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本王不吃软饭 > 第1319章 白转千回(212)

第1319章 白转千回(212)

        楼千雪有些意外。

        秦王这个时候来干什么?

        新年刚刚过去没几日,如此算来,他是年前就从帝都出发了。

        楼千雪站起身,从寒冰床前离开,走到了这间冰室的门口,才道:“就说我稍后过去。”

        那女弟子听她发话了,应了声是就要往外去。

        这时候,一个脚步声响起。

        楼千雪抬眸看过去,只见一银白身影急急走来。

        是楼千珩。

        “公子!”

        那女弟子给楼千珩行礼。

        楼千珩看也不看她,直直朝着楼千雪而来,嘴里紧张道:“千雪,听说秦王闯进谷中来了,爹要你去见他?”

        此时的楼千珩,还不知道慕容景与楼千雪真正的关系,下意识还将秦王当情敌。

        义兄义妹什么的,和表兄表妹也没什么区别……

        楼千雪没心情去照顾他心情,微微颔首,又道:“我稍后就过去。”

        此话一出,楼千珩脸色明显沉了下来,他朝楼千雪身后瞅了瞅,故意道:“羽儿还未醒来,你还是别离开冰室,他醒来会找你的。”

        楼千雪本来就是这个打算,等儿子醒了再出去。

        楼千珩让那女弟子赶紧出去回话,女弟子一走,他就走到了楼千雪跟前来。

        “千雪,我进去看看羽儿吧。”他小心翼翼道。

        楼千雪眉头动了动,没拒绝。

        她往旁边一让,楼千珩从她身边越过,朝冰室里走去。

        他在冰床前站定,看了看寒冰床上的小人儿,回头问楼千雪:“还要多久才能醒过来?”

        楼千雪想了想,道:“大约还需一刻钟。”

        “那快了。”

        楼千珩说着,又弯了腰,伸手去捏了捏小人儿的小手,皱了眉叹道:“羽儿受苦了,希望这次过后,他能好起来。”

        这话,听起来倒是真心的。

        寒冰床冒着浓烈的寒气,只不过是稍微靠近,楼千珩便觉得有些冷了,运了内力相抵,仍旧有些不适。

        虽然他前不久被花解语刺激得‘奋发图强’了,但短时间内,提升并不大。

        楼千雪看出他有些勉强,遂出言道:“冰室里太冷了,珩表兄你先出去吧。”

        “无妨。”

        楼千珩强撑着。

        他好不容易能在楼千雪身边待着,哪里舍得就这么走人。

        越冷,他心思便越发活络。

        眼珠子滴溜溜转了几圈之后,他试探着道:“千雪,等羽儿好了,你好好考虑一下吧。苏墨白那人是个没担当的,羽儿都病成这样了,也不见他露个面,这样没心没肺的人,你还惦记他做什么。”

        虽然他说得不是很直白,但楼千雪知道他什么意思。

        她一直知道,这么久了,楼千珩从未死心。

        见他冷得都开始打颤了,楼千雪便简扼道:“珩表兄,我不会嫁给你的,这话我只说最后一次,你以后也别再问了。”

        在这种时候,楼千雪作为母亲,心底是最脆弱的,楼千珩的确挑了个好时候,可惜他却不知道,不是苏墨白不来,是楼千雪不想让他分心。

        当然,楼千雪也知道,自己刚刚那句话说了等于没说。

        果然,楼千珩不接招。

        他见楼千雪没有半分动摇,就和没听见似的,转移话题道:“千雪,你的伤好了没?”

        楼千雪道:“好多了。”

        “那就好。”

        安静了没一会儿,楼千珩又出声道:“要我说,你有伤在身,不应该亲自到冰室中来,让爹来就好了,爹内力比你深厚,医术也比你好,定然不会出意外。”

        这也就是楼千珩无知罢了。

        虽然楼千雪没有见过舅舅出手,但她知道,自己的内力,并不比舅舅的弱。

        她耐着性子道:“珩表兄,我是羽儿的娘,这种心情,你不会明白的。”

        楼千珩听她语气严肃,自知找了个没趣,立即噤声。

        就在这时候,寒冰床上小人儿的手指动了动。

        “羽儿!”

        楼千珩抢先喊了一声。

        楼千雪迅速弯腰,将儿子从冰床上抱起,触手便是寒气凛凛。

        她一手抵在羽儿后心,徐徐输送内力。

        舅舅说过,只要羽儿醒过来,就没事了。如今,羽儿当真在预料的时间里醒了过来!

