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重生之九零年代 > 第551章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第551章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抬头看了对面这个女人一眼,样子挺年轻的,大概二十岁出头,不过脸上的妆容化得很浓,铺着厚厚的粉底,描了眉毛摸着鲜艳的口红,衣服穿得也略显曝露,领口的下方露出了一点浅浅的事业线,身上有一股劣质香水传来的香味,嗅在鼻子里稍显刺鼻,整体给人感觉就不是什么正经人,有些像是在之前那条红灯街出入的女人。

        陈青云没搭理他,继续坐在那儿等着上菜。

        “哟,不理人。”

        那女人见陈青云闷不吭声,还以为他是害羞了。

        陈青云则是觉得这女人满身的风尘味,实在不想和她多说什么。

        但那女人似乎是觉得陈青云长得还不错,而且年纪轻轻,照现在的话说妥妥的小鲜肉一枚,便忍不住想要和他攀谈,“小哥,干嘛不理人啊,陪姐姐说句话怎么了?”

        “没什么好说的。”

        “怎么没什么好说的,咱们可以认识认识。”

        这女人说话的时候眼中带着一股子魅笑,举手投足之间似乎都在调笑着陈青云。

        见这情形,陈青云心里也是暗道,难不成自己被这女人给盯上了?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真是没有想到,以前都是听说女生被流氓骚扰,现在轮到自己被女流氓给骚扰了。

        陈青云还在暗自嘀咕,自己也不帅啊,怎么就引来了这些狂蜂浪蝶。

        本来想要起身离开,换一家餐馆再吃的,结果老板那边把炒好的菜端了上来,一看菜都上了,陈青云也就只好作罢,想着赶紧把饭吃了走人。

        “你就一个人?”

        “……”

        “看你的样子不像是这里的人。”

        陈青云略感疑惑,回了她一句,“你连这都看得出来?”

        女人得意地笑笑,说道:“你白白净净的,皮肤又细又嫩,这里环境不好,空气里都是灰尘,人的皮肤都很粗糙,而且你不是这里的口音。”

        “呵呵,我外地来的。”

        “我也是外地过来的,我叫于燕,交个朋友吧。”

        陈青云实在搞不懂了,这女人怎么就粘上自己了呢,难不成自己脸上真写着“帅”或者“有钱”?

        没有理会这个女人,让她在那儿一个人自说自话,陈青云继续低头吃饭。

        “你来紫云做什么的?”

        “路过。”

        “你这人怎么冷冰冰的,一点意思没有。”

        “没意思你还凑上来。”

        陈青云一句话差点把这女人给噎死,本以为她就这样知趣的闭嘴了,结果只是短短的尴尬之后,这个女人并没有怎么在意,继续笑着说道:“真有意思。”

        这下轮到陈青云被搞晕头了,这女人前一句还在说他没意思,马上又说他有意思,这可真是奇了怪了。

        女人笑着笑着感慨了一句,“你这性格和我弟弟还真挺像的。”

        “你还有弟弟?”

        “和你年纪差不多。”

        “噢。”

        陈青云象征性地回了一声。

        随后这女人点的菜也上了,她这才放过了陈青云,开始低头吃饭。

        没了她说话,桌上的气氛也沉闷了下来。

        她吃饭的速度很快,比陈青云还要快,三两下把饭吃了,来到前台结账离去,像是急着这要去干嘛。

        走的时候,这个女人还对陈青云笑着挥了挥手。

        陈青云觉得这女人从头到尾都莫名其妙的,也没回应她,继续吃着自己的饭。

        等到吃完结账的时候,陈青云来到前台,“老板,一份青椒肉丝。”

        那老板说道:“刚才那个女人给你结了。”

        “什么?”

        “她走的时候结的。”

        老板冲陈青云摆手,示意他不用再给钱了。

        陈青云此时心里头则更是纳闷,这女人也太奇怪了吧,上来就找自己搭话,碰了一鼻子灰不说,走的时候还帮自己把账给结了,她到底想什么呢?

