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公主在上:摄政王,私奔吧! > 第一百零九章:你调戏我?

第一百零九章:你调戏我?

        第一百零九章你调戏我?

        说着又是轻点几下茶几,道,“去查一下,镜沧各城巫马家与司马莲名下的铺子都有哪些?尤其是药铺钱庄之类。”

        玖夜领命退下。

        镜司怜坐在桌边沉思一阵,倒了杯茶,喝下口,“闻昭。”

        “属下在。”闻昭应声落下。

        “你去查一下,巫家药铺对面几家铺子与相邻的茶楼铺子是谁名下的。”

        闻昭闻言,笑,“殿下,这个属下知道。是王爷名下的。”

        镜司怜一楞,看向他,“摄政王的?都是?”

        闻昭,“是。”

        镜司怜放下茶杯,一手托腮,勾了勾唇。

        不知道她若是想买下或租下那几间铺子一段时间,摄政王是不是能愿意?

        先去探探口风好了!

        想着就开始着手准备,一箱箱礼品从房内搬出。

        刚到门口,便是遇到摸索了一夜又加半天枪的与白顶着两黑眼圈来找她。

        与白前来,不说二话直奔主题,提出想带顾家仅存的一些亲信入军团,镜司怜当然是举着双手同意。

        顾家出来的人,都是精通机关术的,那是人才中的人才。

        与白满意点头,看着她大盒小盒一堆盒子让人往外搬,并且还提着一篮子新鲜水果准备出门,皱眉道。

        “你这是要去哪?”

        镜司怜摆着礼盒,“摄政王府。我要约玄沧去游个湖。”

        与白一怔,“百里镜司?你唤他玄沧?你不是……”

        “什么?”见他话到一半顿止,欲言又止的样子,镜司怜看向他。

        与白抿着嘴,看她会儿,道,“送这么多东西给人家?”

        镜司怜颔首,“他送我的更多。”

        “是吗。”与白语气微酸。

        随即道,“流痕是去南城边关了?”

        镜司怜欲上马车的动作一僵,与白敏锐的发现。

        神色微变,“你们……究竟怎么了?”

        镜司怜沉默了会儿,转头,“没事。”

        停顿了下,她道,“玖夜会带你去总部,在城外,你的人到了后,尽可安置在那。”

        与白一笑,“谢谢。”

        当年顾家出事,受牵连的人太多太多。

        那些亲信都是祖父老部下的一些遗孤。他们即愿意再跟随他,不肯离去,他便必定会照顾他们,领着他们一起,报仇雪恨。

        “先说好,那里只有房子与几座大山。我给你几张设置图纸,你若是不满意,自已看着改建吧。”

        与白一笑,“正合我意。”

        镜司怜颔首,料想他会这样说。

        有好几座院子与山头让他折腾,对于机关阵法的专家而言,那是再好不过的试验场所了。

        队员的选拔必须慢慢一步步的来,这需要消耗一定时间,镜司怜也是早已命玖夜暗中准备了。

        军团的建成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一些事情她便直接放手让与白去办。

        待到镜司怜马车平稳的驶离,与白站在原地方是反应过来,他这是被那小家伙带着远离了话题了。

        还没问出她与流痕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因为听月峰被烧毁,司徒凤暂时搬回了巫马家宅邸。消息

        传回时,正在祠堂念佛。

        听此是狠狠捏断手中一串佛珠,一时间满地珠子乱滚。

        没想到巫马剑鞘竟是敢做出这等荒唐的事。在药上作假,败坏巫马家名声!

        而镜司怜,竟是一点情面都不给巫马家留,就这样引得全城皆知!

        咬牙,眸色内竟是翻腾的狠意,“去,速命人把元帅请回来。”

        婢女领命退下。

        司徒凤跪在原地良久,狰狞道,“镜司怜,你真是好样的!”

        镜司怜到摄政王府时,已是傍晚,夕阳正好。

        摄政王府门前,依旧是那白衣侍卫。只是不同的是,此次侍卫见镜司怜身影,两眼发光,脸上那笑尤为灿烂。

        看镜司怜让人搬下礼盒时,脸上笑更是灿烂。

        镜司怜看的有些寒颤,被笑的灿烂的侍卫领着很快进入王府。百里镜司正坐在院中亭内,依旧是一身白衣,独自下棋。

        镜司怜被那嘴角笑意始终未减的侍卫领到亭内,看那侍卫恭敬的给她斟上杯茶,又恭敬的退下。

        抽了下眼角,凑到百里镜司面前小声问,“玄沧,你家这侍卫今天是哪根筋不对?笑的跟朵喇叭花似的!我浑身都寒颤了!”

        百里镜司,“大概早上没吃药。”

        镜司怜挑眉,“一个早上没吃药,就成这样了?病这么重?”

        “嗯。”

        镜司怜噗笑,半晌忍笑道,“我是真好奇?到底怎么回事?”

        百里镜司看她,唇微弯了下,“你送的东西好。”

        镜司怜楞,“什么东西好?哦,那堆营养过剩的?可那是送给你的呀?”

        “嗯,我用的好。”

        镜司怜明白了,就是她送的那堆补品看起来效果不错,百里镜司身子补的好。那侍卫替自已主子高兴,才一个劲对她灿笑!

        已是步入深秋,傍晚亭间风势稍大。百里镜司伸手轻抚下镜司怜被风吹气的发。

        “回房间吧。”

        镜司怜摇头,“我是来请您游湖的!”

        百里镜司唇角又是一弯,“好。”

        随即命人送来了披风给她披上。

        待登入城中盛景湖边一艘游船上时,已是华灯初上。

        船内,软塌暖炉,装修精致典雅,檀香沁心。

        镜司怜进入后,便是直奔窗口软塌上,趴在窗口处看湖面风景。东看看西看看好一阵子,才踱到百里镜司所坐的软塌边。

        见他似是在看书,可拿在手中的书却是一页未翻,对上他看着自已的视线。

        镜司怜笑道,“玄沧,你书拿反了。”

        百里镜司似是一怔,紫眸一动,垂眼看去。封面字体端正,哪有反?

        “哈哈……”镜司怜倒在软榻上笑翻。

        越是与百里镜司相处,越觉得其实挺好玩的!这人看着精明,但有时候其实挺好忽悠的!

        笑了好一阵子,镜司怜从软榻上爬起,脸带笑的看百里镜司,发现他仍是一直紧盯着她看。

        挑眉,“你一直看我做什么?”

        百里镜司,“好看。”

        镜司怜,“……”

        她怎么觉得自已像是又被调戏了?

        想着,心底一点恶作剧因子莫名乱窜!她唇角坏坏一勾,凑到他面前道,“你调戏我?”

  https://www.zwydw.com/book/58/58386/272435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