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我!反派舔狗他爹,专打各种主角 > 第162章终于造成了伤害!(10072字…

第162章终于造成了伤害!(10072字…

        因先入为主!

        所以!

        在陈北山遇到陈木这个,气运值甩开他几条街的主角的时候!

        依然还是!

        去下意识的想着,用之前对付那些主角的老办法去搞他!

        却不曾想!

        人家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根本不怕你感情这一套!

        所谓拔掉无情!

        可不就是指这种兵王种马的主角吗?

        除了初恋稍微有丢丢感情之外!

        其他的,你指望他有感情?

        难不成是一颗心碎成了很多片,恰好每人一片的这种?

        “不过!”

        躺在北牧集团的那一真皮沙发上,陈北山心头默念道,“系统!”

        “关键时候,你可能靠谱一点么?”

        系统,“???”

        “至少,也给我原著剧情列出来,我才能确信心里的想法啊?”

        系统,“……”

        “叮!”

        “气运值相差太大!”

        “系统读取原著失败!”

        “请宿主自行寻找办法!”

        陈北山,“……”

        得!

        就知道这狗系统是,完全的不负责任的!

        当然!

        陈北山也没有把希望寄托在这铁疙瘩身上。

        办法嘛,总比困难多的!

        尤其是在身上有外挂的情况下!

        是否熟知原著!

        这根本不是很重要的!

        “兵王回归,一般的,都是在境内毫无根基关系可言!”

        陈北山手指敲打着桌子,另一只手捏着雪茄,吐了一口烟圈,“前期这关系……”

        “可不就是靠着所谓的救人,以及那,万能的拔掉来?”

        “老子切不了你掉,还不能把你女人缘打了?”

        陈北山还记得!

        前世看过的一本兵王回归!

        那主角,完全是比赵日天可还能日的!

        完全是到一个城市,日出一个天地来啊!

        一个个称霸城市的商业巨鳄集团,这就轻描淡写的,落入了主角的手里!!

        轻轻松松就拿下了,无数人梦寐以求的企业帝国!

        这简直是太让人无语了!

        “陈董!”

        陈武上前来,手里捧着一份文件,“根据您的吩咐,属下查到了相关的所有新闻和各个富豪的出行记录,并没有查到您说的!”

        听到陈武这话。

        陈北山完全没有感觉到丝毫的意外。

        要是能这么轻易的被他这个大反派查出来,那还叫主角么?

        “北牧本身的力量查不到没关系……”

        陈北山嘴角勾了勾,“但,我不信,连国家机器都查不到!”

        几乎是在他话语落下的瞬间!

        他那边上的座机,响了起来!

        陈北山抬起头,扫了陈武一眼。

        后者立刻拿起那座机,听了两句后,顿时有些诧异的看向陈北山,面色古怪的说道,“陈董,这是您的私人电话!”

        陈北山,“???”

        难道我猜错了?

        陈北山错愕的拿过话筒,这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了白挽歌的声音,“陈董,你刚刚可把我弄疼了!”

        “我现在这样子,连办公大楼都不敢回了!”

        陈北山,“……”

        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陈北山终于明白,为什么陈武会露出那样的神色了……

        “那个……”

        陈武咳了咳嗽,往后退了去,“陈董,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先退下了……”

        陈北山,“……”

        “我之前让你用警力抓陈木,你吩咐了没?”

        陈北山没有再接白挽歌那令人尴尬的话题,开门见山直接问道,“情况如何?”

        “我已经调动了警力!”

        白挽歌说道,“按照你的吩咐!”

        “我是找个一个,我父亲之前的心腹,以其名义去执行的!”

        陈北山微微点头,“好!”

        在气运值五倍差的情况下,陈北山并不指望真正有警察,能够把陈木怎么样。

        也仅只是希望,能够拖住陈木的脚步而已!

        五倍的气运值差距!

        以现在的陈北山来看,是非常难反抗的!

