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公主在上:摄政王,私奔吧! > 第二百七十五章:都是黑历史

第二百七十五章:都是黑历史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

        第二百七十五章:都是黑历史

        秉着眼不见心不乱跳的想法镜司怜自空间中翻出一本页面泛黄的古籍翻开,边翻边努力稳住心神道,“好容易支走了姑苏晨宇可别浪费时间了,我们来研究下作战计划吧,我想布阵……”

        之前她还真怕姑苏晨宇那家伙冲动之下去风风火火就带人冲出去了,届时要是顾与白在,那场面可真不敢想象。

        百里镜司在她脸红红嘀咕着做什么乱撩恼羞转身时唇角笑意便是一再加深,听她此话后眉微挑下自后环住她腰下巴轻轻搁在她肩上道,“你在担心顾与白?”

        镜司怜不想欺瞒,老实道,“说不担心是假的,毕竟白灼月是他生母。白灼月会投靠北冥诀与北冥诀合作对他而言是个打击,在镜沧与生母之间他怕难全。”

        百里镜司咬她耳下,“你对他很有信心,笃定他就不会背叛?”

        镜司怜转脸看他,“你对他没信心吗?”

        百里镜司,“……”他要对他有信心做什么?

        看他一脸惨不忍睹的嫌弃,镜司怜不由笑起来,“说起来,我记起来你俩以前就不和。”

        小时候的多数记忆都恢复了,也想起了一点点百里镜司与顾与白之间的一点零碎场景,好像两人天生有仇,她零碎的一点记忆片段都是他们针锋相对的场景。

        嗯,应该说是顾与白单方面对百里镜司冷眼讥语,百里镜司的话,好像都是冷气逼人话都懒得和他拿他当苍蝇。她认真回想了下,觉得百里镜司当时能忍住没拍死顾与白可真是奇迹?

        百里镜司冷哼,“他痴心妄想!”

        镜司怜挑眉,“他怎么痴心妄想了?”

        百里镜司,“哄骗你做他未婚妻不是痴心妄想是什么?”不止痴心妄想还不知死活!当年就该杀了他!

        镜司怜,“……”黑历史啊!做什么要提!

        “那都是儿戏话,哪能当真。”

        百里镜司未语,只心说那顾与白可是认真的不能再认真。但这话他绝不会在宝贝面前说,还有什么比让宝贝坚定认为那是戏言更让顾与白绝望的?

        想着唇角噙起抹愉悦笑意,随想到什么唇角笑意更深,“宝贝,你都记起来了是吗?那可还记得你小时候答应过我什么?”

        镜司怜,“……”这又是一段黑历史!

        镜司怜尴尬想躲,百里镜司捏着她下颚不让她得逞轻咬她唇瓣道,“你答应了要做我的新娘,还说了要和我……”

        “咱们真的先讨论一下战术吧?我刚刚说了我想设阵,你看这个,这是我前段时间在空间中翻到的。”镜司怜急急将手中古籍挡到他眼前。

        百里镜司抬手却不是取取古籍而是抓住她小手放在唇边轻咬,“宝贝,逃避掩盖不了事实的。”

        镜司怜,“……”

        “宝贝你都记起来对不对?你说了要和我……”

        镜司怜将古籍一拍他胸口红着耳根逃也似的缩进了空间……

        夜,沙漠中一骥绝尘带起一路风沙。

        “报!”马上人在远见马匹铁甲壮观军队时舍马飞身而出落在领头骑着一匹高大枣红马男子身前。

        “报!周大人,所派三百精英已全数阵亡,但已探到镜沧女皇行踪,距此不过三十里。”

        三百精英全数阵亡?周锐脸微沉未待开口,他后方十几米处八匹骏马所拉的奢华马车里一道声音传出,“探到了?”

