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大国制造 > 第八章 不是待遇问题

第八章 不是待遇问题

        本来包间里洋溢着成功的气氛、团结的气氛,但钟白这句话一出口,空气立刻凝固了。

        黄兴志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难以用语言形容的愤怒!

        而楚娟则悄悄在桌底死命用手揪了一下钟白的胳膊!

        她刚才单独和钟白聊天的时候就听出对方流露出想搞生产,不想留在办公室的迹象了。

        但都是年轻人,这意思你单独对自己表达没问题,可要是当着办公室主任黄兴志的面拒绝,这不是打他的脸吗?

        楚娟不愿意看到钟白被黄兴志破口大骂,见他还没吭声,于是主动跳出来帮他解释道:“黄主任,钟白不是这意思,他刚才还问我办公室和工人的待遇有啥不同来着,可能是以为咱办公室明面上待遇没有生产口的高……”

        听到楚娟的解释,黄兴志脸色这才放缓了一些,皱眉道:“待遇这种事情,哪儿能是一两句话,一两个数字就能说清楚的?你也不打听打听,哪个刚进厂的年轻人不是削减了脑袋想分到办公室来?”

        楚娟听到这儿才微微松了一口气,心道总算把这话题给成功带跑了。

        可没想到钟白又来了一句:“不是待遇问题。黄主任,我就是想留在生产部门工作。”

        这下连楚娟都不知道怎么帮钟白圆话了,呆呆的坐在椅子上,张了张嘴却没发出声音。

        “行,明天厂里会议上肯定会谈到你分配部门的事情,既然你个人意愿这么强烈,那我办公室也不强留,看看你分到哪座庙!”黄兴志气头一下上来了,冷冷道。

        这时候恰好罗胜拿着一瓶还没打开的平阳大曲兴冲冲的进门,对黄兴志问道:“黄主任,现在开酒吗?”

        “开个屁!我有事儿先回去,你们三个吃,加班费按正常报销!”

        被驳了面子的黄兴志冲罗胜吼了一句,抓起自己的公文包,拂袖而去!

        罗胜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抓着那瓶平阳大曲,呆呆的站在原地,过了好一会儿才忍不住对楚娟问道:“娟子,黄主任这是怎么了?刚才不还高高兴兴的?”

        楚娟也被钟白刚才的举动整得有些无语,只好朝着他一撇嘴:“这事儿和我没关系,你得问他。”

        “钟白,发生什么事情了?”一脸懵逼的罗胜只好将酒瓶放下,一屁股坐在钟白旁边的座位上,问道。

        钟白无辜的耸耸肩:“黄主任想让我来办公室工作,我没同意,然后就这样了。”

        罗胜一惊:“你是不是傻子啊?”

        他马上又压低声音道:“刚才我陪黄主任去县办公室给廖科长送材料,廖科长问是哪个打字员这么厉害,黄主任说了你的名字,廖科长甚至都动了把你调去县办公室当打字员的念头,黄主任马上就笑呵呵的拒绝了廖科长,说是要留你在我们厂办公室重点培养!你怎么这么没眼力见,主任亲自让你来办公室工作,你居然当面拒绝了?”

        楚娟也忍不住补了一句:“是啊,你说他要是想去其他行政科室也就算了,偏偏他给黄主任来了一句想去生产部门,黄主任这才气得马上离开的。”

        “哎……”

        两个年轻人不禁同时发出了一声叹息。

        新报道的普通人那么多,有哪个让黄主任能当面要的?

        这两人要不是家里的关系,也不会直接来到炙手可热的办公室。

        可偏偏这钟白就是个死脑筋,你就是不想来,也别当面这样说啊!

        两人顿时用一种极其困惑和惋惜的眼神看着钟白。

        钟白此时却淡淡的开口了。

        “你们觉得我是傻子?不。”

        “人,总要有自己的目标。”

        “或许你们觉得在办公室工作,又轻松、地位又高,待遇也好,但我不想自己的青春白白浪费在打字和收发报纸这种事情上,虽然它们也很重要,可那不是我想要的。”

        两人听完只能无奈的摇摇头。

        因为黄兴志的离去,一桌子的菜大家也没吃多少,那瓶洋河大曲更是没有开,这顿加班餐就算完事儿了。

        离开的时候钟白才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对了,我今晚分配哪间宿舍?”

        “得罪了黄主任你还想今晚分宿舍?等明天正式报到之后再说吧。”罗胜不想和这个傻子多聊,说完就匆匆离开了小包间。

        钟白又把视线转向楚娟,无辜道:“你不是说今晚能给我安排宿舍么?”

        “这话我是说过,但我不知道你要得罪黄主任啊,这样你让我回家咋和我爸说……”楚娟有点无奈,但想了想还是给了个解决办法:“这样,我们厂里招待所有间多余的值班房,平时没人睡,我带你过去先将就一晚上,等明天给你分了宿舍就没事了。”

        钟白对这些外界条件倒是不怎么讲究,于是点点头道:“好。”

        “毛巾牙刷什么的,自己有吗?”

        “我带了。”钟白拍了拍自己的背包。

        于是两人来到厂里招待所,因为楚娟是厂长楚军的女儿大家都认识,所以没费什么功夫,钟白就在这间不足十平米的狭小值班房里窝下了。

        虽然条件简陋了点,但有电灯有床、还有个破旧的小衣柜,被褥也是在招待所楼上给拿的一床干净的,钟白总算松了口气。

        躺在床上,钟白回想起自己这重生后的第一天,也算是波折不少。

        不过,做出不想去办公室工作这个决定,一方面有钟白的坚持,另一方面也有黄兴志这人性格的原因。

        看得出来这位办公室主任对上那是相当的卖力,这种人从古至今在哪个单位都有,钟白深深明白近墨者黑这句话,他可不想自己在黄兴志手下,工作几年后就成了个办公室的老油条。

        前世他也看过太多从业务口转向行政口的干部,几乎就没有再把专业知识用上的那一天,因为这就像选择两条完全相反的路线,没有交集。

        更何况,在他刚刚认真研读那份《全县第三季度工业会议发言材料》的时候,里面还提到了县化肥厂的名字,而且不是什么好事儿!

        从包包里翻出那份材料,钟白在昏黄的白炽灯泡下再次望向了这一段。

        “……提升我县工业产品质量迫在眉睫。以近期出现的县化肥厂磷肥质量不过关,肥力不够引发的问题事件来看,只抓数量、不抓质量不符合当前工业生产的大原则,企业应牢牢把住质量关,坚持用高标准、严要求的态度,努力提升全县工业产品质量,争取年末工业产值再创新高……”

  https://www.zwydw.com/book/61/61873/309802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