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公主在上:摄政王,私奔吧! > 第二百一十七章:说了,你会让抱?

第二百一十七章:说了,你会让抱?

        第二百一十七章说了,你会让抱?

        随即,猛见几道紫色闪过眼前,直直击中那黑衣人!黑衣人被重重击落在地,翻滚了几圈后,吐出好几口血,昏死在地!

        同时的,周围又是几十道白色身影闪下,拦截住欲逃的黑衣人。

        镜司怜也是被揽紧在一个宽厚熟悉的怀中。

        脸被压紧在熟悉的胸膛,被带着几个轻点飞跃,落在暖意浓浓的浴房内。

        轻摁后脑的大手缓缓松开,镜司怜抬脸,看了眼浴房布局,不是行宫内,而是摄政王府。

        看银发湿透的百里镜司,笑,没待开口呢,听几声衣物碎裂声。

        ‘扑通’一声的被带进暖池中,感受着舒适的水温,镜司怜叹气,对这惯犯,已经不想说什么了!

        百里镜司抱紧她,轻抚她发丝,“雨大,你不该出马车。”

        镜司怜,“我能保护好自已。”

        百里镜司,“我知道,但是正在下雨。”

        镜司怜,“淋一下又没事。”

        百里镜司轻抚她因淋久了雨,微凉的脸颊,“谁说没事?我会担心,会心疼。”

        镜司怜,“……”

        唇角微勾,凑上去亲他下巴。

        “下次我会小心。”

        百里镜司唇角弯起,吻她唇,“真乖。”

        镜司怜笑,缩紧在他怀中。

        沐浴后,回寝室,擦干发穿上内衫后,外方闻意的敲门也是响起。

        百里镜司帮镜司怜系好衣带,取了外衫给她穿上,整理好。

        “进来。”

        闻意推门快步走进。

        “王爷,陛下。人已经关进地牢。”

        镜司怜起身,欲步向房门,百里镜司却是拉住她手腕。

        在她转身时,一把横抱起她。

        镜司怜微惊,急忙抓住他胸口衣物!

        听百里镜司一声低笑,鼓着脸颊瞪他,“你不能提前说一声吗?”

        百里镜司吻她眉心,“提前说了,你让抱?”

        镜司怜,“我怎么不让了!我……”

        说着,猛地一个反应,转脸,这才见闻意身影还立在门边。不过,却是眼紧盯地面,一副想当隐形人的模样!

        镜司怜,“……”

        缓缓转脸看百里镜司含笑的紫眸,眯眼,凑上去狠狠咬他脖子一口!

        就会使坏!

        地牢。

        领首的黑衣人面罩已是掉落,被铁链锁紧吊在牢房中心。

        百里镜司抱着镜司怜缓步入内。

        进去后,镜司怜便是迎上那黑衣人阴冷的视线,挑眉。

        而百里镜司则是伸手捂住镜司怜双眼,一道真气出手,紫色真气瞬间击碎那黑衣人两只眼球,黑衣人惨叫一声,又是昏死了过去。

        闻意取出瓶药,放在黑衣人鼻下,原本昏死的黑衣人瞬间猛咳着醒来!

        醒来后便是一阵惨叫哀嚎。

        镜司怜伸手想抓下百里镜司捂在她双眼的大手,奈何试了几次都是没能成功。

        百里镜司道,“乖,不看。”

        镜司怜,“……”

        原本是要准备来审问的,结果变成就这么被捂着眼,全程听着闻意几人审问。

        当再度听到五蕴门名字时,镜司怜微挑眉。

        待审问完毕,镜司怜冷笑。

        回到房间时,外方雨还在下着,且风势还见大,哗啦啦的雨声配合着强劲的风声,叫人心静不下来。

        坐在桌边喝完杯百里镜司送到她口边的茶,听百里镜司问。

        “在想什么?”

        镜司怜笑,“我在奇怪,五蕴门上次派出的是死士。而这次这个,却是行刺到一半欲逃?有点意思呀!”

        百里镜司唇微弯,“嗯,确实。放心,闻意他们还在审,很快会出结果。”

        镜司怜颔首,“嗯。”

        连着几日的狂风暴雨,不见停歇。

        京城各处积水,断木横枝也是遍地。

        镜司怜观这状况,命人做好抗灾准备,不管怎样,必须防范于未然,

        早朝商议完这事后,便是进了御书房,在房内研究了一下午的京城地图。

        看了取出白纸,在上面埋头画了良久。

        直到将她所想建设的下水道的路线画完,做进一步的完善后,将草纸放到一边。

        揉了下酸疼的脖子。刚收好图纸,便是见一暗影闪身落下。

        “陛下,巫马光矢已是进京。”

        镜司怜,“传到光明殿。”

        “是。”

        半个时辰后,光明殿内。

        镜司怜坐在上首位置,看着暗卫领着巫马光矢进入殿内。

        巫马光矢一身黑衣,如两年前相比,清瘦了不少,严肃的神色依旧一如既往。

        虽是不再穿盔甲,但一身刚硬的气场却是未变。

        步入殿内,看上首镜司怜,巫马光矢半跪行礼,“巫马光矢见过陛下。”

        镜司怜看他眼,“免礼吧。”

        巫马光矢道,“谢陛下。”

        镜司怜看着他缓缓起身,道,“知道为何会突然召见你吗?”

