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同学你不要再装了 > 第265章 严卿的处理结果(万更晚安!)

第265章 严卿的处理结果(万更晚安!)

        咵啦!

        屋顶炸裂,黑影蹿出,黑暗光翼舒展,严卿搂着何莎扶摇而上,俯视着偌大的刑部。

        众人心中一凛,战战兢兢地仰望上空。

        严卿低眉望了眼何莎被治愈好的肩膀,随即眼神幽冷地望着地下的每一个探员。

        “我给你们10秒钟离开这里。”

        “10。”

        “9。”

        “8。”

        “7。”

        “……”

        下方,刑部的人冷汗不止,仿佛在聆听者死神的轻语,没有再犹豫,四处逃散。

        严卿一手勾着何莎的细腰,一手高高举起,握掌成拳。

        一团火球在他的拳头周遭形成,起初如红苹果大小,呼吸间变得和篮球一般大。

        数秒后再大几十上百倍。

        空中,乌云翻涌,雷电闪烁,此时的业火红彤彤的,宛如一颗太阳。

        炙热森严。

        面对那恐怖的威能,即使刑部中的猎犬也疯狂挣开了链子,牢房中的囚犯绝望了。

        艹啊。

        我们不是死囚,罪不至死的。

        易自避轻‘靠’了一声,同样急忙躲闪开来。

        这一刻。

        严卿回想起一直以来他和刑部的种种恩怨,这其中最让他无法释怀的便是师祖之死。

        “刑部,该了结了。”

        沉重的拳头砸下,巨大火球脱手而出。

        远远看去,像是夕阳西下一般,太阳缓缓地落入了海平面以下,消失在了视线中。

        轰!

        结界融化,高楼倾塌,偌大的刑部无力地被火球细嚼慢咽吞噬,化为一片火海。

        最终。

        那面象征刑部的铡刀大旗也化为灰烬。

        屹立蓝星万年。

        联盟中第一大势力。

        让大佬和巨佬也忌惮三分的存在。

        刑部。

        覆灭。

        此刻,几家欢喜几家愁。

        不管是联盟的大佬、巨佬,还是元老院的元老们,一个个面色严肃呢凝静。

        眼中倒映着熊熊大火。

        灰烬飘洒进每一个人的心中。

        以前大家或是听说,或是远远地看着严卿搞事,这次居然直接在他们眼皮底下!

        还是如此惊天大案!

        以一己之力诛杀六堂长老,抹除刑部部主,将刑部总部付之一炬,这是何等的胆大妄为!

        又是何等的气壮山河!

        从性质上来讲,严卿这种行为绝对是死罪,联盟必须将其捉拿,并且处以极刑。

        这是对联盟和元老院的践踏。

        按理说,此时应该无数强者齐出,将严卿严严实实包围起来,随后群起而攻之。

        但事实上却没有。

        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所有人都静待着,眼睁睁地看着刑部化为火海,严卿当空肆虐。

        三个原因。

        第一,严卿现在手握不明数量的人帝头发丝,而且明显杀红了眼,谁上去都得挨刀!

        之前已经有好几个人证明了。

        哪怕元老也是!

        之前那个板脸元老王板就是最好的例子。

        修炼到掌时境何其艰难,人就是这样,越强越惜命,越老越惜命,谁愿意去白白送死?

        第二,严卿获得了人帝的传承,这点几乎可以肯定,而且貌似还获得了人帝的认可。

        否则怎么解释他可以用使用人帝的头发丝?

        当然。

        也有阴谋论。

        不过持前者观点的人数占绝大多数。

        严卿就哪怕再强也无法去强制人帝去做什么,人帝是凉了一万年,可人帝不是弱鸡!

        别说当时的严卿,就哪怕元老级别的也做不到!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

        联盟议长黄飞龙没表态。

        元老院元老高望重没表态。

        人两个首脑都在那憋着,其他人着个什么急?皇上不急太监急啊?

        高空之中。

        元老院。

        元老庞反骂咧咧道:“老谦,我们就这么放任不管吗?不能就这么放这小子离开!”

