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七十年代喜当娘 > 第五百五十六章 以退为进

第五百五十六章 以退为进

        这送上门的生意,再加上如今正是困难的时候,俞寻文怎么可能不答应?

        大概是为了更好的完善这份工作,俞寻文问得很细致。

        沈玲龙很喜欢俞寻文的态度,她说的也就更细致了。

        两人一拍即合,一通谈话下来,竟然过去了两个多小时。

        等她们聊完,才是反应过来将楚相湘撇下太久了。

        扭头已然不见楚相湘踪影。

        沈玲龙愣了一下,“楚姐上哪儿去了?”

        俞寻文也有些发愣,站起来茫然看四周,“刚才、刚才我闺女来过吧?”

        四周都打扫过了,可能是她闺女来过。

        想到这儿,俞寻文说:“我出去看看。”

        沈玲龙肯定不会在原地等着,跟着一块儿出去了。

        她们也没怎么找,因为一出去,就看见这间影楼专门拍照的位置,楚相湘穿一身大红丝绒旗袍,披皮坎,侧坐圆桌边。

        而一个年轻的姑娘扛着比较大的照相机,到处移动,给楚相湘多角度拍照。

        估摸着楚相湘也是看见沈玲龙了,不大好意思的冲沈玲龙一笑,刚准备说话,那年轻姑娘立马说:“对!就是这样,楚阿姨别动!就这么笑!”

        楚相湘无奈,只能维持现状。

        俞寻文笑了,与沈玲龙说:“这是我闺女,欸,跟我一个样,打小就喜欢拍照,都说了让她和她哥在楼上复习,争取下半年的考试,能考上,结果我这一瞟眼的功夫,竟然就捉着楚姐了,还化了妆……”

        沈玲龙饶有兴趣的看着楚相湘的妆扮。

        很鲜明的民国风。

        妆容很好的扬长避短,乍一看,很有贵气夫人的端庄,就刚才笑的时候,又带着小女儿家的腼腆。

        得亏是如今楚相湘没了愁眉不展,不然这照片还爬不出来。

        沈玲龙笑了笑:“挺好的,俞姐,要是你闺女愿意的话,到时候拍照,也带着她一块儿去,我想着年轻人的思想很活,可能会给人意想不到的惊喜。”

        俞寻文瞪大了眼睛,眼里尽是不可置信。

        这几年来,俞寻文一家子受了不少苦,在乡下更是受尽白眼,世道艰难的差点让她一家子活不下去,没想到如今柳暗花明,得了沈玲龙给的生意就算了,还感受到了这么多年来的第一缕善意。

        曾经的锦上添花,都比不上如今的雪中送炭。

        俞寻文的感激之情,真真是无以言表。

        含着热泪,看着沈玲龙,几次张嘴,却道不出一句话。

        沈玲龙明白俞寻文的意思,但她故意打趣的问:“俞姐?该不会舍不得宝贝闺女去帮忙吧?那要把,你这闺女,我也给开工资。”

        “不不不!”俞寻文连忙摆手,沈玲龙给的已经够多了,她再收钱,就受之有愧了,她深吸一口气,随后与沈玲龙笑道,“我真的,沈老板,我很感激你,若不是你,我们这一家,还说不准是什么样呢?别说这生意做不下去,恐怕这承载了几代人的楼,都得没了。”

        沈玲龙摇头,她不觉得自个能受俞寻文这么深厚的感激。

        “没有我,也有别人会给俞姐你做生意。”沈玲龙说,“你的能力在,总是生活再苦,灰层再多,能力总会凸显的,正如金子总是会发光的。”

        说完,沈玲龙还朝俞寻文眨了眨眼睛,补充了一句:“还有,俞姐还是叫我玲龙吧,叫沈老板,怪不自在的。”

        两人相视一笑。

        “拍好了吗?哎哟喂,我得去把衣服换回来,我这这这……怪不自在得。”楚相湘见俞寻文的闺女俞家萍不再拍照,连忙站了起来,脸发红,手教紧张得都僵硬了。

        俞家萍这小姑娘不解的问:“怎么不自在了?楚阿姨,你很好看的。”

        沈玲龙听了,也附和了一句:“是呢,忒好看。”

        楚相湘瞪了沈玲龙一眼,没管她们,匆匆跑去换衣服。

        而俞家萍转头看过来,看沈玲龙的眼睛极亮。

        “怎么了?”沈玲龙被盯得有些莫名。

        “我可不可以给小阿姨你也拍照?”俞家萍小心翼翼的问,随后跟想到什么似的,连忙补充了一句,“不换衣服,不化妆都可以,不耽误时间的!我很快!”

        她的眼睛非常亮,有光。

        但沈玲龙还是只能说抱歉。

        耽误的时间太久了,如果说今天没有给任若楠约好的话,她也就无所谓了,可是她还担心任若楠那边的情况呢!

        沈玲龙很抱歉道:“对不住啊,等你楚阿姨弄好了,我可能就要回去了,如果你愿意的话,明天你妈一起,到我那儿去,地址我已经给你妈了。”

        本来因为沈玲龙第一句而失望的小姑娘听到后头,骤然睁大了眼睛,喜形于色,“真的吗?我也可以去吗?那明天小阿姨你能给我拍吗?!”

