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 第二百六十四章 大哥出关了

第二百六十四章 大哥出关了

        先天灵藤终于开花结娃了,这件事情在云苏的预计之中。

        先天灵藤和人参果树是有大不同的。

        在无人点化之前,人参果别说结出人参娃娃了,就连结果子都吝啬的很,镇元子得了它那么多年,也不过一万年结一二三个而已。

        云苏一语道破天机,才成就了人参果树的丰收季。

        而先天灵藤,他却是试了又试,发现毫无办法,哄也好,劝也好,施法相助,布阵扶持也罢,全都不凑效。

        后来,一次巧合的机会,云苏发现小石头和这先天灵藤特别有缘法。

        那种关系,也不知道是这一石头一藤认识太早,还是其他原因,反正缘法就系在小石头身上。

        毕竟,一个多半是开天辟地以来就睡在不周山脚下的。

        另外一个,也是开天辟地以来就长在不周山上的。

        说二者彼此陌生,不太可能。

        云苏甚至还问过小石头,结果小石头说认识,还说要是知道它能结出好看的宝贝葫芦,早就把它拖回来了。

        这神叨叨的小石头,虽然经常给人的感觉是爱吹牛,娇嗲嗲的,甚至从常人的角度看有点神经质一样,但云苏却觉得她那是一种几乎完全不受尘世间任何人,任何事情,任何变化,哪怕是沧海桑田影响的一颗神石之心。

        打不烂,敲不碎,丢不掉,骂不走,云苏只差用混沌神剑来试试她的硬度了,想了想还是放弃了,留着当个小伙伴不比啥强,为啥非要去刨根问底。

        云苏也曾经深入推衍过,发现先天葫芦藤确实可以结下灵胎,只是需要特殊的机缘,比如这个离去时刚刚结出来的葫芦,就是内蕴灵胎,不然,小石头也不大会惊小怪地喊结葫芦娃了,而是应该说结出了葫芦。

        这时候,如果掐灭那灵胎,便是一个上好的后天灵宝的葫芦胚胎,长大熟透了就成了后天灵宝。

        若是换一个大能,别说掐灭一个葫芦灵胎,怕是有十个也直接掐灭了。

        云苏已经得了一个远远比传说中强大的先天葫芦,又几乎赌上了自己的成道法宝天残剑凝出的白色毫光,已经成功造出了一件大杀器,便没必要那么刻意去戕害葫芦藤了。

        即便没有什么强大的法宝,云苏也是不会做这种事情的,所谓与道不合。

        不周山实在是太人丁单薄了一些,洪荒天地又是龙蛇混杂,云苏并没有想过去点化或者收拢太多各种所谓根骨强大的生灵。

        洪荒天地的无数生灵,除了那些特别出众的人外,其实资质都不差,真正决定他们能达到什么高度的,其实是所在势力的老祖,大道,以及天数气运,还有他们沾惹的因果多少。

        而这些东西,云苏虽然不自大,但低调点说,也不比其他顶级大能差,即便是他本人如今修为稍低一些,但这一次大闭关结束之后,相差也不会太大。

        运气爆表一些,彻底炼化先天鸿蒙紫气,再悟透其中的全部关键,抓住成圣契机,一步踏出成就大罗混元金仙圣人,也不是没有可能。

        这一次很可能持续无数个元会的洪荒顶级大能大闭关,机缘实在是太大了,先天至宝在手,又有鸿钧大道相助,还有先天鸿蒙紫气,云苏不认为自己或者谁就一定能抢先成就圣人,但只要脚踏实地,也不会差多少。

