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公主在上:摄政王,私奔吧! > 第一百九十九章:你想寻死?

第一百九十九章:你想寻死?

        第一百九十九章你想寻死?

        “放开……”

        为什么会这样?这是梦?明明只是梦中的场景?

        为何?他为何要这样对她?

        “滚……滚开……”

        梦中那熟悉的恐惧感满眼全身!镜司怜湿了眼角!唇颤抖的厉害!

        低低的啜泣声,让已是转下的吻渐停。

        看着身下紧闭着眼,湿了眼角,颤着唇惨白着小脸的人。

        流痕幽黑的眸动荡不稳。将她抱紧,“别哭……我不会继续了……”

        细细如低喃的声音持续不断,“别哭啊……”

        越是轻声细语的安抚,镜司怜唇颤的越是厉害,眼泪不停。

        咬着唇,忍住啜泣声,她紧紧闭着眼。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为什么不干脆杀了我?为什么要骗我……”

        恐惧与不安几乎将镜司怜淹没,让她分不清前世与现在……

        “拿走你想要的一切,杀了我不就好了?为什么……为什么要折磨我?究竟为什么?”

        流痕紧紧抱着她。

        镜司怜声音微哑,“……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就这么恨我?”

        流痕抱着她的手臂缓缓收紧,“……我心悦你。”

        镜司怜愣了半晌,冷笑,“骗子。”

        接下来的路程,镜司怜未在说一句话。

        无论流痕说什么,她只是紧闭着眼。

        夜很快来临。

        马车缓缓驶进林间,停在一处古宅外。

        镜司怜睁眼,看着车顶,毛毯下衣物破损,她只希望他能在顾念一点以往的情谊,给她留点尊严,给她套衣物。

        然却是见流痕弯下了腰,拉着薄毯将她裹紧轻轻抱起了她。

        那动作神态,让镜司怜以为他是在对一件极其珍贵的珍宝。

        自嘲的勾唇,闭上眼。

        既然阻止不了他的动作,那她现在所能做的,就是不再看他。

        一阵暖意袭来,镜司怜隐约知道,被带进了一个浴房内。

        被缓缓放坐到池边,感觉一只手轻扯她身上薄毯。

        伸手抓住薄毯,那只大手微微顿住。

        “沐浴后会比较好入眠。”

        镜司怜未语,抓着薄毯,眼依旧闭着。

        好一会儿,流痕声音再是响起,“听你的,我出去。”

        肩上被一点,穴位被解开。

        紧接着脚步声响起,不一会儿,关门声传来。

        镜司怜缓缓睁眼,看着眼前偌大的池子。

        眼熟的琉璃台面。

        是了,前世她来过,也曾在这沐浴。

        这里是慕云峰山脚下一出古宅,算是一处行宫。

        前世他们赶来这里,怕司马莲她们得到玉玺与兵符。在此处,她曾做最后挣扎。

        在这池中,她自杀过,只是没能成功……

        看着深深的池水,退下薄毯,褪下破碎的衣物,镜司怜走进池间。

        越走越深,缓缓的,蹲下身子将脸埋进池水中。

        温水的滋润,缓解了身上的疲惫。

        镜司怜思绪渐渐飘远。

        如果,如果就此停止呼吸,会不会再重来一次?

        若是重来,又是该从哪开始?如这世一般,在司马承等人意图对她不轨那夜?

        亦或是……回到最初,她刚认识流痕之时?若是那时,她没有带他回府,那么这一切是不是便不会发生?

        百里镜司……

        若是重来,她还能认识他吗?

        答案她不知道。

        但是,有一点她是知道的。无论在重来多少次,司马莲等都是她的敌人。

        而流痕……

        即使她从未带他回过府,只要他想,仍旧有的是办法做这一切。

        只要他想,他们永远只能是敌人……

        手臂猛然被抓住,身子被一个拉起。

        思绪被打断,又是被猛地拉起,镜司怜一个不稳间,呛进口水。

        猛咳不停!

        “你在做什么?你想自杀?”

        身子被抱紧,耳边流痕沙哑也是微颤的声音传来。

        镜司怜咳了阵后,伸手推他,却是没能如愿的推开。

        咬牙,“我为什么要自杀?放开!我没那么蠢!”

        流痕紧抱着她,手臂微颤。然盛怒中的镜司怜却是未发现。

        “我说了放开!”

        流痕,“我不放!若是没想,那你刚刚是在做什么?”

        镜司怜抬眼,视线冷看他,“不过在想些事情,让自已头脑清醒些。”

        流痕看着她,“撒谎。”

        镜司怜冷笑,“我为什么要撒谎?不如你告诉我?为什么觉得我会自杀?我会愚蠢到现在自杀,让仇者快亲者痛?蠢一次就够了!难道你觉得我能蠢一辈子?”

        流痕静静的看她。

        镜司怜眯眼看他会儿,垂眸,“……”

        看清现状后,咬牙,“放开,出去。”

        流痕却是将手臂搂的更紧,“还是我来帮你沐浴。”

        镜司怜额上青筋暴起,“滚!”

        流痕未语,环在她后背的手指尖一动。

        镜司怜,“……你!你给我解开!”穴位再被封!镜司怜脸色铁青,语

        气阴冷的厉害!

