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公主在上:摄政王,私奔吧! > 第二百五十一章:他是骗子!是大骗子……

第二百五十一章:他是骗子!是大骗子……

        第二百五十一章他是骗子!是大骗子……

        于镜司怜来说,这是一场模模糊糊她挣脱不了阻止不了的情事。

        而陷入失控中,疯狂般主导了这场情事的百里镜司,在沉浸之中听身下人一声声低低破碎的啜泣声。

        “……”浑身一僵。

        陷入疯狂之中般的悠紫眸在回神间看清下方颤着身子眉心紧皱,紧紧咬着唇瓣,惨白一片满脸泪痕的小脸时瞳孔阵阵收缩。

        “……宝贝?”

        意识稍稍回笼间,回想之前一幕幕,百里镜司满是汗水的脸瞬间惨白如纸!此时只想杀了自已!

        抱紧怀中人,那疯狂意识中一丝理智告诉他该退该停止。

        但是心底的疯狂所想与身体的疯狂所念却压过那丝理智。

        身体的律动,不受控制……

        镜司怜不知道自已是什么时候睡下,更是不知道这模模糊糊的一切是什么时候结束的,什么时候停止的。

        甚至何时被带着离开的马车亦是不知。

        只是沉沉浮浮间,似是感觉到曾被带进溢着药香的浴池中。

        不知何时再被带离,只是浑身酸疼着醒来时,是在一间装饰熟悉的偌大房间内。

        淡紫的床幔,熟悉的怀抱与气息。

        镜司怜微怔着,良久,未回神。

        直到额上温暖的唇触碰感传来,她浑身一僵。

        缓缓抬眼,对上那张熟悉的银白面具与带着丝丝血丝,满是自责悔恨的紫眸。

        “……”张了张口,她只觉得混沌的脑内隐隐发疼。

        视线相接,镜司怜张了张口,未出声。

        百里镜司紧紧注视着她,如那夜醒来,等着她审判神色一样。

        镜司怜感受到他微僵的手臂与身子,他的不安与紧张绝望似是传染到她一般。

        好一会儿,她稍稍转开视线。

        吃力的翻身,背对着他。

        百里镜司,“……”

        搂在她腰上的手臂一点点收紧,没等到她的话,看着她纤瘦的背影,小声道。

        “……宝贝?”

        小心翼翼的轻唤声传进镜司怜耳中,镜司怜未回应他,亦是未动。

        微闭上眼,想努力去整理脑内混沌的一切,却是因为身体上的疲乏,未能如愿。

        心中疼痛难忍。

        一直犹如神祇般的他,何曾有过这般小心翼翼,恐慌不安的时候。

        在她的心中,他一直都是谪仙般的存在。无所不能,无所畏惧。

        可是……

        他会如此,是因为她?

        不是!不可能是!

        因为他不再只是百里镜司,他是流痕。

        因为他是流痕,所以他对她的好,不可能是真的。他是骗子!是大骗子……

        心头脑内一团乱麻,在一阵阵疲倦感袭来时,再次缓缓的睡了下去。

        再次醒来,天色已是渐暗。

        适应了房间昏黄的光线后,镜司怜缓缓的撑起身子。

        酸疼感依旧在,却是比之前稍好了些。浑身依旧无力,却不再是动一下都难。

        房内,唯有她一人。

        身侧,百里镜司并不在。

        镜司怜看着身侧留有些睡痕的被褥,撑着身子下床。

        脚刚落地间,房门被自外推开。

        镜司怜转眼看去,便是见一身白衣的百里镜司端着盛着膳食的托盘的高大身影。

        视线相接,百里镜司紫眸内是明显的激动。

        关门声响起的瞬间,人已是到了床边。

        将托盘放下一侧矮桌上,百里镜司手臂撑在她身侧床沿与她平视。

        唇同时的印上她眉心,“还有点热。”

        镜司怜眉心微蹙下,伸手轻轻推开他。

        百里镜司眸色一紧的抓住她

        手,也是此时,外方一道敲门声传来。

        “陛下!”

        是暗一危急的声音。

        镜司怜,“进来。”

        暗一应声推门,快速进房,关紧房门隔绝外间寒气中,半跪在地。

        “陛下,云月皇密信。”

        镜司怜眸色微动,看着暗一快速起身将一封金黄信封送上。

        伸手想去取,却见一手还被百里镜司握紧着。

        皱着眉,从他大手中抽出自已的手。

        接过暗一手中信笺。

        先是看了下信笺上云月与镜沧两国同盟间的暗纹。

        随后快速拆开信笺,一目三行的快速看完。

        看完的同时,气息也是渐渐冷沉下。

        合上信纸,看向暗一,“立刻备马车,启程回京。”

        暗一领命,“是。”

        这后便是闪身快速退下。

        镜司怜精神力一动,在百里镜司视线下将信收进空间。

        未看他,撑着床沿起身。

        却是未料到,两腿与身子一阵虚软,身子一个不稳的向前摔去!

        腰上一只手臂急急的搂紧她,被搂紧的同时也是被轻摁着重新坐在了床边。

        紧接着,外衫被披在肩上。

        镜司怜,“……”

        静静的看着他为她穿衣,看他半跪下身子,为她穿上滚着毛边的小靴子。

        再是梳洗,梳发整理妆容。

        一切准备好后,舀着勺药粥放到她口边。

        “甜的,我改了配方,药味很淡了。”

        镜司怜,“……”

        百里镜司见她未张口,又道,“试试?我保证不难吃了。”

        镜司怜,“……”

        垂着眸色看那勺药粥。

        光是闻着甜甜的香味,便是知道,口感肯定会很好。

        原本他给她做的那些药粥,药味已是调的很淡了,要想保存药效再将药味压下,花费的功夫一定不少。

        是她讨厌药的味道,所以才任性的觉得难吃。

        而现在这药粥,明显要比之前的更加耗费功夫。

        他究竟想了多久这个配方?

        想着,抬眼,对上他紫眸。见那眼下难掩的青影,心中不受控制的又是一疼。

        究竟又是多久,没有好好休息了?

        咬了下唇,伸手取过她手中勺子与碗。

        慢慢将勺中粥送进口中。

        甜甜的,软软的米粒,松润可口。

        几乎尝不到药味,比之一般的甜粥还要可口。

        眼眶一热,镜司怜压低着头,慢慢的将一小碗粥吃完。

        百里镜司在她将最后一勺粥放到口中时,立刻的为她再添了一小碗。

        “再吃点。”

        镜司怜,“……”

        未出声,仍旧是压低着脸,缓缓的,再是吃下几口,几口后,便再也吃不下。

        这已经算是这些日子以来,用的最多一次膳食。

        百里镜司唇角微勾着,伸手轻轻抚着她唇角。

        镜司怜看他眼,转开视线。

        想起身,却是被先一步抱起。

        被罩在厚厚的披风下,只感觉身形一闪,几个轻点间,已是落在了偌大,带上暖意的马车内。

        被放在软榻上,镜司怜看着蹲下身子将她脚伤靴子轻轻脱下的百里镜司,微皱眉。

        只觉得抚过她脚面的那只大手,灼热的厉害。

        皱紧眉,刚要缩回脚,却是被百里镜司握紧。

        百里镜司爱怜般轻抚着镜司怜纤瘦玉般的小脚,在她浑身僵硬中轻轻吻上指腹下凝脂般纤巧的脚趾指尖。

        镜司怜,“……”

  https://www.zwydw.com/book/58/58386/2724364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