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公主在上:摄政王,私奔吧! > 第三百零七章:这个声音……她曾在梦中听过

第三百零七章:这个声音……她曾在梦中听过

        第三百零七章:这个声音……她曾在梦中听过

        “陛下?”南宫瑾见她脸色突的一白,额上都开始冒冷汗,似是在隐忍什么般皱眉急问。

        镜司怜抬手抚了下眉心,咬了下唇努力压下这阵疼痛,轻轻摇头,“……没事。”

        千面却道,“陛下你这可不像没事的样子啊!你……”

        镜司怜抬手打断他,“劳千面先生担忧,朕真的无碍。”说着视线重新看向南宫瑾,“只要有鬼皿族的血液,你真能打开幻境?”

        南宫瑾,“瑾定当尽全力一试!”

        镜司怜点头,挥手,一暗卫闪进。

        “陛下。”

        镜司怜道,“京城一切加快速度,着手准备前往海岛事宜。”

        “等等!”千面脸色严肃的厉害,“你们这几个孩子,枉老夫说了那么多,还是要乱来?你们可知道去海岛的路有多远有多危险?可知道自古以来,有多少船只损毁沉没在去海岛的路上,又有多少人丧生在这路上?何况殿下现在还有身孕……”

        “千面先生。”镜司怜道,“朕知道先生是好意,但是,朕必须去。”

        “陛下……”千面还待说,被上官砚拉住。

        “小叔叔!”上官砚看了看镜司怜脸色冲千面摇头。

        事情关于百里镜司,没人能劝得了陛下的。看着镜司怜越来越白的脸色,他皱紧眉道,“我去叫秦什!”说完便转身。

        镜司怜唤住他,“不必。你去帮我做另一件事。”

        上官砚转身,“真不用叫秦什?”

        镜司怜点头,“不用。你立刻调暗影去查端木家族。尤其是,端木连城的去向。”

        上官砚,“端木家?事情与端木家有关?”

        镜司怜揉着眉心,“你去就是了,一切小心。”

        闻此,上官砚虽有大堆疑问却也不再多问,点头,几步翻窗离开。

        南宫瑾眸色微动的道,“陛下见过端木连城?”

        镜司怜点头,“曾有一面之缘。”

        南宫瑾,“……你怀疑端木连城身份有问题?”

        镜司怜看他,“嗯,有些事……也有待确认。怎么?你也有同感?”

        南宫瑾笑,沉思下道,“端木连城此人我也只在少年时与他多打交道,后来再见,我们二人都已是青年。怎么说呢,后来的几次见面,我总觉得……他浑身透露着些说不出的违和感。不过,总都说女大十八变,这男儿长大了,来个十九变也未必不可能。”

        镜司怜一手揉着眉心,一手取过茶杯在手中翻转几下,道,“养成到少年时的习惯若想一朝改掉,不易。”

        南宫瑾,“……也是。”还想再问,但见镜司怜眉越皱越紧,额上汗珠似是都多了层,他道,“陛下你……”

        镜司怜摆摆手。

        千面急忙上前要查看,镜司怜道,“朕没事。只是久坐乏了。”

        南宫瑾皱眉,这怎么看也不像是单纯的乏了?

        千面急道,“陛下还是请御医吧?”

        镜司怜,“真不必,朕休息下便好。朕知道自已现在的情况,不会让自已有事。”

        两人闻此,见镜司怜坚持,也不知该怎么再劝。便双双起身退了出去。

        待到二人脚步声远去,镜司怜看了下紧闭的房门,咬牙忍着疼痛难忍的头想起身,却是突然空间中一阵引力牵引,瞬间将她拉了进去。

        刚进入,便感觉到空气一阵阵的扭曲,立在药园内,看着不知何时布满雾气的园子,镜司怜下意识的感觉到丝危险。

        意识一动想出去却发现不能。咬牙,身形一动,人已在别墅内,落在二楼窗边沙发上,看着外方白茫茫扭曲在一起的雾气,脑内那疼痛骤然再加剧。

        镜司怜咬紧了牙忍了几秒,终究没坚持住疼的晕了过去。

        满是雾气的山谷中,镜司怜左右巡视一圈,叹气,又是这里。想来是她晕过去后,不知不觉也是不知何故又被带进了这里。

        伸手握了几下,镜司怜皱眉,是真身或是精神力?

        看着围绕在身体周围的那几缕白色雾气,比之前次似是还要活跃般,颜色甚至不再是纯白,隐隐的带上了些淡紫的色彩,此时像个顽皮的孩子一般,围着她不停翻转跳跃……

        “娘亲……”

        镜司怜,“……”脑内一道稚嫩的声音响起,镜司怜一惊,左右再是查看。

        “娘亲……”

        镜司怜,“……”这个声音……她曾在梦中听过。

        看着飘到眼前的那缕雾气,她睁大眼,缓缓伸出手。那雾气似是欣喜的跳跃了下,绕着她手指旋转了几圈,随即一端松松的圈在她食指上,另一端如前次一般,牵引着她向前。

        镜司怜,“……”

        缓缓抬步,跟着那丝雾气小心的上前。

        还是那面崖壁前,成片雾气缓缓向着两侧退开。镜司怜皱眉,伸手试着探索了几下岩壁,并未发现什么特别之处。

        “娘亲……”

        那声音又在耳边响起,隆起的腹部似乎动了下。镜司怜一怔,手抚上小腹。

        “你……是有话想告诉我?”虽然这想法有点傻,但她就是有这种感觉。

        那丝雾气再次缠绕她手指,轻轻托起她指尖指向一米多外一丛灌木之后崖壁上。

        “娘亲……爹爹……”

        镜司怜一怔,随着指引穿过灌木停下,看着眼前崖壁,她眸色一动,随即一阵惊喜。

        意志力一动自别墅内取出一张折好的信纸快速打开,看着上面所绘的图案,抬头对比眼前所见的岩壁形状,欣喜的勾唇。

        “难怪!难怪总觉得眼熟!”此处的山谷正是几年前她所收到的那封据说是她母妃所留给她遗书中所绘的山谷图案。

        想着,看着手中纸张上图案,再是看了几眼眼前崖壁,举起纸张对着崖壁,看着看着,突然眼一亮。

        快步上前在其中一块岩石上摩挲几次,掌心运气真气试着推动。

        果然,那凸起的岩石深陷下去,随即轰隆轰隆的一阵晃动,面前几米范围内的崖壁向着两侧缓缓移动开,镜司怜翻出支小巧的强光手电观察了下后抬步进入。

        刚进入不到几米的位置,后方轰隆声声,那崖壁入口瞬间合上。

        漆黑的洞内,能看见的只有手电筒照射的位置,而在光线下方,一条两米之宽漆黑如深渊的隧道入口缓缓出现。

  https://www.zwydw.com/book/58/58386/321368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