        “另外,我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白挽歌刚要说话,忽然间,她那边,一个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是我的工作电话!”

        陈北山微微点头,“先不要挂断,你接听!”

        “是!”

        白挽歌放下和陈北山正接通的私人电话,拿起了工作手机,接通了之后,顿时面色大变,“你说什么!?”

        ……

        已经撤销了的临时刑场!

        陈木小心翼翼的伺候着张娟,等到她满足熟睡了过去后,这才悄咪咪的,松了一口气。

        他正准备离开,却发现自己这一动,那熟睡的张娟眉头突的一皱。

        刹那间!

        他不敢动了!

        只能把自己那一身青绿大衣把张娟包在了里头,抱着她小心翼翼的起身,往下走去。

        “狼王,属下已经遵从您的吩咐,在香城当中,购置了一栋别墅!”

        平头上前一步,低着头,开口说道,“为了不引人注目,属下购买的别墅是,位于香城郊外的,距离此处并不是很远!”

        听到这话后,陈木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满意之色,“很好!”

        “狼王,车已经为您安排好了!”

        光头也同样的是上前一步,恭声道,“为了太不引人注目,属下特意购买了一辆蓝金款的宝马x7,以符合狼王殿下的矿业气质!!”

        “很好!”

        陈木满意的点了点头,正准备上车的时候!

        忽然间!

        一辆辆警车,刮风了般的,呼啸而来!

        瞬间包围了所有人!

        “所有人,爆头蹲下!”

        为首的那一机关人员喝声道,“否则,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平头和光头俩人对视一眼,似是准备出手!

        可就在这时候!

        陈木大手一挥,喝声道,“退下!”

        “是!”

        两人微微退后,但还是如同门神般的,站在陈木的左右两侧,冰冷的目光,盯着面前众多警察。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陈木眼睛微微眯起,“是陈北山让你们来的吗?”

        为首那人上前一步,答非所问,“你是叫做陈木?”

        “是我!”

        “刚刚是你,在行刑场上,劫狱救走了死刑犯张娟,对么?”

        听到这话之后!

        顿时,那陈木的眼睛微微眯起,开口说道,“我救的人是她,但她,可不是死刑犯……”

        “少废话!”

        为首之人冷哼一声,打断了那陈木的话,开口说道,“张娟涉嫌经济诈骗罪、恶意挪用公款罪等一系列罪行!”

        “是不是死刑犯!”

        “你我说了都不算!”

        “这要法院审判说明了,才算!”

        话语落下,他大手一挥,“全部带走!”

        见到这一幕之后!

        那陈木的眼睛微微一眯,突然间,他笑了起来,“你们果然是,陈北山找来的人啊!”

        含着金钥匙出生,身为富二代的他,对这些弯弯道道,可不是太清楚了!

        现在察觉到了之后!

        哪里会客气?

        字音刚一落下的瞬间!

        陈木的脸色,骤然变寒,低声喝道,“给我上,全部放倒!”

        “是!”

        平头和光头这两人齐齐领命,旋即,身形如风般的,冲锋而上!

        仅只是眨眼的瞬间!

        那从上前排的,一众多手持着武器的警察,便是被当中放倒了下来!

        武力之强,简直是骇人听闻!

        而更让人惊骇的,还是这些人的行为!

        “你……你敢对机关人员出手!?”

        为首之人面色大变,厉声喝道。

        “机关人员?”

        陈木似笑非笑的扫了他一眼,把放在耳边的手机放下,低声笑到,“前提是,你这身皮,还在……”

        “什么意思?”

        听到陈木这话,那人还是一头雾水。

        然而!

        就在他这话语落下的一瞬间!

        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间响了起来!

        那人的心头一颤,迎着那陈木戏谑的目光,接通了电话!

        “你暂时停止,先接受调查吧!”

        电话里,这不咸不淡的声音,瞬间令得他心头,沉入谷底!

        心头,一阵的冰凉!

        手机也是啪嗒的一声,落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怎么回事!?”

