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公主在上:摄政王,私奔吧! > 第一百七十一章:殿下又长高了

第一百七十一章:殿下又长高了

        第一百七十一章殿下又长高了

        他没为刚刚的事情生气?

        听百里镜司又轻问,“睡了?”

        镜司怜脸压在她怀中,没应声。

        算了算了,就当睡了!睡吧……

        半晌,百里镜司轻叹口气,将她抱紧,一吻落在发顶。

        这声轻叹,一直在镜司怜耳中回荡,良久,直到她渐渐进入梦香……

        这后,镜司怜埋首在忙碌的生活中。

        平城与墨阳的工程已是进行了大半,在这没有现代化工具的时代,这速度已算是很快。

        镜司怜在镜沧各地所准备的店铺也是准备妥当,只等时间到了便开张。

        关于一些流民的安置问题。

        已快入夜,坐在御书房,镜司怜看着手上的奏折。

        食指在桌上轻点,安置流民的房子,土地已全部规划好,已是建设的差不多。只是一些流民原并不是镜沧的人,这就需要好好斟酌了。

        看着看着,突然一件披风落在了肩头。她转眼,见百里镜司不知何时在她身侧。

        “您怎么来了?”

        百里镜司,“不来,你会回去?”

        镜司怜一楞,随即脸上有些尴尬。

        才记起,她已经以着公事繁多,在御书房两天没回去了。

        无论是去皇公主府还是摄政王府。

        百里镜司取走她手中批了一半的折子,拦腰抱起她。

        “等!我真忙!您自已先回去吧!”

        百里镜司静静看她会儿,不顾她的恶化与挣扎,带着她身形一动。几个轻跃间,镜司怜只觉得眼前精致一阵急过一阵的变换,而后被重重压在了床上。

        睁大着眼,看上方人似是带着微陆的紫眸,咬唇,心底有点委屈。

        百里镜司轻捏住她下颚,阻止她咬唇。

        这后轻吻下她微红眼的眼角,侧身将她抱紧,“睡。”

        镜司怜蹙眉,“我……”

        话没出口,被百里镜司大手轻捂住,“乖,睡。”

        镜司怜咬咬唇,没再多做挣扎,闭眼。

        次日一早,她醒来时,见百里镜司正静静的看着她,眼下似有阴影,像是没睡好。

        与他对视一会儿,百里镜司伸手抚上她脸颊,镜司怜却是瑟缩一下。

        百里镜司手微顿,眸色内一阵暗光疯狂流转。

        搂紧她腰,将她紧紧的抱住。

        “你在怕我?”

        镜司怜楞,随即摇头,“没有。”

        她就是还没太习惯,求而不得的苦!

        心底叹气!

        好一会儿,没听百里镜司再出声。她疑惑的抬头,就见他不知何时闭上了双眼,似是睡着了。

        “……玄沧?”

        试着唤他,没见他回应,想来是真的睡着了。

        镜司怜在他怀中静静的看他会儿,轻手轻脚的起身。

        穿好衣服,轻手轻脚,正准备离开,眼却是不由自主的扫了下床上百里镜司。

        看那眼下的黑影,心疼的很。

        心里猛然冒出,想亲一下的心思。

        就亲一下没事吧?

        于是蹑手蹑脚的踱回,俯身在那眼角处小心翼翼的亲吻了下。

        吻完,脸一红,慌手慌脚的又是赶紧转身,如只僵硬的木偶一般一步步的踱出房间。

        待镜司怜好容

        易出了房间,轻轻带上房门,床上原本睡着的人缓缓睁眼。

        纤长的指轻抚下眼角,唇角渐渐弯起抹名为幸福的弧度。

        九月底,流痕巫马光矢等回京。

        凯旋而归,迎接他们的是百姓们热情,京城笼罩在一片欢声笑语之中。

        晌午时分,镜司怜带着几个朝臣在城门外迎接。

        浩浩荡荡一群人很快前来,远远的,镜司怜见那骑在马上的白色身影,眸色微动下。

        一瞬,便是恢复平静。

        “臣参见殿下,殿下千岁千千岁。”巫马光矢下马带头,这后,一重士兵行礼。

        镜司怜扬手,“都免礼!各位战士辛苦了!欢迎回家!”

        一句欢迎回家,战士们热泪沸腾。

        “谢皇公主殿下!为镜沧,为殿下!属下们不辛苦!”

        若不是皇公主,他们怕是绝大多数人都已死在了边关!

        边关那等恶劣情况,路程遥远艰辛,殿下身为一国之君,亲自将药送给他们!有这样的国君,跟随这样的国君!是他们三生有幸!他们的骄傲!

        流痕噙着温笑,下马缓步到她身前,伸手轻抚她发顶,“殿下又长高了。”

        镜司怜抬眼看他,见他们之间的身高差,已是微楞。

        确实,这一年,她长得很快,原本只到他腹部上一点的身高,现在已是快到他胸口了。

        看他一会儿,她道,“欢迎回家。”

        流痕笑,“嗯,我回来了。”

        接风后是宴席。

        镜司怜坐在上首,下方是各众臣与凯旋而归的各将领。

        流痕坐在她身侧桌上。

        不时的将布好的菜送到她手边。

        看着盘中摆放整齐的各类菜肴,镜司怜眉心微皱下,看了他好几眼。

        宴席结束,已是入夜。

        皇公主府的马车缓慢的行驶在安静的黑夜街道上。

        镜司怜未看一眼一侧矮凳上的流痕,取过一旁的书籍,随手翻阅。

        “殿下。”

        翻阅几页后,听流痕道。

        她抬眼看去,随即撞上一结实的胸膛。

        后反应的才知道自已被抱住了。

        眉心一皱,蒙=猛地用力一推,将他推的退离几步。

        “作甚?”

        流痕笑看她,“半年多没见了,就想抱抱殿下。”

        镜司怜眯眼,“你询问过我的意见了吗?”

        流痕,“问了,殿下会同意吗?”

        镜司怜眯起的眼更紧,“你即明知道我不同意,就不该这样做!”

        流痕唇角的笑微苦,“殿下,我们真的许久不见了。”

        镜司怜盯着她唇角那抹苦涩的笑,好一会儿。

        “……这次就算了,下不为例。”

        流痕在原地看她良久,直到马车吱呀一声的在府门前停下。

        深看镜司怜下后,转身,缓缓下车,打了帘。

        看着车旁那道记忆中的身影,镜司怜心抽疼了下。

        咬牙,步出车门,熟练又是有些陌生的搭着流痕大手跃下马车。

        进入正门,流痕并未直接去他的院子,而是如往常在府中一般,跟在镜司怜身侧。直到她进入月幽居。

        看着进入院内的那娇小背影,握紧身侧大掌,几个疾步上去,将之揽紧在怀。

        “不要拒绝。一会儿就好,让我抱抱。”

  https://www.zwydw.com/book/58/58386/272435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