        周锐一楞,调转马头策马过去,“主子,是探到了,但是几百精英全数阵亡,属下担心有诈。”

        夹着金丝的黑色车帘被缓缓撩起,北冥诀一张更胜从前的冷冽俊脸呈现在月色下,“呵!既然是那小丫头与百里镜司,无诈才是有问题。加速赶路,三年之约都过了,孤想,那小丫头也该迫切想见到孤了。”

        周锐,“……”属下觉着镜沧女皇根本不会想见到主子您,要不然您也不需要一会儿派人去掳人一会儿又用计逼人到大漠不是?且那三年之约是您与镜沧摄政王定下的,记得当时那镜沧女皇可是一脸拒绝的。

        哎,可这些实话他这当属下的实在不敢说啊!

        “你在想什么?”

        周锐一惊,“没,就是属下也觉着镜沧女皇该是极想主子您才是。”

        北冥诀哈哈一笑,“那是当然,孤都这般想她了她岂有不想孤之理。”

        说着间手一挥,“血煞军打头阵,让……那个女人带队。孤都这般想念女皇陛下了,想必身为镜沧大公主身为女皇八姑姑的她应给更甚。”

        周锐领命,“是。”

        身着血红盔甲几千血煞军浩浩荡荡转移队伍前方急速赶路,沿路毫无任何阻碍,天色将亮,前方探子来报已是距目的地不到五里。

        领队黑纱蒙面一身黑色骑装的女子眯眼,锐利阴鸷的双眼打量四周荒芜一片的黄色沙漠,抬手,她身后几千骑军动作一致勒紧缰绳缓缓停下。

        同时马上女子挥手,十几道纤瘦身姿曼妙的侍女闪现,在她又一个挥手动作后,往前方四处散开。

        久久不见前方有动静,黑衣女子眯起的眼见紧,挥手正欲再派人突然一阵狂风袭来,卷起漫天狂沙,马儿不安嘶鸣,几声惨叫伴随着几道身影重重摔在了女子马前。

        “宫,宫主……”音未落声已断,呜呜鬼啸般声中风沙渐渐消散,随着风沙散尽,嘶鸣的马儿发狂般乱窜,血煞军中抽气声惊呼冷喝声不止。

        女子看着马前那几道不知是死还是昏的身影,听身后一阵噪杂声起。

        “怎么回事?这是哪?”

        “山壁?”

        “怎么会……”

        “这一带明明皆是荒漠……”

        众人回神这才发现周围景象已是大变,之前的荒芜黄沙全然不见,他们现在置身在一处似是谷底之中。两侧崖壁距离不过二三十米,谷内白雾渐起前后道路蜿蜒曲折深不见底般。

        未知的恐惧侵袭众人心头,惊呼声更甚。

        “安静!”黑衣女子眯着眼一声冷喝,同时挥手。

        她身侧一将领点头抽刀飞身对着一侧崖壁砍去,刀尖触碰石壁,火花一闪哐当一声银刀断裂。

        又是一声惊呼声起,有小兵抽刀砍向另一侧崖壁,再是哐当一声刀裂。

        将领神色有些慌张,“崖壁是真实存在,不似幻术!”

        黑衣女子眸色动动挥袖间几把银刀射向前方雾气中,银刀如被吸入浓雾中般,瞬间不见,许久未传来银刀落地之声,似是凭空消失无影无踪。

        另一方,距血煞军十几里之地的大漠主军,周锐骑在高大的马上静等前方消息,边上奢华的大马车内北冥诀举着一白玉凤冠借着照进车窗的阳光欣赏。

        “不错不错,不愧是大漠皇族之宝,凤形雕刻完美至极果然精致生动。这双眼像极了那高傲的丫头,孤已经能想像的到小丫头戴上这凤冠成为孤皇后的样子了。”

        周锐,“……”主子您认真的?大漠凤冠再好能有人镜沧女皇的传承龙冠好?镜沧女皇怕是只有脑子有坑了才会舍龙冠戴凤冠!

        但看自家主子一脸白日做梦的兴奋劲,他作为衷心耿耿的属下还是别戳主子心窝的好。

  https://www.zwydw.com/book/58/58386/272436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