        日后,不周山收人以云苏的个人喜好和机缘为主,能少沾惹一些因果是最好了,不然擦屁股这种事情,擦了这,脏了那儿,总归是麻烦。

        ……

        识海云台上方,虚空度金桥,云苏的一丝真灵便又回到了识海长生空间之中。

        这一丝真灵,虽然只是他全部真灵的一点点,但却方便他将主要意识附着在上面,在各个世界之间来回穿梭,而且还没有后顾之忧,绝对安全。

        一旦死亡,损失的就是长生仙令,都不需要通过长生云台复活。

        如今,复活这件事情还是云苏的一个不死金身,他还不想打破它,所以,向来是谁想杀他,云苏都会拼命反操对手。

        云苏睁开眼来,发现时间果然几乎没有流逝,心神一动,便看到了所有人。

        清风小筑里,王玄机正在闭关,已经到了关键时刻,这一次怕是要好几年才能出关。

        小丫头小部分靠自己努力,大部分靠了清风道场得天独厚的修炼环境还有云苏经常为她开小灶,这一次出关后便能突破到凝神境。

        虽然,这个境界相比起云苏已经达到了太乙真仙的境界,还差的太远太远了。

        但修炼这种事情,云苏从来不指望让家人去冲锋陷阵,而是希望他们能够按照自己的方式,或者自己喜欢的方式,过好自己的精彩人生。

        也正是因为如此,云苏也知道,如果外人知道了这一切,一定会骂自己吝啬,自己都是太乙真仙了,还舍不得带着家人一夜成仙。

        一夜成仙,甚至是鸡犬升天,不论是成就化神还是返虚,云苏此时的实力都能轻轻松松做到了,甚至都不需要什么天材地宝,口宣便是神敕,心念一动便是方圆千万里的天地旨意。

        非是不能,实是不愿。

        云苏年轻时,家庭条件很不好,算是真正的穷人,但却享受到了足够的亲情,朋友也不少,但身边许多家财万贯的同学或者朋友,倒不是说过得不好,却远远没有达到外人想象的那种你都不缺钱了,那你一定很幸福很快乐的程度。

        有些东西,来的太容易了,人一个不慎,反而容易矫情。

        云苏不是不给他们,而是希望在合适的时候,给他们合适的东西。

        反正早晚都有的,还能少得了谁?

        王破虏正在院中大缸中熬骨,这次归来,云苏又有了许多新思路,也准备亲自出手去寻一些天材地宝,或者调配一些灵丹妙药,拿来给家中晚辈子嗣筑基。

        其他人也是各自忙碌,就连王玄文都在认真地泡着一个刚刚认识的小妖女。

        云苏左手摊开,只见上面漂浮着一个透明的玉盒,玉盒表面有许多锦绣山河的符文,这是此次带回来的人参果。

        两枚打底的,那是这次长生仙令对应的机缘,出来时顺手便领了,而为了多带几枚出来,一枚长生仙令一枚人参果,他便额外带了七枚出来,留在了洪荒大世界七枚。

        等于说,乾元大世界,云苏本体真身的手中,现在有九枚人参果。

        看起来不少,实际上这东西哪有嫌多的,毕竟家中没有人参果树,还是紧巴巴的,只有等到蟠桃仙树结果了,不对,只有等到它大规模繁衍开来,成了蟠桃园,那便能够随意享用了。

        “口腹之欲尚且能忍一忍,但这杀伐之器少了天残仙剑,还是觉得不顺手。”

        云苏叹息一声,右手摊开,终于显现出了一物,正是那斩仙葫芦。

        没有了天残仙剑,盘古幡又在炼化之中,他手头威力足够的法宝便只有混沌神剑,不过此宝威力过于巨大,一般时候用着反而不顺手,便干脆一咬牙将这斩仙葫芦带了出来。

        上交了一百枚长生仙令的酸爽后果,就是之后去任何一个世界都可以随心所欲地带着了。

        同样道理,盘古幡和混沌神剑是长生仙令对应的大机缘,随时都可以带入各个不同的世界,跨越虚空,这也是云苏不怕别人偷袭,不怕别人夺宝的最大原因。

        斩仙葫芦这个级别的先天灵宝,还是擅长攻击的,在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会是云苏的一件得手法宝,即便自己用不上,临时赐给门人子弟也是妙用无穷。