        要说另有所图,感觉也不太现实,两人不过是萍水相逢,下一次还能不能再见到都不一定呢。

        从餐馆出来,外面华灯初上。

        陈青云的目光看向了刚才经过的那条红灯街。

        那个女人的穿着打扮很明显就是在这一带从事工作的,陈青云忽然间有些好奇,想要看看能不能在这里找到刚才那个女人。

        重新回到这条街上,一路上陈青云走得很快。

        在一家莹莹发屋前面,看到了刚才那个女人的身影。

        陈青云还记得她刚才说过,自己的名字叫做于燕,见她来到发屋门口,里面几个和她穿着打扮差不多的女人围了过来,几个姐妹一阵嬉笑。

        其中有一个注意到了站在门外的陈青云,然后对着于燕一阵坏笑,指了指门口的陈青云,故意说道:“燕燕,你看你,外面那小子是被你吸引过来的吧。”

        于燕回头看去,诧异地看到陈青云居然在外面,她的脸上当即浮现出了一种不太好形容的笑意,很温柔、很美好,冲陈青云笑过之后旋即走进了里面的一间屋子。

        没多多久,于燕换了一身衣服出来,上衣还是那样,主要是下面换了一条不到膝盖的裙子,脚上配了一双黑色的高跟皮鞋。

        夜色已晚,有客人来到了这家店。

        每当客人进去的时候,这些女人就会从沙发上起身,笑眯眯地拉着客人往楼上走去。

        这么多女人之中于燕也不例外。

        站在外面街上的陈青云看到于燕挽着一个男人的手走了上去,心里忽然觉得有些怅然。

        ……

        来到楼上,男人熟练地躺在了床上。

        于燕来到窗户边,往外面的街道上看了一眼,刚才还在那里的陈青云已经走了。

        看着空荡荡的街道,于燕的眼神里有一种难以言说的落寞。

        听到身后男人的催促,于燕应了一声,随即来到床边,脱去了自己的上衣。

        ……

        回到酒店。

        陈青云回来的时候江洋和王朝晨已经回来了。

        三人坐在房间里,各自聊起了今天的收获。

        江洋这边,去了紫云矿业,在那边打听陈青山的事情,同时还找到了武君扬,询问他那边的情况,不过这一整天基本上没有什么收获,因为紫云矿业实在太大了,两万多个在职员工,要把那些人全部查一遍需要大量的时间,紫云矿业这边还要继续查。

        王朝晨今天去了市里的劳动市场,在这里了解了一下周围黑矿场的事情。

        所谓的黑矿场就是那些无证经营的铜矿场,在紫云市区内是没有这些黑矿场的,它们主要分布在紫云市的周边那些山区,这种地方基本上都非常偏僻,与外界的联系很少。

        根据王朝晨的调查得知目前像这种无证经营的铜矿场在紫云市周边区域大大小小有十几个。

        如果陈青山真的被困在这些矿场里面,那要把他找出来简直就如同大海捞针,十几个矿场不可能挨个都查一遍。

        江洋看着陈青云,征询他的意见,“咱们现在怎么办?”

        陈青云琢磨了一阵,说道:“江大哥,你继续去查紫云矿业,多和武君扬那边保持沟通;王大哥,只能麻烦你再去和劳工市场上的那些人多接触,看能不能从他们的口中探听到一些有用的消息。”

        王朝晨说起了自己的想法,“光是这样还不够,我想要假装找工作的,看能不能找一个黑矿场混进去,只有亲自去这些黑矿场查探,才能搞清楚里面的状况。”

        “王大哥,这样也太危险了。”陈青云摇头制止。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王朝晨的神态中有一股子狠劲,说起了自己的计划,“今天我在劳工市场那边接触到了一个黑中介,他说这两天黑矿场那边可能会来人,如果我明白没有按时回酒店,那就代表我跟着他们去了矿上。”

        “万一你要是有危险怎么办。”

        “朝晨,虽然我知道你的本事,但这样做是不是太危险了?”江洋也在劝说。

        “这件事情我有把握。”王朝晨笃定地说道。

        江洋说道:“不然我跟你一起,两个人也很有个照应。”

        王朝晨摆头道:“不行,市区这边你还得继续查下去,潜入黑矿场的事情就交给我了。”

        一看王朝晨态度坚决,陈青云和江洋也就不再说什么,只愿他一切顺利,不要遇到什么危险。

        三人交流完了一天下来的收获,早早地洗漱上床,奔波了一天下来难得有休息的时间,没多久三人就已经呼呼大睡。

        到了早上,王朝晨和江洋天没亮就醒了,这是当兵多年刻在他们骨子里的生物钟,到了清晨就会醒来。

        江洋收拾了一下就匆匆出了门,调查紫云矿业的任务繁重,他不得一大早就人家厂门口等着。

        王朝晨则是没有刷牙洗脸,还故意把头发弄得乱糟糟的,衣服也是邋邋遢遢地穿着,就这样出了门。

        做这一切,都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加像一个被生活压迫到走投无路的人,只有这样的人才不会引起黑中介的怀疑,更能够顺利地被带去黑矿场。