        对面。

        谦谦有礼元老李谦摇摇头,“事已至此,在弄清楚他手里到底还有什么手段之前。”

        “我们决不能再轻举妄动。”

        “没错。”

        元老贺附附和,“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不管是刑部还是我们,这几次栽跟头都是对于此子不够洞悉。”

        一旁。

        一本正经元老孟一本不禁感慨道:“人帝还是人帝,人都死了,却还能有如此震慑力。”

        ……

        另一边。

        脾气暴躁长老鲁暴骂了句,“这小子真他么阴险!怪不得这么有种,连单干刑部!”

        辈分稍大的长老薛点长吐了口气,“冲天一怒为红颜,年轻真好。”

        不远处。

        镇定自若元老尹镇定很快平静下来,担忧道:“这种情况,也不知院主会作何处理。”

        “反正很难。”

        ……

        院主高望重这里,面无表情,一手托着下巴,一手轻叩着桌子,其他人都没敢说话。

        忽然,轻叩声戛然而止。

        所有人登时紧张起来。

        “这小子,必须得治一治。”

        说完这句话,高望重站起身,消失不见。

        ……

        救回了何莎,覆灭了刑部,一根人帝的头发丝将所有人都给震慑住,严卿心中稍安。

        若元老院的人真要一起上,他肯定得交代在这。

        现在很好。

        那些人都被吓住了。

        “莎,我们走。”

        严卿低头望了眼抱着的何莎,何莎螓首轻点,可下一秒,精致的美眸中骤然一凝。

        严卿也感受到了。

        一个身穿灰色中山装的老者兀然浮现。

        那是一个让人只要看上一眼就忍不住敬畏的人。

        一个德高望重的人。

        他的身上并没有散发出任何气息,但他只是站在那,就像一座高山,一条大河。

        厚重。

        深沉。

        “你是何人?”

        严卿警惕道,另一只手已握住了一根人帝头发丝,只要一确定,立即便会将之释放。

        中山装老者瞥了眼头发丝,又看向严卿,“老夫高望重,元老院院主,你可以理解为联盟的至高掌权者。”

        何莎紧紧盯着对方,俏颜不满凝重。

        一滴冷汗从严卿额头滑下。

        尽管手里还有两根可毁天灭地的人帝头发丝,可面对此人,他还是不可避免地紧张起来。

        眼前这位可是联盟这边当今的最强者。

        定然比之前那个叫王板的元老强上不知几个级别,严卿心里没底儿,人帝的头发丝还管用吗?

        另外。

        对方明明知道头发丝的威力,却还敢出来阻拦他,则更加说明此人实力的可怕。

        严卿只觉喉咙干燥,精神紧绷,开口道:“院主阁下要拦我?”

        “你说呢?”

        院主高望重一脸随意。

        似乎根本没把严卿放在眼里。

        附近。

        易自避呼吸粗重,他没想到高望重竟然亲自出手了,这下不妙了,事情已脱离掌控。

        “院主!”

        易自避大急,一个轻掠来到跟前,躬身道:“这小子虽然有罪,但还请您三思啊!”

        高望重淡淡地瞟了他一眼,“你在教我做事啊?”

        话毕。

        右手随意一挥,可怖的狂风乍起,夹杂着冰雹直直招呼在了易自避的身上。

        易自避身形几近崩碎。

        一口鲜血喷出。

        整个人倒飞而出,撞碎一层又一层空间,消失在了天际之中。

        见到这一幕,之前和刑部部主司罚同一阵营的郭参议员一个个眼神登时明亮起来。

        “院主出手了!”

        郭参手舞足蹈,“这小子今日死定!”

        “果然,苍天饶过谁啊!”

        另一个议员同样喜不自胜。

        元老院。

        元老庞反手叉着腰,哈哈大笑,“严卿啊严卿,你之前不是很嚣张吗?”

        “盗王兵。”

        “在修罗战场出尽风头。”

        “成为十三岚下。”

        “如今又一人覆灭刑部。”

        这位不知道多少届之前的议长啧啧地笑着,“现在呢?物极必衰,古人诚不欺我也!”

        旁边,一本正经元老孟一本对着李谦拱手道:“谦老高明!好一招欲使其灭亡。”

        “就先让其疯狂!”