        “怎么会这样!?”

        那人不明所以的,甚至还急忙的去翻了一下,自己的文书,上面的逮捕令,的的确确,是走了正规的程序的啊!

        而且!

        所有的证据,都也是齐全的啊!?

        这怎么会!

        怎么会这样?

        他百思不得其解!

        然而!

        就在那这个时候!

        只见到见到!

        一大片,身穿着西境战服的将士!

        随着那冲锋而来的西境武装车一同,齐齐冲出!

        把所有的警车警员,尽数拿下!

        平头和光头迅速的退后到了陈木的身边!

        宛若两大门神般的,盯着周围这些人!

        所幸的是!

        这些人,没有管他们!

        仅只是把所有的机关人员带走押送!

        紧接着!

        一个身穿着灰色古风长袍,看上去颇为和善的老人,从那无数西境将士簇拥之中的,一辆破旧的奥迪a4上,缓步走了下来。

        他一下来!

        这就见到无数人团团将之围住!

        死死的保护在了其中!

        等走到陈木面前时,才微微侧开一角。

        “陈小兄弟!”

        面色和善,却显出一股威严的老人,走到那陈木身前三米开外后,顿时微微一笑,拱了拱手,“小兄弟!”

        “当时在境外遇险,可还真是多亏了你的协助啊!”

        听到这话,陈木大手一挥,哈哈大笑道,“风老此言差矣!”

        “咱们在境外那种地方能遇到,也算是我们这些同胞的缘分!”

        “不存在什么感谢不感谢的!”

        被称为风老的他,顿时也是和蔼的一笑,道,“那倒是!”

        旋即,他的眸光看向了身边的一个中年男人,开口说道,“把之前那带头的警员,一查到底!”

        “是!”

        “另外,告诉香城警局!”

        他指了指那刑场,开口说道,“这个刑场,由我们西境接管了!”

        “其中!”

        顿了顿,他淡淡的说道,“关于张家一干人的犯罪,也与西境外的某些事情关联,将由我们西境全权接管!”

        “是!”

        说完这话之后。

        风老对着那陈木微微一笑,“不好意思,让陈小兄弟刚一回来,就见到了这么不堪的一幕,实在是让老朽无颜啊!”

        “哎!”

        “风老言重了!”

        陈木毫不在意的说道。

        “老朽看陈小兄弟,这也是从境外才回归。”

        风老打了个哈哈,岔开了话题,“不如今晚,就到我那去喝两杯,怎么样?”

        听到风老这话之后。

        陈木略微有些诧异,“风老也住在香城?”

        这个风老身为西境人,理所应当的,也是住在西境内啊?

        听他这口气,貌似目前是,住在香城?

        “祖籍香城!”

        风老微微一笑,说道,“今日特意心血来潮,回老宅见见老朋友,哪知道,恰好碰上了陈小兄弟!”

        “既然如此的话,那我也恭敬不如从命了!”

        听到风老住在香城本地的了之后,顿时,陈木的心头暗喜!

        “有风老的帮助!”

        “在我弄死陈北山之后,让娟娟来继承北牧集团!”

        “绝对是没有一丝一毫的问题的!”

        陈木心头这样想着,不知觉的,又想到了张娟的家人身上,心头恨恨的说道,“不过!”

        “这个陈北山,是真的脑子有坑啊!”

        “好端端的!”

        “把娟娟的家人全部弄死了!”

        “这一下!”

        “让我怎么如父母一样的孝顺他们啊!?”

        “万一!”

        “万一等娟娟生气,不嫁给我,那我可怎么办啊!?”

        想到这儿的陈木,心头对陈北山的恨意,更深了!

        “不就是一个小小的北牧集团嘛!”

        “陈北山,你至于这样攥着手不放啊!?”

        “你要是早点把这北牧集团给娟娟的话,老子反手就能给你几千亿现金,让你怎么潇洒去!”

        想他在境外的光辉战绩,那一片片的黄金矿石!