        清晨的劳工市场很冷清。

        市场里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人,还有一个打扫卫生的环卫工人。

        王朝晨故意没去吃早饭,来到昨天那家黑中介的门口,一屁股坐在那里,等着这里开门。

        时间一晃,差不多上午十点的样子,劳工市场热闹了起来。

        不少求职者都来到这里,有人在胸口挂着牌子,上面写着自己想要谋求的工作和薪资要求,还有些就蹲在地上等着老板前来雇佣,也有不少像王朝晨一样蹲在中介门口的。

        这些人一眼看过去都有一个相同的特征,那就是在他们的脸上看不到任何生气,一个个都是愁眉苦脸、死气沉沉的,工作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一个可以生活下去的机会,是以每当有老板走进这里的时候,他们都会像是一群吃食的鸭子一样呜泱泱地围上去,向老板卖力地推荐着自己。

        王朝晨虽然看起来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有气无力地坐在黑中介门口,但其实他的眼睛一直没有停止过观察,悄悄地观察劳工市场里的这些人,有哪些是真正想要找工作的,有哪些是小偷小摸,有哪些是中介,还有哪些是黑矿场的。

        当王朝晨暗中观察的时候,背后倚靠的门开了。

        一个胖胖的女人被门口的王朝晨吓了一跳,嘴里忍不住骂了一句,“真是的,一大早坐在门口做什么。”

        王朝晨转过身来,一看是昨天见过的那个黑中介,当即上前笑嘻嘻地问道:“矿上的老板什么时候来啊,我都两天没吃饭了。”

        胖女人瞥了王朝晨一眼,斥道:“两天急什么,这里多得是好几天没吃饭的。”她对王朝晨也有些印象,因为王朝晨只有一只眼睛,这个特征在人群里实在太明显了。

        “我跟他们不一样,我不经饿的。”

        “喲,就你?”胖女人歪嘴冷笑了一声。

        “矿上的人到底什么时候来?”

        “这个我也说不好,也许今天,也许明天,也许不来了,你等着吧。”

        “噢。”

        胖女人见王朝晨披头散发一脸油污,捂着鼻子驱赶道:“去去去,去一边坐着,被影响我做生意。”

        王朝晨表现出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连忙点头哈腰,挪到了旁边一些的地方。

        时间一晃,一天过去。

        下午的时候,太阳已经快要落山。

        劳工市场里的人也已经走得七七八八。

        看着大家都垂头丧气的离开,王朝晨的内心没有任何波动,经过战场考验的他压根不觉得这是什么事,比起在西贡的丛林里一潜伏就是三五天来,在这里守个几天简直如同小儿科。

        正当市场里的人都快要走完的时候,一辆面包车驶了进来,停在了那个黑中介的门口。

        从面包车上下来了一个穿着迷彩夹克的男人,这男人样子看起来三十岁出头,剃着很普通的平头,样貌也是一副普通人的面相,不过右边的脸上有一块疤。

        男人来到黑中介,那胖胖的女人立即笑脸相迎。

        “龚老板,好久不见了。”

        男人没有寒暄,开门见山地问道:“最近有没有合适的?”

        胖女人为难地笑道:“您要的标准有点高,既要吃苦肯干又要不怎么聪明,这样的人不好找。”

        “是吗?”

        男人好像不怎么高兴。

        胖女人眼神一瞟,看到了还在外面坐着的王朝晨,当即心中一喜,指着王朝晨道:“不过这门口倒是有一个,不知道龚老板您能不能看上。”

        “哦?”

        “身板看起来挺结实的,就是少了一只眼睛,这样的应该没法下矿井吧?”

        “有什么不能下的,我过去看看。”

        说完,这龚老板就来到了王朝晨的面前,打量了王朝晨一眼,见他这身板果然健壮,应该是有一身的好力气,这种人正是他们矿上需要的人,而且再看王朝晨这邋里邋遢的样子,眼神也涣散无光,怎么看都不像是太聪明的样子,这样的人更加方便管理,顿时对王朝晨很是满意。

        “你,站起来看看。”

        这个龚老板颐指气使地对着王朝晨吩咐。

        王朝晨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赶紧拍拍屁股从地上站起来,冲着龚老板搓手笑道:“老板,有活干吗?”

        龚老板说道:“我这确实有个活,你想不想干?”

        “干,想干。”王朝晨连连点头,急切地说道:“好几天没吃饭了,就想找份活干。”

        龚老板又看了一遍王朝晨,见他确实一副饿极了的样子,便笑道:“跟我走有饭吃。”

        王朝晨着急道:“那咱这就走吧。”

        “走,上车。”

        龚老板大手一挥,指着自己那辆面包车,让王朝晨跟着自己过去。

        上了车,龚老板对着王朝晨笑了笑,说道:“你就不问问是去做什么的?”

