以证明,”青木结衣略作犹豫,“李羡鱼融合了魅妖的遗蜕,自带着魅惑异能。您和家主不也觉得他很讨人喜欢,令人忍不住想接近吗。”

        她在暗指泡温泉的时候,家主和族老有意无意的靠近李羡鱼,与他产生肢体上的触碰。

        “”

        “”

        青木大辅和那名族老沉默对视,仿佛看到了对方眼里的泪光。

        至此,李羡鱼的身份已经基本可以确定,不需要继续争论。

        “你说的古妖是怎么回事,咱们岛国有古妖存在?岩崎帝人的死与古妖有关?”青木大辅问。

        “此事说来话长”

        青木结衣把自己知道的信息,一五一十的告之家主和族老们。包括万神宫之主的存在,古妖的存在,以及牠们为之争斗的果子即将成熟的信息。

        这些隐秘属于知道就知道了,不知道的话,也没人会主动告诉你。

        像青木家这样的势力,即便知道这些事,其实也没有插手的资本。

        当然,她隐瞒了李羡鱼的时光回溯,这个是绝对的机密,任何人都不能透露的机密。

        这回,青木家的高层们彻底震惊了,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好不容易回神了,也没人说话。

        青木结衣看着家主和族老们的脸色,知道他们此时的心理活动,他们想的退避,是从这场风波中把自己摘出去。

        “家主,各位,岩崎帝人已经陨落,现在岛国能与古妖抗衡的唯有李家传人和无双战魂。这里是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地盘,青木家没有退缩的理由。”青木结衣不由的挺直腰杆,大义凛然:“结衣认为,家族应该配合李家传人,共同对付古妖。”

        “我们还不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一位族老沉声道。

        “如果是假的,那家族也没损失不是吗。”青木结衣淡淡道。

        “可是,如果世上真的存在古妖的话,且与我们为敌,青木家更应该趋利避害,而不是与其死斗。”青木大辅斟酌着说。

        “青木家花了数十年时间才度过低谷,好不容易挣回如今的家业,难道家主甘心放弃吗?数十年,上百年后,家族的历史里会记载下来,青木家是在您手里衰弱的,因为您像个懦夫,放弃了维护家族利益的权力,把家族的基业拱手让人。”

        青木大辅张了张嘴,无言以对。

        本想呵斥青木结衣,但发现族老们的目光都停留在自己身上。

        身为家主,哪怕族老们都表示怂了,他也不能公开从心,这会让人觉得自己这个家主没有担当,影响风评和形象。

        就像古代的皇帝,沉迷鲍鱼,夜夜深攻,耽误了国事,大臣们也会把责任推给女人,说陛下您没错,都是红颜祸水的锅。

        可见形象之重要,风评之重要。

        下罪己诏的皇帝属于颜面尽失的可怜虫。

        青木大辅可不想成为青木家历史上下罪己诏的家主。

        二叔公咳嗽一声,“这样吧,岛国这边,先看形势,不到万不得已,咱们坚决不退让。结衣说的有道理,如果李家传人能帮助官方组织对抗古妖,我们暂时拥戴他又何妨?家是我们的,国也是我们的。”

        “当然,家主的顾虑也有道理,正因为青木家好不容易打下这片家业,更应该珍惜。所以,我的建议是继续抗争,但暗中把部分家族资产转移海外。鸡蛋不放一个篮子里,多简单的道理。”

        二叔公朝青木结衣投去欣慰的眼神。

        不知不觉间,小姑娘终于成长了,渐渐展露出独当一面的风采。

        青木结衣暗暗松口气,感觉自己就像中国历史里的诸葛孔明,舌战群儒。

        这时,一名族老问道:“我还有一个问题。”

        青木结衣立刻挺直身体,脸色严肃,准备迎接对方的嘴炮攻击。

        “你和李羡鱼发生关系了?”族老目光灼灼。

        “”青木结衣张了张嘴,熊熊燃烧的战意被一桶冷水浇灭,心说姜还是老的辣,一剑封喉啊。

        我还是冰清玉洁的美少女,根本没有被鬼畜传人玷污。

        青木结衣本想摆手,但心里一动,家主和族老们的想法她再清楚不过,别看这群老家伙对李佩云很满意,对李羡鱼嗤之以鼻,但其实他们属于“真香”的一撮人。

        如果自己勾搭上的不是李佩云,而是李羡鱼的话,他们会很高兴很激动。并产生“也许真爱无敌呢”这种荒诞的想法。

        或者“只有我家结衣能生孩子”这种大胆的想法。

        虽然李家传人很变态,自己一点都不喜欢,可现在形势所迫,也是没办法的事。就让他占一占便宜好了。

        于是,青木结衣没有回答,而是低下了头。

        某些时候,沉默就是肯定的答复。

        家主和族老们面面相觑,都看到了彼此之间蠢蠢欲动的心。

        青木大辅痛心疾首道:“愚蠢,糊涂,你知道他是李羡鱼,你还跟他好?你不知道无双战魂的历史吗,你难道以为他会是一个好的归宿?”

        青木结衣弱弱道:“他对我很好的”

        李家传人对她的态度的确改观了,也不算说谎。

        对她还不错

        青木大辅和族老们再次对视,发现大家眼里的念头几乎是一致的:值得一搏!

  https://www.zwydw.com/book/41/41691/291277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