        陈木只觉得,这所谓的北牧集团,不过尔尔!

        “算了!”

        “让我收回来后,当做嫁妆给娟娟,也是一样的!”

        这样想着!

        他不由得感觉到,自己身上的负担压力,轻松了好多!

        而在这一刻!

        北牧集团的董事长办公室中!

        “你是说,你派去的那一个人,直接被查了个底朝天,然后被扒了一身皮?”

        陈北山听到电话那头的白挽歌说道,顿时眉头微微皱了皱,“是那陈木动的手?”

        “不,不仅只是他一个人!”

        白挽歌说道,“陈董!”

        “参与去抓捕的这一行动中的所有人,都完全被查了个底朝天!”

        “全有问题的被当场抓捕,没问题的,则是被停职调查审核!”

        陈北山略微有些诧异,“这是谁的杰作?”

        兵王归来之后,有一个神秘老爷爷的相助,这并不是很稀奇的事情!

        只是!

        陈北山好奇的是!

        这个刚回来的陈木,会有谁,来帮?

        “是西境战神的父亲!”

        陈北山一愣,“西境战神?”

        这怎么和西境战神,又扯上了关系?

        “是!”

        白挽歌开口说道,“西境战神上一回来到香城,其实有一部分原因是,他的父亲在香城失联了!”

        “不曾想,恰好遇到了突发任务,联同东境战神一起,围剿北境凌傲天!”

        陈北山若有所思地说道,“也就是说,西境战神现在是重病在床?”

        “是!”

        白挽歌点了点头,说道,“西境战神的祖籍是在香城!”

        “现在的他,正在垂危吊着一口气。”

        “能够挺过来的话,他依然是西境战神!”

        “如果挺不过来……”

        白挽歌身为香城的掌权者,对香城的这些情况,定也是了如指掌的!

        “我知道了!”

        陈北山微微颔首,开口问道,“如今的西境战神,是有专人保护吗?”

        “是的!”

        白挽歌说道,“众多人都只知道东境战神阵亡,西境战神重伤!”

        “但西境战神重伤到什么程度,亦或者说!”

        “他身在何方!”

        “除了我们掌权层之外,大概也就是北衙的人知道了!”

        毕竟是一方战神!

        一旦战神病危的消息传出!

        恐怕整个西境,便是会彻底大乱!

        所以!

        能封锁消息,便是封锁消息!

        至于这个重伤!

        那定然是无数人目睹,封锁不了的消息呗!

        “这样啊!”

        陈北山若有所思,“这也就是说,西境战神他爹,并不知道这事情?”

        “风老并不是境区中人,所以,是无权知晓的!”

        顿了顿,白挽歌开口说道,“甚至!”

        “他都不一定知道!”

        “他儿子就在香城!”

        陈北山微微颔首,“我明白了!”

        “你先休息吧!”

        挂断了电话后。

        陈北山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陷入了沉思。

        西境战神,将死!

        风老,贵人!

        陈木,主角!

        这三个已知条件下的重要角色!

        一定是有所关联的!

        “陈木搭上了风老这根线!”

        “按照兵王回归文的某种尿性来看!”

        “这个风家!”

        “一定是有个国色天香又美丽的孙女的!”

        这么一想,顿时,思路清晰了!

        “接着!”

        “陈木跟随着所谓的风老,一直的忘年之交!”

        “偶然一次的机会!”

        “看到了回光返照,似是不想让家人道别的西境战神!”

        “接着!”

        “同样武力值高强的陈木,这就一眼看透了西境战神!”

        “然后!”

        “无论是点破不点破这缺陷!”

        “都有了,送女的契机!”

        不点破西境战神重伤的情况!

        那么,陈木必定是和西境战神达成了协议,比如把战神一职转让!

        而后失去战神的风家为了不崩塌倒下,定然会和陈木联婚,来稳固风家的地位!

        而如果点破了!

        毫无疑问!

        西境战神一定会说,“看你武功高强,能够看出我的伤势,定然不是什么平凡之辈!”

