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公主在上:摄政王,私奔吧! > 第二百章:被最亲近的人背叛!滋味不好受吧?

第二百章:被最亲近的人背叛!滋味不好受吧?

        第二百章被最亲近的人背叛!滋味不好受吧?

        镜司怜,“又是这句?你说的不累,我听的累了。”

        直视他阴暗的双眸,镜司怜道,“我一直很好奇,不懂你究竟想要做什么?与巫马家合作,你能得到什么?这镜沧的江山?荣华富贵?这些,你真的会在乎?”

        流痕静静的看她。

        良久,唇边噙起抹镜司怜从未在他脸上见过的,阴冷却又有些嗜血般的冷笑。

        在镜司怜脸色一白时,捏着她下颚抬起她脸,“确实不在乎。”

        缓缓凑到她耳边,“我想要的,只是你的痛苦,挣扎,疯狂与崩溃……看,就如同现在的你……分不清梦与现实……”

        镜司怜瞳孔一阵收缩。

        只觉得从心底涌上层寒意!

        猛地推开他,推出的双手手腕却是被抓住!

        “放开……”

        看着那谪仙般一惯暖笑的容颜,此时带着阴沉到微狰狞的笑缓缓靠近她。镜司怜浑身忍不住的颤抖。

        “滚开……”

        奋力的挣扎,却是徒劳无功!唇被封住时,镜司怜只觉得有种绝望感……

        “啊……”从梦间一个惊醒!

        她浑身冷汗,瞳孔阵阵的涣散。

        耳边传来一道焦急的声音,“你醒了?你一直在做噩梦!”

        熟悉的声音,不似梦间一般阴冷,却也不似平时那般温暖!

        僵硬的转头,涣散的视线缓缓的对准那张让她现在几乎能疯狂的脸……

        镜司怜挣扎着挣开他的怀抱,整个人退到床角,背后紧贴墙壁。因为太过慌乱后背与后脑重重撞在墙壁上,发出好大的声响。

        流痕僵了脸色,急急过去想去查看,却是被镜司怜用力挥开手。

        “怜儿……”

        “滚!”

        她激动情绪让流痕僵住被拍开的手,半跪在她身前一米的距离,没再动作。

        镜司怜缩在墙角,将脸埋进双臂间,抖着肩膀。

        房内一时间静的异常,直到镜司怜低低的啜泣声响起。

        “……痛苦,挣扎,疯狂……崩溃……分不清梦与现实……”

        啜泣间,镜司怜似是有些混乱的重复这几句话。

        埋在双臂间的脸未抬。未见到流痕因她的每个词,每句话,一点点收缩的瞳孔。

        半晌,镜司怜仍在低低自语。

        “是梦……明明是梦……”

        可是为什么那么真实?

        她对前世的记忆中,并不存在这些……

        半晌,察觉肩头被覆上一只大手,镜司怜一惊.

        手腕微动,一把匕首擦过那手臂!

        急急退到一侧,她咬牙,“别碰我!别再碰我!”

        模糊的视线对上眼前白影!她只觉得,也许真像梦中流痕所说的,梦中他所希望的!

        她现在分不清梦与现实!

        此时唯一所希望的,就是远离他一些。

        然流痕却是打碎她的希望,勾起她下颚,逼迫她视线对上他幽黑的眸。

        视线模糊,望着那幽深的眸,听他道,“你做噩梦了,现在需要休息。乖,先睡一觉。”

        镜司怜心底意识不对时,已是缓缓闭上眼,再次陷入了沉睡。

        揽紧再次陷入沉睡的人儿,流痕手轻抚她脸颊。

        “你不该想起的……”

        暗处,一暗影闪下。

        “主子。”

        流痕未转开视线,指腹继续轻轻摩挲着镜

        司怜脸颊,环紧了她。

        那暗影见此,低头又道,“人已经到了。”

        流痕眸色一阵阴暗,“放进来吧。”

        “是。”

        暗影闪身退下,流痕轻轻抚摸着镜司怜脸颊。

        半晌,吻上她眉心,“宝贝……”

        你的噩梦,我会让它停止。

        我给你带来的噩梦,我来停止……

        又是梦。

        不过却是模糊的白日间。

        房内,镜司怜看着躺在床上的自已,与坐在床边的白色身影。

        听自已微哑且虚弱的声音响起。

        “你该离开了,走的远远的,不要再回来。”

        软塌边流痕笑,“我哪儿都不会去,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镜司怜看到自已摇头,瘦弱且惨白的脸透着死气。

        这个梦中情景,她记得。

        那时,她知道自已时日无多了。她见到流痕的机会不多,但每次见他,总会劝他离开。

        离开镜沧,别再回来。

        但是流痕却是一次次拒绝。

        直到最后。

        慕云峰上,面对巫马宗的威胁,在流痕与镜沧之间,她选择了流痕。

        说出紫玉的秘密,帮助他们打开了皇陵。条件只是让他们放流痕离开镜沧。

        然而,当他们目的达成,一切真相揭露在她眼前时,她觉得自已就是个笑话。

        彻头彻尾的一个大笑话。

        流痕让她活着,活着看清一切,最后她看清了……

        所谓的一直陪在她身边,不过只是想看着她痛苦!看着她崩溃……

        在一阵低低的话语声中悠悠转醒。

        镜司怜抬袖擦净眼角泪。盯着上方印着淡紫太阳花的帐顶,知晓此处还是慕云峰山脚那处别馆内。

        房门被砰的一声打开又是砰的一声关紧。

        镜司怜转眼看去,昏黄的烛光中,司马莲一身暗红衣袍的身影趾高气昂的缓缓步进。

        “呦!醒了?这眼红的,这是哭了吧?”

        镜司怜看她一眼,转眼,对之视若无睹一般。

        进入这别馆时,她便是已经想到,司马莲等应该很快就会到。对她在此,她不觉奇怪。

        毕竟,她可是心心念念这镜沧江山,眼看这玉玺兵符就快到手,怎可能还在皇宫里干等着!

        对于她这突然闯进来的行为,她更是见惯了!

        前世,司马莲这种突然闯进她寝宫讥讽乱骂的情况太多。

        她从开始的恐慌不安,到后来的渐渐麻木,最后习以为常。

        现在!呵!她只当这是一条疯狗在乱嗷!

        司马莲见镜司怜竟是转开视线,仿佛看都没看到她一般,脸色一阵阴沉。

        “不敢置信吧?没想到哀家会在这?”

        见镜司怜冷勾着唇仍旧是未语!司马莲脸色狰狞!

        讥笑道,“被最亲近的人背叛!滋味不好受吧?”

        镜司怜转眼淡淡扫了她眼,笑,“的确不好受。想当初,司马元临死时,面对如此的你,应该是深有体会的!”

        司马莲脸色一阵扭曲!

        “你个贱种!你害我兄弟!现在还敢在这口出狂言!哀家今天非撕烂你的嘴!”

        说完,几步上前就想抓上镜司怜脸,镜司怜冷勾下唇。

        在那只长长指甲的手快靠到自已脸时,伸手抓住她手腕。

        “咔嚓!”的一声断骨声在夜的房间异常清脆!

  https://www.zwydw.com/book/58/58386/272435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