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公主在上:摄政王,私奔吧! > 第二百五十三章:因为有你,才有现在的我

第二百五十三章:因为有你,才有现在的我

        第二百五十三章因为有你,才有现在的我

        未抬头,但握着笔的手却是僵住。

        上官砚见此,又道,“那吐的可厉害了,身子都站不稳了。怕是伤势极重,命不久矣了!他像是怕人知道,快速躲进马车内,急急的走了!”

        镜司怜,“……”

        缓缓抬头,看他。

        上官砚接着又道,“所以,你还是留在京内,搞不好他出事了你作为他侄女还得为他主持葬礼!这领兵支援云月的事,就交给……哎呦!”

        话没落,被一只丢过来的笔重重的砸中了脑门!疼的他跳脚!

        被两个暗卫死拖着离开。

        离开时急急大喊。

        “我说的是真的!他真的吐血了!我亲眼见到的!不信你派人去查……”

        直到声音渐渐远去,镜司怜坐在桌边,紧皱着没看着手下奏折。

        下一瞬,快速的起身,取过一侧披风,疾步出了房门。

        此时,天色已是暗下。

        厚厚的积雪未化尽,月光下,映照的格外亮。

        摄政王府门,因为她的命令,摄政王府外围现在重兵把守,府门紧闭。

        虽她下过没有她的允许,任何人不得出入摄政王府的命令,但是里面的人,哪个都是来去自由。

        外方守卫是压根未发现丝毫。

        身形未停的越过府门,穿过重重房顶院落,直到停在月弦阁内那两扇熟悉的此时黑漆漆的寝室房门前。

        刚是停下身子,闻意身形便是飞身落下,神色不似往日,似是带着些紧张的半跪在地。

        镜司怜只看他与平时不同的神色一眼,未等他开口,已是沉着神色推开房门,抬步而进。

        房内,并未点灯,黑漆漆一片!

        镜司怜跨进的同时,只感觉一道阴冷的气息闪现,下一瞬,颈间被束缚住!束缚住的同时,身后‘砰’的关门声传来!

        镜司怜,“……”

        黑漆漆的房内,模模糊糊的看着眼前高大黑影。

        阴冷的气息,冰凉带着寒意的手指触感!叫镜司怜深深大了个寒颤。

        又来了!

        眼前,她确定,是百里镜司!

        只是,却是不正常状态下的百里镜司!

        如那时皇极寺洞穴内,与边关那时的百里镜司一般。

        像是失控状态下,毫无理智的百里镜司!

        感觉颈间束缚瞬间加紧!

        镜司怜不受控制的咳了几声,手抚上紧缚她脖子的大手,试着扳开那只手。

        “唔……”随着她动作,那只手却是又一个加紧!

        镜司怜咬牙,试探着开口,“摄政……王?九皇叔……”

        “你是谁!谁准许你这般唤的!找死!”镜司怜试探的话被阴冷的打断,话语间,只觉得脖子上束缚瞬间更紧!

        镜司怜隐隐似是快听到自已脖间骨头断裂的声音,呼吸快不能,她急道。

        “美人哥哥……”

        “唔咳咳……玄玄……”

        话落,紧缚在脖间的手微顿。

        黑暗中,镜司怜能感觉出眼前人身形的僵硬。

        不止是僵硬,僵硬过后,也是挣扎般的手臂微颤。

        镜司怜可以想象,他在做着怎样一番挣扎!

        脖间的束缚缓缓松了些,镜司怜深呼吸口气,忍着疼痛,咳得厉害!

        也是咳着间,听百里镜司沙哑的,似是不确定般的声音响起。

        “……宝贝?”

        镜司怜,“……”

         

        ;            抚着脖子,想说话,却是因为之前的束缚,喉间疼的厉害。

        因为那阵束缚,脑缺氧一般,晕眩的厉害!

        试了几下,未能出声,身子不稳间,被眼前黑影揽紧在了怀。

        再下一瞬,被带着放在了床上。

        只感觉眼前人身形再动,下一瞬,房内,昏黄摇曳的烛光亮起。

        镜司怜抚着脖间,气息不稳的看着缓缓清晰的淡紫帐顶。

        银发面具,谪仙般的身影快速出现在镜司怜上方视线内。

        出现的同时,口中也是被塞进一颗药。紧接着,衣领被撕开,微凉的药覆在了她纤细凝脂白白皙的脖子上。

        覆上后,大手轻抚在颈间,源源不断的温暖真气输入颈间深深的手印上。

        镜司怜视线模糊的视线静静的看着他,在不知不觉间,昏睡了过去。

        天色蒙亮,镜司怜在一个梦间惊醒!

        猛地坐起身子,满身冷汗,满脸恐慌的怔楞好一会儿。

        直到身后人将她圈紧在怀,吻着她发顶与一侧脸颊。

        “没事,是噩梦!没事的!”

        镜司怜,“……”

        涣散的瞳孔猛地一阵收缩。

        抬头,缓缓对上百里镜司紫眸。

        好一会儿的,疼痛的嗓间艰难的发出些沙哑的声音,“……皇叔?”

        百里镜司,“……嗯。”

        镜司怜眸色微动,“摄政王,九皇叔?”

        百里镜司抱着她的手臂收紧下,“嗯。”

        镜司怜,“……那么,玄玄是谁?”

        百里镜司紫眸微缩下,“……是我。”

        镜司怜双眸紧紧看着他,看不出丝毫的情绪,只是那么静静的看着。

        百里镜司紫眸对上她的,亦是静静的看着她。

        良久。

        百里镜司率先打破沉寂,“若是可能……我是想永远瞒着你的。我原本以为控制得住,原本以为,不会失控的。”

        镜司怜,“……为何失控?失控下……你会连性格都变了?”

        百里镜司抱紧她,手微颤,“……或许,那才是原本的我。”

        镜司怜,“……”

        “我不懂。”

        百里镜司,“你只要记得,因为有你,才有现在的我。这样就够了。我会努力,不再让自已失控!”

        镜司怜,“……”

        镜司怜眼微湿润,咬紧了唇。

        百里镜司捏着她下颚阻止她咬唇动作,不允许她伤害自已。

        而后低头吻住她唇瓣,轻轻的厮磨啃咬。镜司怜推开他。

        咬着唇,摇头,“我不懂你!根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说你失控下才会那样……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会那样?”

        百里镜司,“你说你隐隐记得,你五岁时见我的样子。”

        镜司怜一怔。

        久远的记忆,一些片段闪过脑内。

        那时的百里镜司……

        身子微颤,镜司怜咬唇。

        那时,记忆中的百里镜司,那周身阴冷的气息,与失控中的百里镜司,几乎如出一撤。

        百里镜司手轻抚上她脸颊,视线紧紧注视着她。

        “是流痕时,我曾告诉你,我屠尽我族人。”

        镜司怜,“……”

        瞳孔微微收缩着。

        “……炔亦城?”

        百里镜司抚着她脸颊的大手微顿下,“是。”

  https://www.zwydw.com/book/58/58386/272436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