        元老贺附也感慨万千,“在谦老面前,我还是年轻了,原来谦老已走在了第10层!”

        其他几个元老有样学样,马屁拍个不停,把刚才颓然的李谦都整得飘飘然起来。

        不过这位谦谦有礼元老很快镇静下来。

        沉声说:“先看看再下结论,以我对我们这位院主的了解,总觉得哪里不合理。”

        几人相视一眼,一想也是。

        高望重要出手应该早点儿啊,干嘛等刑部诸强死光,刑部总部覆灭才姗姗来迟。

        说不通!

        搞不懂!

        另一端。

        脾气暴躁元老鲁暴望着天际中重伤的易自避,轻‘嘶’一声,“我艹,头一次见院长发这么大火。”

        “老易差点被打死!”

        其他几人互相看了一眼,眼神惊骇,都没怎么敢吱声。

        “我们得保着小子!”

        鲁暴忽然起身坚定道。

        几人就当没听见,要保你保去,这当口,你敢上去劝谏,小心自个的小命都不保!

        见几人没动静,鲁暴一咬牙慢慢坐了下来,自语着:“我们不能冲动,冲动解决不了事。”

        其他人:“……”

        你他么还知道怕啊。

        联盟总部。

        议长办公室。

        议长黄飞龙静静地看着,他虽然是联盟总部首脑,可跟院主的身份比起来天差地别。

        他深知。

        这位院主别开平时不声不响,可一旦下了决定,谁也改变不了,去了只能火上浇油。

        一侧的秘术谷执有些揪心,低声说:“希望院主不要那么做,否则是我蓝星的一大损失啊。”

        ……

        刑部总部早已消失不见,只剩一个巨大的深坑,一坑焦土,浓烟阵阵。

        上方。

        严卿远远地盯着院主高望重,目光低沉,见识到了对方的实力,感受到了对方的恶意。

        他知道,若不摆平此人,那他和何莎是离不开这儿的。

        严卿深呼一口气,人帝头发丝从他手中缓缓飘出,对面高望重则给予极尽蔑视。

        似乎根本不把这玩意儿当一回事儿。

        所有人目不转睛地盯着。

        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一方是人帝强大可怕的头发丝,一方是当今联盟之中的至高掌权者,至高战力。

        时代到了今天。

        人们对人帝的敬畏之心仍在,但也有一部分人认为人帝早已过时,并不是不可超越。

        现在,是该见真章的时候了。

        高望重双手后括,负手而立,根本没有半点儿想要接招的意思,任由头发丝驶来。

        细微的时空风暴再次形成,头发丝直抵高望重心脏,每一个人都紧张到了极点。

        包括严卿。

        甚至包括高望重。

        高望重从不怀疑人帝的实力。

        其实他若想搞定这头发丝有一万种方法,但为了提高逼格,展示他作为院主的实力。

        他一种都没用。

        任凭那头发丝攻击。

        人们目睹见,头发丝在高望重心脏前1厘米处开始瓦解,像是撞在了铜墙铁壁上。

        两三秒的时间,头发丝消失,可高望重却依旧好端端地站着,眼神愈发蔑视起来。

        “呵呵,人帝之物,不过如此。”

        轻幽的话音从高望重嘴中说出。

        众人瞠目结舌。

        不管是联盟议员还是元老院元老,无一不惊骇高望重那深不可测的实力,对其更加敬畏。

        人帝那恐怖的头发丝竟然连人家院主的防都破不了……人帝真逊,院主真牛逼!

        严卿就跟不要说了。

        他眼中充满了震撼感,眼前老者的形象更加参天,他在对方面前连一直蝼蚁都不如。

        这种震撼感甚至超越了他对人帝的认知。

        “此人超越了人帝!甚少也和人帝是同一级别的存在!”

        严卿心中骇然。

        其他人同样如此认为。

        感受着一道道惊愕敬仰的目光,高望重何其不可一世,嘴角轻轻上扬,霸气无双!