        这就更加顺理成章!

        直接嫁女了!

        就这样!

        西境的势力,这就成了主角陈木所有物了!

        “我感觉到了自己的脑壳,被一阵阵的摩擦片片到肉……”

        陈北山的嘴角,一个劲的抽搐着,“系统!”

        “我是真没想明白!”

        “为什么,这风家要这么执着于嫁女呢?”

        系统,“……”

        这又管本系统啥事了?

        “陈武!”

        “董事长!”

        陈武上前来,恭声道。

        “在境外,尤其是非洲这些地带的媒体,舆论上多加一些境内的事情!”

        陈北山深有别意的说道,“比如说,境内三大战神的撕b!”

        “明白!”

        陈武秒懂!

        “另外!”

        陈北山淡淡的说道,“查一下,西境战神,是在哪个医院!”

        “是!”

        陈北山披上大衣,眸光透过那巨大的落地窗,嘴角勾起一抹深有别意的笑容,“陈木!”

        “既然回到了境内!”

        “那么!”

        “就不要,再回非洲去了!”

        ……

        “听说了吗?”

        “什么?”

        “北境战神凌傲天回来后,不问前因后果的想要寻仇,结果……”

        “哦,你说这事啊!我听说了,据说西境战神为了拦住这凌傲天,还受了重伤呢!”

        “哎!我听闻,西境战神出自于西境风家,乃是一等一的好手,继承了西境老战神大半边的能力,竟然被北境战神打成了重伤!”

        “切,你们怕是不知道吧!那北境战神凌傲天,可已经是完全入魔了的!两个战神都拦不住他!”

        “真的假的?”

        路途之中,在进入购买的住在时。

        那陈木耳朵一颤。

        旋即,他转头,透过窗外,看到了在大街上,寒暄唠叨着什么的百姓,顿时眉头微微皱起,“西境战神?”

        “等等!?”

        他忽然间想到了!

        之前,那一个风老!

        带走那些机关人员的将士!

        貌似!

        其服装的打扮,正是西境的?

        “在非洲,多与去打毒枭的西境将士接触过,他们的服装,的确是如此的……”

        陈木若有所思的想到,“等等……”

        “西境风家?”

        “西境战神?”

        他打了个指响,开口说道,“左离,你去查一下,西境战神叫什么名字!”

        “是!”

        “还有那个风老,是什么来头!”

        “是!”

        左离。

        便是那一个,跟着陈木一同的光头大汉!

        别看他也是个光头!

        但他可不是那个砍树靓仔!

        他是国际上,赫赫有名的黑客!

        陈木麾下第一情报员!

        不过多时!

        便是听到他说道,“狼王!”

        “已经查明了!”

        陈木淡淡的说道,“念!”

        “是!”

        左离神色一正,开口说道,“西境风家,现任家主为风清扬,乃是西境战神!”

        “不过!”

        “他在拦截北境战神凌傲天之际,被后者打成了重伤,此刻不知所踪,有人猜测,他极有可能病危!”

        顿了顿,左离说道,“因为西境中,已经有不少的战神候选人,开始闹腾了起来!”

        陈木没有多过于关注这些事。

        在左离的话顿住后。

        他淡淡的问道,“那风老呢?”

        “风老原名西境某一小城中的掌权层,此刻已经退隐,职权并不是很大!”

        “但其具体的关系网,无从查起!”

        陈木微微颔首,点了点头,开口说道,“除此之外,风家,可还有什么著名人物?”

        “有!”

        左离说道,“风老的大孙女在西境当中任职,具体什么职务,无从查起!”

        “另,其小孙女风夜儿,是在海州海城发展,不过从网上的消息来看,她似乎也遇到了困境……”

        话说到这里,稍微一顿,左离开口问道,“狼王!”

        “需要属下协助吗?”

        “不!”

        陈木摇了摇头,“先前在非洲,我救了风老一次!”

        “这在突然间撒人情,他也不好偿还了!”

