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赘婿为王 > 第二百七十一章 骑成位?

第二百七十一章 骑成位?

        “我只是在提醒你,别惹我!”

        苏飞话音刚落,一股淡淡的威压缓缓释放,唐雪雁还想反抗,可随后就惊异的发现自己的气势居然被苏飞压制了,而且是完完全全毫无抵抗的压制!

        唐雪雁吃了一惊,美眸种闪烁着不敢置信的波光:“你……你现在什么修为?!”

        苏飞淡淡道:“实话和你说吧,知微境第九层,而且随时能突破到明合境。”

        “不可能!你……你当初在丛林里还是知微境六层,比我还第一层呢!”

        “我是炼丹师,有什么奇怪的。”

        “可是……”

        唐雪雁一时间说不出话,用丹药硬生生将修为堆上来,不是没有可能,但修为不是无根之水无本之木,自身也必须有足够晋级的资本才行!

        苏飞能在一个多月内从知微境六层直接突破到知微境九层巅峰,这说明他原本真气的积累就已经足够,这才是真正令唐雪雁惊骇的,甚至有些细思极恐!

        “我有些秘密,不喜欢别人知道。”苏飞的话里带着一丝警告,甚至听在唐雪雁的耳朵里带上了几分阴沉:“实话和你说了吧,我和陈哥有些关系,甚至过去我可以说要仰望他的鼻息,所以我才答应他,让你来我公司,随你玩,也算是一种保护。”

        “可这不是你一而再再而三挑衅我底线的理由!”

        “我的耐性有限,而且很不幸,你数次那我的修为挑衅,我已经忍无可忍,如果你再拿这件事威胁我,对不起,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咱们好聚好散!”

        “你居然这么和我说话……”唐雪雁眼中的眸光闪烁显示着他此刻内心的震惊,她忽然皱起眉头怒道:“你信不信,我一个电话,就能让你万劫不复!”

        “给陈哥打电话吗?请便。”苏飞忽然把手机往唐雪雁面前一推:“你打,我听着。”

        “你……”

        唐雪雁从小就是娇生惯养的大小姐,从来都是被人捧在手心含在嘴里的小公主,与苏飞关系好一多半都是因为在海阳市太过烦闷,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居然敢这么和他说话!

        气急之下唐雪雁抓起手机就准备拨出去!

        没等她播出第一个号码,一直黑洞洞的枪口已经瞄准了唐雪雁的脑门!

        唐雪雁看得明明白白,这把枪居然是突兀的一瞬间就出现在了苏飞手中,这只能说明——

        “随身储物袋……你居然有这样的东西……”唐雪雁先是一愣神,随后立刻反应过来:“你居然要杀我!你居然因为这个简单的理由就要杀我!你忘了我们是怎么一起从那些人手里逃出来的吗?你忘了……”

        “我说过,修为的秘密是我的底线。”苏飞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冷,就像一把冰冷的匕首,不带有一丝一毫的感应:“不是为了救你,我根本不会暴露自己的修为,所以如果你无法帮我守住这个秘密,我只能自己来守。”

        “你真的要杀我……不,你不会的……”

        “我会。”咔咔两声,苏飞当着唐雪雁给格-洛-克手枪上膛,从沙发上起身后枪身下压直接顶着唐雪雁的额头将他摁上了沙发靠背,冰冷的枪口贴近皮肤犹如刺骨的寒冰,让唐雪雁浑身发抖。

        虽然被刺杀过多次,可这却是她离危险最近的一次,而且居然还是自己身边的朋友!

        “不,你一定是骗我的,我不信,你没理由杀我……”

        “以前是没有,但现在你自己给我了。”苏飞顿了顿:“别逼我……”

        空气在这一刻已经彻底凝固,两人四目相对,唐雪雁眼中闪烁,这是她今天第一次似乎露出了有些害怕的神情。而面对这些的苏飞,眼里却如平静的湖水,没有一丝波澜。

        两人就这么在办公室里僵持着,苏飞面如铁铸,一丝一毫也没有波动,反而唐雪雁的情绪越来越激动,她紧紧盯着苏飞,眼眸里的倔强开始土崩瓦解,她直愣愣的盯着苏飞,使劲浑身解数想要说明苏飞是在和自己开玩笑,可她终于还是没能如愿。

        两滴晶莹的泪珠已然悬在了唐雪雁眼角,但即便如此,苏飞还是没有半点动摇!

        经过雷煌鼎的洗礼,他的心性忽然比过去提高了一大截。对于心魔来说,任何不经意的心理波动都是他们趁机侵入的契机,无非只能恪守本心,让自己固执得几近执拗。

        “苏飞,你欺负我……”

        一声带着哭腔的控诉忽然传入苏飞耳中,被摁在沙发里的唐雪雁哇的一声痛哭起来,泪珠子连串的往下掉,她原本内心的柔弱在苏飞眼前毫无掩藏的全面释放。

        这一刻他不再是什么刁蛮的公主小姐,不是被人前呼后拥的江湖大佬,只是一个单纯的受到莫大委屈的少女,在控诉着苏飞是施加给自己的暴虐!

        在唐雪雁说出这句话的瞬间,苏飞的心里忽然掠过一丝悸动,他这时候才发现,在自己面前的不是什么久经沙场的冷血杀手,只是一个纤弱的少女而已。

        前后的落差让苏飞瞬间有些愣神,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刚刚做的实在是有些过分了!

        “笨蛋!我就说先天圣体道胎是废体吧,这么快又被心魔入侵了!”

