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大国制造 > 第五十六章 用人不疑

第五十六章 用人不疑

        见钟白一头雾水的样子,楚军解释道:“其实我们厂本来也可以派人参加的,但是这种级别的展销会,起码也得副厂长带队,找几个科长一起过去才行,就说两年前的第一届展销会吧,那时候还是我亲自带队去的,不过……”

        “不过现在厂里效益不好事情又多,我必须坐镇在家主持工作,无法带队参加,其他厂领导去又不合适,更别提咱们厂里也没啥拿得出手的新技术和新产品,弄个展位也是白花钱,倒不如放低姿态主动学习,我看你去就很合适。”

        这话说得就有玄机了。

        钟白才不相信厂里派不出一个厂领导带几个科长去学习呢!

        就算再亏损,好歹也是一个几百号人的化肥厂,千把块钱差旅费和几天时间的代价倒是付得起的。

        但楚军强调他自己去不了,其他厂领导去又不合适,这就有深意了。

        现在还有哪位“其他”厂领导?这不摆明了就只有个副厂长朱宏杰么!

        楚军这番话的潜意思就是:我楚军去不了,但朱宏杰也不许去!

        楚军去不了,这很容易理解,毕竟上一次就是因为他外出学习,朱宏杰偷偷给厂里换了磷矿石来源,捅了大娄子,他说什么也不可能在短期内在外出同时放心的把全厂工作交给朱宏杰。

        但不让朱宏杰去,显然是因为楚军不想让朱宏杰参与厂里产品创新的工作嘛!

        而这件事若是两位厂领导都不去,也不可能指定某个科长去,那么楚军在工业厅的关系——也就是从那位老同学那里拿资料这件事也就没法做了。

        所以这种局面下,正好自己一个人出差天都,时间上也吻合,楚军就索性让自己去带资料回厂里了。

        理清了这一连串的思路,钟白赫然发现,楚军现在对待自己的态度,有点值得玩味啊!

        这不是把自己当做一个可以信任的心腹在用么?

        而且还只是一个刚刚进厂一周的毕业生?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这句话对于掌权者来说,自然是公认的真理,但此刻钟白也不禁有些佩服楚军这一手。

        他胆子还真的有点大,敢相信自己!

        钟白忽然就对这个从部队退伍回来的老厂长莫名有了几分好感。

        倒不是说钟白稀罕这种成为厂长心腹的事儿,而是因为楚军从头到尾在处理整个事情的时候,考虑的都是全厂的利益,丝毫没有把他自己和朱宏杰之间可能存在的矛盾暴露半分。

        这样做既保住了稳定,又是一种变向在为化肥厂未来着想的做法,倒是稳重中不失进取心。

        只不过,若是让外人知道的话,那多半会觉得楚军此人太过自信,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押宝在一个小小的技术员身上,未免显得刚愎自用了点。

        钟白心道,幸好你碰到的是我。

        说实话就算去拿到什么工业厅那边的内部创新资料,钟白也不认为它对自己有多大的价值。

        因为他自己就是个活脱脱的年青黄河学者,原华国工业研究院的“工业天才”啊!

        想想看,81年,一个省级工业厅的工业创新内部资料,对钟白这种人又有什么吸引力嘛。

        相反,若是山平县化肥厂铁了心想创新,那他钟白倒是有很多种办法来搞,就比如之前曾经提到过的等温变换技术,在这个年代钟白可以100%肯定没有先例!

        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以现在山平县化肥厂的情况,要搞创新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自己去看看那些内部资料,说不定也会有所启发。

        毕竟前世钟白看到的资料,和这个年代真真实实的资料之间恐怕还是有些出入。

        现在拿到手的是第一手资料,也是这个年代天河省工业人的思路,他也需要研究琢磨一下,而不是一味的认为前人的思路就是错误的,那也是很不客观的想法。

        但接下这个任务之后,恐怕让单建平科长和自己一起去天都的想法就无法实现了,钟白想到。

        于是他想了想回答道:“那行,请楚厂长把联系方式给我,我去了天都之后抽空去那边拿资料回来。另外,这样做出差时间会延长,我需要如何给单科长回复?”

        钟白这句话很巧妙的就把球扔给了楚军。

        因为等下回办公室的时候,单建平肯定在巴巴的等结果,如果没有一个像样的说法,对方那好不容易被勾起来的火肯定没有那么容易熄灭的。

        毕竟也要考虑单科长的感受嘛,对不对?

        楚军想了想回答道:“厂里这次的磷肥事故调查报告,按规矩也要上报给省工业厅质检处一份,以往都是办公室邮寄的,这次就让你顺便带去,这样给单科长解释就行了。”

        “好的。”钟白点点头。

        在离开厂长办公室的时候,钟白感觉自己又对这座存在有些时日的县化肥厂有了新认识。

        工人们看上去干劲朝天,私底下却抱怨连连,都说现在奖金不发,收入不涨,已经有了怨气。

        厂领导看上去有些不合,暗中较劲,但却在暗暗想办法改变现状。

        有点意思。

        当然,这种小化肥厂终究是要改变的,只不过因为自己这条陌生的鲶鱼进入,加速了环境的改变而已。

        回到技术科,单建平一看到钟白进门,果然两眼冒小星星的急着问道:“那事儿怎么说?”

        “我还没来得及说呢,楚厂长就给我布置了一项额外任务。”钟白抓起茶杯喝了一口,这才说道:“让我下周把厂里的磷肥事故报告顺便带到省工业厅质检处去,说这样就不用邮寄了,那看来……”

        “看来你的时间也不够用啊,我去参加展销会这事儿就更别提了。”单建平有些懊恼的揉了揉头发道:“刚才忘了给你说,上一届展销会是楚厂长亲自带队参加的,这回没有厂领导我一个小小的科长又怎么能去看呢?那还是辛苦你了小钟,如果能挤出时间,还是去会场看看的比较好,争取带点资料回来。”

        “好的,单科长。”钟白微笑着回答道。

  https://www.zwydw.com/book/61/61873/309803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