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大国制造 > 第二十章 把困难摆在前面

第二十章 把困难摆在前面

        本来钟白只想赶紧去吃饭,吃完再回去好好琢磨一下磷肥那事儿,但听到这里,他不禁留意了一下。

        “省里的副教授来弄?”钟白马上插了一句问道。

        伤疤脸马上点头道:“是啊,这消息都传疯了,你还没听说?大家伙儿现在可都盼着早点把这事儿给弄干净了,要不然不能产销磷肥,其他肥料也跟着遭殃,以后工资都没着落了!”

        他也没在意钟白是个陌生脸,依旧唾沫星子四溅的和其他人欢快的聊着。

        “走吧,去打饭了。”余东峰见没什么其他消息,拉着钟白进了食堂。

        吃饭的时候钟白还一直没弄明白为什么县化肥厂的技术问题要请省里的副教授来,不过在看到洋瓷碗的时候才猛然回忆起来。

        昨天在车站餐厅听到邻桌上的那个老王说“能不能把我那位老师请到咱厂里”!

        那个老王就是质检科科长王天林?

        那这个省里的副教授就是他老师?

        让一个老师来基层解决一桩难题,在这年头倒也不是没有,只不过的确比较罕见。

        一来不是每个人都有这种老师,还愿意下基层的;二来也不是每个老师下了基层就能解决问题。

        看来,这个省里的副教授应该有点实力。

        而现在自己接触过的专业人员,无论是单建平还是莫金龙,感觉都差那么点意思。

        不知道这个副教授的水平怎么样?钟白竟然隐隐有些期待起来。

        回到宿舍,晚上钟白本想看会儿书,但发现自己带的那些书都没什么可看的,加上余东峰又热情的拉着他找了几个工人打扑克,这也是目前条件下为数不多的娱乐方式,钟白索性也就和大家同乐乐。

        这一来二去的,倒是让钟白和工人们的距离拉近了不少,很多人今天也听说了他的故事,不过各种版本都有,甚至还有人说他当着厂长面拍桌子的。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钟白只好无奈的解释了一番,看来这小道消息传播广泛之后,自然会产生变化,倒也有趣。

        ……

        第二天上午十点,一辆212吉普就开进了化肥厂大门,从车上下来一位穿着风衣,银色白发梳得一丝不苟的六十多岁男子。

        这正是质检科科长王天林的老师,来自省化工研究院的副教授童四方,坐了一宿的火车来到山平县。

        他打量着眼前的厂房,眉头一皱,转头对自己的学生问道:“天林,你们厂我还是第一次来,看外观,里面的设备都是以前苏式的吧?”

        “呵呵,让老师您见笑了,咱们这山平县比不得省城,设备都是大城市挑剩的,厂里也没啥资金,这些老式设备够用了。”王天林微笑着对童四方解释着,但看到他表情变化,心里隐约有些担心。

        “为了你们厂这事儿,我专门请了两天假下来,咱们不耽误时间了,去见了厂领导之后就马上开始工作吧。”童四方的工作作风还是挺有效率,马上对王天林吩咐道。

        到了厂长办公室,楚军已经候着了。

        “楚厂长,这位就是我的老师,省化工研究院的童四方副教授。”

        “童老师,这位就是我们楚军厂长了。”

        寒暄过后,童四方坐定喝了一口热茶,马上说道:“楚厂长,这次你们厂磷肥的问题,天林昨天已经给我把大致情况都说了,我既然来了,肯定是抱着解决问题的想法来的,所以我先把我的安排给说一下,你这边看看有没有什么意见。”

        “童教授哪里的话,您能亲临基层帮忙解决问题我们高兴都来不及,怎么会有意见?您尽管吩咐!”楚军的态度很客气,毕竟这是求人帮忙,他也把姿态放得很低。

        “嗯,我刚稍微看了一下,你们厂里的设备应该都是十年前国家从苏国那边采购的,这种设备我接触得不多,先要去看一下流程。但你们磷肥已经停产了,光看没有发动的生产线可能没意义,我这边查看的过程里希望你们厂里恢复一条磷肥生产线生产。”童四方认真道。

        听到这话,楚军不禁面露难色。

        这个要求,童四方在来之前就和王天林强调过,实地查看就是要全方位了解,包括原料、生产工艺、流程、工人操作一系列程序。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如果只是象征性的看一看,那这就不是来解决问题,而是那种走马观花的考察了,他童四方每年也不缺这种去县份考察的机会。

        “童教授,这个事恐怕有点麻烦。”楚军思量再三,还是决定先把困难摆在前面:“因为农民们肥料使用效果差,已经去找过县里,县里要求我们在没有查清楚原因、解决问题之前必须先停产,红头文件都下了,我们厂磷肥已经停产快一个月,现在开生产线,恐怕……”

        “恐怕什么?我看你们县里就是瞎胡闹!”童四方一听这话脾气就上来了:“要调查原因、解决问题,不先走一遍流程,难道光转转,看看那些黑灯瞎火的机器,就能看出毛病来?这医生看病还将个望闻问切呢,你们厂事情都出了,现在开生产线是为了查明原因,又不是继续生产不合格的磷肥偷偷去卖,开个生产线难道还能出什么事不成?”

        对于本地人和本地企业,县里自然大过天,但对于童四方这样的省化工研究院副教授,他见过的场面多了,对这种不科学的决定,自然不假辞色,直接开口批评。

        但楚军也有自己的难处,如果是刚刚关停磷肥生产线那两天,他冒风险开一开也行,但现在县里马上就要召开季度工业大会,而且这一次是现场会,还有全阳平地区的其他县也要派人来参加,若是这事儿被捅出去,难免会有风险。

        毕竟又不是只有山平县才有化肥厂,其他各县的化肥厂都盯着本地市场,若是山平县化肥厂因为质量问题垮掉,本县农民不可能不用化肥,这些销售份额自然就落在了其他县化肥厂身上,谁还不愿意自己多卖点产品呢?

        就在楚军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的时候,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没要紧的事先等一会儿!”楚军的暴脾气又上来了,转头朝门口一吼。

        “楚厂长,我是单建平,有磷肥事故的情况向您汇报。”

        门外传来了单建平的声音,楚军一听到“磷肥事故”四个字,不由得一愣。

        他马上吼道:“进来!”

  https://www.zwydw.com/book/61/61873/309802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