        楼千雪心底是汹涌的喜悦,她将儿子紧紧抱紧怀里,差点就要落下泪来。

        回想之前的漫长等待,她竟有种失而复得的感觉。

        一颗飘摇的心,终于落到了实地上。

        边上的楼千珩见她高兴得几乎没了分寸,出声提醒道:“千雪,这里面冷,先抱羽儿出去吧!”

        楼千雪没应声,抱着孩子就往外去。

        等楼千珩追出去的时候,楼千雪已经抱着孩子坐定了。小小的人儿抱在她怀里,带了几分脆弱味道。

        楼千珩不敢开口打扰,默默站在一旁看着。

        没一会儿,羽儿就睁开了眼,乌溜溜的大眼睛,眼神却有些迷糊,像刚刚睡醒的模样。

        “娘……”

        楼千雪见羽儿醒来,不再输内力相护,紧紧将小家伙抱在怀里。

        “羽儿……”她嗅着儿子身上淡淡的乳香味。

        “娘。”

        羽儿小声叫道,他刚刚醒来,精神不太好,好似又要睡过去。

        楼千雪眼眶一红。

        眼前忽然出现灰色狐裘,是楼千珩的。

        他将脱下里的狐裘往楼千雪面前一递,讨好道:“给羽儿裹上吧,他这么小,受不住。”

        楼千雪没犹豫,接过来给儿子裹上了。

        楼千珩脸上立即就有了笑意。

        裹好之后,小家伙在母亲怀里睁眼又闭眼,很困的模样。

        儿子熬过一劫,楼千雪只觉身心都轻了。

        她轻轻摇晃着儿子,又微微低探,在小家伙脸颊上亲了亲,声音是前所未有的温柔:“羽儿乖,睡吧。”

        不过片刻的功夫,羽儿果然睡着了。

        楼千雪摸着儿子冰凉的小脸,心尖一阵阵泛疼。

        好在没事了,都过去了。

        楼千雪想起外面的事,迅速抱着儿子起身,身子却忽然晃了晃。

        楼千珩手快,在她胳膊上扶了一把。

        楼千雪没说什么,继续往外走。

        她走得很快,儿子在怀里睡得很熟,出了冰室之后,原本惨白的小脸慢慢有了红润之色。

        楼千雪将儿子抱紧了些。

        很快,她就从后山到了前面,进了舅舅的院子之后,却只见舅舅一人,并不见慕容景的身影。

        楼千雪收回环顾的视线,疑惑道:“舅舅,不是说秦王来了?人在哪儿?”

        药王先看了一眼跟在外甥女后面的儿子,才对着外甥女道:“秦王出去带人了,一会儿就进来。”

        出去带人?

        唯一能让秦王大过年在路上奔波的,不就是……

        想到这里,楼千雪心下大惊:“可是苏墨晚出事了?”

        药王并没有回答,他看向自己儿子:“珩儿,你先出去,我与雪儿有话要说。”

        楼千珩看了千雪一眼,却不敢违逆他爹,不情不愿地出去了。

        楼千雪有些着急。

        “舅舅,苏墨晚到底怎么了?您不是去看过,说暂时无事的吗?”

        “你别急。”

        药王走近,伸手一探,确认她怀中羽儿没事之后,才道:“是秦王有事。”

        秦王?

        楼千雪愣了愣:“秦王怎么了?”

        明明才和她一起从北界出来的,这还没过几天,秦王能出什么事?

        迎着外甥女的目光,药王抚了抚胡须,像模像样叹道:“这秦王倒是个痴情种,他来求我渡蛊。”

        “渡蛊?”

        楼千雪惊诧。

        “嗯。”药王眼眸半眯起,悠悠道:“其实,那孩子中的是离魂蛊,并非什么蝴蝶蛊,原先那么说,是怕你告诉秦王,如今秦王已经知晓,也不必瞒着你了。”

        “离魂蛊?!”

        楼千雪心下一震,彻底愣住。

        她没见过离魂蛊,但是她听说过。

        要渡离魂蛊,须找个内力比中蛊之人高的,方能渡走。

        “舅舅,你能解吗?”楼千雪抱着两分希望。

        药王遗憾地摇了摇头。

        “暂时解不了,既然秦王想好要渡,我帮他就是。”

        楼千雪不知道该说什么。

        实在太震撼了。

        今日,她又重新认识了一遍秦王对苏墨晚的感情。

        他竟能做到以命换命!

        她不知道该替苏墨晚高兴,还是该替慕容景难过。

        苏墨晚能遇上这样的男人,何其有幸,而慕容景会遇上苏墨晚,便是劫吧……

        她不知道自己的心该偏向谁,正是因为难以取舍,才更为难过。

        怀里的儿子动了动,楼千雪立马又想到了苏墨白。

        他知不知道自己的妹妹中的是离魂蛊?

