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公主在上:摄政王,私奔吧! > 第二百七十七章:想看你对我笑

第二百七十七章:想看你对我笑

        第二百七十七章:想看你对我笑

        他作为流痕时她唤他的语气中或许会带着信赖依赖,但更多的是敬重,远没有唤他皇叔或美人哥哥时的软糯,似糖果一样甜甜的,但却也令他怀念。

        “我喜欢你唤我,什么都行,可是你好久没唤过我了。”

        镜司怜,“……”仔细回想,她好像确实许久未曾唤过他称呼或名字,不是她不愿意唤,而是在知道他真正身份后不知该如何去唤。

        他是九皇叔,亦是流痕,还是她记忆深处自母后去世后第一个给她温暖,更会宠着她惯着她的美人哥哥。

        虽然现在知道她的‘美人哥哥’其实也并不是真正宠着她,那时候他心底该是极恨她这个仇人的孙女才对,会由着她惯着她也只是利用她……

        收回思绪她把视线转向桌面阵盘上道,“原本布阵时没时间寻书籍上所说的玄石我还担心阵法威力会不够,现在看来是想多了。只是轻易便演变成杀阵这点怕就是玉石取代玄石的弊端。”

        百里镜司深看她会儿揽紧她取过她手中余下的极快白玉石,“阵中人杀意戾气太重才是最主要原因。”

        手中空掉镜司怜拿过一旁古籍稍稍看了下后再是对比下阵法,点头,“确实。”大漠军一向以嗜血好战,如若戾气轻那么一点之前也不会两队在雾中刚接触就失去理智般动起手来。

        再是看眼阵盘,她转脸对上百里镜司紫眸,“白灼月还在阵中。”

        百里镜司,“你想放她出阵?”

        镜司怜,“……我与她从来无仇,其实早在几年前我请顾与白重回镜沧前我便知道迟早会有这一日。白灼月恨急了皇祖母也更恨急了镜沧,她的恨我理解,换做我是她怕是会做的更甚。”

        灭门之仇岂是那般容易放下的?虽不是皇祖母亲自动手却也逃脱不了干系,若是皇祖母但凡有一点仁慈仁义也不该那般舍弃白家,功高便盖主,说到底皇祖母是忌惮白家就如同忌惮顾家与当时的巫马家一般。

        “我不会动白灼月,无论如何是我们镜司皇族亏欠了他们白家。”看着阵法再是思索下,“她就交给顾与白,我只需确保她生命无忧便可以了,人数控制的差不多了就先放他们出阵吧。”

        百里镜司笑,“好。”说着见将手中玉石投入阵盘。

        镜司怜,“……”

        看着那几枚玉石落日阵盘后桌面阵法的变化,先是抽了下眼角而后没忍住噗的一笑。

        “有你这样把路留的这般明显的吗?大漠军能敢走才怪!”

        百里镜司见她笑的开怀唇角不自觉跟着扬起,“敢不敢都会走。”

        镜司怜思索下,又是低笑一声,“确实。”

        那方,随着玉石落入阵法中心突降一阵狂风,正盲目交战的人马皆是人仰马翻,惊叫伴随着惨叫不绝于耳。

        随着那阵狂风席卷后,浓厚的雾气渐渐消退周围景象也慢慢映入大漠军眼中。

        “这……”周锐抓着马车车窗边缘以固定住身形,风势稍停后他放下遮挡双眼的手臂而后瞬间呆滞住。

        入目一片血红,尸横遍野,偌大乱石丛林内哀嚎声不断,饶是心中早已有了准备周锐此时也仍不敢相信自已的眼睛。

        “是……血煞军?”他身侧一将领惊魂未定震惊叫道。

        周锐眉心紧蹙,扫视周围,见尸体中果真有很多是之前派出打头锋的血煞军眸色中也是难掩震惊。

        也就是说,之前与他们交战的是被先一步派出去血煞军?可是这怎么可能?探兵回报时血煞军距离他们可是将近又十几里的路程。

        想着他脸色一变,难道……他们所以为的入阵时间本就不对?其实他们是早在阵法之内了?

        越想越心惊,周锐看向车窗内神色阴鸷的北冥诀,“主子?”

