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公主在上:摄政王,私奔吧! > 第三百一十三章:没本座的允许,没人敢伤害你的孩子

第三百一十三章:没本座的允许,没人敢伤害你的孩子

        第三百一十三章:没本座的允许,没人敢伤害你的孩子

        他话一落,姑苏晨宇谢玖夜便闪身挡在镜司怜身前,千面闻巽南宫瑾等护紧镜司怜。

        鬼面见此,冷笑声,视线越过他们看着镜司怜,“如何?本座知道,他们与你而言身份不一般,若将他们都打杀了,你怕是要恨急了本座。本座可以绕他们一命的。”

        千面怒道,“无耻之徒,要杀便杀,休想用我等威胁陛下!”

        鬼面视线转向他,“上官家族的,你是忘了你们是怎样灭族的?”说着间手臂一挥,强劲气息如刀锋直袭千面,众人一惊未等反应,那道气息便被一道淡紫的真气击中打散。

        众人视线纷纷看向真气来源,见镜司怜缓缓收回的手臂,千面道,“陛下……”

        镜司怜恍若未闻,抬步慢慢越过众人,在越过姑苏晨图谢玖夜身侧时,二人一急,欲拦却是猛感身体一顿,随即便动弹不得!

        不止是他们,余下几人皆是如此,知晓这是鬼面的手段,个个满头汗干急却都毫无办法,只能眼看着镜司怜停稳在鬼面身前。

        鬼面看着眼前人儿,笑着道,“聪明的女孩。”

        说着伸手探向镜司怜脸颊,似是想轻抚,却在刚触碰到肌肤的刹那,被一道紫光弹开!

        他一怔,看着发麻的手指,眯眼,视线往下落在镜司怜隆起的腹部,眸色中狰狞一闪而过。

        “……倒是个厉害的。只可惜……”

        再是冷看了会儿,伸手欲牵镜司怜手,如同之前一般,在刚触及到她皮肤的瞬间一道紫光再现,然这次,那紫光却没能如愿的将鬼面手弹开。

        他掌心运气,震碎那紫光稳稳抓住镜司怜手。那道紫光被震散后像是力不从心般绕着镜司怜手腕几圈快速掩进她腹部。

        鬼面低低笑了声,转瞬便带着她消失在挣扎的额角都暴起青筋却仍是动弹不得分毫的几人面前……

        幻境内。

        镜司怜在进入的瞬间,毫无情感波动的眸色微怔一瞬。

        鬼面在她身旁将她神色收进眼底,笑,“不必多想,这里肯定不会是关着那个人的位置。本座还没有大度到要让你们再见面!”

        说着牵着她手看着眼前一望无际的紫色花海,任花海中花瓣飞起修复手臂上伤口,看着贴在伤口处的紫色花瓣又道。

        “怎么样?听说你喜欢淡紫色的花,尤其以桔梗为最,本座便将原本的彼岸花海改成如此,这片紫色的花海可还满意?”

        镜司怜似是未听到一般,除了之前微怔的那一瞬,毫无一丝反应。

        鬼面眯了下眼,抓着她手的大掌改探上她手脉,探了会儿后道,“果然!你魂魄魂识有损?居然分成了……三抹?之前应该是用了什么秘法强迫自已醒来的?不过也因此,让原本便损伤严重的那抹魂识几乎涣散了……”

        “修补魂识可不是本座的长项啊!该如何是好呢?早知,之前该将那魂氏一族的一并给抓过来!”

        视线紧盯镜司怜冷冷的脸蛋,那双无视一切的双眼,真犹如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般,无情无欲!

        鬼面眉微挑,试着动了下已是被完全修复的手臂,笑着伸手,指尖终于如愿的抚摸上细滑如凝脂的肌肤,爱不释手般,轻轻摩挲着。

        “也罢。涣散了正好,本座也正好看看,若真涣散了,你是否还能记得那人!”说着间带着她身形一晃,下一瞬,已是在一灯火通明,装饰严谨奢华的殿内。

        二人身影刚是闪现,几老者惊喜的声音便是传来。

        “尊主,这是?”

