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公主在上:摄政王,私奔吧! > 第二百一十五章:哎呀呀!这是亲上了?

第二百一十五章:哎呀呀!这是亲上了?

        第二百一十五章哎呀呀!这是亲上了?

        镜司朝阳青着脸色狠瞪镜司怜。

        “你找死!你一个贱民敢这般侮辱诋毁本郡主!你们都是死人吗!去将她给我从车上拖下来!本郡主今天非撕烂了她的嘴……”

        话没落,镜司怜手一挥。

        闻昭身形一动,已是落在对面马车上将那镜司朝阳踢下了马车!

        ‘砰咚’被丢在地上,镜司朝阳惨叫一声!

        车旁几个婢女惊呼一声,急急上前查看的同时也是扶起她。

        镜司朝阳脸色狰狞的厉害!

        “你!你难道不知道本郡主的父王是谁!不知道我是暮王府朝阳郡主?胆敢这样对本郡主!”

        镜司怜冷笑,“那我也问。你知道,我是谁吗?”

        镜司朝阳咬牙,“你能是谁!不过一个贱民!难道还妄想能与本郡主比!”

        镜司怜笑,“看来你很看不起贫民。”

        说着,挥手,暗处一道身影闪下,半跪在地,“陛下。”

        这一声后,现场一阵惊呼声,人群纷纷下跪。

        镜司朝阳脸色一变,浑身都僵了!

        “你……不可能!”

        镜司怜看都是没再看她,对着一侧半跪的暗卫道,“传朕旨意,暮王府朝阳郡主品行不正,言行举止一举一动皆有辱皇家风范。即日起,贬为庶民,迁出暮王府发配边疆,永不得再入镜沧境内。即可执行。”

        “是。”暗卫领命,应声后起身,手一挥,几道身影瞬间闪在镜司朝阳身侧。

        镜司朝阳脸色惨白,“你们!你要做什么!”

        说着指向镜司怜,“你好大的胆子胆敢冒充女皇!”

        镜司怜冷勾下唇,“知道胆敢手指朕的人下场都怎样了吗?”

        镜司朝阳脸色更白!瞬间面如死灰一般!

        她听过的!据说那司马元曾在光明殿上手指镜司怜,接过被她当场折断了手臂!而后劫持镜司怜被巫马光矢当场斩首!

        还有那巫马剑鞘,当街手指镜司怜,结果被她命人一根根折断手指!最后被打进大牢,巫马家败了后,据传也是惨死狱中!

        不会的!这个长的像狐媚子一般的贱民怎么可能是女皇镜司怜?

        但是,听说镜司怜从小就是个美人坯子!姿容绝色,还据传甚至连那曾经的天下第一美人洛柳儿都自叹不如!

        难道……是真的?

        越想,镜司朝阳脸色越是惨白!

        “你!你真的是?”

        说着摇头,“不不不!就算你是镜司怜又怎样!本郡主可是你堂姐!你敢这样对本郡主!我父王不会善罢甘休的!他不会放过你的!”

        镜司怜挑眉看她会儿,笑,“你这是当众喻意,暮王会谋反?”

        镜司朝阳一楞!

        “我没有!”

        镜司怜,“没有最好!朕相信,暮王是个懂分寸的。教导出你这样一个女儿来,是他人生中一大污点!放心,朕相信,他知道该怎么做。”

        说完看向暗卫,“亲自送去到暮王面前,将朕的话带到。”

        “是。”暗卫领命,挥手,几个暗卫快速上前压着挣扎尖叫的镜司朝阳快速的离开。

        镜司怜扫了眼跪伏在地的人群众人,挥下手,“都起身吧。”

        说完,在众人齐齐谢恩声中,跃上马车。

        进入后,百里镜司伸手拉她进怀,端过杯温茶送到她口边。

        镜司怜就着他手喝下几口,推开。

        百里镜司放下茶杯,轻捏她下颚,抬起她小脸,“怎么了?还没消气?”

        镜司怜,“不是,只是……”

        暮王老实不了多久。

        早一年前探子便是上报过,暮王府有异动……

        不得不说,父皇与皇祖母还真是留了个烂摊子给她。

        父皇兄弟众多,唯有皇祖母所认的义女八公主一人为女子,其余皆是皇子。

        而父皇,膝下却只有七位公主。

        父皇登上皇位,原本一干皇叔们便是及不甘心。

        何况,父皇驾崩后轮到她这小丫头掌权。

        野心勃勃的他们,怎能真的心甘情愿的臣服!四皇叔便是其中之最,也是活生生例子……

        不止是皇叔们,还有她那几个姐妹……

        如此的亲人,如此的姐妹们!

        呵!

        百里镜司吻她眉心下,“别担心,有我在。”

        镜司怜看他会儿,笑,“嗯。”

        她有他。有他就好。

        其余的,她不在乎。

        她在乎的,已经在她面前,为她所有了……

        凑到他唇边,亲下他唇角,镜司怜笑,“我只要有你就够了。”

        百里镜司唇角弧度微深,抱紧她,吻住她唇……

        京城。

        原皇公主府。

        姑苏晨宇口中叼着根草,躺在屋顶上正晒着太阳,暗处一阵浮动,暗影闪下。

        “主子。”

        姑苏晨宇视线转去,“何事?”

        暗影奉上一封书信,姑苏晨宇接过。

        拆开后只看几眼便是脸色一沉。

        “确定?”