        北冥诀眯着眼,“去把那个女人找出来,立刻。”

        周锐领命,挥手,周围十几伤势不重的士兵四处散开。也待此时散开雾气的丛林中渐渐出现一条十几米之宽蜿蜒的道路,沿着茂密的丛林一路延伸。

        有士兵发现后不顾身上伤势第一时间飞奔前来禀报,周锐在北冥诀点头后飞身前往查看。

        道路上并没有太多雾气,路两旁的丛林内却仍是雾气弥漫,之前彷如近在耳边的鸟叫虫鸣都消失不见,静的诡异。

        周锐正想进入探查却是猛见蜿蜒道路上一道浑身是伤的身影快速的掠来,正是之前他第一次派出去查探林间的暗卫。

        那人飞身落下后便半跪在地,因为跪地的动作膝盖上伤口血溅了一地,他却是毫无感觉一般,脸色麻木道,“大人,前方林间发现疑似出口的道路,属下几人皆是在那相遇,余下几人正在往外探查。”语气毫无情绪,明显是受过特殊训练已是屏除一切痛觉感应的死士。

        周锐,“你说……你们皆在那相遇?”

        暗卫,“是。原本进入深林后雾气突然变重,属下等施展不开无法寻探,正盲目寻路中撞上了另外几人,雾气中属下等未分清彼此相对交了手,直到一阵风卷过方认出彼此停下同时发现了道路。”

        周锐思索下,“在这候着。”说完飞身几个轻点落回北冥诀马车旁快速禀报。

        北冥诀听完眸色微深。

        周锐道,“主子,既然前方无路,我们不如试试。”

        北冥诀看他眼,挑眉,“如果是你,在困住了敌方明明可以轻松灭了敌方时会无故放过对方?”

        周锐,“……”

        北冥诀,“这明显就是圈套。”

        周锐,“……”不知为何,他觉得如果对方是那镜沧女皇的话倒是有可能。虽只见过那女皇几面,周锐却清楚记得她那双看凛冽中不失清澈的眼,有着这样一双眼的女孩子心思不会太复杂。何况镜沧自开国至今一直都是秉持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能活虏就绝不会滥杀。

        但……到底是身为一国女皇,身上也有该负的责任,被逼急了赶尽杀绝这事也不是不会做。何况她身边还有个谁都看不透的百里镜司。

        不过,若真是想将他们赶尽杀绝之前的雾阵又为何要撤?之前的雾阵不说将他们一网打尽,折损他们大半兵力是绝不在话下的。有必要撤了雾阵再将他们引入别的陷阱吗?明显吃力费时。

        还是其实是那雾阵原本就支撑不了多久?这道路后面怕是有更厉害的阵法等着他们,也或许就是那百里镜司故意变阵想羞辱折磨他们?

        周锐见北冥诀神色心知主子和他是一样想法,他道,“主子,不如属下带一队人马前去查探?”

        北冥诀沉思下,“不必。整理队伍,让半数兵力进入林间,任何阵法皆有薄弱点,找出阵眼毁阵。其余半数人稍作休息后与孤一起进入林道。孤就看看到底还有什么大阵等着孤。”

        周锐,“主子是想以身试险?主子三思!”

        北冥诀,“不要废话。”

        周锐,“……是。”

        这边车辕上镜司怜还不知道自已之前险被周锐脑补成了圣母,看着桌面阵法上变动,白玉之上的血红已是退去了大半露出了些许原本的色泽,只是未等这血红退去有半数的红色突然涌向阵法一侧,叹了口气。

        转眼看百里镜司,“你说他们是不是阴谋论脑补的太多了?光明大道都留给他们了不敢走就算了还尽瞎折腾。”

        阵法已经被改变,进入林间后会发生什么就连她这个布阵的都不太敢确定了,毕竟她还没完全参透这个阵法呢。

        百里镜司笑亲亲她脸颊,“他们怕道路另一头会有什么更厉害的惊天大阵等着他们。也觉得我们肯定要故意折磨羞辱他们。”

        镜司怜又是噗的一笑,“所以你就是故意想捉弄北冥诀他们才把出阵的路留的那么明显的?”

        百里镜司看着她笑颜有些入迷,唇角跟着那笑微微弯起,“不是,我只是想让你开心,想看你对我笑。”

        镜司怜,“……”毫无防备又被撩,她觉得她的心脏急需一针强效镇定剂。

  https://www.zwydw.com/book/58/58386/272436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