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公主在上:摄政王,私奔吧! > 第六十七章:躺着也能中枪!

第六十七章:躺着也能中枪!

        第六十七章躺着也能中枪!

        “皇公主你……”

        “二皇兄!”北冥幽又是适时的出声阻止了北冥烈发火。

        北冥烈望了他眼,见他轻轻摇首,眼角似是瞥了下北冥诀。

        北冥烈眯眼,看向北冥诀。见他仍是那副仿佛与他们无关的架势,气的一把抓过酒杯,继续喝酒。

        北冥幽起身对着百里镜司与镜司怜抱了下拳,笑,“殿下,摄政王,瑶瑶只是孩子心性,为了摄政王表演这一番,想得到摄政王的赞许,你们看这……”

        这话的意思就是再明显不过了,就是想让百里镜司开口夸上北冥瑶一句,如此,才好顺势说接下来的事情。

        可北冥幽到底现在还不是那个未来能与北苍霸主一斗的北冥幽。太过年轻,处事虽有了点圆滑的样子却还是不够沉稳谨慎。

        须知摄政王是谁?你当自已是谁让人家为你开口?还是夸赞北冥瑶?凭什么?

        就因为她北冥瑶看上了摄政王在他面前跳了段舞你就让人家夸奖她?你当你们是谁呀!简直太看得起自已了!

        眼看他话后,殿内气氛开始不对。北冥幽立刻意识到说错了话。

        不说百里镜司周身气息突然骤冷,冷沉的压迫感直冲他而来,让他险些站立不住。就是镜司怜脸色也是沉了下去,那种突袭而来的压迫感竟是不比百里镜司低,让他心惊不已。

        可不管怎样,话即已出,也是不能再收回。

        就像之前北冥瑶闹得这一出,让他与北冥烈都是脸上无光,可事已闹出,他们就不能眼看北冥瑶吃亏。

        后背渐渐涌起一层冷汗,正想该是如何办时,却是听北冥瑶突然大叫一声。

        “镜沧皇公主!我等远道而来,难道你不该尽尽地主之谊,也上来表演一番,好为我等助兴!”

        她这话落,整座殿内突然炸开了。

        镜司怜轻抿口茶,心里握了好几把草。靠!真是躺着也能中枪。

        北冥诀心情甚好的喝酒,似是在等着看镜司怜如何反应。

        司马莲则是一脸畅快,幸灾乐祸,明显等看镜司怜笑话。

        太傅一派脸色皆怒,太傅首先拍桌,“荒唐!北苍六公主,没人教过你礼义廉耻四字吗?”

        秦什等也是震怒,“不自量力!皇公主乃是我们镜沧储君,六公主以为自已是什么人,胆敢一次次对皇公主不敬?我们镜沧自开国以来,可没有哪位公主像北苍公主这般不自爱。穿着不伦不类,当众献舞那是最卑劣的舞姬行为。”

        “连礼节都未学会的公主北苍皇真敢放出来!”一干镜沧大臣跟着附和。

        北冥瑶顿时羞愤满面。

        北冥烈气的险些捏碎手中酒盏。

        眼看事情要闹大,那北冥幽紧皱着眉,视线转向北冥诀,却见北冥诀仍是那副置身事外,一切与他无关的态度。

        北冥幽心下震怒。

        对这位太子皇兄,他是真猜不透他心思,从小到大,做一切事情仿佛都看似随心所欲。可是待事后深想,一切事情背后受益的却总是这位皇兄,仿佛一切,都在他算计中一般……

        之前北冥瑶口快他未来得及阻止她祸从

        口出。

        对带着北冥瑶来镜沧一事,后悔不已。全是因为父皇心软,架不住北冥瑶撒娇耍赖才会闹出现在这事。

        现在也总算是明白过来,镜司怜之前那句话的意思了。

        众所周知,镜沧开国便是女皇登基,女子在镜沧的地位有时甚至高于男子。断没有哪个自视甚高的公主会当做出当众献艺这种事。

        之前北冥瑶献舞自取其辱,镜司怜说了,北冥诀,他与北冥烈都没有意见,她只是主随客便。

        是他们自已同意让北冥瑶出这个丑的!

        但是北冥瑶纵然有错,可是镜沧众大臣也是话也是太难听。

        但纵使有气,他却也是知是他们理亏在先。

        见北冥诀似是真不打算插手,多番思量之下,只能硬着头皮开口,“皇公主莫怪,瑶瑶年龄小,童言无忌,还请皇公主海涵。”

        “呵!小?”太傅冷哼一声,“我们殿下今年一十三,北苍这位六公主,少说也得十八九了吧!当真算得上是老姑娘了!童言无忌五皇子认真的吗?”

        这不客气的话让惯会掩饰情绪的北冥幽都是脸露尴尬。知道自已这借口很是拙劣。

        北冥瑶脸色涨紫,她今年是十八了,父皇多次想为她选婿但她一个看不上,于是一拖再拖。

        她知道十八未嫁确实是大了,在民间都算得上是老姑娘了,可从没有敢当她面这样说出来!

        “你这老……”

        “瑶瑶!”

        意外的,这次阻止她的竟是北冥烈。

        北冥烈阻止北冥瑶后起身,对着镜司怜道。

        “镜沧皇公主既是不能舞,那武该是可行的吧。本皇子正觉歌舞宴席颇为无趣,此处正是镜沧皇家围场,不如,镜沧与北苍塞上一场。镜沧百战军的威名,本皇子早已耳闻多时,这次,也带来了北苍铁甲军,正想领教百战军的厉害。”

        群臣一阵唏嘘。

        巫马光矢脸色肃然,冷看北冥烈。

        镜司怜勾着唇角,早在听说北冥烈将宴席悬在皇家围场时便已料到北冥烈的目的,也是不做推辞,“二皇子想怎么比?”

        北冥烈道,“就比猎鬼头。两军派出五十名参赛者,放出一百只鬼头,以后日落日为限,所得鬼头多者为胜方。”

        镜司怜笑,“何种鬼头?我镜沧可没有人肉鬼头。”

        鬼头这游戏是这大陆自古流传下来的游戏。尤其受各国一些皇权贵族喜爱。

        这鬼头,多数都是俘虏或是囚犯,在北苍,一般统称人肉鬼头。简而言之,就是放一群囚犯进入林子内躲藏奔跑,让人狩猎取乐。

        而所猎鬼头,必须一箭爆头,否则射在身体任何部位都不算猎得。

        当然,为了标记的鬼头,参赛几方也会展开激烈的斗争,凡争斗必有伤亡。而一些鬼头也会试图反抗,游戏中,也不乏死于鬼头手中的参赛者。

        粗暴又庸俗的游戏。

        但这游戏虽然是自古承下的,难免会让人觉得残忍,所以时间久了,渐渐也有人取用一些动物做上标记来取代的。

        镜沧就是如此,自开国以来,从未有过人肉鬼头。

  https://www.zwydw.com/book/58/58386/272434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