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公主在上:摄政王,私奔吧! > 第九十七章:皇公主殿下的新宠?

第九十七章:皇公主殿下的新宠?

        第九十七章皇公主殿下的新宠?

        镜司怜喝了口流痕送到她口边的温茶,道,“本宫瞧着很合适呀!姑苏公子有哪里不满意的?”

        姑苏晨宇几步过去,粗鲁的一脚踩上凳子,“不如你告诉我,我哪里该满意?”

        “你让我穿女装?你居然让我堂堂七尺男儿穿女装?还让我师兄押着我穿?你让我被师兄扒光了看光了摸光了!师兄要是不肯负责你让我怎么活?”

        谢玖夜不知何时到了他身后,一掌拍下他踩在凳子上的脚,凉凉的道,“你光屁股的身影整个姑苏山庄的人都看过,要死早死了!”

        “卧槽!那是我小时候,两岁之前!”

        “再小也是光了。”

        姑苏晨宇那个气啊,“难道师兄你小时候没光过?”

        谢玖夜,“……”

        沉默了会儿,对着镜司怜道,“殿下,属下回来了。事情已办妥。”说完便是一个闪身,消失在原地。

        “喂!说不过就跑!师兄你太过分了!”

        眼见谢玖夜跑了,姑苏晨宇转身,继续狠瞪镜司怜。

        拉扯下身上衣服恶狠狠道,“说吧!究竟是要我帮什么忙?为什么一定要穿成这样?”

        镜司怜小口喝着茶,流痕送上几块糕点让她配着吃下。

        闻言,看向姑苏晨宇,“你是男子。”

        姑苏晨宇,“废话。”

        镜司怜道,“本宫这是为姑苏公子好,姑苏公子就没想过,你若是不伪装一下今晚便大摇大摆的跟在本宫身后赴了宴席,明日京城会怎么传你?”

        姑苏晨宇挑眉,随即一脸坏笑,“皇公主殿下的新宠?”

        姑苏晨宇真差点信了她的说辞。如果不是他还算了解镜司怜为人的话。

        直到上了听月峰,一身明黄衣袍的镜司怜被流痕搀扶着下了马车后,打扮成丫鬟代替殊陶的姑苏晨宇贴近她身侧。

        “说吧,究竟要我做什么?现在不说清楚,一会儿我要是坏了你的计划,可别有怨言!”

        镜司怜笑,明明只是清淡的妆容,却透着华贵,气势逼人。

        “本宫就说,姑苏公子是个聪明伶俐的。”说着对他勾下手指。

        姑苏晨宇挑着眉俯身将耳贴近她嘴边。听了会儿后,挑起的眉更高了,唇角也是牵起抹坏笑。

        “你说的是真的?东西真的在那?”

        “相信本宫,姑苏公子,此次成功与否,全看你的功力如何了!”

        姑苏晨宇得意一笑,“小公主你都这么详细的线索了,若是失败,宇还有何脸面再回来?”

        镜司怜点头,“本宫相信姑苏公子就算是为了能回来继续赖着玖夜,也一定会成功的。”

        姑苏晨宇,“……”

        好想撂担子不干!但是,难得遇到这么有趣的事情,又舍不得呀!

        心底挣扎一番,听镜司怜又是轻轻嘀咕一句。他眼一亮!

        “你确定?不怕惹麻烦?”

        镜司怜笑,“麻烦的不可能是我们。”

        姑苏晨宇缓缓点头,随即唇角的坏笑更甚,“我是越来越认同瑾兄一句话了,小公主这性子,可真合我们胃口!放心,小公主你就等着看景吧!”

        宴席设在碧莲湖边

        赏荷亭内,因为是赏莲,所以请的女眷居多。

        镜司怜与流痕一入场,便是成为全场焦点。众人纷纷行礼,镜司齐悦,镜司玲珑,镜司娉婷都在其中。

        那已是八十有余的司徒凤在几个婢女的搀扶下迎上来。

        “老身见过殿下。十几年不见,殿下已是出落的如此亭亭玉立了。很有太上皇当年的风范啊!早间听说殿下病了,老身还道该取消宴席才是,劳殿下带病前来,是老身的不是啊!”

        一句话,将倚老卖老彰显的淋漓尽致。却是说的颇有技巧,叫人抓不到把柄,连不快也难以升起。

        这就是巫马家司徒凤,算是个难缠的人物了。

        镜司怜笑,不着痕迹打回去,“巫马老夫人过奖也言重了。也实在是因本宫挂念碧莲湖晚荷景色,这才一定坚持带病前来,老夫人真不用自责。”

        司徒凤微楞了下,随即笑呵呵的道,“那便好。晚荷的景色确实不错,老身就想着殿下该是喜欢才是。”

        说着似很是亲切的紧盯镜司怜,上下看了又看,“嗯,像,像极了先后。媚眼间,也有太上皇的影子的,十足十的美。这一晃,太上皇也都去了好些年了。”

        镜司怜听到先后二字,眸微紧了下。

        随即笑,“是啊,真的是好些年了。”

        司徒凤叹气,“哎,难为你这孩子,小小年纪便要担起这一国江山重任。可得注意好身子,万不可再劳累过度啊!”

        镜司怜道,“劳老夫人挂怀了。”

        司徒凤点头,“瞧老身这光顾说话了,快,殿下上座吧。门口这风大。”

        镜司怜笑笑,在流痕轻扶下缓缓抬步,却见镜司齐悦镜司玲珑几人迎了上来。

        镜司齐悦亲切的上去唤了声七皇妹,随即娇羞的看了眼流痕,视线落在流痕轻揽镜司怜的那只臂膀上一眼。

        道,“七皇妹,你可总算来了,晌午时我去你府中,听说你不舒服,尚在入睡便回去了。现在如何了?既是不舒服,为何不留在府中休息呢?”

        说着,再正常不过的伸手,似是想接替流痕的动作,自已扶着镜司怜。

        流痕却是揽着镜司怜一侧身,躲开了她的手。

        镜司怜齐悦眸色一阵尴尬与难堪,似是没料到流痕会这般当众不给她面子。

        镜司怜娉婷在一边冷笑一声。

        镜司玲珑手中一条丝帕微遮下口,道,“还是二姐姐与七皇妹关系好,玲珑真欣羡不已。”

        这话明显是在幸灾乐祸。镜司齐悦转眼看去,脸上已毫无之前的尴尬与难堪之色。

        轻柔一笑,“七皇妹脾气好,性子真实,与我最合得来。”

        这话不着痕迹的打了镜司玲珑一个大耳刮子,这就等于说她不真实,虚伪。

        镜司玲珑眸色一阵委屈,看向镜司怜,“想来二姐姐还替七皇妹记着玲珑上次在集市上惹七皇妹不快的事呢!不知七皇妹是否也还在生三姐姐的气?”

        镜司怜未开口,反倒镜司齐悦先道,“三妹妹还是将这副柔弱的表情收一收吧,宴席之上呢,别一会儿别人还说七皇妹苛责了你呢!”

        镜司玲珑骤的眼一红,“二姐姐,上次的事玲珑真心知错了。”

        说着以着帕子试着眼角,遮着唇看向镜司怜,“七皇妹,三姐姐真不是故意的。你就原谅三姐姐一回成吗?”

        她的声音不算大,但也足够让宴席上众人听到。

  https://www.zwydw.com/book/58/58386/272434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