        “走吧!”

        “该去风老家里了!”

        左离,“???”

        他怎么感觉到,自家狼王的脑子,貌似有点不正常了?

        什么叫,撒人情,不好还?

        你听听这!

        这尼玛的,是走出来能说的话吗?

        他和那平头对视了一眼,都是看到彼此眼底的担忧。

        “尽快处理好这境内的事情,带狼王回去治疗!”

        两人用眼神,就此达成了协议!

        他们不知道的是!

        大概在一百米开外,一栋巨大的高楼之上!

        一身西装,背负着双手的陈北山,眸光幽幽的看着他们。

        在陈木一行人动身的时候!

        陈北山的脑海之中,传来了系统那,久违的声音,“叮!”

        “宿主对主角【陈木】和女主角【张娟】,使用【众人皆醉我独醒】成功!”

        “主角【陈木】的智商,已经从【亚正常】降低为【脑瘫脑残·重度】!”

        “女主角【张娟】的智商,已经从【正常】降低为【基本正常】!”

        听到系统的声响后。

        陈北山的嘴角上,顿时露出了一抹狐狸般的奸笑,“最美不过作死!”

        “陈木啊陈木!”

        “我很好奇!”

        “你这才堪堪不到50点的智力值,怎么挽救你那脑残的智商呢?”

        陈北山耸了耸肩,转身下楼,“去北牧医院!”

        “是!”

        经过多方面的搜查!

        这个西境战神,风清扬!

        最终可能住院的地方,便是在北牧医院了!

        因为!

        整个香城当中!

        就属北牧医院的医疗设备条件和技术,是最好的了!

        甚至!

        整个沙洲内!

        都找不出第二家,能与北牧医院媲美的医院了!

        所以!

        陈北山的猜测,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陈董!”

        北牧医院的负责人见到陈北山走来后,顿时迎了上去,低声道,“前段时间,香城的掌权层中有人预定了整楼层的房间,禁止除医务人员之外的人进入……”

        “人在哪里?”

        陈北山打断了他那些无营养的话,开口问道。

        “在第44栋住院楼的4层……”

        陈北山没有再过多的停留,带着陈武和白挽歌,直接往第44栋走了过去!

        果不其然!

        在乘坐董事长专用兼急救专用电梯到了4层时!

        当真见到了无数个,手持着武器的西境将士!

        “站住!”

        “什么人?”

        冰冷的喝声,顿时惊响了整栋楼层!

        所有人,都是齐齐侧目,朝着这边,投射出了冰冷的目光。

        咔咔咔!

        无数黑洞洞的枪口,死死的对准了陈北山!

        “香城陈北山,特来见一见,西境战神,风清扬!”

        面对于如此之多的武器。

        陈北山丝毫不慌,淡淡说道。

        听到他这话后。

        顿时,众多西境将士面面相觑,似是有些迟疑。

        “怎么回事?”

        这时!

        一个病房当中,走出了一个,面露出许些颓废的男人。

        他一只手打着点滴,一只手拿着药瓶,似是被这外面的动静给惊醒了,这才走出。

        “金天将!”

        “此人是陈北山!”

        很快!

        这就见到一个将士匆匆忙忙的跑了过去,敬了个礼,恭声道,“当时战神重伤的时候,整个香城没有一家医院肯接纳,只有这个陈北山麾下的北牧医院肯……”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并且!”

        “我等住院期间驻守的伙食费用,在公开未报销的情况下,都是北牧医院自掏腰包的……”

        听到这一番话之后!

        那金天将的脸色,明显变得缓和了很多。

        他的语气,也好了极多。

        朝着陈北山拱了拱手,“抱歉,陈董事长!”

        “手下人不懂事!”

        说着,他一挥手,众多西境将士齐齐收起武器,恭恭敬敬的敬礼。

        “金天将言重了!”

        陈北山微笑道。

        “陈董是来看望战神的吧?”