        脑海中忽然闪过雷煌鼎的声音,紧接着就是一声炸雷,苏飞脑袋嗡的一声就炸了,感觉天灵盖都要被这声炸雷给掀开似的,疼得他龇牙咧嘴,连握枪的右手都不由自主的开始打颤。

        唐雪雁似乎没发现苏飞的一样,坐在沙发上抱着双肩呜呜的痛哭着,完完全全就像是个受了委屈的小女孩。

        “人家不就是想和你开个玩笑,你干嘛突然掏出枪来指着人家……人家又不会真的去告发你……”

        “谁知道你这么在意这件事,人家只是觉得好玩多说了两句,你怎么就对人家那么凶……”

        “我是真的想和你学炼丹,这些天我表现也不差吧,可你什么都不教我,要不我才不会来找你……才不会拿你的修为说你……”

        “苏飞你太讨厌了,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可恶!就知道欺负我!”

        …………

        苏飞被唐雪雁哭泣的控诉这,一脸尴尬,简直就是无地自容。若是在以往,他肯定不会使用这种极端的方式,而今天居然直接掏枪要和唐雪雁来个“了断”?哪怕他现在回头想想也觉得这件事实在是太荒谬了!自己什么时候能干出这种事!

        他瞬间又回想起昨天晚上自己用高爆手雷在居民区威胁袁和成和雷子、袁和法三人的情景,简直惊出一身冷汗,看来那时候他也已经被心魔所惑,否则怎么能做出那种极端的决定!

        目光再一次落在唐雪雁身上,唐雪雁那双水灵灵的眸子里大滴大滴的泪珠不要钱的往下落,已经把白衬衣胸前哭的水汪汪一片,看看的苏飞愈发不忍。

        苏飞意念闪过,手中的格-洛-克手枪重回炼空石,他想了许久也不知怎么开口说第一句话,只能拿过一包抽纸递到唐雪雁面前,有些低声下气的抱歉道:“好啦,我错了行不行。我不该这么对你,都是我的错,别哭了好不好?”

        “我就是和你开个玩笑。”

        虽然这句话连苏飞自己都不信,可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就是个大坏蛋!”唐雪雁瞬间跳将起来,张开小爪子对着苏飞的脑袋就一通乱抓,和受惊吓的小猫一样呢在不停地蹂-躏手中的毛绒玩具以发泄不满。

        苏飞有苦说不出,只能干受着。

        “你这个混蛋,你刚刚吓死我了!”

        “你还掏出枪来指着我,你还敢用枪指着我,我从小就没被枪这么近的指过!”

        “刚刚我差点真以为你要杀了我,苏飞你太过分了!”

        …………

        苏飞整个人蜷缩着倒在沙发上,而唐雪雁这个刁蛮小姐就扑在苏飞的身上揪着所有能够着的地方一通毒打,差点把苏飞的衣服都撕了!

        “哼!”唐雪雁气喘嘘嘘好不容易缓过来,她气鼓鼓的恨恨道:“我警告你姨妈巾,你把我吓坏了,你可得赔我,要不然我和你没完!”

        “得,我赔行了吧,但你答应我,以后绝对不能拿我的修为说事。”

        “哼,那我要学繁花错落手,今天就要,你不许找借口推辞!”

        “好,我教你,满意了吧……”

        “不满意!我还要颜玉丹的丹方,要那个真货,不许拿假的骗我!”

        “丹方我不能给你,不过以后你要吃的颜玉丹我管够,不收钱,这可以吧……”

        “你还得答应,以后都不许再欺负我!”

        “行,只要你不欺负我太过,我绝不还手。”

        “还有……还有……”

        唐雪雁一时间倒也想不到别的,陷入沉思。

        苏飞掀开护住左右脸颊的手臂,忍不住弱弱的说了句:“那个啥,你能不能先下来,这个姿势好像有点不太雅观吧。”

        唐雪雁这才反应过来,低眼一瞧,两颊忍不住迅速弥漫出两抹娇红!

        苏飞被打得在沙发上躺倒,而唐雪雁就这么岔开两腿跪坐在苏飞身上,好巧不巧下面正坐着某个小兄弟的升旗广场,要命的是唐雪雁刚刚为了暴打苏飞,还用双腿死死的把苏飞夹在身下,如今这场面立刻就尴尬了!

        这就是某岛国电影里经常出现的那个拍摄画面,貌似叫做……

        骑-乘-位?!

        “呀!姨妈巾你这个大坏蛋!”

        唐雪雁忽然一声尖叫,原本就娇红的两颊瞬间开始浮现出一抹怒紫,因为他发现苏飞居然被他坐的有反应了,下面某个豆芽正在不断的想要发芽!

        可唐雪雁就坐在它上面……

        “姨妈巾!你……你讨厌!”

        唐雪雁羞怒间一记重拳精准的命中苏飞要害,整个人好似受惊的小鹿一样从苏飞的身上闪电般跳下,气鼓鼓的站在地上后又对苏飞一阵拳打脚踢!

        “你这个坏蛋,居然还敢趁机占我便宜!”

        “我才十八岁啊!你这个禽兽连少女都不放过!”

        “我打死你这个坏东西!”

        苏飞抱头鼠窜,不过这次护的不是上面的头,而是下面的头!

        “我说你太狠了啊,再打要断子绝孙啦!”

        “就是要你断子绝孙,把你阉了算了,就当为世界和平做贡献!”

        “别呀……”

        …………

        一阵单方面的凌虐,又以苏飞的全面溃败而告终,气鼓鼓的唐雪雁再度让苏飞签订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让苏飞简直欲哭无泪。

        自己招谁惹谁了!奶奶的,都是你这心魔惹出来的,我苏飞跟你没完!

        千极和老婆南州花主的共同读者群867729422

  https://www.zwydw.com/book/64/64099/343352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