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公主在上:摄政王,私奔吧! > 第一百零二章:你给我的,你想要收回?

第一百零二章:你给我的,你想要收回?

        第一百零二章你给我的,你想要收回?

        房内一时,寂静无声。

        流痕沉默了良久,久到镜司怜以为他不会再开口了。

        听他缓缓的,语气极淡的道,“遇见你的那日,我杀尽了仇人,也屠尽了族人。”

        镜司怜瞳孔一阵收缩。

        流痕继续道,“本该任雪掩埋,了却余生。但是,却遇到了你。流痕这个名字,是你给我的。”

        镜司怜,“……”

        眼眶微热,在流痕视线下,转脸咬唇。

        流痕却是伸手勾出她下巴,固执的让她看着自已。

        拇指轻轻摩挲她颤嚅的唇瓣,问,“你给我的,你想要收回?”

        镜司怜颤着唇,微热的眼眶不自觉落泪,“明明……明明是你先不要的……”

        是,流痕这个名字是她给他的。

        她记得很清楚,与他相处的每一个点滴,她都不曾忘记过分毫。当然也记得,给他取名的场景。

        那时尚年幼的她想了许久也不过只能想到这么个毫无意义的名字。

        然得到这个名字的人,却成了她人生中最重要的人。

        她真的觉得,谁都可以,任何人都可以背叛她,她不在乎。

        唯有他,他不行。

        前世,在她狭小的世界里,他就是她的一切。

        可她的一切却背叛了她。

        不是她要收回,而是他先舍弃了她给他的名。

        他让她觉得自已就是一个笑话!

        被人玩弄于鼓掌之间,却满怀感激!彻头彻尾的一个笑话。

        眼泪不停,镜司怜想挣脱开流痕大手,却是被他紧抱在了怀。

        是怎样入睡的,镜司怜不记得了,只记得挣脱不开那怀抱,听着耳边如低喃一般的温声,不自觉的落泪,哭累了,便睡了。

        醒来后,流痕并不在。

        巫马家老夫人寝居被烧毁,家传宝物被盗与长孙婿与长孙女在襄城遇害的消息轰动了京城一时。

        早朝上除了边关即起的战事,商议更多的便是此时。

        镜司怜是在消息传开的第三天收到巫马家现任掌家巫马宗五马元帅的奏折的。

        恳请她动狱寺堂人力,彻查此事,还巫马家宇文家一个公道,还恳请看在宇文家战功赫赫,又是仅宇文灼这一脉单传薄面上,拟旨追封宇文灼官爵。

        镜司怜只当他是痴人说梦。随手将折子丢在一旁,便再未翻起过。

        这还只是个开始,哪能让他们好过。

        皇公主府流痕公子即将担任元帅军师前往边关随军出征的消息不知何故在朝中传开,短短一日,京城几乎人人皆知。

        镜司怜听到消息时,只是微眯了下眼。看来,那个暗中人是真迫不及待让流痕离开皇公主府。

        夜,镜司怜半靠床头,一下下抚摸怀中雪球。

        小白虎伤势已是好转了不少,虽活动还不利索,却也是不影响行走。

        大虎和两只小虎都被放在府中后山,每日里总会溜回府一次看望小白虎。

        几只野生虎来回穿梭与府中,难免会惊到府中下人,是以小白虎伤势好转,不影响走动后,镜司怜便让老虎将之带去了后山。

        雪球呼吸声见稳,见之入睡,镜司怜便是将它放在一侧软毯上。转身,刚下榻倒了杯水,床边便是多了个人。

        看着那梦幻般银发面具白衣,还有超奢华的轮椅,镜司怜叹气,喝口水。

        “您怎么每次来都没个声音啊!”

        百里镜司伸手,取过她手中茶杯,送到自已口边,一饮而尽。

        “凉了。”

        镜司怜,“……”

        抽抽眼角!拎起茶壶,

        “我去让人换。”

        百里镜司拦住她,取过她手中茶壶,大掌一托茶壶底,微一运气。

        镜司怜挑眉掀了茶壶盖,眼看茶壶内开始缓缓冒热气,有些傻眼,内力还能做这个?

        百里镜司手中杯子重新倒满水塞进她手中。

        镜司怜捧杯喝下半杯后,一楞。

        百里镜司刚刚有换茶杯吗?没有吧!这个杯子之前他喝过吧?

        想着,镜司怜一口茶含在嘴里是咽也不是,不咽也不是!

        “怎么了?”百里镜司问。

        镜司怜含着茶水微鼓着脸瞪他一眼,随即咽下茶。

        不管了,反正之前这杯子也是她先喝的!

        喝完茶,镜司怜沉默的躺回床上,盯着帐顶发呆。

        “有心事?”

        百里镜司微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腰间熟悉的束缚也是传来。

        对于这起先能让她僵硬半晌的举动,镜司怜现在已经能做到面不改色无动于衷了。

        真不知道该说恭喜呢还是可喜可贺呢!

        摇头,“算不得心事。”

        “嗯?”

        镜司怜转眸看他,“问你个问题。”

        “嗯。”

        “你为什么要对我好?”

        百里镜司看她会儿,“我对你好吗?”

        镜司怜问,“不好吗?”

        “所以你是看似和蔼可亲,其实是憋着怀,准备趁我不备时,一鼓作气对付我?”

        百里镜司唇角微弯了下,“也许吧。”

        镜司怜不想理他了,转眸继续盯着帐顶发呆。

        半晌,耳边又传来百里镜司淡声,“真的觉得我对你好?”

        镜司怜嗯了声。

        百里镜司道,“那便好。”

        镜司怜道,“我觉得不好。”

        “嗯?”

        “我怕人家对我好。”

        “……为什么?”

        镜司怜仍旧看着帐顶,看着上面那朵淡紫的太阳花。

        缓缓的道,“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突然去对一个人好。”

        “这些,我以前是真的不懂,所以对我好,我会开心。有一天又突然不对我好了,我会心痛。”

        “但这都没什么,最怕的是,有一天,那个对你最好的,你最信任的人,突然在你背后给了你一刀……那真痛,剜心不过如此……”

        环在她腰间的手臂缓缓收紧。

        好一会儿,镜司怜转头看百里镜司。

        半是玩笑又半是认真的道,“所以九皇叔,你要是抱着什么目的对我好,现在干脆就告诉我。无论是阴谋还是背叛,提前让我知道,我现在没有什么承受不住的。”

        百里镜司悠紫的眸看她好一会儿,好一会儿。

        道,“我有阴谋。”

        镜司怜,“我就知道。是什么?说吧!”

        百里镜司,“对你好。”

        “嗯?”

        “对你好。”

        “……嗯?”

        “对你好。”

        “……您能说的简单通俗一点,让我听的懂吗?”

        百里镜司未再开口,只是抬手,大掌轻抚下她脸蛋。

        望进那紫眸内,镜司怜怔楞了好一下。

        “……然后呢?阴谋成功过后呢?”

        百里镜司,“对你好。”

        “……”这对话没法继续了!

  https://www.zwydw.com/book/58/58386/272434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