        沈玲龙想了一下,明天确实没什么事儿,她点头道:“没问题。”

        因为急着回去,楚相湘换了衣服,洗了妆容后,她们就赶电车回去了。

        说来也巧,刚到家,沈玲龙还没来得及问二福有没有来电话时,电话就响了。

        二福指着电话道:“这么长时间,第一通电话。”

        沈玲龙笑了笑,过去接了电话。

        “玲龙姐!”是任若楠,她语气之中带着愤怒,“真的跟你猜测那样,他们有把柄在我爹妈手里!”

        她是真的气炸了。

        沈玲龙让她消气,“既然都是意料之中,你气个什么?我之前不就是给你打了预防针吗?”

        任若楠深呼吸了好几次,才说:“这不一样,说实话,之前我听你说的时候,我只当推测,根本没想过他们竟然真的是想让我帮忙!我真是欠了他们祖宗十八代的,求我帮忙,求我帮忙啊!竟然先诋毁我,想着让我请求他们让我帮忙!”

        即便做了好几次心理建设,深呼吸了好几次,但是任若楠依然越说越激动。

        “若楠,若楠,你听我说,你别激动……”

        “滚!”

        沈玲龙听见电话那头,刘建业哄人的声音,也听见了任若楠怒气冲冲的骂刘建业,不给他丝毫面子。

        “……”沈玲龙让他们骂,叫任若楠怼着刘建业发了一通火以后,等任若楠恶气出了,心情终于堪堪平复了,她才问:“气出了?”

        任若楠没作声。

        沈玲龙明白她的意思。气出了,所以忙还是得帮。

        要真不想帮忙,刚才任若楠也不会冲着刘建业发通大火。

        “玲龙姐,他们家这个忙,我可能得帮。”任若楠语气有些低沉。

        “那你就帮呗。”沈玲龙不以为然。

        任若楠沉默了下来。

        须臾,她又道:“可我不敢去我爹妈那儿。”

        沈玲龙哼笑一声:“没有那金刚钻,揽什么瓷器活?”

        任若楠闭嘴不言。

        她清楚的很,沈玲龙向来嘴硬心软。

        果然,这嘲讽不过一句,沈玲龙便问:“是个什么事儿?什么把柄,你爹妈又求了什么?”

        这下,任若楠才从实道来。

        原来一年前,任若楠爹妈调回平城,也是威胁过刘家的。

        听说是以前刘家大伯,以前干过不好的事儿,给任若楠爹妈拍了照,这事儿要是捅出去,怕是刘都会被影响。

        沈玲龙拧眉:“他不是死了吗?”

        任若楠小声嘀咕道:“刘家上升期,稍有污点,就会被驳回。”

        这意思沈玲龙明白了,无非是想上去,不想被污点所限制。

        “你爹妈要什么?”沈玲龙开门见山的问。

        这话也不出格,毕竟以前任若楠爹妈就是这么干的。

        任若楠小声道:“要一个位置,如果刘家给了,被捞着了,可能也是污点。”

        沈玲龙冷笑:“是不是你爹妈说,他们有能力,只不过碍于被拖累,乱七八糟的家境,把他们扶上去,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不会被捞着的。”

        任若楠点头后,发现此刻不是跟沈玲龙面对面,她赶忙又补充了一句:“对,就是这么说的。”

        沈玲龙又问,“刘家人是不是让你回去说好话,要是能够把那点儿证据偷出来,就更好了?”

        任若楠不讲话,算是默认了。

        “蠢货。”沈玲龙一点儿也不留情,直接骂了她,“你觉得你爹妈会让你偷着?你觉得你说情有用?”

        任若楠小声说:“我知道我在我爹妈心里,根本算不上什么,我过去可能除了挨打,什么都办不了,不然我怎么会说不去啊?”

        沈玲龙一针见血:“可你要帮他们。”

        任若楠闭嘴不言了,她不觉得她想帮刘家,她只是不忍刘建业受罪,一腔抱负得不到实施。

        “你把电话给刘建业,刚才我听见他声音了,”沈玲龙不想跟任若楠继续谈了,她打算问刘建业的意思。

        任若楠是真的依赖着沈玲龙,二话不说就把电话给了刘建业,换他接电话。

        “喂,是我。”刘建业接了电话。

        沈玲龙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问:“你应该很清楚,若楠什么都干不了,什么都帮不了吧?”

        刘建业苦笑:“我知道,我让她用不着与你说这事儿,也让她别担心这个……”

        “但你还是对我报了希望,不是骂?”沈玲龙揭穿了刘建业隐藏极深的想法,也不得他否认,直言,“在我这儿,就只有一个办法,不答应,自个交罪责上去,说清楚你们刘家因为你大哥的事儿,愧对国家栽培,自愿退出竞选。”

        刘建业也想过这个法子。

        但是自个家里人怎么愿意?渴求了那么久的位置,哪儿是说放弃就放弃的?

        沈玲龙也不管刘建业说不说话,她继续讲,“任若楠她爹妈的胃口,是你们自个养大的,我劝你们早点自断一臂,否则到时候他们胃口越来越大,你们断的就不是一条手臂了。”

        人性残酷,刘建业哪能不理解。

        但当局者迷,野心迷了心。

        “刘哥,自断一臂,和断尾求生不一样的。”沈玲龙冷不丁又叫了之前对刘建业的称呼,切实劝了这么一句。

        自断一臂,还能是以退为进。可断尾求生,那就只能抱着断了的尾巴,四处逃生了。

        说完,她道:“言尽于此,刘哥与若楠说吧,我在海城等她。”

  https://www.zwydw.com/book/58/58220/317342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