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公主在上:摄政王,私奔吧! > 第一百九十七章:恨我吗?

第一百九十七章:恨我吗?

        第一百九十七章恨我吗?

        从挣扎不止的梦中惊醒。

        看着眼前昏暗的房间,镜司怜一时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

        眼角尽是泪,感觉到手上的束缚感,镜司怜缓缓转头。

        对上坐在床边的白色身影。

        瞳孔一阵收缩,“滚开……”

        床边,流痕握紧她手,俯身大手抚上她被泪水湿润的脸颊,“你做噩梦了,挣扎的厉害。”

        镜司怜挣扎着想要抽回手!想要躲开她的触碰!却是浑身无力的厉害!

        脑内也是混乱的厉害……

        之前梦中那恐惧感还蔓延在心头!浑身忍不住的颤抖!

        “放开我!滚开……”

        “怜儿……”

        微微的巴掌声在昏暗的房间内响起!

        熟悉的令镜司怜心微抽。

        看着眼前熟悉微侧过脸的容颜,视线转向自已微僵无力的手,纤小,不似梦中那大了一圈的手!

        看着双手,她眸色动荡的厉害!

        所以,这是现实?

        之前那一切,是梦?

        梦中,她也是这般,扇了他一巴掌?

        她咬牙,唇微颤,颤着声音道,“……这是哪?”

        流痕看着她,伸手,轻轻擦拭她眼角泪,缓缓道,“离京很远的地方。”

        镜司怜想挥开他手,却是一阵无力!只得吃力的转开脸避开他的手。

        半晌,看向他,“茶里,放的是什么药?”

        流痕,“一点会让你昏睡,并且,封住内力与力道的药。”

        镜司怜咬唇,“只是如此?”

        若只是能让人昏睡,那之前那恐怖的梦是怎么回事?

        那种真实感,让她现在还忍不住颤抖……

        那真的只是一个梦?

        流痕视线紧盯她,“嗯。”

        镜司怜缓缓闭眼,“……为何下药?”

        流痕握着她手,静静的看着她,“你知道的。”

        感觉眼角泪又落下,镜司怜手腕遮住双眼。

        笑,“是啊,我知道的。”

        好一会儿,没再开口,昏暗的房内,静的异常。

        良久,她缓缓道,“老师在哪?”

        流痕,“……不在了。”

        镜司怜气息微顿,手臂微僵。

        未在开口。

        好一会儿,听流痕声音响起,“不问我为什么吗?”

        镜司怜没再开口,只是静静的维持着僵硬的动作,捂住双眼。

        良久,流痕缓缓俯身,一吻即将落在她眉心!镜司怜终是有了动作,咬牙,僵硬的手臂吃力的一动,清脆的巴掌声再次响彻房间。

        流痕微微侧着脸,在这一巴掌落下后,轻轻抓住她手腕,缓缓压下了脸。

        与之前梦中相仿的场景让镜司怜眼猛地睁大,“滚开!”

        流痕抓紧她手腕,无视她的挣扎,一吻落在她眉心。

        在镜司怜冷沉的视线中,缓缓擦干她眼角内。轻轻松开握着她手腕的手,“先睡一觉,接下来,要赶很长的路。”

        镜司怜微微咬牙,未应声。

        见他起身,缓步步出了房间。

        待房门关上的一瞬,镜司怜手腕再次遮住双眼。

        无声落泪良久。

        意识探进空间,重新配好解药。

        药扎进手臂的瞬间,外方脚步声传来。

        微眯了下眼,将药推尽,细小的针筒收进空间时,房门缓缓被打开。

        流痕端着食盘的身影步进。

        帐幔被缓缓打开,镜司怜闭着眼,未去看他。

        “没睡?”

        流痕轻轻问。

        镜司怜没回答。

        流痕轻轻落坐,将食盘放在一侧凳子上,手抚上她脸颊,“没睡的话,起来用些膳食。你一天多未用膳了。”

        镜司怜仍旧没理会他。

        仿佛他此时只是团空气一般。

        半晌,流痕声音再是响起,“要我亲口喂吗?”

        镜司怜一震,猛地睁眼,缓缓转脸看向他。

        昏暗的光线中,视线对上那谪仙般的容颜,瞳孔微微收缩。

        “你……”

        “嗯?”

        镜司怜看他好一会儿,对上那幽黑的眸良久,咬牙!

        缓缓再是转开视线,

        不是!他不是他!不能再被那双眼迷惑住!

        绝对不能再去看那双眸!梦中的一幕幕还像在眼前一般……

        “出去!我自已会吃。”

        流痕静静的坐着,“你确定?”

        镜司怜咬牙,“我不蠢!不至于跟自已身体过不去!”

        似是听流痕轻笑了声,“这样很好。但是,我想,没有我的帮忙,你现在该是动一下都困难,怕是,无法自已饮食。”

        镜司怜咬紧眼,眯眼看他,“我自已可以!”

        流痕却是噙着丝笑,伸手抚上她肩头。

        镜司怜眯紧视

        线,“我说了!我自已可以!”

        流痕无视她的挣扎扶起她。一手搂紧她腰,让她挣脱不出自已的怀抱。

        镜司怜脸色沉的厉害!