         

        ;巫马光矢,“回陛下,不知。”

        镜司怜看他会儿,笑,“薛彰薛将军为你求情。一干原百战军将士,亦为你求情。”

        巫马光矢眸色动动。

        镜司怜又道,“但朕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宽恕你!”

        巫马光矢道,“陛下命草民在皇极寺修行忏悔,已是对草民的宽恕。草民不敢再求其他。”

        镜司怜眯了下眼,“好一句不敢!”

        说着顿了下,看他,“当年的事情,朕从未问过你一次。一切的供词,皆是狱寺堂呈上。”

        “但是,当日,你确实救了朕一次,这是不争的事实。”

        巫马光矢道,“草民有罪,若不是草民与流痕勾结,若不是巫马家谋反,陛下也不会遇到危险。”

        再听流痕这名字,镜司怜握在龙椅扶手上的手扣紧扶手。

        半晌,道,“当年你的证词,在朕看来,是漏洞百出。”

        证词上,巫马光矢承认与流痕合作,只是因为被巫马宗与司徒凤等家人的背叛!

        这证词在她看来当真是可笑!

        冷看会儿他,镜司怜道,“通知你的人,该是与你说了边关之事。”

        巫马光矢道,“是。”

        镜司怜,“也因为此时,薛彰等人才有理由为你求情。”

        巫马光矢未语。

        镜司怜继续道,“朕可以给你此机会,前去边关辅助薛将军。这场战事过后,若是有功,便将功抵罪。届时便还你自由。以前罪名,一并抹去。

        巫马光矢眸色一怔,随即抱拳,“……谢过陛下。”

        镜司怜抬手,将一封折好的信笺仍向他。

        “将这个交给薛彰,由他定你的职位。”

        巫马光矢接下信笺,道,“是。”

        看着巫马光矢缓缓退下,暗处谢玖夜闪身而出。

        “陛下!您不会真的要放他自由?”

        镜司怜看他,“是真的。”

        谢玖夜皱眉。

        镜司怜看他难得皱起的眉,顿下又道,“无论怎样,当年,他确实救了朕一次。”

        谢玖夜严肃的脸色有些肃沉,“可也正如他所说的,当年是他与流痕……陛下才会置身在危险中!”

        镜司怜,“……不全是。”

        当年,是她自已。会在那崖顶,是她太过自负的结果……

        “好了,这事,就到这。”

        谢玖夜听此,不再多说,闪身,回到暗处。

        镜司怜起身出了光明殿。

        天色已黑下,抬脸看着仍旧是暴雨不停,微微皱眉。

        取过一旁婢女手中伞,挥退了婢女后,自已撑着伞,缓步往寝宫位置走去。

        走下一半路程,感觉眼前白影一晃,见已是在身侧的百里镜司,她未语。

        一路回到寝室,进入浴房梳洗,这后,镜司怜趴在窗边,看着外方雨势,微微出神。

        百里镜司自后将她揽紧在怀,静静看着她。

        半晌,镜司怜缓缓道,“我其实不喜欢雨天。”

        百里镜司,“嗯。”

        镜司怜,“雨天……会让我想起很多,很多不该去想的东西。”

        百里镜司,“嗯。”

        镜司怜,“明知不该去想的,但是……”

        百里镜司抱紧她,“我在。”

        镜司怜,“……”

        转脸看他紫眸好一会儿,靠紧在他怀中。

        次日一早。

        边关一封急急来信,打破原本该是平静的早朝。

        边关一仗惨败!大漠动用不知名武器埋入地下,战场上爆炸轰隆声不断,硝烟滚滚!残肢断骸遍地!

        镜沧队伍损失惨重!薛彰也在此次战事中受重伤。

        镜司怜看着信笺,咬牙!脸色肃沉!

        她早该想到的!那黑衣人会用枪,会自制炸药,两年前崖山之事便是最好的证明!

        既然到过大漠,当然就有可能与大漠皇合作!

        就算不适合做,也该是会用一些东西去讨好大漠皇!

        是她大意了!

        信上提及的炸药,是埋在地下的,这就等于是地雷……

        整个早朝,争议争吵声不断。

        薛彰首仗惨白,有大臣上奏,薛彰无能,此举大大挫损镜沧士兵士气,当严惩!

        对此,一干文臣与留守将领激烈反驳。

        一时间,光明殿内争吵不休!

        直到镜司怜冷拍下手下龙椅扶手,殿内瞬间静下。

        镜司怜眯着眼冷冷扫了下皆是脸色大惊的众臣后,缓缓起身。

        “既然众卿这般喜欢争吵,便在此好好争吧!”

        说完看向秦什与戴了人皮面具的上官砚,与几个朝臣。

        手指微点,“秦院首,付丞相……你们等随朕到御书房。”

        说完,便是沉着神色,步下了台阶,疾步出光明殿。

        秦什上官砚几人快步跟上。

        御书房内商议完事,回到寝宫,刚想推开门,门却是被自内打开。

        看着眼前百里镜司身影,镜司怜有些疲惫的靠向她怀中。

        百里镜司吻她眉心,横抱起她,身形一动,已是到了床上。

  https://www.zwydw.com/book/58/58386/272436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