        金天将勉强的笑了笑,起身往里面走去,“跟我来吧!”

        “好!”

        陈北山一边跟着其走上,一边在心头默念道,“魔眼!”

        【原著中立/正派角色】

        称号:金天将

        职业:西境第二天将

        力量:93(重伤)

        敏捷:95(重伤)

        速度:91(重伤)

        技能:武术lv9、格斗术lv7、急救术lv1

        “西境第二天将?”

        陈北山眉头微微皱了皱,“这属性,可有点差啊……”

        之前看到雷千山这,南境第一天将的属性后!

        陈北山觉得,这四大境区内的天将之首,属性都是一样,相差不大的!

        然而现在!

        他才发现!

        自己貌似,错的有点离谱了?

        “叮!”

        “宿主,四大境区因地域边疆战事的原因,各个天将的属性,自然也不会一样或者相当!”

        陈北山微微颔首,“难怪,北境的凌傲天,以一打二,杀一个之后,竟然还能重伤另一个!”

        “真不知道,该说是他主角光环发作,还是真的牛逼!”

        系统,“……”

        “陈董事长!”

        金天将顿住脚步,指了指这一个病房,“战神就在里面,你进去吧!”

        话语落下!

        他人便是站在大门口,如同铁塔般的,一动不动。

        只是。

        他那一只手捏着药瓶,另一只手打着点滴。

        这一站在门口。

        看着着实是……令人心酸啊!

        陈北山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转身走入了病房当中。

        病房中,只有打着点滴,以及那微弱的呼吸声。

        陈北山抬起眼皮,看了过去。

        这就见到,一个被包扎得宛若木乃伊的中年男人,静静的躺在那里。

        “魔眼!”

        【原著中正派贵人】

        姓名:风清扬

        身份:西境战神

        力量:61~125(重伤)

        敏捷:10~105(重伤)

        速度:15~115(重伤、腿伤)

        技能:武术lv10、统御lv9、全能医术lv4、格斗术lv10

        “这个西境战神的属性,比起万物生来,可也要强悍上许多啊……”

        陈北山略作感叹,又像是在惋惜一般。

        似乎是。

        门被推开的声响,惊动了那病榻上的男人。

        又或者是陈北山的叹息声。

        把他从睡梦中惊醒了过来。

        那微弱的呼吸声,稍微的一顿。

        风清扬微微撑起身子,改躺为坐,背靠着墙,扫了一眼陈北山之后,顿时面露出疑惑的说道,“你是……”

        作为战神!

        尽管是在重伤!

        但他也能够轻易的感觉到!

        面前之人的身上!

        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杀气!

        显然!

        此人,并不是来行刺他的杀手!

        “我叫陈北山!”

        陈北山微微一笑,拱手道,“西境战神,久仰!”

        “陈北山?”

        听到陈北山自曝姓名。

        风清扬明显一愣,旋即,像是想到了什么,哈哈大笑了起来,“哦!”

        “你就是那个,把凌傲天那个脑残刷得团团转的陈北山啊!?”

        “哈哈!”

        “我听说过你!”

        似乎是牵涉到了肺部的伤口,那风清扬只是笑了几声,这就忍不住咳起了嗽来,“咳咳!!”

        “你……你真的很厉害!”

        风清扬朝着陈北山竖起了一个大拇指,“能够把封神榜扛把子骗到刑场去,被子弹穿心而死!”

        “你是第一人!”

        陈北山,“……”

        这西境战神,果然是,人如其名啊!

        “北牧医院是我的,这一点,想必西境战神,也知晓吧?”

        风清扬点了点头,再一次朝着陈北山拱了拱手,“这个事情,我可是得要多谢你肯收留了!”

        “要不然,我早就下去找我师傅喝酒去了!”

        顿了顿,他问道,“那你这一回过来,是……”

        “这一次过来,是有一个事情,要和你说!”

        陈北山面色一肃,开口说道,“我看过你的伤势,肺部已经大量损伤,包括胸骨肋骨等已经大量的破碎,目前来看,是无法愈合的了!”