        试着握下手,只感觉身子仍旧是无力。那药厉害的很,解药还需段时间方能彻底起效。

        看着流痕舀了勺甜粥送到她口边,她眯紧着眼,“我说了自已会吃!”

        流痕笑笑,将粥送进自已口中,在镜司怜微怔的神色中低头。

        镜司怜眼猛地睁大!

        咬紧了牙,下颚却是被捏住……

        “唔……”

        粥被缓缓渡进口间,被逼着咽下后,镜司怜眸色一阵阴冷!

        牙用力的一咬!紧紧咬住那紧贴自已唇的唇瓣!

        血腥味在唇间散开!在流痕微顿住动作时,吃力的挣脱他怀抱。

        流痕伸手摩挲下唇上流血的伤口,看着指腹上血迹,舌尖轻舔下,唇角缓缓勾起,“野猫一样。”

        镜司怜,“……”

        咬牙,“滚!”

        流痕唇角笑意微僵,端起粥,“过来,继续吃。”

        镜司怜,“我说了滚!”

        流痕看她,“我也说了,过来继续用膳。”

        镜司怜手腕一动,几把匕首甩向他!虽然好无力道,但是如此近的距离,锋利的刀口足以伤到人!

        流痕稍稍侧身,在其中一把匕首擦过耳畔时,伸手接住。

        看了下手中匕首,眸色动动,唇角再是勾起,“奇怪,这是藏在哪的?之前你身上的武器,我可是都取下去了。”

        镜司怜眯着眼,手腕又是一动,再是几把匕首甩了过去!

        “滚!”

        准确接住几把匕首,流痕唇角笑意见深,视线紧盯她。

        “有趣?究竟藏在哪的?”

        镜司怜,“我说了滚!”

        流痕轻笑,放下匕首,“这个没收了!保险起见,我不能任你身上持有凶器。”

        镜司怜静静看着他,冷勾下唇,再是一把匕首甩了过去!

        “你觉得可能吗?”

        流痕接下匕首,眉微挑,“看来,有必要再为你搜次身了!”

        话落,在镜司怜未来的反应间已是伸手将她拉进了怀中。

        镜司怜一惊!手腕一动,一把匕首擦过她手臂!

        原以为环着她的手臂会因此松开!岂料却是感觉一紧!手腕被捏住,手中沾血的匕首瞬间被取走。

        听流痕轻笑,“究竟什么时候学会这戏法的?匕首一把接着一把!”

        镜司怜抬眼,对上他幽深的黑眸。

        见那其中隐隐的笑意,眸色一动。

        血腥味充斥着鼻间,镜司怜缓缓垂眼,对上他手臂上流血不止的伤口。

        看那几乎被血染尽的白色袖子。

        流痕大手勾着她下巴,抬起她小脸,“心疼?”

        镜司怜咬牙,“做梦!”

        流痕轻笑,“梦中若是能让你心疼,也不错。”

        镜司怜,“……”

        被逼着对着那幽深的黑眸好一会儿,她咬牙,“你究竟想做什么?想带我去哪?你与巫马家合作,究竟想得到什么?”

        流痕道,“终于问了?”

        镜司怜眸色冷沉,又是看他好一会儿,“……你说过,你以为我是懂你的。对那话,我只能说抱歉。我原本以为我是了解你的,但是到头来,却发现,我根本从未了解过你一点。”

        “若是能了解你一点点,也许就能知道,你现在所做这一切,究竟是为何!”

        流痕看着她,良久,“我从没想过让你懂真正的我。起码,在出了司马承等人那一事之前。”

        镜司怜瞳孔缓缓收缩,“……何意?”

        流痕,勾着她下巴,视线紧盯她,“那之前,我从来没想要你知道我的一切。即使是现在,也不想要你知道。”

        镜司怜看他好一会儿,自嘲一笑,“这样,你还好意思说什么,以为我懂你?”

        流痕缓缓道,“我想让你懂的,只是流痕这个人。这个名字,是你给的。属于流痕的人生,是你赋予的。没有你,便没有流痕。”

        镜司怜愣了下,笑了起来,眼角隐隐湿润,“确实,流痕这名字是我给你的!但是……你却背叛了我!”

        流痕看着她,未语。

        半晌,道,“恨我吗?”

        镜司怜,唇微颤,“我不该恨你吗?”

        流痕指腹轻轻摩挲她脸颊,“……你该恨我。”

        镜司怜摇头,用尽力道避开他摩挲她脸颊的大手。

        流痕未阻止,幽黑的视线始终紧看着她。

        好一会儿,抱紧她。

        镜司怜挣扎几次,却是挣脱不得他手臂。

        挣扎间视线几次撞到那仍旧在流血的伤口,咬牙,“……你去处理伤口,我自行用膳。如此僵持,对你也没好处!”

        流痕轻轻的低喃声在她耳边响起,“你帮我包扎。”

        镜司怜额角隐隐有青筋暴起,“滚!”

        流痕道,“你帮我!不然就让它继续流吧!”

        镜司怜冷勾了唇,手腕一动,又是一把匕首在手!

        “你是觉得血放的太少?我成全你!让你放个够!”

        流痕轻笑,“你舍得?”

  https://www.zwydw.com/book/58/58386/272435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