        兄妹俩的感情,她也是看在眼里的,如果苏墨白知道了,会如何?

        以他的性子,真是难以想象会做出什么来!

        楼千雪觉得屋子里憋闷得慌。

        “舅舅,我出去接他们!”

        她抱着儿子出来,没走几步,就看见了院门外的楼千珩。

        楼千珩也看见了她。

        他扭回身来朝她道:“千雪,你怎么出来了?外面冷,带羽儿回屋去吧!”

        楼千雪没应声,她是出来接苏墨晚和秦王的。

        门外有浅浅的脚步声,她下意识加快了步伐。

        “千雪!”

        伴着这道声音,苏墨晚出现在她眼帘里。

        只不过,苏墨晚脸上的表情微微凝住了,她的视线牢牢缩在她的左脸上。

        楼千雪平日也会照镜子,自己的左边侧脸上有一片不小的青红痕迹,一看就知道是刮蹭出来的。

        结过痂,又脱落了。

        伤处的皮肤还未恢复,所以看起来就有点狰狞。

        “千雪……”

        只见苏墨晚撇下慕容景,疾步朝着她走过来。

        楼千雪觉得这没什么,便朝苏墨晚笑笑。

        苏墨晚几步走近了。

        她看着她脸上的伤,欲言又止,最后,她什么也没说,只将目光调向她怀里的羽儿。

        由于羽儿的脑袋靠在她肩头,苏墨晚只能看见半张脸,所以她绕到她肩旁去。

        楼千雪知道,她是想看羽儿的眉眼,便配合着微微转了身子。

        说起来,对于儿子的长相,她是很满意的。

        羽儿长得玉雪可爱,眉目精致,冰雕玉琢般,很有苏墨白的影子。

        估计,苏墨晚也是这么觉得的吧。

        楼千雪清楚地看见她眸色瞬间温柔了好几分,然后,她抬眸看来,轻声问道:“我能不能抱抱他?”

        边上的楼千珩脸色不悦。

        羽儿是她的儿子,又不是楼千珩的。楼千雪没给他说话的机会,就将儿子轻轻抱起,小心地往苏墨晚怀里递。

        苏墨晚看起来不是生手,她抱孩子的姿势还挺有模有样。

        刚刚到了苏墨晚怀里,羽儿便动了动脑袋,似乎要醒过来。

        还不等她指导,苏墨晚就赶紧让羽儿靠到了她胸前去,然后一手轻轻护在羽儿脑后。

        这动作,看起来很是娴熟。

        苏墨晚虽未生育,但胸前波澜比她的还要起伏两分。

        小家伙动了动之后,果然又沉沉睡了过去。

        “怎么有些凉?”

        只见苏墨晚摸了摸羽儿的后颈。

        楼千雪看着儿子,目光极尽柔和,又满是心疼。

        犹豫一瞬,她和苏墨晚解释道:“刚刚从冰室里出来,一会儿就不凉了。”

        苏墨晚面色好奇,但没有多问。

        见慕容景面色如常跟在后面,楼千雪目光复杂地看了他一眼,便和苏墨晚走在了前头。

        走着走着,苏墨晚忽然偏头问她:“小侄儿叫什么名字?”

        楼千雪脚步一顿,眸色微凝。

        要是知道儿子没有冠她家的苏姓,她会不会不高兴?

        思来想去,楼千雪决定实话实说:“叫楼羽。”

        说完,她就观察着苏墨晚的脸色。

        出乎意料的是,苏墨晚脸上居然无丝毫惊诧之色。

        平静得很。

        甚至,她歪了歪头,问她:“羽翼的羽?还是庙宇的宇?又或者是相与的与?”

        “第一个,羽翼的羽。”

        楼千雪惊诧于她这么容易就接受了,脸上还一点波澜也无。

        正想着,只听苏墨晚又问她:“你脸上的伤,是去找药的时候伤的吧?”

        她的视线黏在她侧脸上,偏偏她正好是那边伤脸离她近。

        “嗯。”

        楼千雪轻声应着,又加了一句:“已经没事了,过一段时间就会恢复的。”

        “有没有内伤?”只听苏墨晚又追问。

        “有一点。”

        楼千雪见她还要问,连忙道:“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嫂子,小侄儿长得和我哥真像,都一样的好看!”

        这话来得太突然,有故意为之的嫌疑。  楼千雪抬眸,只见楼千珩扭回头,正看着她和苏墨晚。

  https://www.zwydw.com/book/51/51997/218826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