        “这还仅只是胸部**上的伤势!”

        风清扬点了点头,“这个我知道!”

        “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的!”

        听到风清扬的话后,陈北山微微点头,说道,“但是!”

        “在我们北牧医院当中,有一项进行秘密实验的项目,因为安全性未知,所以不敢公用!”

        “而看了你的伤势之后!”

        “专家组觉得,在征求你的同意之后,可以对你进行该秘密实验!”

        “他们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给你康复,并且康复之后,你的实力,恢复如初!”

        听到陈北山这话之后!

        顿时!

        那风清扬猛的一瞪眼睛,整个人快如疾风般的,一把扑了过去,双手死死的捏着陈北山的脖子,“你说什么!?”

        “你说的是真的吗!?”

        陈北山微笑道,“西境战神可见过我陈北山,有失信于人?”

        风清扬一愣,旋即失笑摇头,“那倒也是!”

        “来到香城之后,几乎人人都是在赞叹你陈北山!”

        顿了顿,风清扬面色一正,开口说道,“不过!”

        “这个试验的前提,有什么条件,你在事先,必须要全部说出来!”

        “明白我的意思吗?”

        天底下,可没有白吃的午餐!

        出来混的,迟早是要还的!

        风清扬很清楚!

        这一项北牧医院的秘密实验,肯定会牵涉到很多东西!

        但他不想管那么多!

        秘密这东西,每一个人,都有那么一两点的!

        他只要结果便好!

        “我就喜欢和你这种爽快人说话!”

        陈北山微微一笑,从手里拿着的公文包中,拿出了一份文书,丢在了桌子上,看向了风清扬,“等会,试验结束了之后!”

        “你拆开文件看,便知道了!”

        风清扬一愣,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那一份文件,“你这是……”

        “相比起北境战神的为人,我更加相信,西境战神的信誉!”

        陈北山微微一笑,拿出一根注射剂,“静脉直接注射!”

        “是否成功,我也只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

        说着,他把这一根注射剂,放在了桌子上,“请战神,自行选择吧!”

        话语说到这里。

        陈北山也没有再留下去意思了。

        他转身,这就朝着病房外,走了过去。

        风清扬目送着陈北山离开。

        目光逐渐移动,落在了这一根,血红色的注射剂上。

        这东西,不管怎么看,都像是那种,随便染红了的普通水。

        根本就不像是什么治病的东西啊!

        饶是以风清扬的习性!

        这一刻!

        也是捏着这一根注射剂,纠结了半响。

        “吗的!”

        “大不了就是一死!”

        “下一辈子,老子依然还是一条好汉!”

        这样想着!

        风清扬猛然的捏起这根注射剂,扎入了自己的静脉,输送……

        “啊!”

        “战神!战神!”

        “快,叫医生啊!”

        ……

        “叮!”

        “恭喜宿主,切断主角陈木的机缘!”

        “陈木损失气运值500,目前剩余气运值75500!”

        离开了北牧医院的陈北山,接到了系统的提示音后,顿时不由得感叹了一句,“种马流弊!”

        “境内的,堂堂一个战神的机缘断了,竟然最后,也就是扣掉了500的气运值!”

        陈北山摇了摇头,正要上车的时候!

        突然间!

        一道破空声传来!

        陈北山看也不看,直接就是反手一扣,顿时把那袭击的来人,扣押在了车边上,“偷袭我?”

        “就这点,三脚猫功夫?”

        力量值达到了都市文极限的陈北山,根本不惧任何肉搏近战!

        陈北山反手一个手刀,打晕了这一个偷袭之人后,直接把她丢到劳斯莱斯后座上,“带走!”

        劳斯莱斯缓缓启动……

        【作者题外话】:卡文卡了一个下午,实在是脑壳疼……哎,自己出的难题还是得自己掉的头发去解决啊!卑微的作者……

  https://www.zwydw.com/book/67/67817/3676914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