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公主在上:摄政王,私奔吧! > 第二百五十二章:见百里镜司吐血了

第二百五十二章:见百里镜司吐血了

        第二百五十二章见百里镜司吐血了

        不受控制的,惊慌失措。

        猛地用力抽回脚,也是抽回间,被一个横抱,下一瞬,已是躺在了软塌上。

        “到下一行宫要将近一天行程,先躺着休息会儿。”

        镜司怜,“……”

        耳听这商议般,却是不容置喙的霸道话语,紧皱的眉更紧。

        双眼幽深也是微冷的对上那银白面具下紫眸,见那眸色中的坚持,咬了下牙。

        撑着身子翻身,背对着他,忽视身后他灼热的气息,缓缓闭上眼。

        百里镜司手缓缓搂上她明显瘦了几圈的腰身,面具下眉心紧皱。

        “午间想吃什么?”

        半晌,没等到镜司怜回话,他又轻轻道,“做你喜欢吃的虾球?再做些牛肉羹?”

        良久,镜司怜依旧未回应,百里镜司搂紧她腰,看着她带着疲倦,已是熟睡下的小脸,听她细细的的呼吸声。

        吻轻轻落在她眉心,脸颊上。

        持续几日的暴雪,给行程造成了极大的不便。

        镜司怜趴在车窗边,掀起压着厚厚毯子的窗帘,看着外间白茫茫的一片。

        呼啸的风势夹带着鹅毛般的雪花打进帘缝,一只大手快速的挡在她面前,挡下风势与雪花。

        随后,身子被勾着腰带离车窗,帘子已是同时放下。

        “病未好,不能吹风!”

        被轻摁着坐在软塌上时,上方百里镜司声音传下。

        镜司怜未动,亦是未出声。

        蜷缩着身子上了软塌,欲退开与他的距离。百里镜司却是长臂一伸,阻止她动作的同时,将她抱紧在怀中。

        镜司怜未语,似是知道挣扎也是徒劳一般,亦是未挣扎。

        许久,车内除了二人的轻轻的呼吸声,再无其它声响。

        这种异常安静也是怪异的相处模式,持续了一路。

        原本积极赶路,该是六七日的路程,因为风雪的关系,延迟到将近十日。

        直至回到京城。

        马车在快速进城后直奔皇宫。宫门外停下,镜司怜在马车停下后,便是起身。

        刚起身,百里镜司手中厚厚的狐皮披风披在了她肩头。

        镜司怜微怔下,抬脸看他。

        为她戴好披风帽子,百里镜司轻抚下她在白狐披风映衬下,更显惨白的小脸。

        镜司怜微僵下身子,侧过脸,越过他身侧,快速下了马车。

        百里镜司立在车门前,看着那道纤瘦的背影,直到消失在宫门处。

        良久,缓缓转身,也是转身的同时,身形一顿,捂住口,指缝间,有血渗透出。

        “主子!”

        马车边闻意脸色一急。

        百里镜司挥手,抚着车门旷,微动身形入了车内。

        闻意皱眉,立时翻身上了车辕,接替车夫,快速驱赶着马车驶离宫门。

        待马车走远,宫门内,上官砚一身官袍的高大的身影步出。

        看着那远离的马车,眸色微动。

        “付丞相!陛下宣见!”也是皱眉间,一小太监急急跑来。

        上官砚神色变变,转身,快速步入宫门。

        镜司怜在进入皇宫后,便是直奔御书房。

        胡公公紧跟在后,看着她明显消瘦已是惨白的脸,甚至安都未来得及请,就别说问清缘由了。

        进入御书房后,暗一身影便是跟着落下。

        “陛下!”

        落下后,先是半跪着快速行礼,而后急速起身,将手中一小小的信笺快速送到镜司怜手中。

        镜司怜接过,拆开口,草草看完。

        眯眼,急急从书架上取出六国简易地图。

        挑出云月国地图后,挥袖扫落书桌上堆积如山的奏折,便是铺平了放在书桌上。

        稍看几眼后,看向胡公公。

        “立刻传付丞相,张总督,秦什速速前来!”

        “是。”胡公公听此,立刻的点头,小跑的出了房门通传下去。

        这后又是急急的回了御书房,见镜司怜脸色肃沉,快速的倒了杯温茶放在桌边,问,“陛下,可是出了什么急事?”

        镜司怜埋首,取出笔在地图上稍稍勾画一阵。

        未抬头,道,“大漠收买云月被拒。云月现被困,求助镜沧。”

        云月皇上次所传的消息称,大漠暗中笼络云月,云月皇拒绝后,边关便是传回大漠与西黎南浔异动的消息。

        云月在其他几国中,地势较小,人口也是不如其他几国众多。

        但却拥有丰富的金矿煤矿,六国中多数煤皆是来自云月。

        若不是与镜沧交好,联盟多年,怕是早成了大漠西黎等口中的肥肉!

        好在是,云月外围所占的地理位置偏高,易守难攻,大漠与西黎等若想毫不费力的吃下云月,也是不可能!

