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公主在上:摄政王,私奔吧! > 第八十七章:一定是我们俩都没找到正确的打开方式

第八十七章:一定是我们俩都没找到正确的打开方式

        第八十七章一定是我们俩都没找到正确的打开方式

        不管怎样,镜司怜也觉得这已经是不可能完成的事了,已经做好了第二日迎接太傅怒气的准备。

        于是在又重新抓一只笔,忍着缠满绷带的手写了一个字后,被百里镜司再次夺去了笔时,什么也没多说。

        不让她写,那她只好稍稍磨下墨,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她不知道自已什么时候睡着的,最后的记忆停留在趴在桌上,惊叹百里镜司手速的一瞬,再然后,不记得了。

        只是早上醒来的时候,还是在书房内,且是睡在软塌上,身上还盖了厚厚毛毯。

        揉着眼起身,便是听沙沙的一阵纸张抖动的声音,转眼,便是见桌前那一身白衣的身影,眼悠的瞪大!掀了毯子便是冲了过去,看着桌前那厚厚的好几摞,见那黑黑熟悉的笔迹,镜司怜心头涨涨的。

        看着还在垂眼快速书写的百里镜司,她不敢置信的开口,“你不会抄了一夜吧?”

        百里镜司写完一字,抬眼,将笔放下,取了满是字迹的纸张递给她,“十八。”

        镜司怜“……”她幻听了?

        “你说十八?是,写完了?”

        “嗯。”

        “真的写完了?”

        “嗯。”

        “你怎么做到的?”激动的捧捧这一摞,摸摸那一摞,又是抓住百里镜司袖子,镜司怜激动到不行。

        “玄沧你简直堪比打印机你知道么!”

        “是什么?”

        “呃,反正就是你太厉害了!”换三个她也做不到的!

        百里镜司未在出声,悠紫的眸紧盯那张兴奋中的小脸,唇角不自觉微弯。

        镜司怜摸来摸去好几遍,总算相信太傅交代的任务圆满完成了,虽然不是她自已完成的!

        “辛苦了!为了感谢你,我亲自下厨!你等一会儿,我现在就去给你做早膳!”

        说完一阵风似的蹿出了书房。不削一会儿,便是端着个放两个大碗的托盘一阵风似的又刮了回来。

        用脚踢上门,将两个盖子压得紧紧的大碗摆上书桌。

        拉着百里镜司坐下,快速掀开他手边那碗的盖子,顿时的一阵很是特别,真的是很是特别的海鲜味溢满书房。

        百里镜司看着碗中食物,眸色微动下,道“面?”

        “嗯”镜司怜递了双筷子给他。

        百里镜司接过银筷,挑起几根,问,“为何是卷的?”

        镜司怜,“因为是泡面。”

        百里镜司,“泡面?”

        镜司怜,“就是用水一泡的面。放心,能凑合入口的,没毒的!”防腐剂倒是不少!

        百里镜司深看她一会儿,将面送进口。

        镜司怜道,“味道怎样?”

        百里镜司看着她,挑了根送到她口边。镜司怜眨眼,张口接下。而后……

        一阵怪异的苦涩之味在口腔散开!镜司怜表情僵硬了有足足有好几秒,才慢条斯理的咽下口中怪味横生的面。

        咽下的同时也是快速倒满两杯茶,一杯推给百里镜司,另一杯几口喝下,喝下后又是倒满一杯,直到喝完三杯。

        这后,伸手,拖过百里镜司手前大碗,将自已面前的那份推过去,“刚刚一定是我开盖的方式不对,这份您自已开!”

        她觉得她都快不能理解自已了!难道又重活一世,她连泡面都不

        会了?不能吧!

        百里镜司看她会儿,轻轻掀开大碗盖子。

        味还是那个味。只不过这一份闷得时间比较长,面显得粗了点。

        百里镜司挑起几根送进口,而后神色不变的继续吃。

        眼见他已是吃了好几口下去,镜司怜小心翼翼的问,“怎么样?这次总该好吃了吧?”

        百里镜司抬眼看她,又是挑起几根面送到她口边。

        镜司怜硬着头皮含下,随后便是一张生无可恋的脸。

        面软趴趴不说,关键是,泡的时间太久,苦涩味更浓也更苦了!

        伸手,拖回那碗,她尴尬的点起手指。

        “一定,一定是我们俩都没找到正确的打开方式。”

        她不得不怀疑,是空间内的泡面有问题!或许这是新口味?黑暗料理中的一种?黑暗……泡面?

        百里镜司唇角又是微不可查的弯弯,“水。”

        “嗯?”

        “泡面的水。”

        镜司怜一楞,随即便是听门外一婢女焦急又气喘吁吁的声音传进来,“殿下!殿下……您!您刚刚急急倒走的水,那是……那是流痕公子吩咐在炉子上煨了半宿留待下药的苦莲水!”

        镜司怜,“……”

        到底,镜司怜还是没来得及请摄政王吃顿像样的早饭。上朝时间到,不得出了府。

        只是当然早朝,皇公主殿下是称病戴着一造型很特别花型也很特别的粉色口罩上朝的。没法子,药再好,唇上好几处伤痕也不能瞬间好清。

        于是相当而然被嘘寒问暖的好一阵。太傅更是提出免了抄书一事,但听镜司怜说已是抄完时,脸色一阵古怪。

        于是,被深深的怀疑了。

        太傅府,太傅坐在书房桌子前,摸着胡子检查者那一张张纸,越看,脸色越是怪。

        “说吧,枪手是谁?”

        戴着口罩的皇公主淡定摇头,“老师您哪的话,什么枪手?我怎么会做那种会唬弄老师您的事?”

        太傅眯了下眼,看着那字迹,也是犹豫了。看起来这孩子不像是说谎,何况这孩子自幼就老实,从没干过唬弄他的事!

        可是三天抄完三十遍,本来也只是他当时随口一说而已。料想这孩子事多,定也是抄不完。原也就是想逗孩子玩玩,可是这孩子居然真的抄完了?

        “是流痕?”

        镜司怜一楞,“不是!绝对不是!”

        “那是谁?”

        “没有!绝对没有!”

        见太傅还是不愿相信,镜司怜立时伸出两只缠满绷带的手,原本上朝她可都是藏在袖中的,等的就是这一刻!

        太傅脸都白了!立时跳起,“这这!这是怎么了?”

        镜司怜撇撇嘴道,“抄书抄的。”

        太傅,“……”抄书能把手抄成这样?

        “老师,书你查好了,我现在去给你做饭吧?”趁着老太傅犹豫自责的这点功夫,镜司怜留下这句话,一溜烟蹿出了门。

        太傅后反应急道,“你这孩子快回来!手都伤成那样了又在病中……”然镜司怜早跑了个没影。

        不削一会儿的,又端着碗牛肉泡面折了回来。

        听着太傅老人家一脸感动自责的念叨一阵,见他吃下一口面后眼睛一亮的神情!

        松了口气,安心了!这下再给百里镜司做,该是不会有问题了吧?

  https://www.zwydw.com/book/58/58386/272434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