        严卿怀里的何莎望着高望重的心口,柳眉微微一皱,不知为何,她觉得没那么简单。

        拿不出真凭实据。

        就是通过大数据得出了一个不是很靠谱的结论。

        空中。

        院主高望重表面肆意潇洒,威震四方,可实则心中暗暗叫苦,生生把到嘴的血给咽了回去。

        “好险,差点装逼失败。”

        高望重心有余悸。

        “人帝不愧为人帝,不愧是那个境界的存在,这都凉了一万年了,竟然还有如此恐怖的实力!”

        “好家伙,一根头发丝而已,竟然将我重创!”

        高望重心中不免惊叹。

        “幸亏这小子只来了一根儿,若是一下子来上一百根儿……我绝比要被反装逼!”

        高望重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想人帝是个秃子,起码脱发也行。

        头发太多,他顶不住!

        当然。

        以高望重如今的实力,认真起来,对付这些头发丝还是绰绰有余的,只要别再装逼。

        这些念头一闪而过。

        随意瞅着严卿,高望重冷笑了下,“怎么?继续呀,把你的本事都使出来,我让你心服口服。”

        淡淡的话音,无敌的逼气。

        严卿彻底被震住了。

        他哪里还有什么本事,至多就只剩一根人帝的头发丝,可刚才那样已经证明没用!

        “完了!”

        严卿心中只有这两个字。

        虽然他意识中有4尊银河大神,可一个个跟大爷似的,不干活,随心所欲,一心摸鱼。

        “艳,救我。这老家伙一直搁这装逼,你看得下去?”

        严卿抱着最后一丝希望。

        结果理所当然地得打了这样的回复:“没兴趣。”

        艹你!

        严卿咬牙切齿。

        对面。

        院主高望重脸色骤然一变,厉声道:“罪犯严卿!你身为十三岚下却犯下如此滔天大罪。”

        “人神共愤!”

        “罄竹难书!”

        雷鸣般的声音在空间中回荡着,整个联盟总部的人都能清清楚楚地听见,振聋发聩。

        高望重的视线挪向严卿怀里的何莎,“而这个女人,作为一个机械生命体,是我人类死敌!”

        “你竟然敢与她染合。”

        “还为她杀害刑部多位超级战力,更是将刑部总部倾覆,你……可知罪伏法?!”

        高望重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想铡刀落下的声音,莫说严卿,其他听得也心中颤抖。

        联盟总部。

        谋部部主郭参笑了,笑得畅快,“哈哈啊,这个眼中钉,肉中刺终于要见阎王去了!”

        “是啊!”

        另一个议员也难掩喜色,“刚才真把我吓了一跳。”

        “呵呵,”

        又有议员嗤笑,“有点能耐,走了狗屎运得到点儿机缘,就不知天高地厚了,活该!”

        “死的好。”

        “他不死,我们就要死”

        ……

        元老院。

        元老庞反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他举起酒杯,肆意地笑着,“十三岚下?笑话而已。”

        自从在修罗战场,他那远孙庞云涯被严卿压了一头,庞反就一直咽不下这口气。

        怀恨在心。

        一本正经孟一本再次向李谦拱手,“谦老这一手可谓神来之笔,简直绝了!”

        “谁说不是呢。”

        贺附跟着道,“不用我们出面,那院主亲自去收拾,这就叫人狂没好事,够狂挨砖头!”

        “妙!”

        另一个元老竖起大拇指。

        到了这时,谦谦有礼长老李谦终于露出了释然的微笑,“严卿啊严卿,你终归还是没能逃脱我的算计。”

        “去死吧。”

        “你这样的人活在世上,只会给别人带来源源不断的麻烦,再多的挣扎也是无用的。”

        ……

        高空。

        听着那一句句刀锋一般的宣判,巨大的压力一下子卸掉了,严卿反而从容了许多。

        “是的,我承认一切。”

        他开口道,直视着远非他所能抗衡的高望重,“但我能怎么办?我不覆灭刑部。”

        “刑部就要覆灭我!”

        严卿轻拂着何莎的秀发,何莎一脸幸福,“至于何莎,她是人类也好,机械生命体也好。”

        “无所谓。”

        “我只知道她是我的唯一。”

        他的眼神沉静而坚毅,“刑部动她,我便屠刑部;天下要动她,我便屠天下,虽死无憾!”