        当然,上交长生仙令的时候,云苏也是咬牙切齿的,真是肉痛。

        不过,尚有两百七十多枚长生仙令,倒也能坚持一段时间。

        如今要深度开发洪荒世界,或者说云苏需要在这里面花费多到近乎永恒的时间来发育和修炼,云苏倒也不急着一个个去寻找长生仙令所对应的机缘。

        毕竟,这次进去就需要四枚了,下次就是八枚。

        他会逐步淡化机缘,而靠着死皮赖脸的方式尝试待在里面,在没有兑现长生仙令所对应的大机缘前,已经可以自由进出洪荒大世界了。

        似乎,随着他道行和修为的提高,借助长生仙令跨越各个世界的难度也在极大的降低。

        云苏没有着急出关,这次洪荒之行,除了突破到了太乙真仙境界以外,还得到了海量的大道感悟,也需要巩固消化一番,才能让本体真身受益。

        这是一种融和。

        一年,五年,十年,转瞬,便是三十年过去了。

        王玄机在云苏闭关的第八年终于出关了,成功进入了凝神境,在服下了几种云苏曾经为她提前准备好的能够增进修为的丹药后,已经达到了凝神境的巅峰,甩开了其他几兄弟一截了。

        她也没有什么俗事缠身,见云苏依旧在闭关,她也就时断时续地闭关,消磨时光。

        就连得了太极剑意的王玄藏,也稍差她一线。

        王玄藏既有家中的扶持,还有太极剑界的重点培养,毕竟是剑界少界主,而且潜心修炼,一心向道,最终还是差了王玄机少许。

        其他几个,就差的更多了。

        王玄文游戏红尘,某一年终于玩够了,再次巧遇那位侍郎家的小女,那时候,李侍郎已经仙逝了,待字闺中的李宛霖终于自己做主了一回,嫁给了这位大罗仙朝的重臣。

        王玄文年近六十,而新娘也是四十岁左右光景了,但这场婚礼却搞得极为隆重。

        托大姐王玄机的福,王玄文终于让自己和李宛霖迎来了一场迟到了数十年的隆重婚礼,随即拿出了自己大半的积蓄,金银财物便捐给了大罗仙朝,如果是灵石一类的便捐给了渔阳书院,当做善事。

        这场婚礼,王玄机异常重视,以清风小筑的名义,作为长辈,替王玄文张罗了一场覆盖了人仙魔神鬼的盛大婚礼。

        婚礼不收礼金,但这位平日里甚至有些抠门的大姐,也极为大方地拿出了许多道场的库存,将这场婚礼办成了南洲仙盟的一场盛事。

        自此,王玄文同学也结束了红尘浪子的生涯,第二年便生了个女儿,由于李宛霖作为一介凡人,实在是无法习惯清风小筑的生活,王玄文为了照顾她,干脆在附近另外购置了一座大宅子。

        这样,离家也近,上朝也方便,两口子也过得更潇洒滋润一些。

        从那以后,两人如同开了挂一般,一年生一个,当年浪得飞起的王玄文,居然成了满朝闻名的好男人,不近别的女色,每年都添丁加口,直到三儿五女的时候才停了下来。

        用李宛霖的话说,为王玄文多生几个子嗣,也算是弥补了失去的这数十载岁月。

        五年前,神英太子王破虏终于登基称帝,史称神英皇帝。

        神华帝退位之后,每日里参悟道经,修习符纹之法,闲了还种种花,养养鸟,和夫人何濡葶的日子过得非常惬意。

        三十载岁月,真的能改变许多东西,哪怕这个过程,云苏基本都是亲眼见到了,但依然必须承认,岁月如梭,越是凡人,受到时间的影响就会越大。

        就拿闭关三十载来讲,有时候云苏感觉好似是一个眨眼的功夫,外面的凡人社会就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有些熟识的人便已经满头斑白。

        这便是云苏本是从凡人中来,而又修行太快的苦果。

        这一日,王玄机正在闭关悟道,忽然高兴地睁开眼来,推门便见到了三十年未见的云大哥站在院中,正朝着自己微微一笑。

        “云大哥,你出关了。”

        “嗯。”

        两人并没有太多语言,也没有任何三十年不见而产生的生分。

        这三十年间,王玄机几乎每时每刻都能感觉到大哥的存在,大哥好似就在身边陪着自己修炼一般。

        她知道,自己有这种感受是因为大哥的实力又有了突飞猛进,即便是在闭关,身边的人也好似察觉不到他不在,反而是好像整个清风小筑,都有大哥的存在痕迹。

        哪怕其他人都在外面诸般忙碌,王玄机却一点儿也不觉得孤单,反而有一种能够和云大哥独处清风小筑的岁月静好。

        ……

        翌日,王玄文的府上。

        王玄文起了个大早,毕竟是自家侄儿当皇帝了,这个早朝以前都是想去就去,不去就不去的,现在却是每天都不迟到,必到。

        大姐说了,一家人要彼此护持,这个侄儿在朝堂上的时候颇为不凡,做事很有章法,而且公私分明,有时候即便是和自己这个二伯意见不一致时,也会当场议论一两句。但若是分歧稍大,他又闭口不提了,而是等到私下时再深入去聊这件事情。

        门口的符纹仙车早就准备好了,就等着载他去渔阳宫上朝。

        如今的大罗王朝,符纹之道已经彻底推广开来了,社会的方方面面都受到了深刻的影响。

        不论是国家大事的层面,还是百姓的衣食住行相关,通过符纹技术衍生出来的各种新产品都开始大规模进入各行各业。

        比如这上朝,以前是坐马车,现在却是由一个普通人经过简单的训练,就可以驾驶符纹仙车了。

        宽阔的街道,即便是在天刚亮时也有许多符纹马车跑来跑去,偶尔有那么一两辆符纹仙车,却是比符纹马车又要奢侈许多。

        “老爷。”

