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公主在上:摄政王,私奔吧! > 第一百三十七章:皇叔如此多娇,勾的我心甚痒!

第一百三十七章:皇叔如此多娇,勾的我心甚痒!

        第一百三十七章皇叔如此多娇,勾的我心甚痒!

        两日的行程,终于在第二日下午时分,队伍停在了紫御峰山下。

        紫御峰地处洛城边缘,山下四季如春,山上却是极为阴寒。因这诡异的现象而得名。

        接下来的行程,不便再乘马车。众人纷纷下车下马,准备徒步上山。

        镜司怜下了马车后,镜司齐悦与镜司玲珑镜司娉婷过了来。

        镜司玲珑率先娇柔的道,“七皇妹!姐姐们想过去迎接摄政王下车,七皇妹与我们一起吧?”

        镜司怜挑眉,看向一侧闻意,闻意立时的推出百里镜司的轮椅。

        镜司怜玲珑见此,立刻上去欲接过那轮椅,却是被闻意一个侧身躲开。闻意直接将轮椅停放镜司怜身前,而后后退。

        镜司玲珑满脸委屈,看向镜司怜,“七皇妹!你还小!还是三姐姐来推过去吧!”

        镜司怜笑,“不劳烦三姐姐了。因为,压根就不用推过去!”

        说完敲了下身旁自已马车车板,“皇叔,我迎接你下车了。”

        说话的同时也是掀了帘子,车内,百里镜司唇弯了下,微一闪身,已是坐在轮椅上。

        镜司怜笑着趴在椅背上,扫了眼此时已经完全呆了的镜司齐悦与镜司玲珑三人。

        镜司齐悦眸色动的厉害,率先回神,立刻行礼道,“见过摄政王!”

        随后回神的镜司玲珑双眼紧盯百里镜司,满脸激动!

        “九……玲珑见过摄政王!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镜司娉婷冷笑的看她一眼!

        规矩的行了礼。

        而百里镜司一个眼神都未给他们,当然不可能开口。于是三人就这么弯着腰行着礼,好一会儿。

        直到三人脸色都是有些难看,镜司玲珑又是一副泪眼汪汪起来!

        镜司怜拳抵唇噗嗤一笑。

        “算了,都免礼吧。”

        镜司齐悦三人一楞,看向镜司怜。

        她这是……代摄政王发话?

        而摄政王……三人视线齐齐看去。

        却是见百里镜司眼睛始终盯着镜司怜,仿佛她们都是空气!

        咬咬呀,镜司齐悦先直起了腰,“谢摄政王。”

        镜司玲珑与镜司娉婷随后直起腰。

        镜司怜齐悦笑道,“七皇妹,摄政王怎么会在七皇妹车内?”

        镜司怜笑,“从车门进去的!”

        镜司齐悦脸色一僵。

        “七皇妹越来越会说笑了!”

        镜司怜道,“这哪是说笑?难道二姐姐上马车不是走门的?”

        镜司齐悦咬牙,“当然是的。七皇妹居然捉弄二姐姐!真是越来调皮了!”

        镜司怜笑笑,没出声。

        那镜司玲珑此时道,“七皇妹与摄政王在车内都谈了些什么呀?可否说出来,我们一路上听听。”

        镜司怜冷勾点唇角,看她眼。

        “就说了当年皇叔抬手让侍卫踹飞哪个哪个的事情!本宫当时年龄小,都快记不清了!”

        镜司玲珑脸色一青随即又是一阵惨白,眼泪在眼眶中打颤!泫然欲泣的低头。

        仿佛受了无尽的委屈!

        &n

        bsp;镜司怜冷笑声,“三姐姐将表情收收吧!我们是来祭天的,不是来欣赏你表演的!还有,我们不同路,再见。”

        她话说完,百里镜司伸手揽上她腰。在镜司齐悦镜司玲珑三人震惊道险些惊叫时,打横将她抱起!

        这边三人终于没忍住的惊呼了出来!

        而百里镜司已是抱着镜司怜闪身而出!

        在闪身而出的那一瞬,镜司怜对着三张震惊的脸摆了摆手。在三人一阵咬牙切齿中被带着远离山下。

        行宫在紫御峰半山腰,而祭天台则是在顶峰。

        半山腰的气候与现在将近三月的气候相差不多,虽冷,却能让人接受。而越往上,会越阴冷,顶峰更是常年被积雪覆盖,冰封三尺。

        百里镜司带着镜司怜,并未从那长不见头的阶梯往上,而是穿梭在林间,往这行宫方向飞跃。

        镜司怜待在他怀中一阵就待不住了!实在这林间景色太好,鸟语花香,因气候舒适,植物茂盛。各种动物都是长得膘肥体壮,就连鸟儿羽毛都丰润有光泽。

        路径一小溪旁时挣扎着让百里镜司放她下来,镜司怜脚落地后,便是疯的的停不住了!

        像只关久了的小鸟,放飞出来,根本停不下来!

        不削一会儿,祸害了周围大片野花不说,鸟窝兔窝各摸了三个,这就不算还捣了几个虾洞个蛇洞。

        饶是坏事干尽,却也没招动物嫌弃,引了一圈动物陪她一起祸害花草。

        等到玩的差不多了,天色也已经擦黑了,挥散跟着她身后疯了好一会儿的几只兔子鹿和几家子麻雀。

        往摘的那成堆的花堆上一躺,舒适的轻叹一声。

        转脸,便见百里镜司视线紧盯她,一楞。

        随即脸轰的一红,连忙坐起。将还是往她身边一个劲靠的几只动物推推,往草丛里扒拉几下那堆野花,扒拉几下见实在太多,怎样也掩盖不了,满脸尴尬。

        干了一下午坏事,这还有一国之君的样子吗!

        “你!你别见笑!我……就是突然玩心大起!”太幼稚了有没有!她都鄙视自已了!

        百里镜司嘴角微弯,伸手将不知何时摘下的几朵小巧淡紫色的花别进她发间一朵。

        道,“你本就是爱玩的年纪。不玩不皮,我才要担心。“

        镜司怜嘴角一阵灿笑,“你不会觉得我幼稚?”

        百里镜司指腹轻蹭她脸颊,“不会。”

        镜司怜满意了,对他又是一个灿笑。

        百里镜司唇角又是微弯了下,将手中余下几朵淡紫色花慢慢别上她发间。

        镜司怜盯着那淡蓝的花多看了会儿,伸手取过一朵。

        笑道,“勿忘我!”

        百里镜司悠紫的瞳孔一缩。

        镜司怜把玩着那朵小小的紫色五瓣黄蕊的花,“这花叫勿忘我!挺浪漫好看的花!我之前没见到唉,你在哪采的?这个做花干挺好的!”

        百里镜司视线紧盯她,“勿忘我。”

        镜司怜点头,“对啊!”回答着时,她看了下百里镜司,嘴角坏坏一勾。

        欠起身子,将手中那朵淡紫的话别进他银发上。

        淡紫的花点缀着银发,衬托着她银白的面具与悠紫的眸色,真是……赏心悦目啊!

        镜司怜捂唇偷笑下,伸出小手勾住他完美的下巴道,“皇叔如此多娇,勾的我心甚痒啊!”

        心痒难耐,只想捉弄他!

  https://www.zwydw.com/book/58/58386/272435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