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公主在上:摄政王,私奔吧! > 第三百一十五章:你以为你能拒绝本座多久?

第三百一十五章:你以为你能拒绝本座多久?

        第三百一十五章:你以为你能拒绝本座多久?

        偌大的宫殿,挂满了大红灯笼,各处红色装饰,喜庆满满。同样一片红色的寝宫内,红烛摇曳。

        几婢女退出房门,小心的关好。出了正殿,遇上迎面而来的鬼面人,齐齐小心跪下。

        “尊主。”

        鬼面看向领首绿衣婢女,“她在哪?”

        婢女低着头,“禀尊主,夫人在浴房。”

        鬼面眯眼,“为何不在内伺候?”

        婢女惊恐道,“夫人……夫人不让奴婢们近身!”

        鬼面,“这么久连怎么伺候她都没学会,要你们何用?”说着挥手,“别脏了新房。”

        语落几黑衣人闪下快速架起起跪着已是瑟瑟发抖的几婢女,婢女们哭喊的求饶声尚未散开便齐齐被扭断脖子带走。

        鬼面缓步走向寝宫房门,推开抬步进入,越过厅间直奔浴房,房中暖意袭人,白雾蒙蒙,却并没有预想中的人。

        恶鬼面具下眉微挑,嘴角勾起,闭眼,随着血液中那沸腾的牵引再次抬步,出了寝宫正殿,立在院中迎着月光看向房顶那抹纤瘦的身影,飞身落在她身后。

        “你总喜欢这样一声不响便失踪可不行,本座寻不到人可是会心情不好的。”

        与以往每次一般,他的话并未得到任何回应,但他像是乐此不疲,伸手抚上她秀发握起一缕放在唇边。

        “发丝还湿着便出来吹风可不好。”把玩一阵发丝,又道,“如何,看到新房没有?可还满意?若是有何意见现在便告诉本座,在大婚之前都可换掉。”

        食指勾过她下颚,对上她双眼,“不回话,便是没意见?也好,那便这样吧。”

        紧盯她眼许久,他道,“本座这几天一直在想,你要到何时,才能回应本座的话。是否要到……那抹魂识彻底涣散?”

        指腹细细摩挲她唇瓣,好一会儿又笑道,“待这抹魂识彻底散尽后,你,会变成何样?是如我们第一次所见时的那般可人模样,还是……”

        “不过,怎样也该不是如今这般模样才是,届时,这双眼中,会多出怎样的神采?”

        握上她手,放到唇边,“上面风大,本座送你回房吧。”横抱起的瞬间已是闪身进了寝室。

        红烛相映下,整个寝室笼罩在一片昏黄中。

        将人放在大红喜被的奢华床榻上,鬼面手撑在她枕侧就着摇曳的烛光细细的看她。

        良久,缓缓凑近那粉唇,感应脖间一凉的同时准确握住她手腕。

        “看看,你也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有所反应。”一手抓着她手腕,一手取过她手中匕首,笑,“本座很好奇,这些武器,你究竟所藏何处?”

        把玩几下手中锋利的匕首,甩手扔向门框,捏着她下颚笑道,“再有三日我们便要大婚了!你以为你能拒绝本座多久?待你生下你腹中这孩儿?本座怕是不能如你所愿!”

        说着间,视线扫过她明显又大了些的腹部,眸中阴鸷一闪而过,低低的笑道,“说起来,本座还没和你商议,你腹中孩儿的归属问题。你觉得,待他出生,本座将他送还给他生父如何?幻境空间广阔的很,足够他成长了。”

        话落,紧盯镜司怜神色一会儿,像是没有看到自已想要的反应般,他眸色渐渐沉下。

        “怎么?以为本座是在和你说笑?”

        半晌,他又笑,“本座差点忘了,你那抹受损魂识该消散的差不多了。最近,已经渐渐不会因为腹中这孩子而冲动,而有所反应了。再过不久,应该会全忘掉吧?”

        话间,又像是想到什么有趣之事,低笑一阵,“果然小兽还是得慢慢驯服才更有趣!”说着拉过一旁红艳似彼岸花的薄被帮她盖上并细细掖好被角。

        “放心,三日本座等得,大婚之前不会动你。今晚你就闭上眼安心睡吧,本座说过会做到。”

        指腹在她脸颊上再是轻抚几下,鬼面起身放下红色床幔,缓步离开。

        吱呀的关门声后,整座寝宫沉浸在一片寂静之中。躺在一片大红被褥中的人睁着双眼,除了微微进出的呼吸,甚至连眨动都甚少。

        许久,她缓缓坐起身子,同样动作缓慢的掀了身上被子下榻,一步步停顿在梳妆台前。

        视线对着一米之高的铜镜,好一会儿,抬手探向铜镜上人影……

        床下一阵异响,悉悉索索,不屑一会儿,一颗花白的头颅掀起些垂在床底边的床幔小心翼翼的探出床底,正是那日因事禀告打断鬼面的老者。

        他扫视圈房内在见到立在屏风旁梳妆台前的身影时一喜,利落的钻出床底疾步到镜司怜身后半跪而下,小声道,“陛下!”

        语落一会儿未听镜司怜回话,他皱眉抬头,看着镜中镜司怜清冷的神色,眉心皱的更紧。

        起身上前几步,撕下脸上人皮面具,露出张俊逸的脸,“陛下,属下是闻意,陛下?”

        连唤几声未得到回应,甚至是不确定的伸手在她眼前晃了几下,见镜司怜瞳孔都未缩一下,他满脸惊恐。

        急道,“属下逾矩了!”手腕伸手探上镜司怜手脉,好一会儿,咬牙。

        “魂识真的受损了!且……”比他料想中还要严重!

        这该如何是好?

        他急的一身冷汗,看着镜司怜因为毫无情绪而显得极致清冷的脸色,小心道,“属下不知道现在陛下是否能听懂属下的话,但无论如何,请陛下一定保护好自已。请陛下再坚持些日子,属下会尽快与外面取得联系护送陛下离开这里……”

        话未落,猛听外方轻微异动,他眸色一变,急道,“为了王爷,也为了小主子,请陛下一定保护好自已。”察觉外方动静已就在外,他咬牙转身……

        也在他转身之际,房门吱呀的一声自外打开,鬼面只着中衣,发丝半干,明显是刚沐浴过后的身影缓步进入。

        在见到那抹立在梳妆台前的身影时,面具下眉微挑。视线扫视圈房内,在微晃动下的床幔上停顿一瞬,转眼看向镜司怜,笑。

        “下属报告说你房中似有动静,本座还当是什么东西胆敢打扰你休息……怎么了,为何不休息?”

        说着间已是到她身后,越过她头顶看向镜中两道前后相立却看似相依的身影,唇角笑意一深。

  https://www.zwydw.com/book/58/58386/322712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