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公主在上:摄政王,私奔吧! > 第三百零二章:这么重要的事你到现在才说?

第三百零二章:这么重要的事你到现在才说?

        第三百零二章:这么重要的事你到现在才说?

        镜司怜食指轻点了几下桌面,“药用下去,醒了便带着来见我。”

        “是。”影三领命退下。

        镜司怜视线转向上官砚,“你很闲?”

        上官砚笑眯眯的凑上来,“这不你回来了,我卸担子了吗……你……你这样看我干嘛?”

        镜司怜挑眉未语。

        姑苏晨宇实在要被他蠢哭了,抬脚踹他屁股,“还傻在这做什么?快去做你小叔的工作去啊!让他想说什么知道什么赶紧说出来!破坏了摄政王府那么些稀世珍宝你是真不想还了?就你那点俸禄干一辈子够还吗?”

        上官砚,“……”

        原本还没心没肺笑眯眯的脸顿时一片愁云惨淡,“我小叔他……实在不是我不想劝啊,是我小叔那人固执的很,他不想开口,便没人能叫他开口。而且吧……”

        顶着镜司怜与姑苏晨宇两人眼神压力,上官砚没骨气的实话道,“而且你们就没看出我很怵我小叔叔吗?”

        姑苏晨宇道,“这我还真没看出来!我只看到你有种能随时将他气死的本事!”

        说着拍拍他肩头,“少年,别太小看自已,发挥你的本性去吧!我保证只要你嘴不歇话不停,没完没了缠他几天,到时你问什么,他答什么。”

        上官砚一楞,“真的?”

        姑苏晨宇肯定的点头,“比珍珠还真。”

        摸摸下巴,上官砚突然觉得这办法或许还真可行,从小到大,好像真的只要他泼皮耍赖不屈不挠,好像就没有办不成的事儿?尤其实在小叔叔面前!

        想着又是想到什么,隐隐有些担忧,“但是这次……我怕是真的不行?”

        姑苏晨宇挑眉,“怎么?真有什么大隐私?”

        上官砚皱眉,思索下道,“我刚刚从他房间出来,他这次脸色……前所未有的严肃。我从小到大,从没见他如此。还有……我觉得,这事儿……可能关系到我小姨了。只要是关于她的事情,我小叔从来都是最谨慎的,就算是我……”

        停顿下,他不甘的道,“就算是我,也得排后。”

        姑苏晨宇眸色一动,“你小姨?”

        姑苏晨宇,“嗯。说是小姨,其实也不是亲的。据说她是我娘亲的一个远亲妹妹,也是……我们上官家的主子。我小叔当她是自已的命,你们知道吗?我小叔之所以会被传成千面神偷,完全是因为她!”

        镜司怜,“……”

        姑苏晨宇笑问,“该不会他所偷的东西都送给你小姨了吧?他盗着各国宝物,是想讨佳人欢心?”

        上官砚道,“是想留着讨她欢心不假,但是,若是能送出去倒也好了。”

        姑苏晨宇道,“什么意思?”

        上官砚,“我小姨小时候出事失踪了,也不是说失踪。该说是被人抓到海岛去了,这些年,我小叔叔经常到海岛寻到……”

        “你等等!”姑苏晨宇急着打断他,看了眼镜司怜与她对视一眼后,又是看向上官砚,“你说你小姨是被带到了海岛?说你小叔这些年经常到海岛?”

        上官砚点头,“是啊。但是一直都未寻到,她就跟人间蒸发了一样。我时常私下里暗想,说不定其实她已经……”

        已经怎样,即使不说,房内三人也能知道他所想。

        镜司怜眸色动动,道,“你小叔之前说我像什么人,你可知道是谁?是你那……失踪的小姨?”

        上官砚闻言一楞,看向她,“应该不是,我小姨失踪时还是个在襁褓中的婴儿。”

        镜司怜,“……”抽抽眼角。

        姑苏晨宇差点又要动脚,端起茶喝了口,“那你小子罗嗦这一堆究竟想说什么呀?”

        上官砚看了下镜司怜,犹豫半晌,呐呐道,“他说的像,应该是像我母亲。”

        “噗……”姑苏晨宇喷茶。

        镜司怜眼角抽搐的更厉害了。

        姑苏晨宇跳起来一把抓住上官砚衣领,“你说什么再说一次?”

        上官砚被吓了一跳,愣愣道,“就是像我娘亲啊!”

        姑苏晨宇一掌拍上他脑袋,“你个白痴,这么重要的事你到现在才说?”

        上官砚被拍的脑袋懵懵的,“这事……重要吗?何况,我没说过吗?我早说过了的呀?”

        镜司怜姑苏晨宇皆是一楞,姑苏晨宇问,“何时说过的?”

        上官砚抓抓脑袋,想了下,“什么时候?这个好像有点久远……啊!想起来了,好像是我刚进皇公主府那会儿,我说了的,我说小公主你笑起来好像我娘!”

        镜司怜,“……”

        姑苏晨宇,“……”

        是真够久远的了!

        不管怎样,他觉得像是终于抓到了重要的线索了。看镜司怜神色,想来,不止他一人如此想了。

        将上官砚摁紧在凳子上,姑苏晨宇快速给他倒了杯茶,问,“说说你母亲,她的家族,背景如何?你说她和陛下像,究竟是怎么样个像法?有几成像?你母亲与你失踪的那小姨又有几成像?”

        上官砚怔楞楞接过茶,望了眼镜司怜,见她也是一副等着他回答的模样,认真想了下,组织下语言道。

        “我娘亲姓君,我小姨也姓君。家庭背景……除了是上官家的主上,别的我不太知道。我问小叔,小叔也是一知半解,很多事,也并不和我说。我只隐隐记得,小时候我和娘亲常年住在一处山谷里,而父亲则是一直带着族人们在外奔波,娘亲说,他是在保护我们,是在想办法帮我们躲避仇家的追杀。”

        “直到我五岁那年,我们躲藏的山谷被发现,逃亡中娘亲为救我被擒。父亲告诉我,他必须要去救回我娘亲,他把我藏在一处农家的草垛子内,让我等他们……”

        上官砚停顿了好一会儿,哑声道,“我在那里等了好久,好久,他们始终没回来。不知是过了几天又几夜,我又饿又冷后来昏了过去。再醒来,见到的就是我小叔。小叔红着眼说……他以后会代替父亲和母亲照顾我。那时我明白了,父亲和娘亲都不在了。”

        镜司怜,“……”

        姑苏晨宇,“……”没想,这又是一可怜的娃!

        上官砚道,“我第一次见陛下时,就觉得很像……原本,我都快忘了我娘亲的模样了。但是……也不是说真像,但笑起来,就特别特别的像……”

        姑苏晨宇,“……所以你就想方设法赖着她?”

        上官砚,“才不是因为这样!反正……反正也许有这方面的原因,但是……”

        姑苏晨宇挑眉,看了下镜司怜,对上官砚道,“是不是觉得像是有点那种微妙的……血缘联系?”

        上官砚眼一亮,“对!就是有这种感觉!就觉得她亲切,特别想靠近她,保护她……”

  https://www.zwydw.com/book/58/58386/320487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