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公主在上:摄政王,私奔吧! > 第二百三十一章:你说过,你不会骗我的!

第二百三十一章:你说过,你不会骗我的!

        第二百三十一章你说过,你不会骗我的!

        重重的,连着被抱紧的她都是能感觉到那冲撞的力道!

        闭紧的眼微微发热,镜司怜开口想让他放手,张口却是猛地被冲进几口海水,呛得她难受!

        随着浪潮又是几个沉浮,稍稍浮出些海面,镜司怜咬牙,试着运气抵御海水的侵袭,却是猛地胸口一疼!

        一口血毫无防备的吐出。

        感觉抱着她的人手臂一紧,镜司怜咬了下唇。

        抓紧他衣服,想试着进入空间!却是在刚抓住时,见一大块的船只碎片对着他们冲击过来!

        身子被一个用力翻转带过时,她想着进入空间。

        瞬间的,湿淋淋的身子落入了空间内果园内。

        大口的呼吸,镜司怜转眼,“你没事吧!你……”

        身旁,空无一人!偌大的果园内,除了她自已,别无他人!

        惊慌而起,扫视一圈周围,视线落在自已手中那块碎裂沾血的衣物碎片上!

        镜司怜,“……”

        脸色一白!眼眶骤然而红,眼泪刷的落下!

        闭眼,瞬间又是在一片呼啸的浪潮中!

        被浪推得漂浮不停!镜司怜试着唤人,却是被一阵海水灌口!

        咬牙,脑内飞快运转,出发前,为了保险起见,她有安排暗卫开着另一艘船远远的跟着。

        防的就是万一!当然开始防的只是楼婶与暗杀。

        只是实在没想到,会在海中心,遇到如此强度的风浪。

        这般大的浪,船只绝对行驶不进来!

        现在只能另想别的办法!

        想着,猛地想到什么一般!

        精神力快速的探进空间武器仓库。

        紧接着快速的翻出一个汽艇充气!

        再一个巨浪拍打下来时,手腕一动,放出汽艇!紧接着抓住汽艇边缘,忍着胸口的疼痛,翻身爬了进去。

        趴跪在汽艇内,猛咳几声,便是撑着身子打探周围。

        “玄沧!玄沧!”

        海浪翻滚不停,将能容下几人的汽艇推的上下沉浮。

        镜司怜在不停呼唤,直到声音沙哑,滚滚海浪中,无人回答她。

        趴在汽艇边上,她慢慢啜泣起来。

        “你出来!出来……我不生气了……”

        “不和你闹别扭了!”

        “唔……你出来……”

        “我不生你气了……你出来……”

        低低的啜泣声渐渐变大,“唔……你出来……我说了不生你气了……”

        将脸埋进手心,镜司怜心底涌起从未有过的恐惧,绝望蔓延心头!

        若是他不在了!不在了她该怎么办?

        她从没想过,他会离开她……

        若是他不在了,那么……

        她活着还有意义吗?

        想着,心口处又是一阵撕裂的疼!一口血就那么毫无防备的吐出口!

        眼前阵阵发黑,看着翻滚的海浪,镜司怜微微闭眼。

        缓缓落向海面的身子被一只突然自海水中出现的大手抵住。

        昏昏沉沉,已是快陷入昏迷的镜司怜微怔。

        吃力的睁眼,睁眼的一瞬已是被猛地揽紧。

        朦胧间听一道带着惊恐的声音缓缓道。

        “怜儿……怜儿……”

        “……我还以为……我又弄丢了你……”

        镜司怜又惊又喜,迷糊见,低低哽咽,“什么话……明明是我……我不小心自已进了空间……我……”

        话未说完,在胸口处,又一阵撕裂般疼痛中,缓缓再是闭眼,彻底失去意识……

        在唇上一阵温热的气息中缓缓转醒。

        镜司怜微微睁眼,睁眼的同时,对上一张银白的面具,与那微微闭着的,睫毛如蝶翼般的眼。

        感觉唇上的微弱,怔楞了好几秒。

        随即感觉唇上的微热,镜司怜,“……”

        下意识的伸手欲推开身上人,动了一下时,才察觉,浑身无一丝力气,胸口更是疼的厉害!

        紧贴着她的百里镜司睁眼,对上她还有些恍惚迷蒙的双眼,眸色一紧。

        “你醒了?”

        镜司怜,“……”

        忍着浑身的无力,皱眉。

        好半晌,稍稍回神。

        脑内猛地想到昏迷前的种种,脸色一变!急急要起身,却是因为胸口的疼痛与浑身的无力没能成功!吃痛低吟一声,她咬牙。

        百里镜司急忙轻摁她肩头,“别动!你旧伤复发,有多危险知道吗?我还以为……”

        说着,声音微微沙哑,俯身将她抱紧。大手也是贴着她胸口缓缓的运气,输入她胸口内。

        暖暖的真气输进胸口,稍稍缓解了胸口的疼痛。

        待稍稍好受些后,镜司怜吃力的抬手,抓紧他衣襟,用尽力气扯着他衣领扣子。

        百里镜司眸色一动,轻握住她小手放在唇边轻吻。

        “宝贝,虽然我也想和你亲热,但是,你现在身子虚弱,不行的,会伤到你累到你!听话,等你好些我们再继续?”