        又因暴雪天气,三国之前也只是隐隐的呈包围趋势将云月包围住,并未大胆到敢行动。

        然现在雪停,情况便是不同了。

        刚刚收到消息,三国已是行动,并且攻势极强。

        
        r    />

        云月在这种攻势下,撑不了多久。

        研究着地图时,本就已经到宫门处的上官砚已是第一个赶到。

        进来后见镜司怜埋首勾画地图的纤瘦身影,见那消瘦的厉害,明显大病未愈的惨白小脸,眉心皱紧。

        “不说一声便离宫出走!你出走就出走吧,好歹也好好照顾自已呀!怎么弄成这样?”

        镜司怜抬脸看他眼,“传信让你做的事做好没有?”

        上官砚皱着眉,“物资与药物已是命人暗中送了一批过去,现在应该是快到云月边境内。只等需要便可第一时间送到云月军营。”

        镜司怜颔首,再是埋首在地图上。

        圈圈画画一阵,初步拟定好计划后,秦什张总督等也是赶到。

        在听到情况后,齐齐皱眉,脸色皆是肃沉。

        秦什道,“药物与军医没问题,臣这就去安排。三日便是能准备好。”

        镜司怜沉默下。

        “去我的店药房,赶在一天内备齐。军医人选你亲自挑选,今日内定下。”

        秦什道,“是。”

        这后,张总督看着地图皱眉,“陛下……镜沧边关也是正受三国攻击,此时若是要再调遣兵力援助云月,怕是边关战事会吃紧!”

        毕竟那是三国联军!

        这三国,除了南浔,其余两国在兵力上都是要大于镜沧与云月!

        镜司怜眯眼,沉思下,“先去集结兵力。先将百战军完全启用起来。”

        张总领命,“是。”

        再是商议下备战支援的策略后,张总督秦什等退下。

        镜司怜收好地图,看着已是被胡公公与几个小太监整理好的一摞摞的奏折。

        微蹙眉。

        挥手,小太监快速的将奏折送到书桌上。

        这后,镜司怜坐下身子,取过奏折,快速的翻阅。

        上官砚在一旁看的皱眉。

        “你还是先歇歇吧!这脸色,像是随时能晕倒!”

        镜司怜未看他,“去帮秦什与张总督等做准备,另去通知薛颜,百战军副统领位置,先由她接任。”

        上官砚一怔,“……她能行吗!她可是个女子!”

        镜司怜抬眼,“怎么?瞧不起女子?”

        上官砚,“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你让一个女子去领导百战军,怕是他们心底多少会有些不服!”

        “你也知道,那百战军原本都是谁的部下,他们可是跟着巫马光矢一起投诚的,原也是巫马家培养起来的。都是有些烈性的。我就怕那薛颜本事不够,镇不住他们。”

        镜司怜,“烈性又如何?转告薛颜,不服从者,不必留下。你放心,薛颜心中有数。”

        上官砚,“你就那么看中她?”

        镜司怜,“嗯。”

        上官砚,“行吧,希望她不会让你失望。是说……”

        镜司怜看他,示意他快说。

        上官砚,“……你怎么就不派我去?我觉得我比薛颜更适合,不如我带兵前去支援云月,保证尽快完成任务!让你放心!”

        镜司怜,“你不行!”

        上官砚,“为什么?”

        上官砚觉得受伤了!不会陪着这丫头这些年,这丫头压根不信任他吧!

        镜司怜见他痛心疾首一脸受伤的焦急神色,挑眉。

        “你若去了,京城怎么办?除了你,朕目前还真找不到能放心交于朝政之人。”

        以前有老师,但是老师……不在了。

        除了老师,还有百里镜司。

        但是现在……

        上官砚愣了下,随即神色一动。理解话意后,满脸惊喜!

        “所以,你是对我放心?”

        镜司怜,“再放心不过!”

        上官砚那个激动啊!激动间,又觉得有点不对劲了!

        “你不会是又要离京吧?”若是在京城,朝政一切,绝不会交在他头上啊!

        镜司怜颔首,“明日随百战军一起出发。”

        上官砚急了,“你歇歇行不行?你这瘦的,眼看一阵风都能吹跑了!这是想累死自已吗?不行!要去也是我去!你在京城好好休息,放心,我一定打个胜仗回来!”

        镜司怜看他,“去帮张总督等准备。”

        上官砚,“别转移话题!”

        镜司怜未在理会他,埋首快速的处理奏折。

        上官砚在一旁看的神色更是焦急,看她消瘦惨白的脸色,刚要再开口,见镜司怜手一挥。

        两个暗卫闪身而下,上前左右架起他。

        架着就是往外走。

        上官砚,“……”

        眼角狠抽几下!

        被架着几步带出了御书房,转脸时,见房门已是被关紧。

        眉心紧皱着,立在房门外,好一会儿,折回,不顾两个暗卫阻拦,推开点房门将脑袋探进去。

        看着埋首批奏折的纤瘦身影,皱眉,眸色动动道。

        “之前我在宫外,见百里镜司吐血了。”

        房内,批着奏折的纤瘦身影动作一顿。

  https://www.zwydw.com/book/58/58386/272436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