        与之前高望重的铿锵话音不同,严卿的声音轻飘飘的,像和煦柔风,像蒙蒙细雨。

        但却相得益彰。

        此时此刻。

        许多探员,联盟的工作人员,强者都在望着这一幕,大多数人对严卿恨之入骨。

        可也有少部分,尤其是女武者动了恻隐之心。

        一些人是处于颜值就是正义,毕竟严卿本身就有些小帅,加上那身远超同龄的实力。

        再加上为爱而战的浪漫。

        女武者们难以自持,不知不觉沦陷。

        “那个该死的机械生命体还真是幸福啊!”

        这些女武者心道。

        当然。

        现实残酷无情,联盟的大佬巨佬们,元老院的元老们,根本不会被这小场面打动。

        他们早就见惯了生死。

        心都变得冰冷。

        比一个机械生命体的心还要冰冷。

        他们唯一在意的是,严卿的死对他们利益大一些,还是活对他们的利益大一些。

        于大多数人来说,是前者。

        再说了。

        严卿才18岁而已,就已经到达了这种地步,取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成就和壮举。

        谁不嫉妒?

        年轻一辈嫉妒。

        年长一辈更嫉妒。

        年老一辈早已嫉恨成风!

        你越牛逼,越是活着,越证明我们是废物,我们只会感到耻辱,所以巴不得你死!

        上方。

        这些严卿都没有管,这个时候,在他的眼里只有何莎。

        何莎的美眸中噙着泪水,嫣笑着,“卿,对不起,给你带来麻烦了,我本不该活在世上。”

        严卿摇摇头,“该说对不起的是我。记得以前我每次遇到麻烦时,你都能轻松替我解决。”

        “而我却……”

        “不。”

        何莎的手指轻掩住他的嘴,“在我心中,你是最厉害的,人帝连给你提鞋都不配。”

        严卿:“……”

        远处。

        高望重抬起手,正对着他们,蓦的,一道虚弱的声音传来,“院主……手下留情……”

        高望重眼皮一挑,瞅向重伤的易自避。

        二话没说。

        又是一巴掌,空气震荡,犹水中波纹,挨在易自避身上轻不可闻。

        下一刻。

        砰!

        易自避再次倒飞而出,鲜血飘洒上百里,空间破碎,天地怒号,显然,高望重彻底怒了。

        所有人静等着。

        一切即将尘埃落定。

        谁也无法阻止。

        谁也无法逆转。

        院主高望重森然开口道:“严卿,罪孽深重,穷凶极恶,依照联盟宪法,该五马分尸!”

        “挫骨扬灰!”

        许多人都等着拍手称呼,弹冠相庆。

        “但,”

        谁想高望重突兀地话锋一转,“人帝有旨,古语说得好,教不严,师之惰。”

        “元老易自避身为严卿的武道启蒙者,毫无疑问是他的老师,应当代为受过!”

        “另外。”

        “都说人是环境的产物,严卿之所以到了如此田地,难道你们这些议员元老就没一点责任?”

        高望重的声音如刀子一样,“你们这些联盟的高层,或是冷要旁观,或是煽风点火。”

        “他有罪。”

        “你们更有罪!”

        “他该死。”

        “你们更该死!”

        高望重突然的爆喝让所有人心中一震,人们的思维还停留在上一刻,有些没反应过来。

        “哼,”

        高望重冷冷地笑着,“司罚,堂堂刑部部主,不想着怎么维护宪法,践行公正。”

        “却整天与一个小娃娃过不去。”

        “刑部有这样的一把手早该灭了!”

        人们不住打了一个激灵,有心理素质差的甚至直接跌坐在地,惊骇地望着天上的高望重。

        严卿也有点懵。

        不是。

        你怎么突然就拐了一个弯,我猝不及防,到底几个意思?

        他嗅到了阴谋的气息。

        “你们正让我失望,”

        院主高望重不断摇头,“一个个自私自利,抱团互斗,有时候我真想把你们全都给宰了!”