        符纹仙车的车夫见到王玄文出来,正要伺候,却见到一道金光嗖的一下便来到了近前。

        车夫便识趣地退到一边,倒也没什么惊讶,现在修炼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就连符纹之道都走入寻常百姓家了,自然没有人会再对这种事情感到诧异,尤其王玄文这样的大罗仙朝重臣之家。

        别的不说,就是王府门口站岗的几人,都不是寻常的士兵,而是大罗仙朝配发的金甲灵卫,不是修士就是符纹士兵,最差的都是江湖先天高手,才有资格成为金甲灵卫。

        金光一来,就连送王玄文出门的李宛霖也知道今日这早朝怕是上不了了。

        “末将,见过二少爷。”

        来人自然是张一凡,如今实力早已深不可测,至少王玄文是完全看不透他的。

        “张神君,无须多礼。”

        三人回到家中,王玄文便急忙问道:“神君,可是大姐让你来的?”

        云苏闭关的时间越来越长,短则三五年,这一次更是足足闭关了三十年,大家也都习惯了,用王玄机的说法是各人的日子照旧过,她在清风小筑陪着大哥闭关。

        平日里,王玄文最怕大姐找,他对自己没有信心,总是怕哪里做错了,又挨大姐一顿训斥。

        张一凡才说道:

        “二少爷,是先生出关了。”

        “什么!大哥终于出关了,太好了!”

        王玄文也是多年未见自家大哥,顿时有些激动难耐,却觉得一旁的妻子有些紧张,便急忙劝道:“宛霖,我们成亲之时虽然大哥尚在闭关之中,但大姐首肯了的,大哥自然不会反对。”

        “妾身只是有些担心……”

        张一凡在这里,李宛霖也不好多说,但王玄文这人却是知道张一凡在家中是最为公平,绝对不会管世俗之事的,便直接劝慰道:“你不要多想,大哥乃是真正的绝世仙祖,又岂会在意你的出身,别说你是凡人,弟妹当年也是一介凡人,大哥都是一视同仁的。”

        “嗯!”

        李宛霖这才安心了一些,当年知道王玄文是仙朝重臣时,她便有些忐忑,毕竟李侍郎去世后,家道中落,一年不如一年,当年那个令父亲大人极为不喜欢,所谓政见不合,高调异常的小子,已经成为了仙朝重臣。

        不过,由于大罗仙朝毕竟是从大罗王朝顺延而来,李侍郎也曾经是朝中大臣,也不算差距太大。

        结果等到要成亲之前,王玄文才将家中的事情告诉了她,震惊之余,原本觉得这场大喜事怕是很难和美顺利,结果家中那位大姑姐却待她极厚,丝毫不因为她出身较差便瞧不起她,或是令她难堪。

        王家不但将各种礼数做到了极致,甚至就连李宛霖已经入了阴司居住的老父亲也请了回来,见证了一场阴阳相隔的幸福大婚。

        只是,成亲之后,李宛霖终究是不习惯那种高高在上的仙家道场的生活,所以哪怕王玄机为两口子分配了清风小筑的住房,而且还是单独的院落,但也只是偶尔才回去住住,在清风小筑待久了,她总觉的有些不自在。

        “先生说了,这一次家宴所有家中直系都要回家,如果不回家的,后果自负。”

        张一凡说完,便拱手告辞。

        “玄文,你说大哥会不会怪责我们有家不住,却非要住在外面?”

        李宛霖又有些担心的问道,毕竟,她只是一个凡人,而那位传闻中的大哥,用王玄文的话说,大哥哪有空管我们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他可是整个南洲两三百万里方圆的仙道祖师。

        这样的大佬,居然是家中的大哥,这简直是让身为凡人的李宛霖有一种如同做梦,但醒来无数次却发现依然是事实一般震惊。

        “应该不是,早些年我,我比较忙的时候,有时候连回家过年都忘了,他们也最多派人来把我抓回去,再说了,现在老三,老四都不是天天住家里,破虏也是住渔阳宫,也不单单我们。也许,大哥和我们开玩笑呢,我给你说,宛霖,大哥是一个幽默随和的人。”

        王玄文话是这么说,心里还是有点打鼓。大哥可从来没说过‘如果不回家的,后果自负’这样的话,难道真是大家玩的太嗨,让大哥有意见了。

        不过,大哥就是大哥,便是到时候训斥一番也认了。

        “派出府上的神将,把老大老二都接回来,直系血亲还是要到齐的,其他的人便不用了。”