        镜司怜,“……”

        原本惨白的毫无血色的脸一红!

        咬牙,“你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我是想看你的伤!”

        当时在海中,沉沉浮浮,她感觉到他被撞击了好多次!

        尤其后来,她带着他想进空间,结果却只抓到一块带血的碎布。

        越想,越急,眼眶发红,眼泪已是不受控制的一滴滴落下。

        但刚醒来,无力的手却是怎样也扯不开他衣物。

        百里镜司见她着急的样子,心疼。

        “别急!我没事!真的!”

        说着握着她小手,轻轻一扯,撕碎了衣襟,结实的胸膛隐隐露出。

        镜司怜急忙扯开碍事的衣物,除了胸口一道被包扎好的伤口,腹部腰侧肩头尽是擦伤与淤青。

        镜司怜,“……”

        眼泪落的更凶。

        百里镜司抱紧她,“别哭啊!都是轻伤,很快会好的!”

        镜司怜压低着声音落泪,半晌,伸手缓缓回抱他。

        百里镜司紧抱她的手臂,因此一紧。

        好一会儿,就这样紧紧的相护抱着,直到镜司怜稍稍停下啜泣,听着外方一阵阵海风与海浪声。

        微微皱眉,眼稍稍看了下房间。

        “这里是哪?那些暗卫与船员怎样了?”

        百里镜司,“是在船舱内。放心,暗卫与船员都找到了,有几个重伤,但无性命之忧。你的那只船帮了大忙。让众人坚持到安排的船只赶来。”

        镜司怜缓缓松了口气。

        “……楼婶呢?”

        百里镜司,“受了重伤,还在昏迷中。”

        镜司怜眉一皱,抬眼看百里镜司,“会不会有性命之忧?”

        百里镜司,“会。”

        镜司怜眉皱的更紧,捂着胸口要起身,却是被百里镜司抱紧。

        “闻意会为她诊治,有消息了会第一时间来报告的。”

        镜司怜沉默了下,缓缓颔首。

        静静靠在他怀中,听着他咚咚的,熟悉的心跳声。

        眸色微动。

        抬眼,看他紫眸有银白面具。

        缓缓道,“暗一在哪?不会还在码头上吧?”

        百里镜司,“嗯……宝贝,你从开始就知道,上船的是我?”

        镜司怜伸手抚下她银白面具,“……算是。”

        百里镜司唇微弯,“怎么认出来的?”

        镜司怜看他,半晌,“就是认出来了!”

        百里镜司,“心有灵犀?”

        镜司怜,“不知道。”

        说着再是看他会儿,“为什么要假扮暗一?这是欺骗你知道吗?你说过,你不会骗我的!”

        百里镜司手臂微僵。

        紫眸紧盯她,好一会儿,将她抱紧,“……怕你不想见到我。可我又想在你身边。”

        镜司怜,“……”

        好吧!前几天,她确实是不愿意见到他。

        也不是不愿,只是……

        在那件事后,她有些不知道要怎么与他相处。

        简单来说,她是逃避了!

        好一会儿,又听百里镜司道,“还在生气吗?”

        镜司怜,“……有点。”

        百里镜司抱着她腰的手臂微僵,将自已原本已是坏的衣襟撕的更大开。

        指着肩头胸膛,“你也欺负我,每天都欺负!”

        镜司怜,“……”

        抽下眼角,看着那肩头上的淤青与擦伤,手轻轻抚上。

        半晌,在上轻轻落下几吻。

        “算了!我现在舍不得!等你好了再欺负!”

        话落,猛地被抱紧,唇被瞬间封住。

        “宝贝……对不起……”

        镜司怜靠在他怀中,手缓缓抱住他腰,“我没事了……你不需要自责。何况都说了,等你好了,我就欺负回来!”

        百里镜司一再收紧抱着她的手臂,镜司怜觉得再这样紧下去,她呼吸怕是有困难!

        稍稍挣扎下,抬眼,对上他紫眸。

        眸色微微动下,“……你是用什么方法掩饰眼睛的颜色的?”

        百里镜司微怔,看她会儿道,“用些药物,再加上一些幻术,可以稍稍掩饰一些时间。”

        镜司怜神色再是一动,“这么神奇?是什么药物?我可以看看吗?”

        百里镜司,“现在不行,药物药方特别,不易保存,得现配。现在身上没有了。”

        镜司怜看他会儿,“这样啊!”

        顿了下道,“那个药,是不是任何人用,都可以随意改变眸色?”

        百里镜司,“不是,只有我。”

        镜司怜,“……为什么?”

        百里镜司,“与我的功力和体质有关系。”

        镜司怜,“……”

        看他会儿,忆起他曾说,他的功力,一般是传承过来的。是从他父亲那传承过来的!

        因为这关系吗?

        想到此,镜司怜没再多问。

        靠在他怀中,好一会热,又问道,还有多久到炔亦城?”

        百里镜司紫眸微动下,垂眸看她,“早就到了。”

  https://www.zwydw.com/book/58/58386/272436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