        王朝晨咧嘴道:“只要有口饭吃,做什么都行。”

        “呵呵……”

        龚老板一看王朝晨这样,不光眼瞎,脑袋也不太好使,这正是他最想要的人,“行,跟着我走,一会儿到了工地有你吃的。”车子发出一阵轰鸣,随即驶出了劳工市场。

        穿过热闹的市区,来到了一片荒芜的郊区,这个龚老板没有停下的意思。

        王朝晨问道:“老板,这是跟你去哪?”

        “不远,我的工地在山里面,再走一个小时就到了。”

        “在山里面啊?”

        “怎么,你刚才不是还说跟着我走,只要有吃的就行。”

        王朝晨装作胆小怕事的样子,说道:“我也不知道你是要去山里。”

        龚老板笑道:“山里怎么了,山里一样有饭吃有钱赚,你跟着我走就对了。”

        这小面包在市外的山路上盘旋绕行,说是一个小时,其实经过了两个多小时的车程才抵达目的地。

        到这里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一片黑灯瞎火的什么都看不见。

        车子驶进一个院子,王朝晨跟着这位龚老板一下车,立马有几个彪形大汉围了过来,二话不说拽住王朝晨要往里走。

        “老板,这怎么回事。”

        王朝晨表面装作惊慌,心底却是大喜不已,看来自己没有白跑一趟,果真让他遇到了一个囚禁工人的黑矿。

        此时一路上笑嘻嘻的这位龚老板像是变了个人,对王朝晨没有了丝毫的好脸色,对着那几个彪形大汉吩咐道:“刚从外面带回来的,给我看好了。”

        “是,老板!”

        这几个彪形大汉当即压着王朝晨来到一处矮小的房间门外。

        王朝晨观察了这间屋子,发现窗户都用钢条给封死了,门也是特制的铁门,看来这里就是用来关押工人的地方,这么严防死守,外面还有人看管,里面的人估计想要从里面出来很难。

        眼下要是王朝晨突然动手,挣脱这几个彪形大汉的制服还是很轻松的,不过他还不能动手,在找到陈青山之前他必须克制。

        这几个彪形大汉之中,有一个来到王朝晨跟前,突然一拳打在王朝晨肚子上。

        王朝晨疼得五官紧紧皱成一团,嘴上喊着疼,心里却想的是龟孙子,这一拳老子先记着,等查清楚了这里的情况,看老子不抽了你的筋。

        那彪形大汉昂头挺胸地站在王朝晨跟前,用鼻孔看着王朝晨,冷哼道:“来了这里就别想出去,以后想少挨揍就给我乖乖干活,不然老子有一百种方法弄死你!”

        王朝晨捂着肚子,不说什么。

        那人冲另外两个同伙使了使眼色,两个同伙当即将王朝晨扔进了屋子里面,随手把门关了起来。

        王朝晨的到来就像是往死气沉沉的池塘里扔进来一条鲜活的鱼。

        他一进来,屋子里其他那些人也都纷纷围了上来。

        听这些人的口音是五花八门,来自全国各地。

        “小伙子,你是怎么来的?”

        “哎唷,这下完了,你就不该来这里的。”

        “你被他们骗了,这里根本不是什么正规矿场。”

        “我们被他们关在这里,每天不当人对待,来了这里就跑不出去了。”

        “……”

        听这些人的叙述,他们也都是被骗来这里的。

        当初他们听说在紫云市可以进矿场干活,在这里当矿工是份不错的工作,每个月虽然辛苦了些,但是赚的钱能有二三百,结果抱着来这边讨生活的想法来到紫云,等待他们的却是被骗到了这个荒无人烟的鬼地方。

        每天早上三四点钟这些人就被叫醒,去矿井里面挖矿,一直到晚上六点,他们才能从矿井里上来,一天下来他们一共就能吃两顿,早上一顿晚上一顿,而且还都是清水煮白菜、要么就是清水煮萝卜,每天吃着这些,别说逃跑的力气了,能在矿井里把活干完就不错了。

        逃跑在这里也是一个极其危险的想法,因为一旦被发现抓回来就会被打得半死不活,这工地周围为了防止工人逃跑还布置了很多捕猎的陷阱,另外还养了好几条狼狗,到目前为止从这里逃走的人寥寥无几。

        一个看起来年近五十的男人来到王朝晨身边,说道:“小伙子,刚才打你的那个叫做李闯,这里的人平时都喊他大狗,在这里你可千万不能得罪他。”

        “那个龚老板呢?”王朝晨问。

        “他不是什么老板,是这里的一个小头目,相当于厂长的职位,这里不是什么正规矿场,而且那个龚厂长上面还有更大的老板。”老人出于好心地说道:“来到这里就是命,你千万别和他们闹,不然下场很惨的。”

  https://www.zwydw.com/book/67/67625/3676913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