        暗影,“准确无误。”

        姑苏晨宇皱眉,“啧!越来越麻烦了!”

        眯着眼,沉思了会儿,看向暗影,“继续盯着,第一时间回报情况。”

         

        ;    “是。”暗影闪身离开。

        姑苏晨宇吐掉口中草枝,感觉下方院中空气一阵浮动,挑眉,撑起身子跃下房顶。正好堵住欲伸手开房门的谢玖夜!

        姑苏晨宇那个满脸灿笑,“师兄你回来了!小公主也回来了?”

        谢玖夜冷看他,“是陛下!不准再没大没小乱唤!”

        姑苏晨宇笑眯眯揽住谢玖夜肩头,“行吧行吧!是小陛下!”

        谢玖夜一拳捶上他头顶!

        “是陛下!”

        姑苏晨宇惨叫声声的捂住头顶,“行行行!是陛下!”

        “能别老捶头吗?捶傻了!”

        谢玖夜冷声,“能傻就好了!”

        说着见他捂着头苦着脸的样子,伸手到他头顶缓缓揉了几下。

        对上眼前一张俊逸的脸庞,眸色动下。

        不知不觉,这小子已经长的与他一般高了……

        姑苏晨宇对着他打量他的视线,唇角一勾,“师兄你心疼了?”

        谢玖夜脸色一沉,收回手!抬步头也不回的推门进房。

        姑苏晨宇急忙要跟进去,谢玖夜却是急急关上房门。

        “啊……脚脚!我的脚!”

        未能成功关门,看着下方被房门夹紧的脚,听姑苏晨宇惨叫声!谢玖夜严肃的几近面瘫的脸隐隐有些龟裂。

        抖下眉,放开房门,看着姑苏晨宇一跳跳的进入,叹气。

        上前将人扶住,到桌边坐下。

        蹲下身子,伸手查看。

        在姑苏晨宇夸张的惨叫声中,道,“没有伤到骨头!”

        姑苏晨宇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可是很疼!”

        谢玖夜,“……”

        沉默着起身,却是被也急急起身的姑苏晨宇一把抓住手腕,这一抓让他身子一个不稳,向下倒去。

        姑苏晨宇见此,像是一急,伸手想扶住他!哪想长臂搂住他精壮的腰身时,谢玖夜浑身一僵的一个挣扎,两人身子皆是一阵不稳的砰咚倒在地上。

        很是凑巧的,两张脸就这么上下叠在了一起!

        谢玖夜,“……”

        姑苏晨宇,“……”

        两眼相对,久久无声!

        刚踏进房门的镜司怜,“……”

        看着桌边那相叠的两个高大身影!谢玖夜在下,姑苏晨宇撑着手臂在上。

        且……

        哎呀呀!这是亲上了?

        这绝佳的体位,绝佳的画面!

        手腕一动,立刻空间内摸出手机,接连好几张相片拍下。

        地上二人像是猛地回神。

        谢玖夜一惊的推开身上姑苏晨宇撑着手臂看过去。

        见镜司怜噙着笑的神色,顿时的浑身僵硬!

        半晌,僵硬道,“陛下!这是!是……”

        镜司怜笑,“没事!你不用解释!打扰了你们,是朕的不是!你们继续!继续!”

        说完,对着姑苏晨宇挑下眉,转身步出房门。还很贴心的带上了房门。

        待房门声响起后,不削一会儿,房内,传出谢玖夜一声暴怒声!

        “姑苏晨宇!”

        已是快步出院子的镜司怜只听姑苏晨宇一声惨叫响彻整座院子!

        噙着笑,摇头!

        出了院子回到书房,坐在桌前,快速写下一封信笺。

        挥手,暗处一暗影闪下。

        “陛下。”

        镜司怜,“前去皇极寺,传巫马光矢进京。另,将这封信转交给顾与白,传消息给他,让他命无霜行动。”

        暗影领命,“是。”

        声落,已是闪身消失。

        镜司怜看着堆着半桌子的奏折。

        伸手正欲取过一本,暗处,又是一道暗影闪下。

        “主子。”

        镜司怜,“说。”

        暗影道,“消息确切,黑衣人确实曾在大漠出现过。但,现已不在大漠,而是向往南方。”

        镜司怜,“南方?云月还是南浔?”

        暗影,“暂时未查到,不过,他似是在暗中打探魂氏一族。”

        镜司怜,“魂氏?”

        暗影,“传说中的控魂一族!据说他们能轻易控制人的心魂,功力深者,甚至只需一个眼神便能控制人心思。但是,这一族人人数极少,且有传言,他们在三十几年前应该是被灭族了。”

        镜司怜眯眼,控魂?

        “控魂一族,可能转魂?”

        暗影一楞,“这属下从未听说过。”

        镜司怜,“为何被灭族?”

        暗影道,“属下们并不知道,现在也是无从查起。这一族人原本行踪便是飘忽不定,诡异的厉害。”

        镜司怜眸色动动,“继续查。加派人手去查。”

        “是。”暗影闪身消失。

        这后,镜司怜坐在桌边,沉思良久。

        寻控魂者?且会用枪。

        并且,抢夺紫玉……

        半晌,她抚着隐隐发疼的头,总觉得,她像是忽略了什么……

        “又疼了?”

        正想着,耳边突然传来百里镜司声音。

        她一楞,转眼,看不知何时已是在她身侧的身影。

        看他那紫眸,半晌,“……你知道魂氏一族吗?”

  https://www.zwydw.com/book/58/58386/272436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