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公主在上:摄政王,私奔吧! > 第九十九章:她叫香菇

第九十九章:她叫香菇

        第九十九章她叫香菇

        因为对外镜司齐悦与镜司怜关系一直很好,这话,倒也没惹起多少怀疑。

        一旁那个最先开口粉红衣装臣女嗤笑一声,道,“二公主这话,该是早点说。在三公主泫然欲泣矛头对向殿下时说了,那才真是为了姐妹情分!而不是祸水东引!”

        镜司齐悦柔笑的脸一僵,看向那娇俏的臣女。

        “薛颜,你这是何意?”

        那薛颜冷笑,“字面上的意思。”

        镜司怜笑看那薛颜一眼,觉得有些眼熟。那薛颜对她恭敬的一笑,镜司怜这会儿算是看出她像谁了。

        “薛简是你何人?”

        薛颜行了个礼方笑着回答,“回殿下,薛简正是家弟。”

        镜司怜笑,“难怪本宫瞧着你眼熟。”

        话间镜司怜已是被流痕扶着坐上了席位,坐下后对着薛颜招了招手,“过来坐。”

        她指的是她一侧下首的位置。按照规矩,此处除了宴席家主外该是皇亲贵族的位置,薛颜是万不配坐的。

        是以这话一出,薛颜一楞。

        但见镜司怜带笑的脸,便是娇俏一笑,施礼谢恩后,落落大方的入了座。

        司徒凤与一干众人皆是神色微变的看着这一幕。一干朝臣之女是羡慕薛颜这是得了殿下的赏识。

        司徒凤则是隐晦的望了薛颜一眼,随即落座在她对面。

        镜司齐悦看着镜司怜,对这一幕简直不敢置信!

        镜司怜下手的那个位置原本一直都是她的!可她此时竟是叫对自已出言不敬的薛颜去坐?

        剪水一般的眸内一丝阴鸷闪过!这是在打她脸!

        这死丫头,是有意,还是无意的?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一帮官宦之女与几个公主那可真就是好戏一台接着一台。饶是姑苏晨宇都看的眼花缭乱了。

        这宴席,才刚开始一半呢。

        正看的百般无聊时,见镜司齐悦视线一直往自已身上瞟,姑苏晨宇适当压低头给一侧镜司怜递眼色。

        镜司怜看都不看他,喝茶用膳。

        镜司齐悦看了姑苏晨宇好几眼,对着镜司怜柔笑道,“七皇妹,二姐姐觉得,你这个身形高挑的丫鬟似未在你府中看过?但是,这脸,又似是在哪见过似的?”

        镜司怜笑,有些虚弱的道,“二姐姐这话绕的本宫头都晕了。本宫府中下人多的是,二姐姐哪能一个个全记住。”

        说着望了眼姑苏晨宇,又道,“她叫香菇,是后厨新点上来的,点心做的很不错。平时腼腆的很,除了个子高一点,就一大众脸,街上一抓一把的,搁谁看都会觉得眼熟的!”

        镜司齐悦与宴席上众人,“……”

        香菇?这名字认真的?

        视线同时望向那身高明显快七尺的巨型丫鬟!都是齐齐抽下眼角。

        这叫高一点?一般男儿怕是都没她高吧?

        大众脸?不是吧!这丫鬟高是高了点,可这脸俊的真是没话说,虽然长得有些太过……英气?

        镜司齐悦又是看了几眼‘腼腆’的压低了头的姑苏晨宇,皱眉收回疑惑的视线,似是接受了镜司怜的说辞。

        这

        番对话,司徒凤自是看在眼中,眯眼看了下镜司怜身后姑苏晨宇。

        也待此时,正门处一个身影慌张的跑了进来。

        那人前来后便是低着身子小心的到司徒凤身后,对着司徒凤一贴身婢女一阵嘀咕。

        那婢女脸色一变,又是俯身上司徒凤耳。

        不知说的是什么,只是司徒凤听后,脸色巨变,竟是打翻了手中杯子。

        顿时满座皆寂,纷纷看向司徒凤。

        司徒凤察觉失态,却也是顾不得其他,僵着脸,在几个婢女的搀扶下颤巍的起身,对着镜司怜道,“殿下,老身突有急事,这宴席……”

        镜司怜道,“老夫人若是有不便,尽可去办。本宫正觉这赏荷亭风大,欲转到望月楼观景,老夫人不必顾忌了。”

        司徒凤道,“那便好,照顾不周,老身失礼了。”说着对着一旁几个婢女道,“都好生的招待着殿下。”

        说完便是颤巍着离席。

        她这一走后,席间不一会儿便是议论纷纷。

        “这怎么回事?”

        “像是出事了!”几个好事的赶紧差遣自已婢女出去打探。

        这不一会儿的便是有婢女传回消息。

        巫马家孙长婿与长孙女在襄州被害,血染巫马家祖坟?这可是大消息!谁不知道那宇文灼夫妇很受司徒凤看重!

        议论声声中,镜司怜1噙着丝笑在流痕轻扶下起身,转去望月楼。

        镜司齐悦提出一同前去,镜司怜颔首,点了薛颜与几个臣女相随,一群人缓步进入望月楼。

        姑苏晨宇身影早消失不见,但早先现场一片混乱,无人会去察觉。

        望月楼三层,正对碧莲湖晚荷。

        湖中彩灯照应,连片的荷花在灯光映衬下,透着一种通透的美,秋风摇曳下,却是盛景。

        镜司怜与薛颜相谈甚欢。薛颜长相娇俏,许是武家出身的原因,性子也是有着江湖儿女的豪爽,耿直的很。与那心直口快的薛简倒真不愧是姐弟。

        镜司怜倒是真看中了这两姐弟的性子,考虑是否真的收为己用。

        镜司齐悦在一侧看的不是滋味,有心想要插话,却是几下又被薛颜与几个臣女带开了话题。

        盯着镜司怜的双眸渐渐染上阴冷。

        怎么回事?这一直信任她的死丫头为何现在这般对她?莫不是对她起疑了?还是有谁对她说了什么?

        想着,突然发现什么一样,转眼,“七皇妹,你那叫香菇的婢女呢?”

        镜司怜看她眼,笑,“她恐高,楼下候着呢。”

        镜司齐悦蹙下眉,眼往窗外楼下瞥了又瞥。

        “呀!那边怎么回事?像是走水了?”

        薛颜身边那姓王的臣女突然指着碧莲湖东面大喊,众人视线望去,只见那一处院落火光漫天,在这黑夜中,尤为扎眼。

        镜司齐悦道,“那好像是巫马老夫人所住的院子?”

        薛颜道,“确实。但二公主是如何得知的?”

        她会知道,那是因为她奉巫马家族长命,经常来看老夫人,熟悉这附近格局。

        可镜司齐悦却该是极少来这听月峰吧?居然一眼便认出那是老夫人的院子?

  https://www.zwydw.com/book/58/58386/272434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