        整个联盟总部寂静无比。

        议员、元老无一不心中颤抖,刚刚那一刻,他们确确实实感受到了一股可怕的杀意。

        严卿就那么木然地盯着这位中山装老者。

        我擦。

        我在你面年的就是弟弟。

        我只是捣毁了刑部而已,你丫竟然想把所有议员、元老都给灭了,还明目张胆地说出来。

        无情。

        可怕。

        直到这一刻,严卿才算真正认识了这位当今联盟阵营中的至高掌权者,至高战力!

        “我格局还是小了,小了。”

        严卿做出自我检讨。

        院主高望重紧接着掷地有声道:“外敌虎视眈眈,内寇虎踞龙盘,你们还要搁这内耗多久?”

        “从今日起。”

        “谁再敢做出打压异己,对自己人捅刀子的事,不管你是谁,我先把你给捅了!”

        声震千里,威扫八方。

        众人吞了口唾沫,没人觉得这是在开玩笑。

        最近的一系列事情,越来越证明乱世将至,而这位联盟的掌舵者似乎已经没有耐心了。

        “至于你,”

        高望重幽幽地瞅着满脸煞白的严卿,“既然人帝有意赦免你,我也不好意思违逆他老人家。”

        “不过。”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命你即可下往异界,要么死在那里,要么斩杀1000个外星掌时境体面地回来。”

        “到时,我不仅不杀你,还封你做元老。”

        话落。

        人们先是一愣,随后喉咙蠕动,惊诧万分地望着高空中的高望重,不是,就这么完了?

        但谁也不敢发生质疑。

        转念一想,这个惩罚还是非常变态的。

        异界,有的人知道,有的人不知道。

        里面极其复杂危险。

        外星人。

        妖兽。

        邪魔。

        以及其他未知的可怕事物。

        在里面的第一要事,不是杀人,而是不被杀,1000个掌时境……这个数字可真够夸张的。

        因为不可能只是掌时低重的排成草等你收割。

        肯定有掌时中高重。

        甚至掌时巅峰在。

        想要完成这个额度难度不是一般的大,事实上,在许多人看来,这根本就不是可能!

        但人们很快想到了严卿手里有人帝头发丝。

        困难变小许多。

        可仍旧很难。

        对面。

        严卿听完之后咔了一秒,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脸都要垮了,干掉1000个掌时境。

        生产队的驴都没这么能干!

        你不把我当人是不?

        高望重轻轻地瞥了严卿一下,“怎么,不想执行?”

        严卿咬牙,知道这会儿被别人拿捏着,相比于被立即处死,这样起码有些许希望。

        于是他放下何莎,躬身行礼道:“遵命,院主!”

        “嗯,就这样吧,”

        高望重点了下头,“既然你是17区人,那就从17区的异界口下去吧,易自避带你。”

        说完消失不见。

        很快又传来的他的回声,“那个叫何莎的,你将会被24小时监控起来,且会有诸多限制。”

        “好自为之。”

        天际处。

        潇洒不再,狼狈重伤的易自避也听见了,想了想,突然‘哇’一声喷出一口血。

        他看出来了。

        高望重从一开始就没想着鲨严卿,之所以锤他,无非就是做做样子,发泄下怒火。

        “我这是为他挨了两顿毒打?”

        易自避凄惨道。

        “我算他哪门子老师?我这简直是无妄之灾啊,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艹啊!”

        回到元老院的高望重心情舒畅多了。

        元老们一个个端正地立着,那还敢有半分懈怠的表现,易自避都差点被打死了!

        他们可不想。

        高望重惬意地品着茶。

        易自避今天这个工具人当得好,出现的及时,第二次出现也很有作用,简直完美。

        其一,揍易自避可以活动下筋骨。

        高望重好长时间都没有出过手了,技痒难耐。

        其二,揍易自避能让严卿免于体罚,毕竟严卿那小身板,高望重哪里敢下重手。

        其三,发泄下怒火和压力。

        身为联盟中的至高掌权者,整天要为蓝星的安慰,数百亿蓝星人操心,神经时长处于高压状态。

        长此以往,人受不了的。

        另外,竟然被严卿给洒了一大盆狗粮,高望重这个暴脾气啊,锤易自避就完事了。

        至于为何给严卿安排1000个掌时境的任务。

        高望重想的是。

        你小子不是有人帝头发丝么,那么多头发丝,一根一个人,1000个应该很简答吧?

