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公主在上:摄政王,私奔吧! > 第一百七十二章:您有对别人心跳过吗?

第一百七十二章:您有对别人心跳过吗?

        第一百七十二章您有对别人心跳过吗?

        镜司怜此时浑身是微僵的,后背流痕的心跳声,一阵阵的传来。

        似曾相识的音律,叫她心头一阵抽疼!

        想挣扎,却又是被这阵心疼给打断。

        就这么呆呆的站着,良久,良久。

        流痕轻轻的放开她,握着她肩头,轻轻的转身,一吻落在她眉心。

        “乖乖的睡觉,你脸色不太好。”

        说完又是轻蹭下她额,而后推着她进了房间。

        看着房内还在呆愣中的镜司怜,微勾了下唇,轻轻的将门关好。

        镜司怜在房内,盯着那被关上的房门许久许久。

        反应过来时,烛都是燃了一半。

        进了浴房,泡在池中,盯着浴室顶发呆。

        不知不觉泡晕了头!

        发觉晕的时候,她第一时间想起身,却是脚下一软,眼看着要扎进眼下水中,却是被一只有力的大掌握住肩膀,随即一扯揽紧在怀。

        被带出水面时身上也同时被包上厚厚的毯子。

        “泡多久了?”

        被带着放到床上,百里镜司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镜司怜晕晕乎乎的睁眼,盯着他紫眸。

        半晌,“……忘了。”

        百里镜司叹气,取了颗清凉的药丸塞入她口中。

        药丸入口,清香瞬间在口间散开。清凉的感觉沁入心扉,不削一会儿便是缓解了晕乎乎的感觉。

        一颗吃完,她道,“还要。”

        百里镜司笑,又是塞颗进她口。

        两颗药丸吃下,终于稍稍缓解了那晕沉沉的感觉,盯着帐顶,半晌。

        耳边百里镜司的声音再是响起,“想什么?”

        镜司怜还有点晕乎,脑袋里一团乱麻,“一些想不通的事。”

        百里镜司捏着她下巴,将她脸转过,让她看着自已眼睛,“什么想不通的?”

        镜司怜盯着她紫眸看一会儿,似是被蛊惑了一般。

        道,“关于心跳。”

        百里镜司,“心跳?”

        镜司怜,“嗯。”

        百里镜司,“什么心跳?”

        镜司怜,“……您有对别人心跳过吗?”

        百里镜司唇微弯,抓着她小手贴在自已胸膛,“可感觉到了?”

        镜司怜一楞,睁大眼,呆呆的看他。

        原本乱麻一般的脑袋更是乱了!脸红的厉害,整个人又晕乎乎的了。

        好一会儿的,也没能让脑袋清醒,在这阵晕眩中,慢慢的睡了下去。

        百里镜司眼见她怔楞了半晌,接过还是昏睡了过去,无奈的轻叹。

        揽紧她在怀,静静的看着她小脸。

        暗处,一道身影闪下,“主子,药。”

        暗影将一瓶洁白玉器瓶装的药物奉上,而后闪身离开。

        百里镜司拿着药瓶许久,放入袖口内。

        抱着镜司怜,一吻再吻。

        早上醒来,奇怪的未见到百里镜司。

        镜司怜皱眉,不懂他为什么离开了,躺在床上发呆了会儿后,流痕的敲门声在外响起。

        镜司怜眉心皱紧的看去,见流痕推门,带着温笑步进。

        到了床边后,坐在床侧,伸手似是想抚上镜司怜发丝,却是被她躲过。

        流

        痕笑笑,“再睡一会儿?”

        镜司怜,“……不。朝上有事。”

        流痕笑,取了套淡紫的衣衫过来,镜司怜见了道,“我自已更衣就好,你昨日刚回来,想必定是很累,回去歇着吧。”

        流痕却是笑着将她拉起,给她套上外衫。殊音殊陶送上梳洗的水,梳洗好后,摁着她坐在梳妆台前。

        缓慢细心的给她梳理起长发。

        镜司怜在镜中看着背后的人,不知为何,总是会将之与一个人影重叠。

        待发梳好,镜司怜在镜中看下发型,最后转脸看向流痕。

        好一会儿,流痕轻笑,“怎么了?”

        镜司怜静静的看着他吗,心头总有些说不出的感觉。

        未语,起身,再是整理了下仪容后,便是跨步,出府。

        上车也是流痕打帘。

        镜司怜进入后,转头看了他眼,“今晚我住摄政王府,不必前来相接了。”

        流痕眸色一动,唇角的笑微顿,“好。”

        早朝后,镜司怜子啊御书房处理了折子,期间一直眉心紧皱。

        胡公公在一旁看的担心,“殿下可是有什么心事?”

        镜司怜看他眼,“……只是在想些事情。”

        心情太过烦躁,无心批折子,干脆直接出了宫。

        在马车上准备了几包泡面直接去了太傅府。

        太傅见到那牛肉面是热情的欢迎,待到镜司怜泡好了两碗面,两人坐在桌上开吃,然镜司怜却是吃下一口后,再无胃口。

        脑内一直闪过百里镜司身影。既是知道自已这种状况下,不该老去她府中,不该太接近他,但是……忍不住啊!

        将面一推,她起身,“老师!我去找皇叔了!”

        太傅一楞!

        “哎你这孩子!面才吃几口啊!哎!让你不要跟摄政王走的太近,你就是不听……”

        唠叨的话没完,镜司怜已经跑的不见踪影。

        运着轻功,轻跃过一座座房顶,进入摄政王府月弦阁后,准确无误的撞进一个熟悉的总会令她脸红心跳的怀中。

        一上午的焦躁,此时像是全都不见了!靠在那怀中,镜司怜唇角微勾。

        被待到房内,放在软塌上,靠着结实的胸膛,她数着他心跳。

        好一会儿,抬眼看他,“今早怎么走了?”

        百里镜司,“给你准备这个了。”

        说着,从一侧拎出个小巧的银色笼子,两只毛色淡淡的,一白一紫,只有鸡蛋般大小的小鸟依偎在内。

        毛绒绒的小巧可爱!简直萌化心了有没有!

        镜司怜惊喜的接过,伸手进去逗弄。

        那只白色小鸟小嘴渐渐的在她指尖一点。

        下一秒,笼子被从镜司怜手中取走。

        百里镜司脸色发黑,开了鸟笼,伸手捏着那小鸟的尖嘴将之拉出!

        “好大的胆子!我的人你都敢亲!”

        镜司怜,“……”

        历史总是如此惊人的相似!也总是如此的莫名其妙!

        想着间,见百里镜司将之又丢回笼子内,而后连着笼子一起给丢出了窗外。

        闻意闪身接下。

        百里镜司,“炸了!”

        镜司怜,“……”

        “不能炸!那不是您送给我的吗?”

        百里镜司抱她进怀,“乖!小鸟果真都是不能养的东西,色。”

        镜司怜,“……”

  https://www.zwydw.com/book/58/58386/272435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