        流痕,“不解开比较安全。”

        “我说了我没想自杀!”

        流痕道,“我知道了。我是说,不解开,于我而言,比较安全。”

        镜司怜,“……”

        “你什么意思?”

        流痕大手轻抚过她纤细的腰侧。

        镜司怜脸色一白!

        “你!”

        流痕唇角微弯了下,“我得帮你沐浴!但以我们现在的关系,你肯定会反抗!若是对着我一阵狂刀乱甩,我怕没法抱紧你!”

        镜司怜,“你……”

        “嗯?”

        镜司怜只觉得气的头都一阵晕眩!

        “流痕!你好样的!”

        流痕眸色微动,额贴着她的,“再唤一次!”

        镜司怜眯眼。

        流痕道,“你很少唤我的名字。”

        镜司怜,“……”

        微顿了下。

        确实,尽管这个名字是她帮他取的,但是她唤的确实是少之又少。

        “有意义吗?这名字,你不是已经抛弃了?从你背叛我的那一刻起!”

        流痕,“……我从没想过要放弃这个名字。”

        我所放弃的,是这个身份。

        这个不会再被你原谅,无法再让你开心的身份。

        明知道现在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挣扎,但是……

        正想着间,镜司怜猛地吐出口血!

        流痕脸色一变,急忙松手,松手的同时,镜司怜一掌袭上他肩头!震退他的同时,也是又一口血吐出口。

        扶着浴池边缘,镜司怜捂着唇,压住胸口翻腾的血意!头阵阵晕眩!

        “你冲开了穴位?”

        流痕被一掌击退,稳住身形间见镜司怜又是吐血脸色也是惨白一片!瞳孔一阵收缩!

        一个闪身过去想扶住她,却是被镜司怜再一掌挥开了手!

        “不要再碰我!”

        镜司怜捂着血意翻腾的胸口,扯过一旁薄毯,越出池子的同时也是裹紧了身子。

        步伐有些踉跄的出了房门。

        头晕的厉害,好容易踱步到床上,镜司怜掀了被子躺进去,压着胸口。

        闭上眼,感觉一道气息靠近,下颚被捏住,一颗药丸塞进她口中。同时的手腕也是被抓住。

        咬牙,想吐出药也想甩开那只探她手脉的手,心口却是一疼。

        “别动!你说了不会跟自已身体过不去的。你说的!所以……”

        镜司怜没睁眼。

        口中药物渐渐化开,胸口的疼痛稍稍退下去些,晕眩的头却是更重。

        在这阵晕眩中,缓缓睡了下去。

        梦。

        又是深宫中那间寝室。

        夜,她看到自已再次从噩梦中醒来。

        流痕一身白衣的身影坐在床侧。大手一下一下的抚着她脸颊,似是在说着什么。

        她听不清,只是从床上自已的神情上来看,噩梦中带来的恐惧似是被安抚。

        她想去提醒长大的自已,不能信他,却是不能。身体像是被什么束缚住一般,发不出声更靠近不得!

        看着床上的自已被哄着,缓缓再是入睡。

        床边的流痕俯身吻上自已的唇……

        镜司怜摇头!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事?这是梦?

        可为何梦中一再出现这样的场景?

        一再努力的去回想,却是怎样都想不通!镜司怜摇着头,猛地感觉那阵束缚感消失。

        睁眼,看着近在尺迟的,正吻着自已的唇的人,她牙一个咬紧!

        咬破那唇的同时也是双手用力推开了他!

        被推开的人似是有一瞬间错愕,幽黑的眸紧盯床上正用力擦拭唇的镜司怜。

        抬手轻轻抚上自已破了的唇,幽黑的眸色微动。

        镜司怜用力擦着唇,冷沉视线如冰刃一般看向流痕,“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流痕,“……吻你。”

        镜司怜眯眼,“你怎么敢这般说!又怎么敢那样做!”

        流痕静静的看她,“你做噩梦了。”

        镜司怜看着自已的手,这是前世的自已,前世自已的身体。

        虽然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那阵紧缚感消失后,她又进入了自已前世的身体。

        当然,这是在梦中。

        她咬牙,“又拿那一套来骗我?究竟是不是噩梦,你比谁都清楚?纵使是噩梦,也是你给的!”

        流痕看着她,“……谁和你说了什么?”

        镜司怜,“你觉得,谁会和我这个傀儡说什么?”

        流痕伸手握住她手腕,眸色有些幽暗,“究竟谁和你说了什么?”

        镜司怜笑,“……你告诉我的。”

        流痕伸手捏住她下颚,“我何时告诉你的?”

        镜司怜对上那幽暗的眸,见其中记忆尤深的阴冷色泽。

        唇边自嘲的笑意加深,眼角有泪落下,“对,那日,你就是这样一副神情让我了解一切真相!也是以着这样的神色一步步逼近我……这一副神情成了我的噩梦!哪怕我跳入悬崖粉身碎骨仍旧摆脱不了……”

        抬手捂住落泪的眼,她道,“不演了?”

        流痕,“……”

        捏着她下颚的手见紧,“你做噩梦了。”

  https://www.zwydw.com/book/58/58386/272435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