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公主在上:摄政王,私奔吧! > 第九十一章:揩了摄政王的油

第九十一章:揩了摄政王的油

        第九十一章揩了摄政王的油

        “如果,是为她呢?”

        与白微楞,拿起画卷,打开,只一瞬,手微颤起,脸色更白。

        半晌,道,“她……如何了?”

        “我不清楚。”镜司怜将柳妃一事说了一遍,又道。

        “你想要让她孤军奋战?”

        与白失笑,看着镜司怜,“她这等于是在找你麻烦!你却在煽动我帮她一起?”

        镜司怜也是笑,“错,我是想要你们俩与我一起。我们有共同的敌人。”

        与白眸色动动,看着画卷,半晌。

        “祖父一心为镜沧,最后却落得个死不瞑目的下场。”

        想当年,顾家何其风光。顾家机关术又是何其厉害……

        镜司怜握紧手中茶杯,“当年的事……”

        与白道,“我知道,当年的事,与你无关。”

        “事出突然,莫说当时你不在京城,就算你在京城,你又能如何?难道司马莲拿着先皇与太上皇的遗旨来抄顾府时,你能阻止得了?莫忘了你当时还只是个十岁的孩子。”

        他当年不过是心中怨恨难平,迁怒了这孩子。

        “其实,祖父与我都知道那份圣旨有问题。先皇与太上皇再忌惮我顾家机关术,却也是知道我顾家于镜沧的重要性。若想除去,早已动手,不会拖到那时。”

        “在你还年幼根基不稳时除掉顾家,等于是断掉你一条手臂,先皇不会糊涂至此。这事,不过是巫马家与司马莲的诡计。”

        祖父恨的,是他效忠镜沧一辈子,最后得到的却是主子们的猜忌与忌惮,一片赤诚之心终被辱没。

        而他若要恨,也只恨自已。技不如人,武功尽废。

        恨当时没能拦住那个人,让她中了司马莲计策。害了顾府一门,也害的祖父血溅当场……

        看着手中画卷,良久。

        收了画卷抓紧在手,道,“容我再想想。”

        镜司怜颔首,从袖中掏出一个木盒推给他,“我想建立的军团,以这武器为主。你擅长机关术,此武器于你来说要学会该是不难,我就不教你了。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未上子弹。算是无箭之弓。”

        说完起身,缓步走向门边。

        打开门前,眼角扫到与白缓缓打了可木盒,见他先是一愣,随即眸色微亮。

        镜司怜勾唇,快步出了房门。

        与机关师而言,她想,没有谁能抵挡住那支手枪的诱惑。看来,比她想象的要容易。

        原本她以为因为当年的事,与白这辈子怕是要恨上她了,没想他却是看的比谁都透彻。

        当年顾府出事后,她是在几天后才知道的,急急回京,却早已于事无补。

        若不是太傅等人偷天换日,在牢狱中救出与白,顾家机关术一脉就真的断了……

        出了竹林时,小雨还在继续,天色暗下,风也渐起,温度有所下降。

        镜司怜踏上马车,刚要掀帘子却见自己脚上泥巴,还有湿了一半的衣罢,皱眉。

        这样上去,百里镜司不嫌弃她才怪了!正犹豫着,听帘内低沉的声音传来,“进来。”

        “……我鞋上有些脏。”

        “进来。”

        “哦。”算了,他都叫她进去了,想来也是不嫌弃的。掀了帘子进去,镜司怜

        尽量往一侧缩,瞧那貂皮地毯多好看,弄脏了多不好!

        百里镜司看她一眼,身形一动拎着人回了软塌。

        镜司怜,“……”她就这么好拎?

        “我说了我鞋上脏,不止鞋衣罢也湿了……喂!”话没落,脚腕已是被他大掌握住,鞋子被缓缓褪下。

        镜司怜,“……”看着眼前又帮她脱下另一只鞋的人,简直不敢置信。

        眼看那只大手脱了自已鞋后又是探向自已衣领处,镜司怜惊跳的缩到软塌里面。看怪物一般的看着百里镜司。

        “你要做什么?”

        他不会是想给她脱衣服吧?

        盯着她睡觉不算,还要帮她脱鞋又脱衣?真拿她当小孩?

        是说,这是叔爱泛滥到何种程度了啊?

        见那如受惊般小兽的身影,百里镜司悠紫的眸微亮。

        长臂一伸,拎着她后领将人给拎到面前,“给你换衣服。”

        镜司怜双手抵在他胸口,将他往后推,头摇的像拨浪鼓,“不劳烦皇叔了!我自已能换!”

        一声皇叔脱口而出,镜司怜愣了下。见百里镜司脸上没显怒意,也是没要动手拍她,稍稍松了口气。

        “我需要回避吗?”

        “那是当然!”她怎么感觉自已像是被调戏了?

        看着眼前那状似调戏了她的人,递了一套稍厚实的淡紫色衣装给她,而后唇角似是微弯的,转脸……

        不错,就是坐在榻边转了个脸,侧背向着她?

        “……您就这样回避的?”

        “嗯。”

        “……”

        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好一会儿,叹气。

        有心想叫他出去,可一想他腿不方便,再想这还是人家的马车,她也做不了那鸠占鹊巢的事儿。

        于是眼扫了下榻上,将身侧一貂皮小毛毯拿起,爬上踏往百里镜司头上一盖。

        “得罪了!”

        看着被毛毯盖了小半截身子的摄政王,镜司怜觉得自已真心明智!这办法真不错。

        转身,快速脱了外衫里衣,取过手边待换的衣物快速穿上。待穿好转身,半跪榻上撑起身子,掀了盖在百里镜司头上毛毯,取下扔回榻上,再转眼,便是对上他悠紫的眸。

        没等回神,手里便被塞进了碗血燕粥。

        低头,看着那冒着热气的粥,抽了下嘴角,这东西哪来的?

        “需要喂?”

        听百里镜司问,抽了下眼角,抬头。见那悠紫的眼下隐隐的青影,一楞,蹙眉道。

        “你最近没休息好?”

        百里镜司,“并无。”

        镜司怜眉蹙的更紧了,“撒谎吧!你看你眼下都有黑影了!”说着,手也是抚了上去。

        手指在那一点露出面具的肌肤上摸了好几下,心想,这皮肤可真好!

        摸着摸着,再对上那悠紫的眸,她僵了。

        那只不知不觉揩了人家摄政王油的手收也不是,继续摸也不是!

        “咳,您皮肤真好,手感很不错。”

        说完只想拿脑袋撞墙了!没墙撞车板也行!

        这是作死啊!脑袋秀逗了吗?说什么大实话!

  https://www.zwydw.com/book/58/58386/272434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