        “就是万一这小子只有两三根儿就尴尬了。”

        高望重心道。

        “算了,不管了,给我惹出这么大麻烦,没要这小子命就算不错了,还要啥自行车。”

        他很快想开了。

        “都下去吧。”

        高望重抬了下手,其他元老恭敬地退去,只剩他躺在沙发上,哼起了不知名的小曲。

        今天他心情大好。

        虽说刑部被毁,好些个超级战力被杀,可死人是没有价值的。

        再说了。

        刑部这群人本身就是蛀虫,在全面战争开启前能够快刀斩乱麻除掉,利大于弊。

        其实高望重还要感谢严卿呢。

        若没今个这一出,他哪里能借题发飙,震慑一下这些高层,提高一下自己的威望?

        逼装了。

        事处理了。

        内部稍微统一了。

        好处也得了。

        岂不妙哉?

        至于除掉严卿?怎么可能。

        高望重能活这么多年,能当上元老院院主,不是瞎子,他看得出严卿身上那无穷的潜力。

        他也知道。

        如果蓝星有未来的话,那么严卿定然是一个可能。

        有关严卿的事,高望重早都调查清楚了,这世上,就没有对错,只有强弱而已。

        严卿能一人干掉刑部。

        那严卿就是对的。

        错了也是对!

        接下来就是怎么说服人们,将严卿赦免的问题了。

        解决这个问题,高望重拉大旗,扯虎皮,直接把人帝搬出来,你们信也得信,不信也得信。

        高望重哼着哼着,曲调渐停。

        他压力依然很大。

        外部的就不说了。

        内部现在严卿和李谦这些人的矛盾看似暂时被他抹平,可实际上远远没有停歇。

        下次爆发,定然你死我活。

        到那时。

        联盟内部才会迎来真正的动荡,杀几个议员、大佬事小,若李谦这些元老被杀。

        那将真的要掀起惊涛骇浪了。

        ……

        李谦这边。

        高望重在处理严卿问题上的突然转变,让这些元老们始料不及,一个个哑口无言。

        面面相觑。

        这其中,最为尴尬的莫过于谦谦有礼元老李谦本人了。

        李谦失声。

        面色低沉。

        半晌,忽然笑了,“若是在地上想要除掉这小子已经很难了,可他偏偏要去异界。”

        “那就是送命上门了。”

        “干掉1000个掌时境?准备挨上1000刀吧!”

        ……

        另一边。

        脾气暴躁元老鲁暴一脸庆幸,“还好,老易上的快,否则被白锤的就不一定是他了。”

        “嗯。”

        鲁暴点点头,“傻子老易,一点眼色都没有,还是我够聪明。”

        其他人无语。

        你这是往易自避伤口上撒盐吗?

        ……

        天际处。

        严卿和何莎一同飞来,见到重伤的易自避急忙道:“易前辈,你没事吧?”

        滚!

        老子不想见到你!

        易自避脸上漆黑无比。

        他么的。

        到头来是人是鬼都在看戏,只有老子在挨揍,他么的,你们一个个的都不是人!

        易自避心里苦啊。

        严卿赶紧上前帮忙扶着,堆着笑脸说:“易前辈,啥都不说了,你以后就是我兄弟!”

        “滚!”

        易自避回以咆哮。

        老子当你爷爷的爷爷都绰绰有余。

        严卿哈哈一笑,稍稍敛容,“那咱现在就去17区异界?”

        易自避就那么盯着他,脸色越来越沉,“你没看见我重伤着吗?着什么急?嫌我死得不够快?”

        此时的联盟第一剑哪还有往日的沉静,整个一怨妇,而且恐怕还要继续怨下去。

        严卿闭嘴。

        想着也是,没再继续待着,拱手致谢道:“那易前辈,我先回17区,你恢复了来找我。”

        说完再次躬身,一手搂着何莎振翅飞去。

        易自避低骂了一句:“下次我再出头我就不姓易!”

