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公主在上:摄政王,私奔吧! > 第二百九十四章:他又骗我

第二百九十四章:他又骗我

        第二百九十四章:他又骗我

        说着间猛地想到什么,垂眼看看自已脚底周围,不知何时,六角以血绘制的阵法缓缓浮现,泛着点点白光,光芒汇聚的尽头正是裂缝位置。

        “禁术惑生?”

        他转脸阴着双眼看百里镜司,“你一直在拖延时间?打从你进入幻境开始你便只想换她出去?”说着间手中一把寒意逼人的银剑划出一道银光直袭过去。

        百里镜司横抱起镜司怜随着光芒飞身,落稳的一道掌力震开那剑气同时伸手抓住裂缝一边运气,咔嚓声声,原本细细的只不到几厘米的裂缝被撕扯至半米之宽。

        追过来的鬼面被一道阵法光芒阻碍了行动,咬牙切齿冷道,“不愧是百里一族,痴情的很。就算本座说把她还给本座,本座放你一命你也是不可能同意的是吧?”

        百里镜司置若罔闻,吻了怀中急着欲开口的镜司怜好几下轻轻道,“要乖乖用膳,好好休息,不许哭,照顾好自已……”

        镜司怜蹙眉,什么意思?他不和她一起?

        没等开口询问鬼面冷声便传来,“本座的妻,惑生的代价是以命换命,若他换你出去他必将永生被困这幻境折磨中,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这样你还要出去?过来,本座说过,只要你过来,本座便放了他。”

        镜司怜怔住,“他说的……是真的?”

        百里镜司伸手抚摸她脸颊,“乖,听话。我迟一些回去。”

        镜司怜摇头,“你撒谎,要是能离开你不会放我一个人!”

        百里镜司低头吻她眼角泪。

        镜司怜咬牙抱紧他,“我不管,我和你一起,你在哪我就在哪……”没完的话全数被封进百里镜司口中,再下一瞬感觉到一股推力……

        梦中一个惊醒,床上的人睁大着眼睛,满头冷汗呼吸不稳。

        良久,毫无焦点的视线缓缓恢复,微微收缩的瞳孔紧盯上方帐顶熟悉色彩花纹。

        脑内迷糊的信息断断续续,渐渐凝聚成片,本就惨白的脸色瞬如白纸,“皇叔……”

        想下榻感一阵无力,想起身都不行。微沉的肚子叫她有种奇异的感觉,吃力的撑起上身,视线对在薄被下腹部那微微隆起处……

        房门轻响,随即传来婢女大惊大喜,“陛下您醒了?”

        殊音激动喊完对着门外还未进来的婢女喊了声。

        “陛下?”殊音三步并两步几乎是小跑着到了床前放下手中食盘,见镜司怜视线,神色微微一变小心道,“陛下,您受伤昏迷,这段时间您一直在昏睡,您有孕五个多月了……”

        镜司怜缓缓抬头看她眼,聚力掀起薄被,视线对上自已隆起的腹部,好一会儿。久未开口的声音微哑,“……五个多月?”

        怎么会?她记得她怀孕方不到三个月?

        “是的。陛下好容易醒来,奴婢已让人传了秦院首……”

        “皇叔在哪?”

        殊音愣了下,“陛下,摄政王因事此时不在京城。”

        镜司怜,“他在哪?”

        一阵威压袭来,殊音额上隐隐有汗滑下,“陛下,陛下您好好修养身子,王爷很快便能回来陪您……”

        “朕只问你他在哪?朕知道你和莫言都是他安排的人,若你的级别不够知晓他的行踪便去找级别够的来。”

        殊音身子一僵,扑通一下跪在地上,哑声道,“陛下……”

        镜司怜见她如此,心中那丝期盼彻底消失,眼前阵阵发黑,挣扎着起身下榻,“皇叔……”

        “陛下不可!您刚醒来身子尚虚……”殊音从地上爬起急急上前阻止。

        门外噪杂的脚步声急急靠近,一道苍老难掩关怀的声音在门口响起,“你这孩子!好容易醒了这是逞什么能!还不快躺着!”

        镜司怜,“……”身子僵硬一瞬,不敢置信般望去,视线触及到一道仙风道骨般身影后,眼泪刷刷往下掉。

        “老……老师?”

        “不是我老头子还有谁?”老太傅吹胡子瞪眼急急过去,步伐之快让紧跟他身后的姑苏晨宇与秦什等人都为他捏把冷汗!生怕这大把年纪的再摔上一跤。

        到了床边接过殊音的活将仍呆愣愣看他的镜司怜摁在床边坐着,“你这孩子,不知道身子重要小心些吗?老头子我一把年纪还要照顾你起来了!”

        镜司怜,“……老师?”

        “你刚刚唤过了。”

        镜司怜,“您……您活着?”

        太傅瞪眼,“老头我当然活着!都是那该死的百里镜司一直将老头子我关在这,不然的话……”

        抱怨的话没完被镜司怜扑到怀中的大哭声打断,镜司怜哭的几乎上气不接下气,似个孩子般。

        “骗子!呜呜骗子!皇叔大骗子……我就知道他是个大骗子……大坏蛋……”

        太傅轻拍着她后背安慰,“对对对,他可不就是个骗子!”

        镜司怜,“他骗我,说您死了,我当时生他气,信了……”

        她该知道的,知道那又是他骗她……为什么当时就相信了?为什么要生他气……

        太傅,“你就不该信他的话!”

        镜司怜,“我知道……我知道……刚刚也是,我说了要和他一起,可是他……他把我推出来了,他骗我……说很快回来……他又骗我……大骗子……”

        太傅蹙眉,大概知道怎么回事,叹气,“没事了,哭出来就没事了。”

        镜司怜已是脱力,哭声断断续续,挣扎着又要起身,“老师……我要去找他了,我怕……我怕再耽搁就找不到了……”

        “你这孩子冷静点!”太傅一声冷喝,让镜司怜身子微顿。

        平日里总是明亮狡黠的大眼此时满是泪水,明亮的光芒只余一片暗淡,口中只呢喃般反复一句,“我得去找他……迟了我怕找不到了……”

        太傅心疼不已,拉住了她避免她乱挣扎伤到身子,“你这孩子,你低头看看,你腹中还有孩子,你不好好照顾自已,是想让他担心?”

        镜司怜一怔。好一会儿,手缓缓抚上隆起的腹部,眼泪一滴滴的落的更凶。

        太傅,“冷静点了吗?”

        镜司怜眨着泪眼,半晌点头,“……嗯。”

        他说了,他说要她照顾好自已。他还说了,说了不许她哭……

  https://www.zwydw.com/book/58/58386/319313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