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公主在上:摄政王,私奔吧! > 第二百六十一章:我们忘掉这些好不好?

第二百六十一章:我们忘掉这些好不好?

        第二百六十一章:我们忘掉这些好不好?

        镜司怜,“……”

        豆大的泪不停,颤着唇,她几次想开口,却是哽咽不能。

        “别哭!别哭啊!”百里镜司抱紧她,音色沙哑,“以前是我错了,我们忘掉这些好不好?我发誓以后不会再骗你,宝贝你原谅我,我们好好的在一起,只有我们,好不好?”

        “……”带着祈求的音色传进耳中,镜司怜抓紧着疼痛难忍的胸口,泣不成声。

        怎么可能再像以前一般?

        国仇家恨,欠下那么深的债,皇祖母作下的那等孽,她怎能无耻的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大雪纷飞。

        马车内,脸色苍白的人儿静静的看着手中紫色玉珠,许久,直到一只灰扑扑的肥鸽从车窗外撞了进来。

        转眼,看着那只肥鸽在车板上翻滚了几圈停下,镜司怜眉心蹙起。

        懒羊羊?

        起身想前去查看,却在起身时眼前一黑,一阵晕眩感袭来她脚下一个踉跄跌坐在软塌上。

        咬唇闭眼,待那晕眩感退去后起身几步捧起肥鸽,见羽翼出一个血洞,查探到尚有微弱的气息后手腕一动从空间急急取出药物救治包扎。

        取出一只针剂给肥鸽打下再喂了些空间谁冲调的药剂,这后方取出它爪子上细小的信筒。

        打开一指长的信笺,只一眼,镜司怜眯起了眼。

        “来人。”

        黑色身影闪进,“主子。”

        “暗一现在在哪?”

        暗卫,“回主子,暗一大人几日前接到姑苏公子的密令,已前往大漠。”

        镜司怜神色微沉,“传令影二,带朕兵符速去边关全力援助薛颜薛统领与云月太子,不计任何代价,两月内拿下西黎与南浔。令,转道,点一百影卫随朕前去边关。”

        暗卫领命,“是。”

        暗卫急速退下,这后,镜司怜看着手中信笺,咬紧牙。

        北冥诀,你最好保证与白和玖夜没事,否则……

        她不介意血洗大漠!

        夜,边关,镜沧与大漠交界处。

        巫马光矢与薛彰历经一场血战,暴风雪中,击退大漠一次偷袭,正火速清扫战场。

        一道黑色身影迎着风雪快速闪来,落下后急急将一封信笺呈上。

        薛彰接过信笺,看了几眼后,脸色发沉。

        巫马光矢,“怎么?”

        薛彰,“陛下到营中了。”

        巫马光矢神色一动,“走。”语落,运起轻功快速消失在原地。

        薛彰转身吩咐身边副将几句后,急急追上。

        营帐内,镜司怜立在桌边,埋首细看地图。

        巫马光矢带着一身雪花与寒气急急进入,进入后半膝跪地抱拳,“草民参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镜司怜未抬头,“起身吧。”

        “谢陛下。”

        谢恩起身间,对面镜司怜声音传来,“三个月,攻下大漠五座城。很不错的战绩。”

        巫马光矢,“陛下过誉了,以我镜沧军队现有的装备,只求陛下不怪罪草民与薛元帅辜负了圣意才好。”

        话间薛彰也是急急赶来,行礼后起身。

        镜司怜已看完地图,并且快速的标记完,停下手中笔,抬脸。

        &

        nbsp;“薛元帅与巫马公子辛苦了。”

        巫马光矢与薛彰二人在见到镜司怜苍白的脸色时齐齐皱眉。这一看就像是在病中,为何病成这样还要冒着雪前来边关?

        “陛下,您……”

        镜司怜挥手打断薛彰,“顾与白与谢玖夜在大漠皇手中。”

        二人神色一变,巫马光矢沉了神色,“可有对陛下提什么要求?”

        镜司怜看他眼,“要求朕亲自前去。”

        巫马光矢眯眼,薛彰一急,“陛下,您不会是打算应了要求吧?”

        镜司怜,“是。朕对你们只有一个要求,无论听到何消息,你们只管守住边关等候朕旨意即可。”

        指尖点了下桌上地图,镜司怜再道,“在朕标明的地方安排上人手,武器装备与支援人员准备好。”

        语落绕过桌子,经过二人身边时,巫马光矢道,“草民斗胆,恳请陛下三思!”

        镜司怜停下脚步转眼望他。

        巫马光矢,“陛下乃一国之君,万不可以身试险。何况陛下现在身子该是不适,这冰天雪地,如何能只身前往险地!”

        薛彰跟着急道,“臣也恳请陛下三思,臣斗胆请命前去大漠,拼死也定将顾公子与谢大人救出!”

        镜司怜,“朕说过,你们的任务是守住边关,等候朕旨意。”

        薛彰,“陛下……”

        镜司怜挥手打断他,“按朕命令行事。朕乏了,你们也下去休息吧。”

        说完进入一侧内间,关紧了帐帘。

        内间内,镜司怜进入后疲惫的坐在床边,听着营帐外呜呜的风声,缓缓倒在软被上。

        看着上方帐顶,闭上眼,那双带着浓浓受伤神色的紫眸便涌现在脑内。

        他父母临死前的一幕幕,皇祖母鲜血淋漓的头颅滚落在她眼前的场景来回转换。胃中一阵翻滚。

        “唔……”猛地起身,冲到一旁屏风后铜盆边呕吐不止。本一路几乎未进食,呕吐很快变成了干呕。

        熟悉的气息急速闪现,一只大手轻抚她后背,直到那阵呕吐感退去,以温热的毛巾擦净她嘴角。

        浑身无力的被揽紧在微凉的胸膛,听着熟悉的心跳,眼泪涌出眼眶。

        “唔……”泪水似开了闸般不停,直到抵抗不住浑身的疲惫感,不知不觉昏睡过去。

        噩梦中惊醒,发现已是在床上。天已大亮,外方练兵的声音陆续传进。

        皱眉撑起身子,精神力一动进了空间。未做停顿,直接道浴室快速洗漱穿好衣物便出了空间。

        刚闪身在床上,帐帘被自外掀开。

        白色高大的身影步入帘内,镜司怜抬眼,对上他紫眸。营帐内一阵静默,镜司怜咬了咬唇,转开视线。

        听着百里镜司将手中食物托盘放在桌子上的声音,食物的香味很快溢满营帐内,床边一陷,一勺子冒着热气的甜粥送到可她口边。

        镜司怜,“……”

        百里镜司,“乖,张嘴。”

        咬着唇垂着视线,镜司怜躲开口边勺子欲起身,肩头却是被轻压住。

        她急的抬眼,再次对上那紫眸,看他满眼的心疼与焦急,“听话,多少吃一点。”

        镜司怜一时间微楞。

        百里镜司,“乖,嘴张开,嗯?”

        看那担忧的紫眸,镜司怜手微攥紧,几乎是下意识的微张开了口。

        而后耳边便传来百里镜司那磁性好听的轻哄声,“真乖。”

  https://www.zwydw.com/book/58/58386/272436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