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我在大明当暴君 > 第250章 最佳导演狗皇帝(第三更)

第250章 最佳导演狗皇帝(第三更)

        孔衍植立刻就站起来了:“陛下,那您应该立刻下令将洪承畴和卢象升召回!严惩温体仁!”

        崇祯似又有些为难:“可是朕听闻东南叛贼谋反。”

        “陛下一定是**臣蒙蔽了。”

        “温体仁说黄锦、许宏纲、魏国公等人谋反,南京国子监谋反,东林书院谋反。”

        孔衍植立刻一脸正义凌然:“陛下被温体仁骗了,他是个无耻小人!”

        崇祯假装咳嗽了几声,装作一副生病的样子:“衍圣公,此时关乎重大,不如明日早朝详细说明?”

        孔衍植立刻就道:“陛下圣明!”

        “大明有衍圣公,乃是天下苍生之福啊!”

        “身为圣人之后,这都是臣应该做的!”

        孔衍植随后离开乾清宫,他心中颇为得意。

        你们都说狗皇帝凶残,但在我聪明睿智的衍圣公看来,他不过是个被人骗了的傻子罢了!

        孔衍植并不知道,国税局关于曲阜的奏疏呈递上来了,户部关于曲阜的奏疏也呈递上来了。

        国税局的奏疏表示衍圣公偷税高达200万石!

        户部的奏疏表示衍圣公明显隐瞒田产高达百万亩!

        另外,殴打知县,殴打税务司的官员,殴打户部官员,全部历历在目。

        另外,在北京**,“私通”良家妇女”的事情,都被写得明明白白。

        什么?

        私通良家妇女?

        不不不,强迫良家妇女。

        至于强迫了谁,名字也有,人也能找到。

        并且整理成了册子,给了孔贞运。

        当天晚上,孔贞运在家里只干一件事:背书!

        孔贞运是个学霸,虽然他是孔子的后人,但南宗因为在元朝失去了爵位,已经沦为庶人了。

        朱元璋时期给南宗一个五经博士的八品官,而向孔贞运这种分支,其实出身就是平民。

        他是进士出身。

        所以啊,背这些东西,很快就记得滚瓜烂熟,背着背着,连他都忍不住捶桌子了:这个畜生,把先祖的脸都丢完了!

        当天晚上,在一些官员面前,孔衍植就把跟皇帝见面的事添油加醋说了一遍。

        大致意思就是:我真的牛逼,我一进去,皇帝差点给我跪了,什么东南,什么南京国子监,什么东林书院,都没事了,新政那些东西,都没有问题。那个什么北京大学,等死吧!

        官员们一听,尤其是翰林院和北京国子监的官员们一听,顿时开始拍马屁起来。

        还是衍圣公厉害啊!

        不愧是圣人之后!

        不愧是圣道的守护者!

        当天夜里,都御史杨所修进宫,没人知道皇帝和他说了什么。

        当天晚上,皇宫里传来消息,第二天大朝。

        这下许多官员都热议了起来。

        不少人一致认为,受到衍圣公的影响,皇帝陛下一定开始反思自己了。

        七月十六日,早朝。

        前些天被打得官员,昨晚在家里把奏疏又仔仔细细写了一遍,在奏疏里把北京大学骂得是一无是处,啥也不是!

        就等着今天在皇极殿上发难了。

        皇帝坐在正中间,文武百官拜道:“陛下万岁万万岁!”

        “诸爱卿平身。”

        “谢陛下。”

        “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倪嘉善出来道:“启奏陛下,臣有事要奏。”

        “说。”

        “臣要弹劾大兴县知县唐子陵,他殴打朝廷命官!还有北京制造局的魏清欢,以及军事学院的张煌言、何腾蛟!”

        翰林博士张睿儒也出列道:“陛下,臣也要弹劾这些人,臣就是被他们所伤!”

        刑部主事宋祖乙也出来了,他更惨,他被打得眼睛高高肿起来,连嘴巴也肿成了香肠。

        “陛下,北京大学学生光天化日之下行凶,殴打朝廷命官!”

        翰林学士陈时龙也站出来:“陛下,要为臣等做主!”

        国子监监丞杨文宰也出列道:“陛下,臣也被打伤了!”

        之间杨文宰一条胳膊绑着绑带,半边脸都是青的,说话的声音都断断续续。

        唐子陵眼下已经在大兴县衙门了,自然是不在朝堂上的。

        北京大学的那些学生,更不可能在朝堂上。

        这一下子这么多官员在早朝攻击北京大学,还真是头一次。

        不过礼部侍郎、北大的副山长刘宗周在啊,他立刻出列道:“陛下,此事是他们先动的手。”

        杨文宰立刻就骂了过来:“放屁!刘宗周,你这是存心包庇那些小人!”

        “当时几十个北京大学学生全部在场,汝等休要颠倒黑白。”

        “刘宗周,你是说我们这些朝廷重臣,故意污蔑那些什么都不是的学生?”杨文宰语气逐渐嚣张起来,“别忘了,我们是和孔兴燮一起去的,他是圣人之后,熟读圣道之学,我们怎么会做出如此不齿之事!而圣人之后,却在北京大学门口被打断了腿!这就是北京大学的德行?”

        倪嘉善道:“陛下,衍圣公眼下在殿外恭候,请陛下传召衍圣公入殿。”

        “宣!”

        孔衍植早已在外面恭候,他额头在冒冷汗,最近身体太虚了,走起路来双腿都在发软。

        待他走进殿,不少大臣的目光都聚集到他身上来。

        不少目光都是在仰望。

        这一刻,孔衍植真切感受到了血脉的优势。

        “臣参见陛下。”

        皇帝依然是那么的和善,连语气都是温柔的:“孔爱卿快快请起。”

        孔衍植站起来,这一刻,他仿佛感觉自己孔圣人附体,仿佛感受到了万人的敬仰。

        但他不知道,这皇极殿中,早已有人做好了准备。

        一场好戏正这么正式开始了。

        首先,皇帝象征性问候了孔衍植几句,孔衍植也象征性回应了几句。

        然后,孔衍植就把话题引入了正题了。

        主要有几个正题。

        一是北京大学的事,主要是自己儿子被打断腿的事。

        二是东南一事,主要是讨伐奸臣,为儒生们喊冤。

        三自然就是希望皇帝能暂停新政。

        而孔衍植还是以北京大学一事先说起。

        “陛下,臣那犬子前些日前往北京大学问道,竟被无礼之厮给打断了腿,还请陛下为臣做主!”

        倪嘉善等人一听,心中是大喜。

        现在连衍圣公都出来说话了,看你刘宗周还怎么说。

        今日这朝堂上,必然是有不少人站在衍圣公这边的。

        他们也在想着,今日,新账旧账一起算。

  https://www.zwydw.com/book/67/67374/363464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