        是的,王玄文的大女儿和二女儿都嫁人了,老大嫁到了何家,大女婿乃是神华帝何远山的亲侄子,算是何家当代人中最有出息的一个,仙武符三修,天赋很高,年纪不大就已经要凝聚金丹了。

        二丫头嫁的更远,嫁到了东部海的水晶城,给那砗磲大王做了儿媳妇。

        剩下的几个,都还在渔阳书院读书,年龄最小的才六岁。

        至于这府上神将,则是看着这些兄弟要出去暂时立个门户,王玄机便赐下了一些宝贝,这能唤出神将的神将符,既能保护大家,还能当个苦力,免得使唤他人不方便也不习惯。

        很快,坐镇北方的王玄武,还在太极剑界闭关的王玄藏,张一凡都一一去通知到了,大家的选择都是一样,抓紧收拾,连赶路都免了,引动符咒,直接回家。

        大哥出关了,必然是最大的大事,何况这一次,大哥说的话不同以往,不是有所不满,就是有大事吩咐。

        第三日,往日平静无比的清风小筑,就变得热闹非凡。

        鱼龙道人带着一队队仙娥神将,鱼贯往来,在清风小筑院中张罗了一个超级大桌,足足数百道绝世美味。

        云苏,可是将这次家宴当成庆祝自己突破太乙境界的喜事来办的。

        云苏和王玄机坐在了首位,其他人分开两旁,和早些年的家族聚餐不同,如今却是乌泱泱一大群了。

        众人仿佛有默契一般,在王玄文家中聚齐了才一起回清风小筑。

        尤其是王玄文,更是带着李宛霖和八个儿女,小心翼翼地见过云苏和王玄机。

        浪子回头,有情人终成眷属,人丁兴旺,云苏哪有不开心的。

        虽然王玄文确实是太能生了一点,但家中也不愁养不起,人多一些反而更热闹,而且随着自己活得越来越久,子嗣后裔也就会越来越多。

        这个因果是避不过去的,一方面云苏自己也喜欢这种一大家子的感觉,另外一方面,当年王木玄不惜一死救了他,这个因果可是大了去了,云苏是必须来承受的。

        凡是第一次见面的,云苏都示意王玄机准备了见面红包,说是包,还真就是包了许多东西,一个个喜庆的红色储物袋里面,金银财物,灵石符箓,丹药法宝,甚至就连家中秘传功法都有一些。

        如今在洪荒世界家大业大的云苏,也不似当初那般苦哈哈了,反而一个劲劝王玄机大方一些。

        如果终有一日,不管是云苏在乾元世界的本命真身成就太乙金仙,甚至更高的大罗之境,还是王玄机有机会去洪荒看看,估计她都无法想象,这个好似一直陪在身边的云大哥,居然打下了那么一片天大的基业。

        虽然,在她看来,现在清风小筑的家业,已经是大的难以想象了。

        一顿家宴吃的其乐融融,尤其是那些没有见过云苏的小辈们,从一开始的小心翼翼,甚至有点紧张不已,结果见到云苏没有什么架子,就只是一个亲切的长辈时,大家才彻底放开了。

        直到家宴结束,有的去书房看书,年龄小点的就在小姑姑的带领下在已经至少有方圆数百里的清风小筑里四处玩耍,一会儿骑着丈长的大鲤鱼到处跑,一会儿又唤来一群天马,骑着腾空而起,一会儿又去体验一下小姑姑在符纹院中的最新发明。

        最后,大娃娃头带着小娃娃们,还拽上了两个早已成家的大侄女,甚至开动了清风小筑内部的一艘作为观赏品的诛仙战舰,开着在远处玩的都快疯了。

        没有这个小姑姑带,这些小家伙虽然也经常回家来,但哪有那般机会,更没有那胆子登上这种大杀器。

        云苏将人唤入道场内殿一看,发现少了个正玩得疯的王玄渔,这才悠悠伸手一抓,直接将她抓到了跟前,让众人不禁一怔。

        大哥,如今这修为真是让人连看都看不懂了。

        “今日把你们叫来,是有些事情要和你们说明白,或许你们也听闻过一些风言风语,甚至心中亦有疑虑,今日便一并为你们解开心中疑窦。

        然后,我还从相当遥远的远方,给你们带回来了一点点特产。”

  https://www.zwydw.com/book/66/66215/360168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