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公主在上:摄政王,私奔吧! > 第二百九十二章:怜氏一族的血脉

第二百九十二章:怜氏一族的血脉

        第二百九十二章:怜氏一族的血脉

        忘了落泪,镜司怜睁大眼呆呆的看着他。

        将口中血喂尽,两唇相离,百里镜司额抵着她的,指腹擦拭她唇角微微的血渍。

        “乖,没事了,别怕。”

        镜司怜,“……”嗫嚅下唇,刚停下的眼泪又落,压下心头种种疑问更咽着将脸埋进他胸膛。

        这一幕显然刺激到对面鬼面男,似乎再也压抑不住情绪他几乎是咬牙启齿道,“放开她!”说着间手臂一动一道强劲的气流袭了过去。

        身后猛地一阵蚀骨的冷意袭来,她一惊的抬脸未来的急转脸已被百里镜司带着闪身后退。躲开那道攻击的同时一道浑厚的掌力回送了过去,鬼面男闪躲后眯眼咬破食指,伸手在空气中似是快速画下了什么。

        随着他动作,他脚底几米范围的血红彼岸花突然一阵诡异的扭曲疯长,眨眼间根茎便是长成婴儿手臂般粗壮,随着他手臂一挥的动作扭曲着身子齐齐对着百里镜司与镜司怜袭去。

        看着那扭曲而来的大片血红,百里镜司内力一动直逼手腕上伤口,血液一阵急流落在脚侧几株彼岸花花瓣上,那彼岸花的花瓣似是有生命一般快速的吸收血液,吸收的当下一阵红光乍现,比之对面几倍粗壮的根茎急速的袭了过去。

        抵挡下便的同时花瓣中心齐齐散发出红色的雾气。鬼面男神色一变急速的后退却仍是被那急速的根茎伤到手臂。

        待退出红雾范围对面已是没了那两道身影,他咬牙,冷笑声,“真残忍。明知只要带着她便不可能走的出本座的血脉幻境,又何必给她希望图做挣扎……”

        镜司怜只觉得被带着急速的飞离原地,随着离原地越来越远,他们仿佛进入了一片林子。不知过了多久,抱着她的身影停下。雾气不知何时也变得浓厚,似是在他们停下的周围设下天然的屏障,镜司怜脚落的的瞬间感觉百里镜司身子一僵,紧接着便见他一口血吐出。

        “皇叔!”

        “没事……”百里镜司想安抚她,却是话到一半没忍住的又吐出口血,身形一晃,神色一阵痛苦额上青筋都隐隐暴起。

        镜司怜急忙扶住他靠坐在一棵树干上,颤着手掏出白玉瓶子倒出一颗补血气的药先给他服下,看着他手臂上那深深的咬伤,从袖中掏出药边上药包扎边落泪。

        对与之前他喂她血的事情她疑惑万分,不懂他的血为什么能压下那个鬼面男对她的控制,想问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包扎完后,用帕子轻轻擦拭他唇角血迹一手边颤抖的探上他手脉。

        乱,紊乱的脉象叫她探查不清他的身体情况,脑内的空间鉴定开了却迟迟得不到检查结果。

        她急的几乎慌了手脚,脸色白的如纸,“你刚刚被他伤到了?是内伤?我们进去……”空间中有医疗仪器,一定比号脉查的精准,说着抓着他手刚要动精神力却是听百里镜司道,“宝贝不行!”

        “为什么不行?”实在慌的厉害,镜司怜声音都是颤的。

        百里镜司看她满是泪痕,慌乱惨白神色几近崩溃却咬牙试图努力镇定的小脸,心疼的紧,拉着她靠在怀中轻轻抱紧。

        “宝贝,这是在他的血脉幻境内,他的主场。若是我们消失,他会第一时间察觉。”

        镜司怜急道,“就算他察觉也不知道我们在哪的!”

        “他虽然不知道,可只要我们在这幻境内,他却可能会随着我们进去。”这便是这幻境的霸道之处,那个鬼皿一族已经锁定了怜儿,在这阵法幻境内,无论她在哪都躲不过他。空间与她的身体息息相关,他不能赌。

        镜司怜瞪大眼,“怎么可能?那如果不能进去你该怎么办?我……”

        百里镜司吻住她唇,轻咬她唇瓣几下后,捧着她小脸,看着她恐惧的神色安抚的吻她眉心,“宝贝别怕,冷静点嗯?”

        镜司怜颤着唇,努力的想控制自已,让身子不再发抖可是怎样也做不到,“我……我也不想这么没用。我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眼睛的瞬间本能的就惧怕了……那恐惧比死亡更可怕。”更恐怖的是在那个人的控制下她甚至连死的想法都无法生起。

        “我明明不想……可是他让我过去时,我却莫名奇妙的想要听从,无论怎么反抗都不行……”感受着自已仍在颤抖的身子镜司怜崩溃般的啜泣,“我为什么这么没用,我害你受了伤……”

        百里镜司不停亲吻她,“不是你的错,宝贝,我这只是旧疾。而且,惧怕他的并不是你。”

        镜司怜不解的看他,百里镜司吻掉她眼角泪珠轻轻拍着她后背,“你应该感受到了,反抗不了他的是你体内的血脉。宝贝能坚持住唤了我,让我听到寻到你的位置,这已经很棒了。要知道原本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血脉禁锢的厉害之处他们百里一族比任何人都清楚,千年以来,能反抗恐惧冲破禁锢的怕是只唯有他的宝贝一人。若是她没有冲破禁锢呼唤他,纵使他再厉害也不可能从血脉幻境中寻到她。

        想着也是收紧抱着她的手臂,天知道之前他有多恐慌,若是没有及时寻到她,若是被鬼皿一族那人触碰到了她,带走了她,他不知道自已会怎样……

        镜司怜靠在他胸膛,因他的话脑内似是有什么东西触动了下,她不确定的问,“血脉……我母后?”

        百里镜司颔首,“是怜氏一族的血脉。”

        镜司怜此时只觉得脑内混乱一片,心头疑惑太多太多,她从未想到会是这原因。

        “为什么?我母后……她……为什么怜氏的血脉会惧怕那个人?你知道原因,知道一切?你……”

        百里镜司刚想开口,却是猛地察觉雾气外一阵异样,眯了下眼。

        看着怀中镜司怜收紧手臂亲吻她眉心,“宝贝,等我回去给你解释。现在记住我说的话,我的宝贝是最棒的,不会惧怕任何人。所以告诉自已,你并不惧怕他好吗?”

        镜司怜怔楞了下,在那双紫眸的注视下,缓缓点头,语气微颤神色却坚定了下来,“……嗯。我不怕他。”

        百里镜司勾起唇角,“宝贝真棒!”

        摸摸她的小脑袋亲了又亲表扬她一番又接着道,“我的血可以暂时压制住你体内的血脉,所以别怕。还有一点一定要记牢,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决不能让他碰到你,哪怕只是一片衣角。”

        镜司怜拼命点头,就算他不说她也绝对不会让他碰到,死都不要。

        百里镜司唇角笑意深深,“真乖。”

  https://www.zwydw.com/book/58/58386/316166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