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公主在上:摄政王,私奔吧! > 第一百六十七章:他不是她皇叔的话,该多好……

第一百六十七章:他不是她皇叔的话,该多好……

        第一百六十七章他不是她皇叔的话,该多好……

        说完便是起身要走,陌筱悦出口拦住。

        “等等!”

        洛柳儿转身。

        筱悦脸色不好,“柳儿,这事说起来,是你的不对!你算计晨宇在先的!”

        洛柳儿冷笑,“那又怎样!他看了我的身子是事实!难道这还能抵赖!”

        陌筱悦还待再说什么,那姑苏瞾道,“就依柳儿的,婚礼继续!”

        姑苏晨宇不满了!

        “你们问过我意见了吗?”

        姑苏瞾额角青筋暴露!

        “孽子!这全是你整出的事!你给我老老实实负责!”

        姑苏晨宇道,“她算计我,可是为了引出我师兄!这样也行?”

        姑苏瞾与陌筱悦皆是脸色一变。洛柳儿则是脸色难看!

        房内气氛凝重。

        镜司怜坐着已经喝下第二杯茶。

        放下茶杯,笑,“既然真相已经大白,那本宫想,本宫,没有再留下做客的必要了!接下来,是你们的家事,本宫便不做多留了。就此告辞。”

        姑苏瞾与陌筱悦脸色一阵尴尬!

        到底是他们的错,听信了那混小子的话!以为皇公主真的是与他两情相悦!

        见镜司怜起身,夫妻两同时上前道,“还请殿下恕罪!这事,全赖我们夫妻听信了那个混小子胡话!把险些把皇公主卷进这场混乱之中!”

        镜司怜道,“本宫无所谓,只当是陪着皇叔出来游玩了一番,心情倒也算不错!二位就不必再多想了。”

        说着,视线一转看向姑苏晨宇,“姑苏公子!记住,玖夜,始终是我皇宫府的人。这事若是再有下次,你该知道后果!”

        姑苏晨宇脸色一阵不好!

        镜司怜见话的效果达到后,便是缓步离开正殿。

        回了院子,刚进寝室便是被拉着撞进一道结实的胸膛。

        抬眼,看百里镜司,见他眸色有点不好。

        “很快!嗯?”

        镜司怜,“……”

        这个!确实是耽误了很久!

        “是我的错。不过,既然你起来了,我们就走吧。姑苏山庄估计今夜要出事!”

        逼迫姑苏晨宇明日娶洛柳儿他能老实的同意?估计怕是得干出点疯狂的事情!搞不好为了阻止婚礼,他能一把火烧了山庄!

        果然,镜司怜猜的一点儿没错。

        当他们的马车渐渐远离姑苏山庄范围时,远远的,突见姑苏山庄宅邸方向一阵火光冲天!

        镜司怜趴在马车的窗口位置看着,觉得自已真心的明智!也是觉得,这姑苏晨宇,可真不是一般的疯狂!

        她莫名有点想为玖夜担心了!

        被这样一个外表纯良无害,内心实则腹黑又扭曲的家伙赖上,这一辈子,怕是真的永无翻身之日了!

        马车一路走走停停。各处看看风景惬意万分。

        待到快到京城时,镜司怜反倒都有点不想再往前走了。

        车内,趴在软塌上,镜司怜叹气。

        “回去后,估计我又得忙死。”

        百里镜司原是坐在她身侧,帮她轻摁的肩头,听此,俯身到她耳边,“妖后可帮忙。”

        镜司怜抖抖眉,“免费的吗?”

        百里镜司,“免费。只要吻就好。”

        镜司怜,“……”

        这是免费吗?

        是说,他真的觉得他们这样没关系吗?

        哪有叔侄女每天这样吻来吻去的?

        虽然现代可能会有这种打招

        呼的方式,可这不是在现代啊!这可是封建的古代……

        想着,转脸看他。

        撞进那悠紫的眸内,镜司怜心莫名一疼。

        如果……他不是她皇叔的话,该多好……

        想完,脸色一僵。

        急忙转脸,只觉得想捶自已脑袋几下,事实上,她也是捶了!待想再捶第二下时,小手却是被百里镜司抓住。

        “怎么了?”

        百里镜司将她翻身捞起来抱进怀中。

        勾着小巧的下巴抬高她脸。

        近距离下,二人呼吸几乎交融。

        镜司怜心头乱跳,微微转开视线,“没事。”

        百里镜司眯眼看她会儿,问下她唇畔,“真的?”

        镜司怜,“……嗯。”

        百里镜司深看她会儿,抱着她倒回榻上,抱紧她。

        接下来的行程,很静。车内不似以往那般嬉闹,笑声不停。而是静的出奇。

        镜司怜时不时偷看百里镜司,每当他视线转过来时,却又总是急忙转开。

        百里镜司看着看着,有时会眯起眼。

        待到进入京城,马车停在摄政王府门前。

        镜司怜送着百里镜司进去后,便是以着进宫处理折子为由,快速离开。

        接下来几日,皆是在宫中与皇公主府来回奔波,总算在三天后将积压的折子批完。

        夜,躺在床上,感受身旁多出那道熟悉的气息,腰也被搂紧之时,她继续装睡未睁眼。

        与这些天每晚一般。

        就这么闭着眼,感受着身后熟悉的心跳,慢慢的进入了梦香。

        次日,南城一封急件发了过来。

        在一群神秘人帮助下,忠王冲出了领地,现正领兵向着皇城方向急速攻来。

        镜司怜在朝上看着传书,笑。

        大臣议论纷纷,下方百里镜司不置一词,仿佛,对他们视若无睹。视线始终停留在上方镜司怜身上。

        镜司怜努力忽视被看的感觉,却是觉怎样也忽视不了,微微红着脸,低头假装没看完传书。

        这可爱的小举动,让下方百里镜司唇微弯了下。

        在十几个大臣互相争议,争吵不休中,镜司怜开口。

        “若真有本事,本宫这龙椅合该是他的。若是没本事,抵达京城之时,也将是他命丧黄泉之日。众卿们实在无需如此惊慌!区区忠王,本宫还真不放在眼里!”

        一瘦瘦的大臣急道,“可是殿下,那是您的四皇叔啊?您真的要不念这层亲情斩杀他?”

        镜司怜笑,“李户部这话,是说出来搞笑的?”

        李户部脸色一白,“臣只是担心殿下!毕竟忠王是殿下的亲叔叔啊!”

        镜司怜冷笑,“亲叔叔?当他拥兵自立为皇时,可曾想过,本宫是不是他的亲人?难道就因为他是本宫的亲人,他谋朝篡位,本宫就得拱手相让万里江山?好称他心意?”

        那李户部脸色一白,“臣不敢这样想!”

        镜司怜笑,“不敢想最好。李户部今年六十有三了吧?”

        李户部一楞,满头冷汗,立刻跪下,“是是……”

        镜司怜,“也该是到告老还乡的岁数了。多多珍惜在京的时光吧。”

        说完对着下首薛彰道,“通知南城往京城路线的所有城镇防守士兵,保护好百姓,忠王率兵,无需拦截,让他过。但若是他先动手,滥杀无辜百姓,格杀勿论!”

        朝后,御书房内。

        镜司怜刚进去,房门一关,便被身后跟着的百里锁在自已的手臂胸膛与墙壁中间。

        镜司怜,“……”

        又来?这次总不会还是她头上有落叶吧?

  https://www.zwydw.com/book/58/58386/272435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