        ……

        窗城。

        当严卿带着何莎回来时,所有人都忍不住欢呼,丁来留等亲信战力,普通窗城民众。

        刑部的事,人们现在还不得而知。

        但何莎被刑部掳走,严卿一怒之下杀了过去,这件事是众人皆知的。

        现在看着两人平安归来。

        人们的心情可想而知。

        何莎,东临州州长重孙女,之前东临州模拟高考榜第一人,其天赋和实力自不必说。

        之后更是传出她在修罗战场的表现。

        在窗城人看来,她和严卿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一个帅气,一个靓丽,神仙眷侣。

        另外。

        何莎可是东临本地人,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大家对何莎的倾向偏心就更多了。

        空中的严卿和何莎手拉着手,人们羡慕着,祝福着,呐喊着,心中震撼得难以形容。

        谁也无法想象,严卿到底是用何种手段将何莎从刑部手上夺回来。

        这样的通天本事更让窗城人自豪。

        “严神牛逼上天了!”

        “连刑部都不得不给严神面子,严神如今已经可怕到这种地步了吗?”

        “严神精神起色不错啊。”

        “那当然,有了何莎女神的加持么!”

        “……”

        众人欢欣雀跃,自豪感爆棚,在这些人的仰望中,严卿携着何莎心中感慨万分。

        他的实力还是太弱了。

        无法守护想守护的人。

        到现在,自由也要被别人剥夺,要去什么异界,要干掉1000个掌时境外星人才能回来。

        那在这期间,窗城的安危又该由谁来保障?

        吴忠。

        寒殁。

        方学。

        这三个跟着他的人牺牲了,这位他敲响了警钟,危险常在,他必须时刻保持警惕。

        刑部虽然覆灭了。

        可那些要抹除他的人还远没有完全歼灭。

        忽然。

        严卿想到一个问题——

        那些人为什么要针对他,针对命系?难道仅仅因为命家老祖庄道的那一次占卜吗?

        这是一个理由。

        但还不够。

        那些都是高高在上上的元老,根本没有理由和他一直不死不休,是这些人跟命家有仇。

        还是其他什么不可告人的原因?

        严卿长吐了一口气。

        司罚杀得有些随意了,应该从这位刑部部主的嘴里套出一些有用的信息来。

        “没事,既然对方这么执意鲨我,就算有那院主的警告,依旧会想着法来动手。”

        “到时我抓住一个元老问一问就清楚了。”

        严卿心道。

        他很清醒,没有丝毫麻痹大意,那院主要是说话顶用,就不会发生他一直被针对的事了。

        没再想这些。

        回到校长办公室。

        严卿见到了石攻玉和冰语静,石攻玉情绪低落,冰语静则一脸气愤地盯着他看。

        “不管如何,你们的护道者都是为了我而牺牲,这点我非常感激,并给与尊敬。”

        严卿认真道。

        “他们临终前将你们托付给我,我会尽我所能帮你变得强大,支空境,掌时境……”

        “呵,”

        冰语静哂笑了下,“大话就不要说了,谁都看得出来你是一个虚伪透顶的自私鬼!”

        严卿冷冷地瞥了下她,冰冷绵长,冰语静总算稍稍收敛些,咬着嘴唇不再说话。

        严卿手一抓将两人带进八极坠中。

        空间中。

        冰语静和石攻玉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住了,3000个人,有些人他们之前见过的。

        比如颜文心,就这窗城一中的校长。

        之前才展翼境而已,可这才过了几天怎么就固能境了呢?

        还有洪若妍。

        之前聚形境,冰语静认识,怎么也一下子凝气境了?

        两人看着一个个修炼得起劲的武者们,这才想起来之前严卿宣布要自己带人的事。

        原来都在这里面。

        这又是哪?

        之前冰语静和石攻玉极其嗤之以鼻,在他们看来,这些人全是歪瓜裂枣,没出息的。

        可现在,这些歪瓜裂枣竟然一下子长大了,许多人都追赶上了他们,甚至超越!

        嘶!

        冰语静和石攻玉对视一眼,之前的沮丧和愠怒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震惊!

  https://www.zwydw.com/book/67/67822/371176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