        一老者话刚问出口,另一老者便激动道,“还问什么?这肯定是夫人啊!”

        “不过尊主您受伤了?”

        鬼面道,“无碍。”

        老者们点头,尊主身上又有何伤是在幻境中不能修复的?

        随即皆是惊喜齐道,“恭喜尊主迎回夫人!”

        鬼面一笑,道,“寝宫婚房布置的如何?”

        一长须老者上前,喜道,“主子放心,一切都布置妥当,属下们保证主子与夫人的婚礼将会是自古以来最为隆重的盛世婚礼!属下等观天象合了主子与夫人的生辰,发现一月后是主子与夫人结契的最佳日子,所以斗胆将日子定在了一月之后……”

        说着见鬼面微眯了下眼,他一怔,又道,“不过准确时间还是得由主子您来订。主子若是想,结契也可随时,现在便……”

        说着视线落在镜司怜微微隆起的腹部上一眼,眸色微动,“主子不必担心,这种情况,只需一碗汤药便……”话尚未落,喉间突然一紧。

        他瞪大眼看着突然闪现到自已眼前的镜司怜,看着她清冷的神色,撞进那无任何波动的眼底,只觉得浑身一阵寒颤!毫不怀疑这只掐在自已喉间的纤指瞬间便能将他脖颈掐断。

        “这!这……”其他几老者大惊,欲上前阻止又是不敢,纷纷看向鬼面。

        鬼面却是饶有兴致的看着镜司怜这一举动,好一会儿见那老者脸已发紫进气不多,方开口。

        “好了,放开他。”

        众老者纷纷松了口气,只等镜司怜松手,然,令他们更为吃惊的事发生了,只见镜司怜对鬼面的话恍若未闻般,掐在那老者脖间的手咯吱作响。

        众老者惊得不知该作何反应!不懂为何他们尊主对怜氏一族的命令会被无效化?

        一老者不确定的道,“尊主!她……她怕不是怜氏……”

        话在鬼面看不出情绪的视线中,缓慢停下,在那视线的压迫下,老者渐渐满头冷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压低了头再不敢言语。

        鬼面收回视线,看着镜司怜,道,“放手吧,没本座的允许,没人敢伤害你的孩子。”

        镜司怜缓缓松开手,任那老者瘫软在地。居高临下俯视他良久,抬步向着殿门位置走去。

        鬼面看她背影,唇角又是缓缓一勾,面具下双眼闪着兴致盎然的幽光,转脸看向几还目瞪口呆中的老者,道,“都看到了,夫人脾气不是很好。以后在她面前,说话都要注意点。”

        看了看还坐在地上尚未从惊恐中回神的老者,道,“即一月后结契最佳,那婚礼就定在一月之后吧,都开始着手准备,绝不允许出任何差错!”说完在几老者齐齐领命声中快步向着殿门外而去。

        寻着殿外长廊,越过园林小路,良久,在一处布紫色野花的花田内见到镜司怜身影。

        夕阳中,她迎风而站,衣衫长发随着花浪翻滚起舞,美不胜收。

        不过,美则美矣,在那双无情无欲的双眼中,他仿佛总能看到一种类似于……困兽挣扎之意。

        仿佛,只要给她机会,便会毫不犹豫的反噬主人,并且……是能将主人吞噬殆尽的反噬……

        想着,他心情抑制不住的激荡,有意思,真是太有意思了!

        此前他是真没想到,他的命定之妻会是这样一个有趣的小东西!

        一想到,她生来便注定是自已的,也将会变成自已的,而自已注定会成为她的主宰,成为她的一切,这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叫他兴奋不已,体内血液止不住沸腾!

  https://www.zwydw.com/book/58/58386/322332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