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公主在上:摄政王,私奔吧! > 第一百零四章:若无法再让你开心……

第一百零四章:若无法再让你开心……

        第一百零四章若无法再让你开心……

        镜司怜咬唇,“……太近了!”

        流痕笑,鼻间此时也是轻抵她的了。

        “有吗?”

        镜司怜眉皱的更紧,正要再用力挣扎,却是被流痕抓住了手,搂紧在怀。

        “我即去了边关,那边事宜你便不必担心。留在京内,尽管做你想做的。”

        镜司怜眸色动下,忘了挣扎,深看他会。

        “……你一切小心。”

        流痕笑,唇点了下她眉心,“好。”

        夜。

        月幽居内。

        黑木床榻,淡紫的床幔内,流痕坐在床边,静静看着入睡的人,指轻轻摩挲床上人因熟睡,微红带着暖意的脸。

        空气中一阵波动,一道身影落在暗处。

        “主子。边关一切事宜,已备妥当。”

        流痕视线未转,指背依旧轻轻摩挲熟睡人儿脸颊。

        “按照计划行事吧。”

        暗处的人影微蹙眉,犹豫的道,“主子,真的一定要这样吗?您陪在殿下身边多年,若是有什么误会解开便好!殿下看起来并不是不在乎主子的……”

        流痕视线冷冷扫了过去,那暗中人顿时消了声。

        “去办吧。”

        “……是。”暗处人悄看榻上一眼,闪身,消失在原处。

        流痕转回视线,继续细细的摩挲着眼前这张熟睡的小脸,一点点的,似是要将之刻进眼底一般。

        良久,一吻落在那粉嫩的唇上。

        这个身份,若无法再让你开心……

        那便没有再继续存在的必要了……

        清晨,镜司怜醒来时,流痕已是出发离府。

        不懂自已为何一觉睡得这般沉,镜司怜坐在梳妆台前,看着一侧摆放的几个箱子发呆。

        “殿下。”

        转眼,见殊音端着药站在她身侧。

        “公子临行前吩咐,说殿下的药暂时不能断,让殿下一定按时喝药。”

        镜司怜望了那药碗一眼,接过。

        “为何临出发时不唤醒本宫?”

        殊音道,“是公子不让,公子说殿下大病未痊愈,需好好休息。”

        镜司怜看着手中药碗,送到口边,慢慢喝下。喝完后,殊音立刻送上一白色小包裹。

        镜司怜扫了眼那小包裹,看向殊音。

        殊音道,“这是公子交代过,殿下服完药后,一定要给殿下的。”

        镜司怜伸手,取过那包裹,轻轻解了开,晶莹剔透的琉璃糖,在晨光下,泛着微黄的光晕,暖入人心……

        起身,她道,“他走了多久了?”

        “快半个时辰了。”

        镜司怜眉微蹙,看向一旁几个硕大箱子。

        “让人把这几箱东西给他送过去吧。”

        “是。”殊音领命退下。

        镜司怜坐回凳子上,再次看了眼那几个箱子。

        那是她昨晚睡前没忍住,不知不觉便备下的。几乎将空间内各种补品装了个遍。

        当时只想着,边关气候不好,随军又辛苦,怕他累着。

        但是,她忘了,她早已不该再去关心他……

        罢了罢了,就再任性这一回吧!

        朝后,镜司怜刚步进御书房,外方便是通传太后驾到。

        镜司怜对着胡公公一个手势下去,胡公公颔首。随即看着镜司怜径直走到窗口,打开窗户,竟是一下子翻了出去!

        胡公公看的瞪大眼,捂着胸口小跑过去,窗外哪还有镜司怜的身影。

        胡公公失笑摇头,悄声将窗户关紧,转身出了御书房内间,刚踏进外间便是见司马莲在几个婢女簇拥下进了正殿。

        “太后娘娘。”给太后行了个礼,胡公公便规矩的准备退出殿外。

        “等等!殿下呢?”司马莲眼寻了一圈也是没见镜司怜身影,立时喊住胡公公。

        胡公公道,“殿下有事,先回府了。命将折子一会儿尽数送到皇公主府,奴才这就是要去叫人的。”

        司马莲叫道,“哀家刚刚见她进的御书房!”

        胡公公道,“是进来过,可又回去了!”

        司马莲怒道,“怎么可能?哀家没见她出去。”

        胡公公道,“那大概是娘娘您没看仔细,殿下确实是先回府了。”

        司马莲咬牙,眯眼看胡公公,“那便算了。哀家只问你,前几日舅父送上的折子,殿下到底是看了没有?”

        胡公公一脸难色,“哎呦娘娘,您这可就问倒奴才了,殿下近日身子不适,这娘娘您是知道的。很多折子都是殿下带回府去批的,且最近边关怕是要大乱,殿下每日忙的那是寝食难安。好些折子压在那,殿下都是没来及批呢!”

        司马莲脸露怒意,“哀家前几日不是叫你催催的吗?”

        “娘娘您有吩咐过吗?老奴不记得呀!哎看来老奴这年龄是真大了,这记忆啊大不如以前伺候先皇的时候喽!”

        “你!”司马莲震怒,想发火,却又是碍于胡公公敏感的身份。

        到底是以前伺候先皇的人,再怎样,也得给其几分薄面。

        胡公公笑道,“娘娘您还是先回去吧,殿下是真不在。老奴还得叫人给殿下送折子去呢,这得赶紧着,免得一会儿又忘了。这就退下了。”

        说着弯腰退了几步后,便是转身出了正殿。

        留司马莲在原地脸色扭曲好一阵子。

        镜司怜在出了御书房后,便是寻着无人的小道,熟门熟路的离开了皇宫。

        马车停在皇公主府门口时,殊音前来打了帘。

        镜司怜盯着那门帘好一会儿,下车。

        下车后,又是立在原地好一会儿。

        还是那个车帘,还是这个皇公主府的正门,少的,只是那道身影……

        “殿下?”见镜司怜发呆,殊音轻声询问。

        镜司怜回神,看她眼。

        转眸抬步进府。

        殊音殊陶互看一眼,跟着进去。镜司怜进了月幽居后,便是径直进了寝室。

        殊音殊陶在门外又是互看一眼,悄声退下。

        殊陶道,“殿下这是想公子了吧?”好几天了,殿下无论上马车还是回府下马车,总是会楞上一会儿。

        殊音回头看了下房门,轻点头。

        “肯定是会想的啊!”以前只要流痕公子在,无论刮风下雨,总是公子送殿下接殿下。

        每天相处一起的人,这突然分开,难免会不习惯的呀!

        镜司怜在房内,看着一封信发呆。

        信是流痕命人送回的。说是东西已经收到,他会好好珍藏。

        镜司怜勾下唇。

        那是吃的东西,送去便是让他吃的,珍藏起来要做什么?

  https://www.zwydw.com/book/58/58386/272435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