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公主在上:摄政王,私奔吧! > 第一百二十九章:太恶心人了!

第一百二十九章:太恶心人了!

        第一百二十九章太恶心人了!

        次日一早,有关于当年二公主嫉妒明妃府中胎儿,用计害明妃小产的消息在小道中传开。

        听说都有证人出来证实了此事!

        同时传开的还有关于长公主去世一事。据说,与二公主镜司齐悦也是脱不了关系,须知当时长公主可是与二公主一起游玩才出的事。

        更甚至,这事还牵扯到了太后与巫马家。

        传言,太后膝下无子,很是看中二公主。据说巫马家也是对二公主看的颇重,甚至有意栽培二公主!

        这栽培所为何事,那就可想而知了!

        这事在一时在暗中引起了轰动,十传百百传千,不一会儿便是传遍京城。

        不到半个时辰,便是有人扒出,据说巫马家太奶住听月峰时,二公主经常偷偷前去看望一事。

        这一消息一经扒出,这就等于印证上面那些谣言!

        果真,人不可貌相啊!平时看着最为柔和端庄的二公主,竟是这般恶毒还藏着这样的野心!

        且雪团越滚越大,下面更有人扒出二公主和好几个府中名流公子又暧昧!看似和这个好,实则又和那个暧昧不清!

        吊着左一右一个!

        看似和善柔和,端庄优雅,私生活却是实在让人不敢苟同!

        一时间,谣言遍布各处!自然也是第一时间传进了镜司齐悦,司马莲,明妃等一干人耳中。

        镜司齐悦惊恐万分!究竟是谁?究竟是谁传出这话!

        这么些年了,究竟还有谁知道,当年那些事与她有关?

        心中有鬼!是以在知道谣言后,她寝食难安!犹豫再三,还是到了皇家别院想见明妃。

        却是首次被揽在门外!

        镜司齐悦脸色难看,看着那门口侍卫,暗暗咬牙,“姨母真的说了不见本公主?”

        那侍卫道,“明妃娘娘早间只说身体不适,不见客,更不许通传。”

        镜司齐悦眸色动的厉害!摸不准明妃这举动的真正意思!

        是听说了传言,对她忌讳上了,还怎的?

        “你去通传一次试试,就说是本公主来了。”

        那侍卫道,“明妃娘娘说了不许通传的,属下不敢逾矩!”

        镜司齐悦咬牙,想发火却又顾及形象,只得堪堪忍下!

        看了别宫正门一眼,转身。

        她必须想想法子,不能处于被动之中!

        镜司怜下朝后,便是听到这消息。

        勾着唇角,想必这事,足够折腾镜司齐悦一阵了!

        噙着笑,乘车回府。

        刚进府门便是隐隐听一阵嘈杂之声,细听下,似是有上官砚的声音在。

        挑眉,那小子此时不是该在我的店当掌柜的吗?

        正想着,一家丁急急跑来,“殿下您可回来了,不好了,上官公子他们与宋公子苏公子等吵起来了!”

        镜司怜,“宋公子?”

        家丁一楞,随即想到殿下并不待见这些所谓的面首,当然不知道他们的名字。

        便是解释道,“是茳王妃的外甥宋韫,与苏运使的公子苏阳。”

        镜司怜挑了下眉,冷勾了唇。

        茳王妃?她那惯会见风使舵的六皇叔的妃子?还有那个苏运使的儿子!

        呵!

        噙着丝冷笑,缓步向着声音来源方位而去。

        园内,厚厚的积雪尚有残余,冬日的正午,阳光尚算不错,却是风势稍大,刮在脸上有种刺骨的冷。

        此时,园子道上,正风口处,上官砚揽在与白身前正与四个衣着鲜丽的长相各异,却都是姿容不俗的男子对势中。

        “上官公子,劝你不要多管闲事?”

        “我们要找的是你身后那新来的!你多管什么闲事!别以为现在流痕公子不在府中,你就是最大的了!”

        “就是!你以为你是谁,我们可是都比你先进府!”

        四个面首,以一身绿衣长相尤为阴柔的宋韫为首,一身紫衣的苏阳为次。后面是一个长相颇美名叫无霜的面首和一青衣面首。

        话是句句带刺,明明是几个大男人,却堪比深闺怨妇齐齐挤兑上官砚。

        上官砚身后顾与白挑着眉,一脸讥讽嫌恶的看着这出戏。

        而上官砚简直脸色铁青啊!

        这些人究竟怎么回事?明明都是男子!一个个却这么做作,太恶心人了!

        懒得再理他们!反正在殿下眼中,他们什么都不是!

        转身对着顾与白道,“我们走!与他们争执,都损小爷格调了!”

        然话落,没等抬步,却是被那一身青衣的面首拦住!

        那宋韫上前,“话没说清楚就想走?”

        苏阳也同时上去四人将上官砚与顾与白围住。

        宋韫看了眼脸色铁青的上官砚,不再理会他般,视线转向一直未开口的与白。

        “你须知,殿下不是哪一个人的!别以为你新进府,殿下现在宠着你,你就可以目中无人!告诉你,我们这儿,可谁都比你资格老!”

        一身青衣的那面首也道,“流痕公子在时也就罢了,他那样的,我们比不上。他得殿下独宠,我们也只能忍了。但是你这样的!啧啧!”

        “一副病弱的姿态!你就是以这副模样迷住殿下的?”

        顾与白简直被气乐了!

        早知道司马莲给小家伙府中塞了几个登不上台面的货,可没想竟是能惨成这样!多看一眼都觉对不起自已的眼!

        宋韫苏阳几人却是不明他所想。

        见他身形虽高却一副虚弱瘦弱清瘦的模样,认定其好欺负似的。

        “识相的,对我们尊敬点,以后一起伺候殿下,大家互相帮助。不然,你可是知道我们背后都是有家族的!”

        上官砚听的眯了眼,“就凭你们也想伺候殿下?美的你们!”

        顾与白道,“这年头,猪都会奢想了!”

        宋韫脸色一沉,“你们!”

        说着突见对面镜司怜越过院门而来的身影。

        眼珠一转,往前几步上官砚与顾与白身前一靠近。

        满脸笑意的对他们伸手。上官砚与顾与白同时脸色一变。

        顾与白往后退了一步,正好撞到些他一侧的无霜。无霜痛叫一声,倒向一侧压了一层薄雪的花丛。

        而上官砚则是一个拳头对着向他突然伸出手的宋韫鼻梁上招呼了下去!

        宋韫一声惨叫!也是往地上一倒,鼻血不停!

        然他倒下后,捂着鼻子,却是一改之前嚣张的态度,声线柔和万分似是带些不敢置信,还带着些委屈的看着上官砚。

        “上官公子!你怎可无缘无故动手使用暴力呢!宋韫没有得罪上官公子吧?”

        上官砚被他这突然改变的态度给惊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看那做作的样子,只觉的好想吐!

  https://www.zwydw.com/book/58/58386/272435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