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公主在上:摄政王,私奔吧! > 第一百二十三章:皇叔如此多娇,我心甚喜!

第一百二十三章:皇叔如此多娇,我心甚喜!

        第一百二十三章皇叔如此多娇,我心甚喜!

        听出镜司怜话中的冷意,苏运使急道,“臣不敢,臣接。只是,臣不希望苏臣妃回府,请殿下成全!”

        镜司怜笑,“能不能留下,端看苏运使与苏阳的办事能力了。本宫不收无用之徒。”

        苏运使脸色一僵,抬眼,见镜司怜眸色中森森的寒意,心底一惊!

        他刚刚的话是不是太草率了!皇公主这是看穿了他!

        或许此次事件,就是对他们的试探?

        不行不行,必须再想别的办法!

        或许,太后……

        那赵御史此时突然跪下道,“臣领旨,定拼尽全力解决流民一事。臣叩谢殿下给臣这机会,叩谢殿下对犬子的栽培之心!”

        赵御史洛户部和苏运使不一样,他与妻子恩爱多年,好容易得这一子。

        一直都是放在手心里捧着的,不求他能大富大贵,能有多大出息,更不敢奢望那什么后位!

        只求孩子能常伴他膝下,平平安安过完一生,让他与夫人老死也好有个送终的。

        镜司怜笑,“赵御史请起吧。御史尽管放心,本宫说到便会做到。说到底,这镜沧,是本宫的。任何事,都是本宫说了算。”

        这一句话,让刚动起走太后关系的苏运使脸色瞬间刷白。

        洛户部腿有些打颤,“臣领旨,定确保解决流民一事。”

        镜司怜笑,“如此甚好。三日后赵峥他们会在城门外与你们汇合。因为事关流民,肯定会有病情出现,为防万一,届时会有御医一同随行。”

        “是。”三人齐齐弯腰退下。

        他们退下后,玖夜闪身出现。

        “殿下,将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他们,怕是不太妥。赵御史倒是个能干点事的,但是洛户部与苏运使二人就……尤其是苏运使,此人心术不正。”

        镜司怜笑,“赵御史能干点事,所以本宫才给他们父子机会,能走到哪,就全看他们的。而洛户部,若是老实本分,倒也不用去理会。”

        “而苏运使,呵!都派人仔细盯着,若都能为棋子最好,若是不能,难民营,可是多有暴动的,届时死伤一两个官员与家属实属意外。”

        谢玖夜先是一怔,随即缓缓勾唇,“殿下所言极是。”

        说着挥手,“盯好。”

        暗处一道气息一闪而去。

        宫内。

        司马莲听着的报告,脸色难看。

        “千真万确?召见了赵御史苏运使等人?”

        暗卫道,“是。”

        “有没有查清是何事?”

        暗卫,“像是因为边关来人。至于何事,属下等还未查清。”

        司马莲一拍桌子,“没用的东西!”

        那暗卫急忙低头,“但是赵御史出皇公主府时,像是心情不错。而洛户部与苏运使则是一个失落,一个脸色青中带白。”

        司马莲眼珠一转。

        赵御史心情好?而洛户部与苏运使都是心情不好?

        有什么能让赵御史高兴的?

        难道?

        想着司马莲咬牙,“那贱种莫不是为了拉拢赵御史,要将赵峥放出府?”

        说完,脸色变得更难看!

        “她休想!哀家废了多大的劲才将人送进去的!”

        狰狞着神色好一阵,她道,“想办法接近洛户部和苏运使。哀家倒要看看,那贱种是又想玩什么花样!”

        “是。”

        冬的夜,风呼啸啸,带着刺骨的寒。

        摄政王府后山,两道身影如黑夜魅影一般,穿梭在林间。

        飞跃过半片林子后,其中娇小的一道身影一个轻跃,缓缓落在了一颗古木横枝上。

        落稳身形后,神色有些古怪的看了下脚底。

        待到另一道身影落在她身侧后,转眼看他,“为什么我觉得落学起来,比飞还轻松?您看,我一次就成了!”

        镜司怜觉得很奇怪!这明显比飞要好掌握太多好吧!

        而且,她没感觉出来,这有什么危险的啊?不如说,运用起来,实在太过简单!

        百里镜司为何尺迟不愿教她?真的与她体质有关?

        她身侧百里镜司静静的看她,“你学飞也是一次成功。”

        镜司怜想了下,意思就是,反正她是奇才,学什么都快是吧!

        突然觉得有点小小骄傲怎么办!

        问百里镜司,“您以前学轻功时,几次成功的?”

        百里镜司,“一次。”

        镜司怜,“……”

        这点骄傲她还是老老实实的压下去吧!

        感情这玩意儿是个个都能轻松掌握的?

        想着,她又道,“那您以前学武功时,用了多久时间练到我现在这内力的?”

        百里镜司沉默了会儿。

        “我的内力,一半是传承过来的。”

        镜司怜不解,“传承?”

        百里镜司看了她会儿,“父亲的遗物。”

        镜司怜一楞,“抱歉。”

        干嘛问这个问题!这不害他想起伤心事吗!

        百里镜司伸手,轻抚她头顶,“无碍。”

        饶是他如此说,镜司怜也还是觉得有些愧疚。

        不过,百里镜司的父亲,就是那个让皇祖母为之疯狂的异域人,据说有着绝色姿容!

        看向百里镜司,都是银发紫眸,百里镜司应该与他长得很像吧?

        镜司怜几乎已经能在脑内勾画出那异域人的背影模样了!

        只觉得如果长得像百里镜司,不看脸光看身材都确实是足够迷人的!

        想着的同时,一双眼也是紧盯百里镜司。

        百里镜司轻抚下她额旁发丝,唇微弯,“怎么了?”

        镜司怜微怔,随即猛地回神。

        看着那紫眸,老实的道,“没事!就是觉得皇叔如此多娇,我心甚喜!”

        说完,脸一阵爆红!

        “那个……我……”做什么又说大实话?

        百里镜司低笑声,愉悦的气息甚至连尴尬中的镜司怜都感觉到了!

        觉得实在太过尴尬,不自觉的想开溜,却是在转身的瞬间,被百里镜司一把抓住手腕!

        她一楞,转脸,没等反应只感觉身子被一带!

        后背靠上一颗粗壮的树干之时,眼前也是笼罩下一片高大的黑影!

        镜司怜,“……”

        看看肩膀侧的手臂,后反应的抽起眼角!

        她这是被壁咚了?不对,她背后靠的是树干!所以该是……树咚?

        但是……百里镜司为什么要树咚她?

        抬眼,一脸懵的看着上方百里镜司脸。

        百里镜司见她大眼内满满的疑惑与不解,唇角微弯,大手勾住她小巧精致的下颚。抬高她小脸的同时,另一手缓缓探出到她发间。

        收回时,一根微黄的枯叶明晃晃印在了镜司怜大眼内!

        镜司怜,“……”

        狠抽着眼角!

        摘个落叶!至于树咚吗?至于勾下颚吗?至于吗?

  https://www.zwydw.com/book/58/58386/272435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